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支离人

时间:2010-06-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NextPage 第一章 不属身体的手和脚] 

 序
----------------------------------------

    《支离人》的故事,设想颇奇,和《隐形人》是幻想小说题材的大热门恰好相反,大抵从来也未曾有人作过同样的设想,在故事题材上,可以说是全新的创作。所以,自己对这个故事,十分喜欢。
    这个故事的创作时代,也相当久远了,大抵是二十年之前的事,所以这次订正的地方也较多,删去了不少赘言,加添了一些使主要角色性格鲜明的描述。
    这个故事另有一个特点,是写外星人(牛头大神)在地球上,一再受地球人欺骗的经过,先是受了埃及法老王的骗,接着又有卫斯理的食言,十分有趣——外星人科学发达,地球人人心险诈,似乎旗鼓相当。
    有科学家看了这个故事,说如果一双手支离活动,这双手不可能悬空飘来飘去,至多只能在地上用手指爬行,如果是头,只能在地上滚动,云云。这个意见,十分重要,因为它说明了科学是科学,有科学的观点,但科学幻想是科学幻想,有科学幻想的观点,科学幻想小说是科学幻想小说,有科学幻想小说的观点——这是最好的回答了。

 第一章 不属身体的手和脚
----------------------------------------

    第一次寒潮袭到的时候,使人感到瑟肃,在刺骨的西北风吹袭下,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减到最少程度,午夜之后,几乎已看不到行人了。
    成立青站在一扇玻璃门之前,向下面的马路望着,自门缝中吹进来的冷风,令得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微微发抖。
    他住在一幢新落成的大厦的二十四楼,他住的那个单位,有一个相当大的平台,如今他所站的那扇玻璃门,就是通到那平台去的。成立青将那平台布置得很舒适,但这时他却没有勇气推开门到平台上去踱步(这本来是他就睡前的习惯),因为外面实在太冷了,所以他只好站在窗前看着。从二十四楼望下去,偶尔冷清的马路上掠过的汽车,就像是被冻得不住发抖的甲虫一样。
    成立青站了约莫五分钟左右,正当他准备转过身去的时候,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双手。
    那是一双人手,可是这双人手所在的位置却十分奇怪。成立青可以看到的只是十只手指和一半的手背。因为那一双手,正按在围住平台四周的石沿上,看来,像是有一个人,正吊在平台的外面。
    成立青陡地后退了一步,揉了揉眼睛,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眼花了。这怎么可能?这个平台,高达二十四层,甚么人会在那么冷的天气,只凭双手之力,吊在平台的外面?
    在他揉眼睛的时候,他突然想起,那可能是一个贼——一个糊涂至极的笨贼:哪一层楼不好偷?偏偏要来偷二十四楼?若是一个吊不住,从二十四楼跌了下去……啊啊,那是一件大惨剧了。
    成立青再定睛看了看,这一次,他的确看清楚了,那是一双手,而且还在向左缓缓地移动。他伸手握住了门把,顶着劲风,向外推去,寒风扑面而来,刹那之间,刺激得他的双眼,流出了泪水,甚么也看不到。
    然而那却也只是极短的时间,至多不过两秒钟吧,成立青已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同时,几乎已要开口,叫那攀住了平台石沿的人,不要紧张,因为一紧张的话,他可能因此跌了下去。
    然后,当他张开口想出声的时候,他呆住了。
    他离平台的石沿,只不过几步,他看得十分清楚,绝没有甚么手攀在石沿上。
    那人已跌下去了!
