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多了一个

时间:2010-05-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NextPage第一章 世上最奇怪的人]

第一章 世上最奇怪的人----------------------------------------

    我见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看来大约三十岁,身高一七五公分左右,男性,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套廉价的西装,愁眉苦脸,不住地搓着手。
    他的样貌很普通,如果见过他,不是仔细观察他一番的话,一定不容易记得他的样子,像这样的人,每天在街上,要遇见多少就有多少。
    但是,我却要称他为世界上最奇怪的一个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要明白他的奇怪,必须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否则,若想用简单的几句话,来形容他的奇怪,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一定要用最简单的语句,来表示这个人的奇怪,那么,可以称他为“多出来的人”。
    甚么叫作“多出来的人”呢?那又绝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解释得清楚的了,还是让我来详细叙述的好。
    大海无情,上午风平浪静,到下午便会起狂风暴雨,波涛汹涌。吉祥号货船,这时遇到的情形,就是那样。
    吉祥号货船是一艘旧船,它的航行,即使是轮船公司,也不得不承认那是“勉强的航行”,但是由于货运忙,它一直在海中行驶着。
    吉祥号货船的船长,是一个有三十年航海经验的老手,他十六岁就开始航海,从水手一步步升上去,升到了船长的职位,像顾秀根船长那样的情形,在现代航海界中,已经不多见的了。
    在顾秀根船长的领导下,各级船员,一共是二十二个,连船长在内,一共是二十三个。记住这个数字,一共是二十三个船员。
    吉祥号由印度运了一批黄麻,在海洋中航行到第七天,一股事先毫无警告的风暴便来了,这艘老船,在风浪中颠簸着,接受着考验。
    不幸得很,风浪实在太大,而船也实在太旧,在接连几个巨浪之下,船首部分,竟被卷去了一截,船尾翘了起来,船长眼看船要沉没,而他也已经尽了最大的责任,是以他只好下令弃船。
    即使船上的人员,全是有相当航海经验的人,在那样的情形下,也一样慌了手脚。
    救生艇匆匆解下,小艇在风浪之中,看来脆弱得像是鸡蛋壳一样。船长记得,一共放下了五艘救生艇,他也看到船员纷纷上了救生艇。
    他自己最后离开。在那样纷乱的情形下,他也根本无法点一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因为救生艇一放下了海,立时便被巨浪卷走,根本不知下落。
    顾秀根船长最后离开货船,所以他那艘救生艇中,只有他一个人。当救生艇随着巨浪,在海面上上下下挣扎的时候,除了听天由命之外,任何办法都没有。
    顾船长一个人,在海面上足足漂流了两天,才被救上了一艘大型的货船。
    在海面上漂流的时候,他全然不知道他的船员怎么样了,而他是在半昏迷的状态之下,被救上船去的。当他神智清醒之际,七个人涌进房间来,那是吉祥号货船上的大副和六个船员。
    劫后重逢,他们自然喜欢得拥在一起,船长问道:“其余的人有消息么?”
    “有,”大副回答:“我们听到收音机报告,一艘军舰,救起了六个人,一艘渔船救了四个,还有一艘希腊货轮,救起了六个人。”
    顾船长一面听,一面在算着人数,听到了最后一句,他松了一口气,道:“总算全救起来了!”
    可是,他在讲了那一句话之后,立时皱了皱眉:“不对啊,我们一共是二十三个人,怎么四条船救起来的人,有二十四个?”
    大副道:“是啊,我们以为你早已在另一艘船上获救了,因为二十三个人已齐了,却不料你最后还是被这艘船救了起来。”
    顾船长当时也没有在意,只是随便道:“或许是他们算错了。”
    这时,那艘货船的高级船员,一起来向顾船长道贺,贺他怒海余生,同时表示,他们会被送到邻近的港口去,所有获救的船员,都将在那里集中。
    顾船长又安心地休息了一天,船靠岸,他们一共八个人,被送到了当地的一所海员俱乐部中,其余的获救海员,也全在那里了。
    可是,顾船长才一和各人见面,便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头了,首先迎上来的是二副,大副和船长一起到的,他问道:“每一个人都救起了?没有失踪的?”
    二副苦笑了一下:“没有少,可是多了一个。”
    顾船长楞了一楞:“甚么?多了一个?”
    “是的,我们一共是二十三个人,但是,获救的却是二十四个。”二副回答。
    “荒唐,荒唐!”顾船长立时大声说。“荒唐”是他的口头禅,有时,用得莫名其妙,但这时,却用得恰到好处。二十三个人遇难,怎么会有二十四人获救?那实在太荒唐了!
