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空密室之谜

时间:2010-03-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

    《透明光》的续集定名为《真空密室之谜》,是因为在故事的最后,王彦和燕芬两人在卫斯理设计的真空密室之中,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是死,是生,始终未曾明写的缘故。
    二十年来,不知被人问了多少次,这两个人究竟怎么样了?
    这两个人究竟怎么样了,真的没有答案,在以后的所有故事中,也未曾再提及,一直是谜。
    整个故事的设想,从古印加国到古埃及,自然都是无中生有的创作,但有很完整的假设,是创作过程中相当感到高兴的事。
    永远之谜看来是太残酷了些,希望可以有机会解开它。
    第十三章 满是咒语的走廊
----------------------------------------

    那阿拉伯人哼了一声倒在地上,我立即冲到那已跌倒在地的白种人的面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道:“快说,是谁主使你们来的,罗蒙诺是哪一方面的人?”
    那家伙的口张得老大,抖动着,喉间像是发出了一些甚么声音,但那声音却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接着,他双眼凸得老出,已经中毒而死了。
    那阿拉伯人手中的戒指,红得如此异样,使我一看便知这是有剧毒的杀人武器!
    我手一松,那白种人倒在沙漠之中。
    那阿拉伯人冷笑了一声,道:“他不能回答你的问题了,先生!”
    我勃然大怒,转身向他,道:“不错,他不能回答了,但是你能的。”
    那阿拉伯人一声怪笑,道:“我也不能了!”
    我来不及跳向前去,他已经将他手中的戒指,在他自己的手腕上,轻轻地划了一下,手腕上出现了一道血痕,他望着我的眼珠,越来越向外突出:至多不过三十秒钟,他面肉扭屈着,也已死了!
    两个人死了,前后的经过,还不到三分钟。
    王俊在一旁,看得呆了,他只是呆呆地站着,不断地问道:“他们是甚么人?他们是甚么人?”
    我给他的回答,十分简单,道:“特务!”
    我俯身在这两人的身上搜了一搜,他们身上,甚么证件也没有,他们死在沙漠上,根本没有人可以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
    他们是死于中毒的,沙漠上的毒蝎太多了,谁会疑心其他呢?
    我略站了一回,便一挥手道:“我们走吧!”
    我和王俊,一起上了直升机,我还希望可以在直升机上找到那些人的来历,但是整架直升机,只是一架直升机,一点其他附属的东西部没有。这样的一架直升机,可以附属任何人,任何集团。
    我检查了一下,直升机中有足够的燃料,我吩咐王俊绑好了安全带,我发动引擎,一阵强烈的旋风过处,直升机开始上升。
    旋风卷起黄沙,将那两个人的尸体,齐皆盖住,根本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直升机向工地的方向飞着,一小时后,我们就见到了运输工程物资的庞大车队。在沙漠中,还有临时的建筑,供应车队队员的休息。
    我将直升机在临时建筑的附近停了下来,冲进了一间简陋得不成话的酒吧,我和王俊两人,贪婪地牛饮着冰冻啤酒,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这美味的东西了。
    在十五分钟之内,我的体力已完全恢复过来了,王俊找到了运输队长,向他借用一辆小吉普车,运输队长本是认识王俊的,自然一口答应。
    我提了清水,和王俊上了吉普。
    天色黄昏时分,我们已驶出了沙漠,开始看到了青草,平时最提不起人注意力的青草,这时看来,居然如此亲切!
    车子再向前去,已经可以看到肥沃的土地,在天色越来越黑之际,我看到了那座大庙。
    我们离开那座大庙,还相当远,而且是在暮色之中,但是那座大庙看来,还是那样地雄伟,巨大的石柱,一列列地排列着,像是无数巨人列队一样。
    大庙离工地不十分远,我们可以听到工地上各种机器工作的声音,和着工地上连串的灯光。依照整个工程的计划,在工程完成之日,这里一带,将成为一个庞大的人工湖。
    而通过一系列的水闸以及灌溉渠,刚才几乎制我们于死地的那一大片沙漠,便可以逐渐改变为良好的耕地。
    整个工程都十分美妙,所遗憾的便是这座已有几千年历史的古庙,将要在工程完成之日,被埋在四十公尺深的水底!