    成立青等着那下惨叫声。可是,足足等了三分钟,寂静的午夜并没有被惨叫声划破。
    成立青觉得自己的头部有点僵硬,他肯定自己是不会看错的,但如今,这双手呢,已经移开了去么?他四面看看,甚么也没有。
    他几乎是逃进屋子的,将门关上,拉上了窗帘,又回到了他的工作桌上。
    但是他对自己工作桌上的那些图样,却视而不睹,老是在想着那双手。
    而且,他三次拉开窗帘,去看外面的平台,但是却始终没有再看到甚么。
    他迟睡了一个小时,得出了一个结论:的确是自己眼花了。这一晚,他当然睡得不很好,他一生中,第一次对独睡感到害怕,将毯子裹得十分紧。
    第二天晚上,天气更冷,西北风也更紧。一到了午夜时分,成立青便突然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甚么会紧张,他突然放下了工作,立即地,他听到了那“拍拍”声。
    那种“拍拍拍”的声音,来自他的身后。
    成立青连忙转过身去,在刹那之间,他感到自己的身子,像是在零下十度的冷藏库中一样。并不是他看到了甚么可怖的声音在发出那种“拍拍”声。他没有看到甚么,那声音是来自窗外的,听来简直就是有人用手指在敲着玻璃。
    但是想一想,他住在二十四楼,他房间的玻璃窗,离地至少有二百四十尺!
    若说有甚么人在离地那么高的窗口,在他的窗上发出甚么声音来,那是不可能的,那一定是一只硬壳甲虫,在撞碰着他的窗子。
    成立青感到刹那间,气温仿佛低了很多,他站了起来,身子不住地在微微地发抖,他猛地拉开了窗帘,窗外一片漆黑,他并没有看到甚么。
    成立青松了一口气,他绝不是一个神经过敏的人,相反地,他是一个头脑十分缜密的工程师,但是这时候,他看到了窗外没有甚么东西,又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回到了工作桌的旁边。
    当他坐在桌边,又要开始工作的时候,身后又响起了那种“拍拍”声来。
    成立青又不耐烦地回过头去,他刚才走近窗口,拉开窗帘,看到窗外并没有甚么之后,并没有再将窗帘拉上。所以,他这时转过头去,便立即可以看到窗外的情形了。
    他看到了一只手。
    那手出现在最后一块玻璃之下,中指正在敲着玻璃,发出“拍拍”声。
    那是千真万确的一只手,而且手指的动作也很灵活。
    成立青整个人完全僵住了,他不知该怎样才好,他双眼定定地望在那只手上,他张大了口,但是又出不了声,在那一刹间,他所感受的那种恐怖;实在难以形容。
    转眼之间,那只手不见了。
    那只手是如何消失的──是向下滑了下去,还是向后退了开去,成立青已没有甚么印象了,他也无法知道那只手是属于甚么样的人的──因为那手出现在最下一块玻璃,他无法看到手腕以下的部份。
    有甚么人会在那么寒冷的天气中,爬上二百四十尺的高楼,用手指在玻璃窗上敲着,来“开玩笑”?
    成立青立即想到了鬼!