    二副却道:“船长,的确是多了一个,那个人是和我一起获救的。”
    “荒唐,他在哪里?”船长说。
    “就是他!”二副向屋子的一角,指了一指。
    船长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椅子上,顾船长从来也未曾见过这个人,他向前直冲了过去。
    人人都知道顾船长的脾气,平时很好,可是一发起怒来,却也够人受的。
    这时,人人都知道他要发怒了,果然,船长一来到了那人的身前,就抓了那人的胸前衣服,将那人直提了起来。
    那人忙叫道:“船长!”
    “荒唐,”船长大声叱着:“你是甚么人?你是甚么时候躲在船上的?淹不死你,算你好运气!”
    可是那人却气急败坏地道:“船长,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你怎么也不认识我了?”
    顾船长更是大怒:“荒唐,我甚么时候见过你?”
    那人急得几乎要哭了出来,他的声音,也和哭泣并没有甚么不同,他道:“船长,我是你的三副啊,你怎么不记得了?”
    顾船长呆了一呆,在那刹间,他倒真的疑心自己是弄错了。
    可是,他定睛向那人看着,而他也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未曾见过他,于是他又大声道:“荒唐,你如果是三副,那么他是谁?”
    船长在说的时候,指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正是船上的三副。这时,当船长向那年轻人指去时,那年轻人冷笑着:“这家伙一直说他自己是船上的三副,弄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甚么人了!”
    那人急急地分辩着:“他也是三副,船上有两个三副,船长,你怎么不记得我了?我是卜连昌,你们怎么都不认识我了?”
    船长松开了手,他不认识这个人,可是卜连昌这名字他绝不陌生。
    他认识的卜连昌,是一个醉酒好事之徒,当过三副,凡船长一听到他名字就头痛,是一个十分不受欢迎的人物,而且绝不是现在这个模样!
    这时,船长心中所想到的,只是一点,这个自称卜连昌的人,是一个偷渡客,他不知是甚么时候躲上船来的,在船出事的时候,他也跳进了救生艇中,自然一起被人家救了上来。
    所以船长道:“你不必再胡言乱语了,偷渡又不是甚么大罪,大不了遣回原地!”
    卜连昌却尖声叫了起来,他冲到了大副的面前:“大副,你不认识我了么,我和你出过好几次海,你一定记得我的,是我卜连昌啊!”
    大副也记得卜连昌这个人,但是他却终于摇了摇头:“很抱歉,我实在不认识你,我从来也未曾见过你!”
    “你在说谎!”卜连昌大声叫了起来,“这次来印度之前,你太太生了一个女孩,我还和你一起到医院去看过你的太太!”
    大副呆了一呆,船长也呆了一呆,和船长一起来的各人,也呆住了。
    二副道:“船长,这件事真是很古怪,他好像真是和我们在一起已有很久一样,他知道我们每一个人家中的事,也知道我们的脾气。”
    卜连昌终于哭了起来:“我本来就是和你们在一起很久的了,可是你们全不认识我了!”
    大副忙问道:“你看到过我的女儿?”
    “自然看到过,小女孩的右腿上,有一块红色的斑记,她出世的时候,重七磅四安士,那全是你自己告诉我的,难道你忘了么?”
    大副的眼睛睁得老大,他知道卜连昌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但是那怎么可能呢?因为他的确不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和卜连昌之间,一点关系也没有!
    大副苦笑着,摇了摇头,卜连昌又冲到了另一个人的面前,握住了那人的手臂,摇着:“轮机长,你应该认识我,是不是?”
    轮机长像是觉得事情很滑稽一样,他笑了起来,不住地笑着。
    卜连昌大声道:“你不必说不认识我,在印度,我和你一起去嫖妓,你看到了那胖女人,转身就走,难道你忘记了?”
    轮机长突然止住了笑声:“你,你怎么知道?”
    卜连昌道:“我是和你一起去的啊!”
    “见鬼!”轮机长大声喝着,他脸上的神情,却十分骇然,接连退了几步。“我和卜连昌一起去,可是你根本不是卜连昌!我们大家都认识卜连昌,你不是!”
    卜连昌又转向另一个人:“老黄,你也不认识我了?我和你上船前去赌过,赌牌九,你拿到了一副天子九,赢了很多钱,是不是?”
    老黄搔着头:“是就是,可是……说实在的,我不认识你。”
    卜连昌不再说甚么,他带着绝望的神情,向后退了开去,又坐在那角落的那张椅子上。
    没有人再说甚么,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他们实在不知说甚么才好。
    最后,还是船长开了口,他道:“荒唐!你自称是卜连昌?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记不起你原来的样子?也好,就算我们都记不起你是甚么人来了,你现在想怎样?”