    王俊将车子直驶到大庙前,停了下来。
    庙中的人,早已离开了,在白天,埃及政府设有向导员,领导游客观览这座即将成为历史陈迹的古庙。但这时,已是黑夜了,大庙中透出一种致命的寂静。
    我跳下了车,奔上了石级,到了那五十多根一人合抱粗细的石柱前,庙门有五个,当中一个是正门,旁边四个是偏门。
    这时,庙中可以搬动的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因为这座古庙中的一切,全是古代的遗物,一件最粗糙祭品,放在古董市场上,便有出人意料的价值。这时,连门也已运走了。那五个门,就像是五张怪兽的大口一样,黑沉沉地,充满了神秘和恐怖。
    王俊跟着我上了石级,他拿着运输队长给他的强烈手电筒:“走,我们一齐去。”
    我将手电筒在他的手中,接了过来:“我一个人去,你将索帕族那七间秘密祭室的所在处讲给我听就可以了。”
    王俊摇头道:“为甚么?我和你在沙漠中,已经经过了那么艰难的时刻,为甚么你如今不要我了?”我笑了一笑:“你赶快回工地去,若是天明之前,还未曾见我来找你的话,那么你就立即通知保安机构来寻找我的下落,这本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但如今已有国际特务组织渗杂在内,我不想你淌浑水。”王俊还想说甚么,我已经拍了拍他的肩头:“去吧,你看,这座古庙,就像是五只头的妖怪一样,张大著口,在择人而噬,如果我和你一起进去,我还要照顾你,更麻烦!”
    我的话显然伤了王俊的自尊心,他一言不发,转身便走。我忙道:“喂,如何到那七间密室去,你还未曾告诉我呢!”
    王俊停了下来:“你走进去,穿过大殿,向左面的那条走廊走,你照着墙上,看到墙上有红色的石块的,你便转弯,那会将你带到一个院落中,那里有两口井,一口井上有井架,一口没有,你向那口没有井架的井口爬下去,到了井底之后再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就可以到了。”
    王俊说得十分详细,我已转身向前走去。
    但是王俊却又将我叫住:“在那条走廊中,有着各式各样的咒语,依格说,走在这条走廊中,绝不能回顾,更不能四面张望,否则,必有奇祸!”
    我笑着答应一声,看着王俊驰着吉普车向工地方向而去,才又转身过来。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的心中不禁起了一阵寒意,奇怪的是,这时我甚么都不想,只是在想:那条走廊上的咒语,究竟会使经过走廊的人,遭到甚么可怕的结果呢?
    这似乎是十分可笑的事,一个现代人,居然会害怕起古代的咒语来了!但是在如今的情景下,却不能不令人感到古代咒语加于人精神上的那种强大的压力。
    我跨进了古庙,才走进几步,工地上的声音,便听不到了。
    四周围是如此之静,静到了使人感到自己也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古埃及的建筑师,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建筑师,这座庙自然经过精心的设计,它不但可以隔绝外界的声音,而且能够吸收产生在庙中的声音,使庙中保持极端的沉静。
    我开亮了电筒,四面照射了一下。
    到处都是空荡荡的,除了石柱之外,甚么都没有,连铺在地上的石板,都被撬去了一部份。我向前走着,奇怪的是,我有意加重脚步,但是却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声音在奇妙的建筑中消失了!
    我走了十来步,突然想到:如果有人跟在我的后面,我怎能察觉呢?
    我连忙转了过来,强光电筒的光芒,扫射了一周,却并没有发现甚么,我熄了电筒,这座古庙,充满了神秘的气氛,再加上我知道,罗蒙诺既然有可能派出直升机来追查我们的下落,那么他当然也没有在着陆之后引起甚么特别的麻烦。
    他是一定会来这里的,或许已经来过了,或许还没有来,更可能这时他也在古庙中!