    他是一个受过高深教育的人,平时要他想到鬼是一种实际的存在,那是绝不可能的事,但是在如今这种的情形下,他却想到了鬼。
    他勉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冲出了屋子。
    他不够胆量走到窗子前去看一个究竟,当然,这一晚,他也不是睡在屋中的,他在酒店之中,心神恍惚地过了一个晚上。
    白天,他将这两晚所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的一个手下,那是一个年轻人,叫郭明。郭明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自告奋勇,愿意陪成立青一晚。
    成立青接受了这番好意,所以第三天晚上,成立青和郭明是一齐在那层楼中的。郭明像是大侦探一样地,化了不少时间,察看着平台四周围的石栏,和察看着出现怪手的窗口。
    但是他却没有发现甚么,他又讥笑着成立青,以为他是在疑神疑鬼。
    很快地,将到午夜了。
    那仍然一个十分寒冷的夜晚,夜越深,天也越冷,郭明本来不赞成拉起窗帘,因为不拉窗帘的话,外面一有甚么动静,便立时可以看到了。
    但是自窗缝中吹进来的西北风却终于使他放弃了这主张。
    拉起了窗帘之后,房子里暖了不少,人的神经似乎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郭明啜着咖啡,打着呵欠,他正要下结论,表示一切全是成立青的神经过敏时,外面平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阵脚步声相当轻,但是在静寂的夜中,也足可以使人听得到。
    郭明和成立青两人,互望了一眼,一齐转头,向通向平台的玻璃门看去。
    郭明刚才还在讥笑成立青疑神疑鬼,但是如今他的脸色,看来却比成立青更白。他们看不到甚么,因为玻璃门给接近地面的长窗帘挡着,看不到平台上的情形,也看不到向平台走来的是甚么人。
    但是他们都毫无疑问地听到那脚步声,而且,他们也听得出,脚步声是在渐渐向玻璃门移近。
    郭明和成立青两人,都坐着不动。
    脚步声突然停止,他们两人也看到了一双脚,他们之所以能看到一双脚的缘故,是因为那一幅窗帘,最近洗过一次,缩了,短了一些,所以,在地面和窗帘之间,有一点的空隙,空隙使人可以看到贴近玻璃门而立的一双脚。那双脚上穿的是名贵的软皮睡鞋,一双鲜黄的羊毛袜子。
    一个小偷,是绝不会穿着这样的鞋袜来行事的。
    那么,这时站在玻璃门外,和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扇玻璃和一幅窗帘的,又是甚么人呢?
    成立青低声道:“不,不!”他以手托着额角,面上现出十分痛苦的神情来。
    郭明像是被成立青这种痛苦的神情所刺激了,他是来保护成立青的,他怎可以这样子坐着不动?他陡地生出了勇气,一跃而起,冲过去伸手去拉窗帘。
    他太用力了,将窗帘整个地拉了下来。
    可是,玻璃门外,并没有人。
    郭明呆了一呆,突然之间,他张大了口,不断地发出可怕的尖叫声来!
    他们两人看到了那对脚──那只是一对脚,这对脚不属于任何人,一对穿着黄色羊毛袜和软皮睡鞋的脚,正在向外奔去,越过了石栏,消失了。
    郭明不知道他自己叫了多久,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抖得比甚么都厉害,他一步步地向后退来,抓住了成立青的手臂,口唇哆嗦着:“成……先生……成先生。”
    成立青比郭明也好下了多少,但他究竟是中年人了,他比郭明镇静些,但也过了好一会,他才道:“到……你的家中去过一晚吧。”
    第三晚,他们两人是在郭明家中过的。
    第四晚,他们两人,来到了我的家中。
    他们两人之所以会来到我的家中的原因,是因为郭明的一个父执,和我是朋友,郭明知道我对一切怪诞不可思议的事有兴趣,所以他才和成立青两人一齐来的。他和成立青两人,化了一小时的时间,将三个晚上来连续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他们要我在今天晚上到成立青居住那地方去。
    我不准备答应他们──我不是一个对“鬼”没有兴趣的人,一双不属于任何身体,而能奔走的脚,更使我感到有意思,而且,还有那双手哩。
    但是我和白素结婚不久,与其去看鬼,我宁愿面对娇妻。
    我在想:用甚么话,才能将这个特殊的邀请推掉呢?
    白素就坐在我的身边,成立青和郭明两人,则神色紧张地坐在我们的对面。
    我笑了一下:“两位所说的话,我的确感到十分有兴趣。但是,两位应该知道,鬼这样东西,实际上并不是一种存在,而是一种感觉──”。
    我企图说服他们,他们事实上并没有看到甚么,而只不过是感到自己看到了一些东西而已。但是我的话还未曾讲完,郭明已急不及待地道:“我们的确是看到那双脚的,真的看到,你别以为我们是眼花。”
    我摊了摊手:“我并不是说你们眼花了,你们可能是期待着看到甚么,所以,神经便产生了一种幻觉,这才使你们以为有一双脚在行走的。”
    一直没有出声的成立青,直到此际,才不表同意地道:“卫先生,照你的说法,我们两人在第三晚看到的,仍应该是手,而下是脚。因为前两晚我看到的是手,郭明受了我的影响,他‘期待’的,也应该是手,对不对?”
