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恩,饮恨泪(2)

时间:2010-09-01来源:红袖社区 作者:孤独醉人 点击:

  四
  狂风起,雷电鸣,巨龙翻腾,猛虎狂啸……
  雨,漫无目的地倾泻着,是女人的泪,或是恨,绵绵不绝,熟人可知?
  城外一间破败的茅屋里,一男,假面遮容,一女,身着黑衣。
  相对而视,屋内,静得可怕,屋外,电闪雷鸣!
  “鸣,帮帮我!”女人的声音近似哀求。
  “芸儿,离开那个不懂珍惜你的男人吧!跟我走,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不,只要那个女人不在了,太子就会回到我的身边,我依然是太子身边最得宠的女人,帮帮我!”
  “这不可能,我不会再为你去除掉别的女人了!”男人一脸的决绝,有失望,有愤怒,更多的是心痛。
  情,永远是自己无法控制的,男人懂得,否则又怎会一如既往地包容,宽宥呢?
  人,是贪心的,情虽重,谁人又能知道它究竟值几金?何以换取日后的一顶凤冠!
  疯狂,愤怒,女人无法压抑了,她可以恣意放肆,而无需故作姿态,因为她笃定他爱她,就一定会包容她,可是这一次她错了!
  猛地,她掀开了男人那银色的假面,却也触及了男人心中最脆弱的那根肋骨!
  那是一张扭曲地令人作呕的脸,畸形的眉眼,偏离一侧的鼻,额上的疤痕……

  “好好看看吧!这样的脸,简直太可笑了,我怎么会跟你走!太子他能给我的,你永远不能够,不用多时,我就会成为受万民敬仰的后,天下臣民将匍匐于我的脚下,也包括你,懂吗?”
  女人以胜利者的姿态狂笑着,比之鬼魅妖兽般的男人,任何人都有骄傲的资本,何况如她,犹胜西子的容颜,惊为天人气质,似为洛水女神离岸,月宫仙娥临凡……
  但,她忽略了,男人的心在滴血!
  人,总有承受的极限,男人的尊严尤为不可触及,特别是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
  可叹,女人不懂!
  “我会让你马上做不成太子妃!”冷冷的声音,似一柄在冰封中沉睡了千年的利剑,阴阴寒光滑过女人骄傲狂野的心脏,击碎了女人心底最炙热的渴望。
  笑声止住了,一切又安静了,唯有雨叹息!
  “你要告诉太子我们的事儿!”女人惴惴不安。
  “不,我要楮诺做不成太子!”
   冰冷的声音再次掠过女人不安的心,貌似惊鸿,神若游离,男人却已离去。

  五
  月色依旧,似九天银河之水,沉淀千载,一朝倾泻。朦胧月光,缭绕着太子府的后园,奇花异葩,雕镂画柱,却似瑶池仙境的惬意。
  哀婉的萧声再次响起,淡淡地,缓缓地,更多的是一种无名的伤感,这萧声只可能来自于丽娘。
  为自己,为楮诺,还是另有别人,她不知,只觉内心无数次地挣扎翻滚。
  可笑,却不知为何!
  明知不可为却一味强求,这不是她的作风,可是心中却始终放不下那个人,那段不应有的感情。
  “丽娘,今晚我要去做一件大事,做成之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黄昏晚景,楮诺陪她同看夕阳似火,共赏枫叶荻花,挽过她的手,对她的承诺。
  隐隐地,心口却突然袭过了一股莫名的不安,那一刻,她明白了牵肠挂肚,却不知所为何人?
  层层护卫,包围了整座太子府,为的只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人,在狂嚎,在厮杀,在拼命……
  却不忘,腾出一只手,护着身旁看似孱弱的女人。
  血,染红了男人凌乱的发,银白的面具,握着长剑的手以及身着的黑衣,男人却毫不在意,依旧着他的战斗。那一刻,他看到的是希望!
  人,蜂拥而至,男人的体力却渐渐不支了。
  “芸儿,你先走!”男人拼着最后的力气,硬是杀开了一条血路,无疑,就是死,他亦要保全女人的性命。
  可是,女人,却没有从他拼死杀开的血路离开,而是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后。
  那男人,是楮诺!
  那一刻,厮杀的男人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一出戏。
  停止了反抗,任由护卫绑持着,无所谓了,心死了,还会在乎身体何去何从?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芸儿,你何苦叛我?”虽然男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想亲耳听芸姬说,尽管那话很是残忍!
  可是,芸姬却始终没有答他,是愧疚,是不屑,还是无奈?
  “逸鸣,你的所有事情,芸姬都已经告诉我了,你对芸姬的感情,让我感动,如果是别人,我一定会成全你们,只因为是你,我便不能放过了。”
  杀人,并非楮诺本意,可是又能如何呢?
  “你们以为能困得住我吗?”男人秉持着一贯的坚毅,自信,此时仅存的恐怕也只有尊严了,那是他万万不能丢弃的,尤其是在楮诺面前。
  “平时的逸鸣,十万铁骑,尚不可获,可是现在,阁下内功尽失,恐怕难以逃离太子府了。”
  原来,为何令无数江湖侠客闻之丧胆的逸鸣,却对付不了区区朝廷护卫?

  六
  地牢,是永远的黑色,花开花谢,与这里无缘,月缺月残,于这里的人来说同样意味着别离!
  苦涩,眼泪,对于地牢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可是他们依旧还有希望,为自己,也为别人。
  地牢的底层,两条硕大的链子,层层缠绕着那个被叫作逸鸣的男人。
  哀莫大于心死,“情”这一字,于他重若泰山,于芸姬而言,却抵不过富贵尘土,过眼云烟。
  对面,一白衣女子,席地而坐,修长的发丝垂落地面,是丽娘。
  “少主,这就是您让我诱惑楮诺的原因,为了一个不值得您爱的女人!”
  逸鸣沉默……
  “大漠里的杀手,也是您安排的,为的是让我有接近楮诺的机会。”
  逸鸣依旧沉默……
  “红珠已经被我杀了,背叛您的人,我是不会放过的。”
  “谢谢。”
   对逸鸣来说,红珠是生是死已经无所谓了,尽管是她在茶中下了散功粉。
   对丽娘来说,红珠是背叛少主的罪人,死有余辜!
  “您可曾想过我的感受,于您,我永远只是一个婢女,甚至没有资格谈论感情,对吗?”
  第一次,她以埋怨的口吻质问逸鸣,不为别的,只为那压抑在心底蠢蠢欲动的感情,似火焰般灼烧,折磨着身心俱疲的自己。
  她怕,怕过了这一夜再没有勇气问及那压抑心底多年的感情。
  更怕,怕过了这一夜再没有机会。
   她对逸鸣,不是婢女对主上的崇敬,亦不是报恩与施恩之间简单的情感,更多的是一种复杂的感情,以前她不懂,现在她懂了,那是超越时间,超越生命,超越世俗的真爱。
  她爱逸鸣!
  离湖之上,她接到少主的信,委屈,压抑顿上心稍,那是她不知为何,只当是为逸鸣随意利用自己的感情。
  相遇楮诺,虽是自己刻意为之,但日后的相处,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原以为这就是爱。
  可是她错了。
  与楮诺在一起,她很快乐,可是心却不静。
  不经意间,会牵挂起另一个人,那时她依旧不知心中所爱。
  直到那个黄昏,楮诺向她提及将有大事发生,那时她本能地想起了逸鸣,她怕,怕逸鸣卷入太子府的是非恩怨中。
  逸鸣与太子府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又怎会命自己诱惑楮诺?
  那时,她才知芳心早有所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