    我熄了电筒之后,在黑暗中站了很久,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我继续开亮了电筒向前走去,心头不由自主,剧烈地跳动着。
    我穿出了大殿,果然看到前面有三条岔道,我依着王俊的话,向最左的那条走去。
    我在踏前了两步,忽然听到中间的那条甬道中,传来了一下金属的撞击之声。
    我已经说过,这座大庙的特殊建筑,使得在庙中发出的声音,发生一种十分奇怪的消失现象。而这时,我所听到的这下金属撞击之声,也是十分闷哑。
    但是我居然能听到了这一下撞击之声,可知在实际上,这一定是一下十分响亮的声音。那使我立即靠住石壁站住。
    但是那一下响之后,四周围又回复了一片死寂,任何声音都没有了。
    我等了五分钟,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走过去看看究竟。但是在那五分钟后,我却决定不去,因为可能是古物偷盗者弄出来的声音,我是不必去节外生枝的。
    我将手电筒放在衣袋中,向前射去,光芒便暗了许多,不致于使我的目标,太以暴露。向前走出了七八码,便又出现了岔道,但是在其中的一条岔道口子上,整齐的灰色石块中,有一块是赭红色的。
    我将电筒向上移了移,看到那块赭红色的大石上,刻着两个奇怪的文字。我不认得那是甚么文字,而且,由于年代实在太久远的关系,那两个字,也已经剥蚀得模糊不清了。
    我转过了弯,继续向前走着。
    那时,我等于是在死的境地中行走一样。人一生只能死一次,已死的人,不能再活过来向活人叙述死的境界,所以世上没有人知道死的境界是怎样的。
    但这时,我却想到了死的况味。黑、静,整个世界都像是离开了你,你像是在一个无际无边的空地之中,虽则你触手可及石壁。我继续向前走着,遇到前面有几条去路时,我就开亮电筒。在几条去路中,总有一条,是嵌着一块赭红色的石块的,而石块上,也照例有着那两个古怪的文字。到了里面,大概是因为少人到的关系,红石上的文字,看来还十分完整。
    那无异地是两个象形文字,我相信除了专家之外,普通人是绝弄不懂这种古老象形文字的含义的。
    整座大庙,几乎都是以方形大石砌起来的,这些红色石块,当然没有可能是后来加上去的。
    也就是说,指路的红石,和这座大庙同时出现,我的进一步的推论是:整座大庙,可能就是因为要掩护那七间秘密的祭室而存在的!
    那么,索帕族究竟是甚么来历的民族呢?何以埃及人要在这里,造起那样宏伟的一座古庙,只为了掩护那七间秘密的祭室呢?
    我强迫自己想着,那样,在这种死一样的境地中,我才不会感到难以忍受的压迫感。
    曲曲折折的通道,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样。
    好不容易,我眼前一亮,看到了有光,我已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之中。那院落的三面,俱是石块砌出的高墙,墙上连一个小窗户都没有。只有我走来的那一面,有一扇门可通。
    那扇门是铁门,半开着,没有被拆走,可能根本没有人能走到过这里,所以这扇铁门,便被保存了下来。
    我之所以这样说法,是因为我看到,铁门上有着花纹,毫无疑问,是十分有价值的古物。
    我跨出了铁门,再回头看了一眼。
    月光之下,我看得十分清楚,铁门上的浮雕画,是和那只黄铜箱子一样的:一块发光的石,旁边围着几副人的骸骨,和兽的骸骨。
    这扇门,使我知道我并没有找错地方。
    那院落并不十分大,有着两口并列着的井,一口井上树着井架,井架已东倒西歪了,另一个则没有。
    我走到了那口没有井架的井旁,开亮了电筒,向下照了一照。
    我除了看到,在井壁上,有着可以沿着它爬下井底的石块缺口之外,甚么也看不到。而那口井,像是极深,因为我手中的电筒,光线相当强烈,但是却看不到井底的情形。
    我在井边呆了一分钟,想起那黑洞洞的深井,和到了井底之后,还要通过一条满是古怪咒语的长廊,我也不禁为之毛发悚然。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摒除神神怪怪的念头,跨下了井中。我一跨过了井栏,置身在井中之际,耳际便响起了。一阵嗡嗡之声,像是将耳朵凑在一只大口瓶中一样,那当然是由于这口井,又深又不透风,根本和一只瓶差不多之故。
    我小心地顺着石级,向下落去,立即发现,那些在井上的石块缺口,是专为人下去踏脚而设的,我要到达井底,当然不是甚么困难的事。
    我算着每一步的距离,和我向下去的步数,到了已经下了十码左右的时候,我便停了下来,准备打开电筒,向下看个究竟。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又听到了,在井上面,传来了一阵金属的踫击声。
    一入井中,耳际便嗡嗡作响,而越到井底,那种声响便越大,就像置身在斗室之中,而斗室中开着四五只蹩脚冷气机一样,所以那几下声音,听来也并不十分真切。但是我却可以肯定,这样的声响,一定是人弄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发生的!