    我反倒给他们两人驳得讲不出话来了,只得转头向白素望了一眼,带着歉意。
    我的意思是:我不得不去了,看来我们至少要分开一个晚上了。
    白素却笑了一下:“我和你一齐去。”
    人是十分奇怪的,一些最简单的事情,有时竟会想不起来。我大费周章地在拒绝着成立青和郭明两人的邀请,但却未曾想到,我可以根本不和白素分开,我们是可以一起去的。
    事情就那么决定了!
    半小时后,我和白素、成立青、郭明三人,到了那幢大厦的门前。那幢大厦的气派十分宏伟,高二十四层,由于新落成,并没有住满人,而且,由于它处在近郊的缘故,是以到了门口,便给人以一种冷清的感觉。
    我们一齐进入了电梯,电梯向上升去,一直到了二十四层,才停了下来。
    二十四楼是最高的一层,大厦的设计是越往上面积越小,二十四楼只有一个居住单位,就是成立青的住所。
    而二十四楼再上一层,就是天台了,通天台的门锁着,寒风却仍然自隙缝中卷了下来,令得电梯的穿堂中十分凄清。
    成立青是一个十分喜欢清静的人,他的确拣了一个十分清静的居住环境。
    我在成立青开门的时候,走上了通向天台的楼梯,向通往天台的门口张望了一下。
    通往天台的木门外有一道铁闸,要偷进天台去,倒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等我回到门口之际,成立青已开了门,在延客入室了。
    那个居住单位布置得十分清雅,成立青是一个独身主义者,整个居住单位,只有他一个人住,有一问卧室,一间工作室和一个厅。我一进屋,就打开了玻璃门,走到那个面积十分大的平台上。
    我一直来到了石沿之旁,向下望去,下面的行人小得几乎看不到。若说有甚么人,能双手在攀在石沿上,那真不可想像。
    我退到屋中,关好玻璃门,白素提议我们玩桥牌来消磨时间,我们都同意了。但是我和白素两人,都可以明显地看出成立青和郭明的心神不属。
    午夜了,成立青放下了纸牌:“我们别再玩了,好不好?”
    我笑了一下:“成先生,你看,一到时候,你便开始期待了。”
    成立青并没有回答我,但他的面色,却十分难看。
    同样地,郭明也显得很紧张。神经质是会传染的,白素也有点面色异常起来。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屏住了气息,一言不发。
    屋中静到了极点!
    我耐不住这种异样的寂静,便起身来,向通向平台的玻璃门走去,玻璃门旁,我向漆黑的平台一看间,突然看到了三双脚!我不禁大吃一惊,刹那之间,几乎怪叫了起来。
    然而我还没有叫出口,便哑然失笑了,我看到的那几双脚,全是屋内人的,因为室内光线亮,所以在玻璃上起了反光,乍一看来,像是平台外面有脚了。我转过身,向平台外指了指:“你们看──”
    我是以极其轻松的态度在说着话的,我是想叫他们看看这种玻璃反光,构成虚影的情形。
    可是,我才讲了三个字,便发现他们三个人,包括白素在内,神色都苍白得骇人,我立时间:“甚么事?”
    成立青和郭明两人,都已讲不出话来,白素的声音也在发颤:“天啊,就在你的身后!”
