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五十一章

时间:2021-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王寅文回到家中,脸上一副无精打采的神情,面对麦苗的询问一声不吭,一头倒在炕上,让自己的老婆去见张尧臣,他实在是对麦苗难以启齿。麦苗看见王寅文情绪低落,于是上前一边给王寅文捶着背一边说:“先生脸色如此难看,莫非事情办的不顺利?我们如今有吃有喝有钱花,当不当那个临晋县县长无所谓。”王寅文说:“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如今摆在我眼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福,那就是当临晋县长,另一条是祸,那就是作为土匪头目被押解回临晋严惩杀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王寅文的话把麦苗搞糊涂了,用一种不解的神情看着王寅文,王寅文于是把张尧臣的话给麦苗学了一遍,吓得麦苗赶忙说:“那还不赶快托人花钱找路子,哪怕把万贯家财都撒出去也要摆平这个张尧臣。”王寅文说:“可是摆平这个张尧臣只有夫人你出面,而且必须是你一个人出面才能摆平。”麦苗说:“我又不认识他,他也不是我家亲戚,为何只有我才能摆平?”王寅文站起来说:“那个张尧臣你见过,前几年我们来西安你置办年货,在德发长我请过一个人吃饺子宴,那人就是张尧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在席间还一个劲地给你倒酒,夸你漂亮。”听了王寅文的回忆,麦苗气得腾地一下站起来,大声说道:“你说的张尧臣,就是那个身材矮小、又黑又丑、满脸麻子、一张嘴就满嘴臭气的丑男人。”王寅文支支吾吾地说:“正是。”麦苗说:“你疯了,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去见那个色魔,你忘了那天晚上在德发长请他吃饭时,他装着喝醉了酒,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敢对我动手动脚,你让我一个人去见他,他还不把我给吃了,我是你媳妇啊。你难道像对麻老九那样,再让我……”麦苗说着忍不住号啕大哭。

    看到麦苗悲愤交集的样子,王寅文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看到王寅文默不作声,麦苗想了半天哭着说:“先生别生气,我麦苗原本就是一名风尘女子,承蒙先生错爱,救我出了火坑,从此麦苗过上了大户人家媳妇小姐才能过上的日子,出门有车,上街乘轿,人人见我点头哈腰,那种生活是何等荣耀,为此麦苗心中感激先生,在心中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麦苗生是先生的人,死是先生的鬼,绝不做对不起先生的事。”说到这儿,麦苗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我知道先生这段时间遇到了难处,自从我们来到西安,虽然仍住着高墙大院,但再也找不到昔日的那种荣华富贵的感觉,连那些小贩都敢对我们吹胡子瞪眼,这些我都能忍,可是张尧臣提这样的要求简直是欺人太甚。”

    看着流泪的麦苗,王寅心中涌起一阵愤怒与酸楚,不无伤感地对麦苗说:“是啊,我王寅文如今的确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几个月来无权无势让我王寅文深感英雄减色,低声下气更是使我觉得脸上无光,虽然忍疼给张尧臣送去巨额银票,不但没当上临晋县县长,还被威胁要作为土匪头子被杀头,依那张尧臣的为人,若不动用大量钱财,我王寅文是过不了这一关。对于钱财我王寅文倒不在乎,可那张尧臣实在是欺人太甚,在要钱财的同时,还要夫人你前去见他,想我王寅文当初在关中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不想如今落到连自己的老婆也保护不了的地步,丢人啊,丢人。”说到这王寅文无限感慨,百感交集,唏嘘不已,竟用被子蒙了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麦苗知道王寅文愤怒伤心到了极点,于是叹了一口气说:“先生别哭了,如果我去见张尧臣可以为先生消灾并当上临晋县长,今天下午麦苗去见那张尧臣就是了。”听了麦苗的话,王寅文噌地一下坐起来,又心疼又愧疚地拉着麦苗的手说:“我的好夫人,让你受委屈了。”话说到这王寅文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午你去见那张尧臣时,带上那幅米芾的条幅,如果那张尧臣还不满意,我王寅文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还是什么招数,不管是我钱庄里的银票,还是库房里的字画、古董,或者是埋在地下的金砖、金条,哪怕是尽我王寅文的所有去征服这个王八蛋,只要让我王寅文能躲过眼前的灾祸,当上临晋县县长,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至于送出去的那些钱财,迟早还要回到我的手里。”说到这王寅文脸上变成了一副既凶恶又悲戚的神情,“请夫人放心,我王寅文和张尧臣这笔账,迟早都要算的。”

    当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麦苗只身出现在一脸麻子、又黑又丑的张尧臣面前时,张尧臣正伏在一个巨大的书案前,写一幅“喜吟自己诗,爱看他人妾”的条幅。麦苗转身关了书房门,然后解开盘着的头发,再解开胸前两个扣子,披头散发,一对白生生的丰乳半遮半掩地来到张尧臣面前,娇滴滴地说:“哟,早就听说了专员大人书法是一字千金,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小女子麦苗给张专员请安,祝张专员官运亨通,广交桃花。”面对麦苗娇滴滴的问候,那张尧臣连头也没抬,只是嘴里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练他的书法,把麦苗晾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麦苗心里感到受了莫大的屈辱,可她仍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把那半遮半掩的胸脯在张尧臣面前晃来晃去,娇滴滴地说:“好书法,难怪我家先生经常夸专员大人是文人雅士,风流才子,今日一见,专员大人的字的确是俊秀飘逸,气势不凡,不过写的内容实在不好,喜吟自己诗高雅,爱看他人妾就下流了。”

    张尧臣早被麦苗那半遮半掩的白而丰满的酥胸在眼前晃得心旌摇荡,但他仍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不去理睬,只是想不到麦苗竟对自己的书法评头品足,于是抬起头,却见手端茶杯的麦苗早已凑上前来,脸儿几乎贴到了张尧臣的脸上,胸前也感到了麦苗胸脯的温热和软绵。肉体和肉体接触的快感激发起张尧臣内心的欲望和冲动。他低下头,麦苗红红而诱人的嘴唇已经凑到他的嘴边,而那勾人的眼神更充满了火辣辣的诱惑,半遮的酥胸更是传递着无限风情,一切都在释放着淫荡的信号,此时的张尧臣早已是魂荡神驰,不能自已,看着眼前这个诱人风骚的女人,张尧臣装出一副生气的神情问道:“你刚才说本官下流?”麦苗嫣然一笑,那勾魂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张尧臣,用一种挑逗的语气说:“爱看他人qi妾就是下流。”听了麦苗的话,张尧臣脸色一沉,麦苗赶忙说:“对别人来说爱看他人qi妾是下流,若是专员大人就不是了。”张尧臣脸上仍没有一点笑意,冷冷地问:“为何?”麦苗说:“谁不知道专员大人是文人雅士,堪称一代才子,自古才子多风流,因此如果专员大人看了别人的妻妾,那就算不上下流,而是风流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