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五十章

时间:2021-01-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王寅文和龙威、龙武兄弟那天逃也似的离开临晋城,一路狂奔,当天晚上来到西安,来到西南城角那座多年前王寅文花大价钱为自己买的一座豪华气派的大宅院,尽管几年来他从没来住过,但院子、客厅、厨房等每天都有人打扫,因此一进此院,马上就有一种到家的感觉。第二天,王寅文把龙威、龙武兄弟叫到厅房,指着桌子上两把钥匙和一些大洋说:“好兄弟,这些年你俩随我王寅文出生入死,吃了不少苦,临晋城我们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我让人在这条街的东西两边各买了一院房子,虽然没有我这院气派,但在西安城中也算得上比较好的房子,钥匙就在这里,另外每人五千块大洋,你俩也老大不小了,拿着娶媳妇成家吧。”听了王寅文的话,龙威、龙武相互看了一眼,哥哥龙威说:“大哥把我俩当亲兄弟看,龙威、龙武自然明白,这些东西我俩现在用不上,希望能继续和大哥住在一起,给大哥看家护院,保护大哥。”王寅文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弟兄就还住在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过有一点可要说明白,我现在就让你麦苗嫂子给你们找媳妇,到时候可不许赖在我这拜堂成亲啊。”说完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然后王寅文冲着外面大声喊道:“麦苗,让厨房备酒备菜,我们弟兄今天要一醉方休。”王寅文虽然这些年一直随麻老九在临晋,但他并没有忘记花费重金在省城收买靠山,而且王寅文收买靠山从来不管党派主张,在收买镇嵩军官员的同时,还收买和镇嵩军为敌的陕军或国民军中握有重权之人,如今这些人已在政府中手握大权,王寅文于是四处活动,和他们拉关系,叙交情,使银子,以图东山再起。

    一日,王寅文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破口大骂:“这些王八蛋,当初收老子银子的时候,一个个拍着胸脯答应有事可为老子两肋插刀,如今老子落魄了,就一个个躲着老子,生怕老子连累他们。”说完显出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麦苗看见王寅文情绪低落,虽经劝慰,亦难疏解,于是上前给王寅文递上一杯茶,一边给王寅文揉着肩膀一边说道:“我看并非别人不好,是先生你误判了形势,先生想一想,你和那麻老九这些年在临晋城干了多少和国民军作对的事,别的不说,单说临晋城被围九个月,死了多少国民军,再想想临晋城被攻破后麻老九及手下的下场,想想这些,再看看你我如今有吃有喝,出门有马,回家有车,还有龙威、龙武两个好兄弟保护我们,我们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不知道老爷还整天奔波什么。”

    王寅文说:“妇人之见,纯属妇人之见,我王寅文乃一顶天立地汉子,来到世上岂能只是为了吃喝,从我跟麻老九那天起,我王寅文就立下抱负,一定要成为独霸一方的地方大员。前些年我虽然屈就于那麻老九,是因为我手中无人无枪,是在利用他罢了。如今麻老九死了,我在临晋经营了这么多年,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落到别人手中?因此我一定要先成为临晋县县长,临晋县县长的位子一定是属于我王寅文的。”

    看到王寅文如赌徒般凶狠的样子,麦苗说:“可先生说的这些又怎么可能呢?你和那麻老九在临晋干了那么多的事,哪一件追究起来都是死罪,我们今后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怎么还会让你当县长呢?先生就别白日做梦了。”

    面对麦苗不解的神情,王寅文冷笑着说:“夫人你哪里想得明白那所谓的官场。官场只有利益和需要,与政见和主张无关。就说如今的陕西那些政府的军政大员中,许多人在满清时就是清朝政府的要员,在辛亥举事时大肆镇压屠杀所谓的乱党革命党人,后来看到清朝气数已尽,又摇身一变成为革命者,哪里有什么政见主张。他们只为钱生,为利益活着,再到后来,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军阀混战中,又见风使舵,先后给陆建章、陈树藩、刘镇华、冯玉祥干过,堪称六朝元老,这样的人都能在国民政府中担任官职,我王寅文又为何不能出任临晋县县长?”

    听了王寅文的分析,麦苗佩服地说:“听先生这样说,我觉得先生还真能当临晋县县长。”王寅文说:“不是能,是一定能。”麦苗问:“那你准备怎么做?”王寅文说:“老办法,撒银子,你是否还记得陈树藩主政时曾经做过临晋执事的叫张尧臣的人?听说此人将要出任主管临晋事务的专员,我明天就去找他,这次出手一定要重,争取一次拿下。”

    由于赋闲在家,张宅门前自然是门庭冷落,对于王寅文到访,张尧臣也没有表现出热情,王寅文抬头看了看张尧臣家墙壁上的几幅书法,口中赞道:“张专员真是好雅致,仅看墙上这几幅书法,就知道是文人雅士。”张尧臣冷冷地说:“什么张专员,我如今赋闲在家,早已是百事无所求,只是看看书,练练书法,了却余生。不知有何事劳驾你王寅文登临寒舍?”看着张尧臣那冷淡的神情,王寅文笑着说:“寅文今天来府上拜访,是想向张专员汇报一下临晋的事情。”张尧臣说:“你若找省上主管临晋事务的专员,那你一定是走错门了。”

    王寅文笑着说:“没错,眼下谁不知道张兄是出任主管临晋事务专员的热门人选,依张专员的能力,寅文知道你肯定能够成功。”张尧臣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能成功?”王寅文说:“张专员曾经说过,只要能用钱摆平的事都是小事,这些年来,寅文对张专员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做事大气,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再加上张专员的精明才干,只要是张专员想做的,岂有办不成的道理。”张尧臣说:“可是我现在是穷困潦倒,家徒四壁,就是想要干事,手里没钱也是有心无力啊。”王寅文问:“请问张兄缺多少钱?”张尧臣说:“说出来惭愧,缺五千块大洋。”王寅文顺手从身上摸出五千块大洋的银票,双手呈给张尧臣说:“寅文这刚好带了五千块大洋的银票,请笑纳。”面对王寅文递上的银票,那张尧臣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冷冷地看着王寅文说:“给我送这么大的礼,一定是对我有所求,请问寅文弟到底要求我做什么?”王寅文说:“让我做临晋县县长。”张尧臣说:“好,若我能出任主管临晋事务的专员,一定尽力帮忙。”

    张尧臣终于接到了出任主管临晋事务专员的委任状,王寅文于是让张尧臣兑现让他出任临晋县长的承诺,却见张尧臣没好气地说:“关于你出任临晋县县长之事,我已给省里的几个大员打了招呼,可是他们一听到你的名字就皱起了眉头,说你的名字在宋哲元公布的要严惩的土匪名单中,有人建议把你抓起来押回临晋处决示众,因此你现在要面对的不是啥时候出任临晋县长,而是如何躲过眼前的灾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