    我连忙再转回身来,面对着玻璃门。
    在那一刹间,我也看到了。
    那绝不是我刚才所想像的虚影,那是确确实实的实体!我看到了两只手,不属于任何人,只是两只手。
    那是一双男人的手,手指长而粗,在右手无名指上,还戴着一枚戒指,那是一枚“猫儿眼”戒指。那两只手,一只按在玻璃上,一只正握着玻璃门的把手,想将玻璃门拉了开来。但玻璃门是锁着,所以那手拉不开。
    我呆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这是甚么?我的心中不断在自己问自己。
    无疑地,这是一双手,但是,那究竟是甚么呢?我的脑筋因为过度惊讶而开始变得浑噩不清起来,然后,突如其来地,那双手消失了。
    那双手消失了之后的一分钟,才有人讲话。第一个讲话的是白素。她道:“你看到了没有,你看到了没有?”
    那时候,我也开始恢复镇定了。
    我连声向成立青要了玻璃门的锁匙,打开了门,向外走去。
    在那片刻之间,我下了两个假定。
    第一,我假定那双手是假的,橡皮制的,而由钢丝操纵着,一个熟练的操纵者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第二,我假定那人的身上,全部穿上了漆黑的衣服,我们便只能看到他的双手,而看不到他身子的其他部分。
    但是当我出了平台之后,我立即发现我的两个假定,都是不成立的。第一个假定若是成立,那一定有许多支架来支持钢丝的活动,但事实上,除了一根收音机天线外,没有别的东西。
    如果说一个人穿了深色的衣服,这本来就是十分牵强的事,而且,这个人是由甚么地方撤退的呢,我自问身手不弱,但是要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从二十四楼撤退,那也是没有可能的事。
    两个假定都不成立,那么在理论上,我就必须承认那一双手,的确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只是两只手!
    一双手,独立地存在,这算是甚么?
    单单是两只手,而且还有两只脚──成立青和郭明曾见过的,我如今已对他们的话,再不表示怀疑了。
    这难道是甚么星际人?星际人的形状,恰好像地球人的手或脚?
    就算有这个可能的话,那么手上为甚么还要戴着戒指,脚上为甚么还要穿着袜子和鞋子?我的最荒诞的假定,看来也不能成立了!
    我在平台上呆立了好一会,才回到了屋中。
    成立青苦笑了一声:“卫先生,那……是甚么?”
    我摇了摇头:“我暂时还说不出所以然来。”
    郭明面青唇白地问道:“是……是鬼么?”
    我仍然摇着头:“我不认为鬼会像手和脚,我说不出那究竟是甚么。”
    成立青叹了一口气:“刚才,那手想打开门来,他想打开门来作甚么?”
    我的心中陡然一动:“成先生,你可认得出这一双手是属于甚么人的?那手上还戴着一枚猫眼石的戒指,你想一想!”
    成立青呆了许久才道:“没有,我想不出来。刚才我也见到了那粒猫眼石,如果我曾经见过的话,我一定想得起来的。”
    我踱来踱去,这实是太离奇了,这是难以设想的事情。我们所看到的不是一个怪物,如果是一个怪物的话,我们就可以设想他来自不可测的太空。
    但如今我们看到的,却是普普通通的一双手,那是应该属于一个人的,然而此际它们却又不属于任何人,一双游离的手,一对游离的脚!
    时间慢慢地过去,我们四个人很少讲话,只是默然地坐着,也很少动作。
    一直到了清晨三时,仍然没有甚么别的变化,我才站了起来:“成先生,我要告辞了。”
    成立青苦着脸:“这里所发生的事──”
    我道:“我将尽一切力量来帮助你,如今,你不必再在这里住下去,再请你将这层楼的一切钥匙,暂时交给我保管,可以么?”
