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畸珠

时间:2021-02-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一册) >   第三十章 畸珠

冬日里天黑得早,此时御花园中已经无人走动。如懿才欲带着惢心绕过假山莲池,忽听得咕咚一声巨响,旋即便是水花四溅的声音。
如懿一怔,立即明白过来,失声道:“不好,是有人落水了!”
冬日天色黑蒙蒙的,眼前又枝丫交错,和着半壁假山掩映,遮去了大部分视线。如懿听得动静,心下本是慌乱,忙绕过假山跑到水边。池中扑腾的水花越来越小,却无一点呼救之声,三宝吓了一跳,赶紧喊起来:“救人哪——”
如懿立刻喝道:“喊什么救人,等人来还不如自己救啊!”
三宝咬了咬牙,也顾不得水寒彻骨,霍地往水中一跳,拼命朝着水波扬起处游去。很快三宝从水里捞出个水淋淋的人来,她犹自咳嗽着喘息,如懿心头一松,知道是还有活气,忙唤了惢心一起将她扶到地上平躺。朦胧中只看那女子一身宫女服色,倒颇有身份。惢心举过灯笼一照她的脸,不觉惊道:“小主,是莲心!”
如懿看清了莲心的面孔也是大惊,转念间已经平复下来,看她浑身是水,胸口微弱地起伏着,一时说不出话来。如懿使一个眼色,和惢心拼命地按着她胸口,将腹中的水控出来。
三宝冷得浑身发抖,转身就道:“小主,奴才去请太医!”
如懿喝道:“糊涂!”她静一静,“离这儿最近是养性斋,那儿没人,你赶紧过去生上火盆烤着,然后找附近庑房的太监换身干净衣裳。记着,不许声张!”
三宝立刻答应了小跑过去。
如懿与惢心使劲按了一会儿,只见莲心口中吐出许多清水来,眼睛睁开,眼珠子也慢慢会动了。她呆呆地瞪了半天眼睛,终于迟疑着问:“娴妃……”
如懿松了口气,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披在她身上:“会说话就好了。”她看四下无人,便道,“惢心,这里风太大,莲心这个样子不能见人,送她去养性斋。”
惢心答应着,半扶半抱着惢心往养性斋去。养性斋原是御花园西南的两层楼阁,因平素无人居住,只是太监宫女们打扫了供游园的嫔妃们暂时歇脚所用,所以一应布置倒还齐全。三宝已经生好了几个火盆,见她们进来,方才告退出去换衣裳。如懿看莲心坐下了,方道:“惢心,你去宫里找身干净的宫女衣裳给莲心换上,记着别声张。”
惢心连忙掩上门去了。
如懿道:“所以,你就不想活了?”
“这样的日子过一天还不如早死一天,我既然不能自杀,那总能失足落水吧!死有什么可怕的?早死早超生罢了!”
如懿凝视着她:“所以,你新婚那夜,庑房里发出的尖叫声……”
莲心悲切的哭声如同被胡乱撕裂的布帛,发出粗嘎而惊心的锐声:“是!从我被赐婚做他的对食那天起,我的日子就完了。白天是皇后跟前最得脸的大宫女,是副总管太监的对食,看着风光无限,人人讨好。可是到了夜里,只要天一擦黑我就害怕。他简直不是人,他是禽兽!少了一嘟噜东西还要强做男人的禽兽!”
如懿道:“他打你?”
莲心忍着泪,切齿道:“打我?哪个宫女从小不挨打的,我怕什么?”她撩起衣袖,卷得高高的,手肘以下完好无缺,并不妨碍莲心劳作时露出戴着九连银镯并翠玉镯的手腕。可是手肘以上不易露出的地方,或青或紫,伴着十数排深深的牙印,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那些牙印直咬进血肉里,带着深褐色的血痂。尚未痊愈的地方,又有新的咬伤。几乎没有一寸皮肤完好。
如懿看得触目惊心:“王钦这样恨你,他何必还要向皇后求娶你?”
莲心冷笑,眼泪在她眼角凝成了冰霜似的寒光:“因为他需要一个女人,一个白天带给他体面的女人,晚上可以任他折磨的女人。”她呵呵冷笑,发出夜枭似的颤音,“他不会亲女人,所以就咬。他没有办法像一个男人那样,就拿针扎我的身体,是身体的每一寸。他极力想做一个男人,补上他所缺失的东西,就拿各种能想到的东西捅我。我求他,我哭,他却愈加高兴!娴妃娘娘,这样的日子,你知道我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么?”
如懿心里一阵一阵发寒,她不敢去想象,只要一想,就觉得无比恶心,连带着心肝肺脏都一起发抖。可是偏生,莲心就活在那样的日子里,挣扎沉浮,不能托生。莲心看着她捂着胸口,忽然生了一点悲凉的笑意:“娴妃娘娘,您的脸色和您的恶心告诉我,您是在想象我过的苦日子。多谢您,因为我曾经尝试着告诉皇后娘娘,可是她才听了一句就念了阿弥陀佛,要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好,您是替我想着的。”
如懿忍耐着腹中强烈的翻江倒海,极力不把那种血腥的画面与莲心连在一起,而是由衷地冒出更大的惊诧:“皇后居然知道?她不肯帮你?”
莲心瑟缩着,眼里只剩下绝望的灰烬:“是。皇后娘娘愿意把我嫁给王钦,也是为了多一层保障,知道皇上的所思所想。如果我不仅做不到这个,还要皇后娘娘出手救我,她怎么肯呢?她是绝对不会为了我和王钦撕破了脸的!”她的泪有无尽的堕落与绝望,仿佛掉到了崖底的人,再无力爬起来,“王钦和皇后娘娘都告诉我,不能自戕,否则会连累家人。可我实在活不下去了,那失足落水总是可以的吧?”
如懿屏住心气,沉声道:“如果王钦不愿意你死,不愿意少了他那点乐子,不管你是自杀还是失足,他都会当你是自杀,拖着你全家一起下地狱。如果猛兽伤人,你以身饲兽之后它还是要吃你的家人,你说应当怎么办?”
莲心眼中微微一亮:“您是说,杀了猛兽,以绝后患?可是我只是个宫女,能有什么办法?”
如懿凝视着她,语意沉着:“任何一个想要求生的人,都会这样想。王钦折磨你,伤害你,他固然无耻,也是看准了你不敢反抗,羞于声张。既然如此,你就假装驯服。因为想要持刀杀兽,你既然力气不够,就可以挖陷阱,下毒药,甚至借别人的手去杀了他。这样和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也不会连累了你,让你受人嘲笑。”
莲心有些胆怯,惶惑道:“娴妃娘娘以为奴婢能做到?”
如懿笑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只是任何事都要忍耐为先,你若没有耐心,忍不住,那便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莲心似乎十分惧怕王钦,迟疑良久仍说不出话。正踌躇着,惢心抱着一身干净衣裳进来了:“小主,奴婢已经尽量选了一身和莲心姑姑今日穿着相似的衣裳,请姑姑即刻换上吧。”
如懿看她一眼,示意惢心解下莲心身上披着的大氅。如懿转身离去,缓缓道:“头发已经烤得快干了,是要换上干净衣裳还是任由自己这么湿着再去跳一次莲池,随便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