    卜连昌抬起头:“当然是回家去。”
    “你家人——”大副好奇地问:“认识你?”
    “我有老婆,有两个儿子!”卜连昌愤然地回答:“大副,你别装蒜了,你吃过我老婆的烧鸡!他们当然认识我!”
    大副苦笑了一下:“好,反正我们要回去的,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卜连昌像是充满了最后的希望一样,又问道:“你们每一个人,真的全不认识我了?”
    海员全是很好心的,看到卜连昌那种可怜的样子,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卜连昌这个人,但是,他们却实在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于是,每一个人只好摇了摇头。
    卜连昌双手掩着脸,又哭了起来。
    船长连声道:“荒唐,荒唐,太荒唐了!”
    大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道:“卜……先生,你说你全认识我们,而且自称卜连昌,那么,你的船员证呢?在不在?”
    卜连昌哭丧着脸,抬起头来:“他们早就问过我了。我的船员证,一些衣服,全在救生艇翻侧的时候失去了,怎还找得到?”
    “你是和谁在一只艇中的?”大副又问。
    卜连昌指着几个人,叫着他们的名字:“是他们几个人,可是他们却说根本没有见过我,没有我和他们一起在艇中!”
    大副也只好苦笑了起来,他安慰着卜连昌:“你别难过,或许是我们……全将你忘了。”
    大副在那样说的时候,自己也知道那是决不可能的事,因为他实实在在,从来也未曾见过眼前这个人,但是为了安慰他,他不得不继续说着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他继续道:“或许是我们都因为轮船失事,受了惊吓,所以暂时想不起你来,这……也是有的。”
    卜连昌绝望地摇着头:“你们,每一个人?”
    船长大声道:“荒唐,真是够荒唐的了!”
    事情在外地,不会有结果,但是卜连昌说得那么肯定,他甚至可以叫出轮船公司每一个职员的名字来,又说他的家是在甚么地方,都叫人不由得不信,所以船长虽然觉得事情太荒唐,还是将卜连昌带了回来。
    在飞机上,卜连昌仍然愁眉苦脸,一言不发,直到可以看到机场时,他才兴奋了起来:“好了,我们快到了,你们不认识我,我老婆一定会认识我的。”
    大家都安慰着他,卜连昌显得很高兴。
    飞机终于降落了,二十四个人,鱼贯走出了机场的闸口,闸口外面,早已站满了前来接机的海员的亲人,和轮船公司的船员。
    几乎每一个海员,一走出闸口,立时便被一大群人围住,轮船公司的职员,在大声叫着,要各人明天一早,到公司去集合。只有卜连昌走出闸口的时候,没有人围上来。
    在卜连昌的脸上,现出了十分焦急的神色来,他踮起了脚,东张西望,可是,却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他显得更焦急,大声叫道:“姜经理!”
    一个中年人转过身来,他是轮船公司货运部的经理。他一转过身来,卜连昌便直来到了他的面前:“姜经理,我老婆呢?”
    姜经理望了卜连昌一眼,迟疑地道:“你是——”
    卜连昌的脸色,在一刹那间,变得比雪还白,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绝望,他尖声叫了起来:“不,别说你不认识我!”
    姜经理却只觉得眼前的情形,十分可笑,因为他的确不认识这个人!
    姜经理道:“先生,我是不认识你啊!”
    卜连昌陡地伸手,抓住了姜经理的衣袖,姜经理吓了老大一跳:“你做甚么?”
    船长走了过来:“姜经理,这是卜连昌,是……吉祥号上的三副。”
    姜经理忙道:“顾船长,你疯了?没有得到公司的同意,你怎可以招请船员?”
    船长呆了一呆:“那是他自己说的。”
    顾船长的话,令姜经理又是一怔:“甚么叫他自己说的?”
    船长苦笑了一下,他要费一番唇舌,才能使姜经理明白,甚么叫“他自己说的”,姜经理忙道:“胡说,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
    他一面说,一面用力一推,推开了卜连昌。
    这时,又有几个公司的职员,围了过来,纷纷喝问甚么事,卜连昌一个一个,叫着他们的名字。
    可是,他们的反应,全是一样的,他们根本不认识卜连昌这个人。
    卜连昌急得抱住了头,团团乱转,一个公司职员还在道:“哼,竟有这样的事,吉祥号轮船上,明明是二十三个船员,怎么忽然又多出了一个三副来?”
    又有人道:“通知警方人员,将他扣起来!”