    成立青忙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的。”
    我来回又走了几步,等到成立青收拾了一点东西,和他们一齐出了屋子,坐电梯下了楼。成立青暂时住在郭明的家中。
    我和白素回到了家中,我们几乎一夜没有睡,讨论著那件怪事,但是却一无结果。
    第二天,我约了一些灵魂学专家,一齐到那屋子去等候,可是竟没有结果。
    第三晚,我们仍在等候,又带了摄影机,准备一有怪现象出现,便立即将它摄下来,慢慢研究,可是也没有结果,不论是怪手或是怪脚,都未曾再出现。
    一连半个月,我都空等,我决定放弃这件事,我通知成立青,他可以搬回去了,但是成立青却索性放弃了那层楼,那是他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买的,他仍然按月付着款,但是却听凭那层楼空着不去住。
    又过了几天,已是圣诞节了。
    这是一个不论宗教信仰如何,都使人感到有气氛的节日,我和白素两人,在许多的邀请之中,选择了一个比较情投意合的晚会去参加。
    那一天天气仍然很冷,那晚会的主持人是一所高等学府的教授,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客人了。这一切,本来是不值得详细叙述的,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缘故,是因主人杨教授,向我介绍到会的客人之际,在他讲到“邓先生”时,在我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高大的男子。
    那男人礼貌地伸出手来,我自然也与他握手如仪,就在和他握手之际,我像是触了电一样。
    他的手粗而大,而在无名指上,戴着一只猫儿眼石的戒指。
    那只猫儿眼石的戒指,式样十分奇特,而那粒猫眼石也圆而色泽佳,是上好的宝石。
    这粒宝石、这只戒指,我是见过的。
    在成立青住所的那个平台上,我就曾看到过这只戒指,当时,这只戒指是戴在一只粗而大的手上(就像现在被我握着的那只手),只不过当时那只手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只是一只手!
    当我发现了那枚戒指的一刹间,我心中实在极其震惊,我握住了那人的手的时间一定很长,令得那人用力将手缩了回去。
    我连忙抱歉地笑了一下,以掩饰我的窘态:“对不起,我是一个患极度神经衰弱症的人,时常精神恍惚,请你原谅。”
    那人并没有说甚么,只是“哼”地一声,便转过身,向外走了开去。
    我也连忙后退,我退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打量着那人。那人正在和另一个人交谈。他个子相当高,他的头发可能天生鬈曲,因之使他看来风度翩翩。
    我估计他不会超过三十岁,但是我却无法凭外表的印象而断定他是甚么样的一个人。
    我打量了他很久,他并没有注意我,我找了一个机会,将主人拉进了他的书房之中,在书房门口,我向那人指了一指:“这个是甚么人?”
    主人十分奇怪:“咦?我不是替你介绍过了么!你们没有交谈?”
    我摇了摇头:“没有。”
    主人道:“我以为你们会交谈的,这人和你差不多,是一个怪人,他一生最大的嗜好便是旅行,而他更喜欢在东方古国旅行,去探讨古国的秘奥,他家中很有钱,供得起他花费。”
    我又问:“他叫甚么名字?”
    主人道:“我们都叫他博士。”
    我耸了耸肩:“是么?他是甚么博士?”
    主人道:“他有许多许多博士的头衔,全是印度、埃及、伊朗一些名不经传的大学颁给他的。他是神学博士、灵魂学博士、考古学博士等等。”
    我不由自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怪人。
    而更令得我感到兴趣的,是他的那只手,和戴在手上的那只宝石戒指!
    主人见我不出声,便又道:“他的真正姓名是邓石。这真是一个怪人,对不起,外面的客人很多,我要去招呼他们。”
    我自然不能将一个舞会的主人,长久地留在书房中的,而且,我也可以看出,实际上,主人对这位邓石博士,知道的也并不多。
    我忙道:“你请便,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
    主人打开门,走了出去,我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托着头,我的思绪十分混乱,那个邓石,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决定将这件事通知白素,和她一起商量一下,我站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卡”地一声,门把转了一转,门被推了开来。
    我向门口看去,不禁怔了一怔。
    站在门口的,居然是邓石!
    邓石的面上,带着一种十分傲然的神情,这种神情,有点令人反胃。
    他冷冷地道:“背后谈论人,是不道德的!”
    [NextPage第二章 探访怪住客]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