    我不再打亮电筒,只是身子紧贴着井壁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拾头向上看去,只看到黑沉沉的一片,但是却看不到任何人,我等着,等那声音再度传入我的耳中,以判断那究竟是甚么声音。
    不到一分钟,那种声音,又传了过来,在金属的踫击声外,还夹着一下尖锐刺耳,听来令人毛发直竖的尖叫声,那一下尖叫声,从响起到结束,可能只不过半秒钟的时间。
    但是,这一下尖叫声,却使我整整三五分钟,感到极大的不舒服。
    那是人的叫声,然而又绝难使人想像,人类竟会发出那么可怕的声音来。我这样想法,实在是为我当时恐怖的心情在作掩饰,因为当时我一听得那声之音之际,我有一个直觉的反应,便是:那是鬼叫!
    我再留神听着,但是上面,却又没有甚么特别的声音再传了下来。我呆呆地停了好一会,心中决不定是应该上去看个究竟呢,还是继续向下去。
    我考虑的结果是继续向下去。
    着亮电筒,已经可以看到井底,井底十分干净,有一扇门,通向一条隧道,那扇门,也是半开半掩的。我迅速地到达了井底,来到了那扇门前。
    在门缝中,似乎有一阵一阵的阴风,倒卷了过来,更使人感到阵阵寒意。
    我用力一推门,门便打了开来。我举起电筒,向前直射。
    那是一条约有二十公尺长的隧道,隧道的尽头处,是另一扇门。我熄了电筒,向前走去。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信,当我走在这条走廊中的时候,我真的不敢回头后望,也不敢左右张望。
    或许我并不是“不敢”,但总之我没有那样做就是了,我直来到了门前,才推开了门,跨了进去,门内是漆黑的一片,我知道已经身在那七间秘密祭室的一间之中了。
    我慢慢地将门掩上,本来,我是只想将门掩上,使它保持原来的情形的。
    但是,那扇门却是十分灵活,我轻轻一掩间,只听得“卡勒”一声,门竟像上了锁。我连忙转过身来,打亮了电筒,原来有一个铁钩,已将门钩上了。
    我也没有在意,因为反正我出去的时候,可以取开铁钩,再将门打开的。
    我转过身,用电筒照射了一下,那是石室,没有窗,只有另一扇门,通向另一间石室。而那间石室之中,一无所有,只是在左首的石壁之上,有着一幅神像。
    那幅神像,是在石上琢出来的,线条、构图,和我曾经见过的那只黄铜箱子,箱面上的浮雕,同出一辙。那神像是牛头人身像,看来十分狰狞可怖。
    我看了一会,看不出甚么特异的情形来,就推开了通向第二间石室的门,两间石室,一样大小,也是同样地甚么也没有,同样地在左首墙上,有着一幅在石壁上刻成的神像。
    所不同的,第二间石室中的神像,是蛇首人身,而不是牛头人身。
    我的心中,十分失望,因为如果此问石室,全是那样子的话,那么我此行,可以说是一点意义也没有了。我后悔不曾向王俊问个明白,如果早知是那样的话,我根本不必来了。
    要知道,置身在这样极度静寂,又如此神秘的古庙之中,并不是好受的事情。因为我至少明白,从这里运出去的一只箱子之中的一种古怪东西,已使得两个人成为透明人,一个人成为隐身人了。我将会发生甚么变故,也是难以预料。
    我继续向前走去,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第六间……每一间石室的情形,都是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壁上的神像。而壁上神像的身子也是一样的,而它们的头部,却全是野兽。
    在第六间石室的壁上,那个神像的头,是一种我从来也未曾见过的怪物,骇人之极。
    我为了要弄清那怪物究竟是甚么,因此走得近了些,将电简直接射在神像的头部。
    在我将电筒的光芒,照向像神的头部之间,忽然我看到,那像虎头又不像虎头的怪物的双眼之中,竟然射出了一阵奇异的光芒来!
    第十四章 祭室喋血
----------------------------------------

顶一下
(14)
77.8%
踩一下
(4)
22.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