    在众人七嘴八舌中,卜连昌推开了众人,奔向前去,在一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的双眼之中,显得惊惧和空洞,令人一看,就觉得他是在绝望之中。我就是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遇到他的。
    我到机场去送一个朋友离开,他离开之后,我步出机场,在卜连昌的面前经过。
    因为卜连昌脸上的神情太奇特了,所以,我偶然地向他望了一眼之后,便停了下,注视着他,心中在想着,这个人的心中,究竟有甚么伤心的事,才会有那样绝望的神情?
    卜连昌也看到我在看他,他抬起头来,突然之间,他的脸上,充满了希望,一跃而起:“先生,你,你可是认识我?”
    我给他那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忙摇头道:“不,我不认识你。”
    他又坐了下来,那时,顾船长走了过来,我和顾船长认识却已很久,我们两人,忙握着手,我说了一些在报上看到了他的船出事的话,反正在那样的情形下见面,说的也就是那些话了。
    顾船长和我说了几句,拍着卜连昌的肩头道:“你别难过,你还是先回家去,明天再到公司来集合,事情总会解决的。”
    卜连昌的声音和哭一样,还在发着抖:“如果,如果我老婆,也像你们一样,不认识我了,那……怎么办?”
    我听了卜连昌的话,几乎想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当时还不知道详细的情形,这个人的神经,一定不正常。
    顾船长叹了一声:“照你说,你和我们那么熟,那么,你的老婆,认得我么?”
    卜连昌道:“她才从乡下出来不久,你们都没有见过她和我的孩子。”
    顾船长道:“不要紧,她不会不认识你的!”
    我在一旁,越听越觉得奇怪,因为顾船长无论如何不是神经不正常的人!
    我忙问道:“怎么一回事?”
    顾船长道:“荒唐,我航海十多年了,见过的荒唐事也够多了,可是没有比这更荒唐的,我们竟多了一个人出来,就是他!”
    我仍然不明白,卜连昌已然叫道:“我不是多出来的,我根本是和你们在一起的。”
    顾船长道:“荒唐,那么,姜经理如何也不认识你?你还是快说实话的好。”
    卜连昌双手掩住了脸,哭了起来。
    我心中的好奇更甚,连忙追问。顾船长才将经过情形,向我说了一遍。
    而我在听了顾船长的话后,也呆住了。
    我当时心中想到的,和顾船长在刚一见到卜连昌的时候,完全一样,我以为他是躲在轮船上,想偷渡来的,却不料轮船在中途出了事,所以,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兄弟!”
    卜连昌抬起头来望着我,好像我可以替他解决困难一样。我道:“兄弟,如果你是偷渡来的——”
    却不料我的话还未曾说完,卜连昌的脸色,就变得十分苍白。只有一个心中愤怒之极的人,才会现出那种煞白的脸色来的。
    他厉声叫道:“我不是偷渡者,我一直就是海员!”
    他双眼睁得老大,看他的样子,像是恨不将我吞吃了一样,他那种样子,实令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同时,我多少也有些可怜他的遭遇。
    是以,我双手摇着:“好了,算我讲错了话!”
    卜连昌的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他站了起来,低着头,呆了半晌,才道:“对不起。”
    我仍然拍着他的肩头:“不要紧。”
    卜连昌道:“顾船长,我想我还是先回家去的好,我身边一点钱也没有,你可以先借一点给我做车钱?”
    顾船长道:“那当然没有问题。”
    顾船长在讲了那一句话之后,口唇掀动,欲言又止,像是他还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却又难以启齿一样。然而他倒不是不肯将钱借给卜连昌,因为他已取出了几张十元面额的纸币来。
    卜连昌也不像是存心骗钱的人,因为他只取了其中的一张,他道:“我只要够回家的车钱就够了,我老婆有一些积蓄在,一到家就有钱用了!”
    顾船长又吩咐着他,明天一早到船公司去。卜连昌苦笑着答应。顾船长走了开去,而在卜连昌的脸上,现出了一股极度茫然的神色来。
    我在那一刹间,突然产生了一股十分同情之感来,我道:“卜先生,我的车就在外面,可要我送你回家去?”
    卜连昌道:“那……不好吧!”
    我忙道:“不要紧,我反正没有甚么事,而你又从海上历险回来,一路上,你讲一些在海上漂流的经历给我听,也是好的。”
    卜连昌又考虑了一会,便答应了下来,道:“好,那就麻烦你了!”
    我和他一起走出了机场大厦,来到了我的车旁。这时,其他的海员也正在纷纷离去,我注意到当他们望向卜连昌之际,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显得十分异样。
    [NextPage第二章 没有人认识的人]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