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七章

时间:2020-11-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沉睡中的严裕龙被人用力摇醒,发现龙威、龙武兄弟正用枪指着自己,却见他微微一笑,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龙威、龙武兄弟说:“怎么回来这么晚,叫王寅文来,我已经等了他一个晚上了。”然后拿过酒壶做出一副倒酒的样子,却见龙威紧张地用枪指着严裕龙大声喝道:“别动,再动我打死你。”看到龙威、龙武兄弟如此紧张,严裕龙不由哈哈大笑说:“二位,明明是我严裕龙落到了你们手上,我都不怕,你们紧张什么,让那王寅文来,我是专门进城来找他的。”就见龙武摆了摆手中的绳子对严裕龙说:“要见我大哥可以,但是先让我把你捆起来。”严裕龙于是站起身伸出双手说:“二位请便。”龙威、龙武把严裕龙绑在王寅文家院子的树上,龙威走进屋子对王寅文说:“大哥,严裕龙已经被我们结结实实地捆在了树上,还说是专门进城来找你的。”王寅文说:“我不想见严裕龙。”龙威问:“为何?”王寅文说:“那严裕龙毕竟救过我和麻老九的命,以这种把他捆在大槐树上的情形和他见面,让我王寅文又情何以堪?我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置这自己送上门来的国民军探子。”龙威问道:“那我们现在又该如何处置严裕龙?”王寅文说:“你们先把他审一下,问是谁派他进城,进城的目的是什么,通过他了解一下临晋城外国民军的情况。记住,审讯时吓唬吓唬他是可以的,但是不要过分为难他。”龙威说:“知道了。”龙威再次来到严裕龙面前,沉着脸冷冷地对严裕龙说:“我大哥不在,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严裕龙说:“你去告诉那王寅文,我是专门进城来告诉他,你们的主子刘镇华、吴佩孚已被国民军彻底击败,临晋城早已成为一座孤城,别指望谁来救你们。另外,如今的临晋城被国民军铁桶般围住,别说人,连一只鸟也别想飞出去,要想活命,只有赶快投降,如果继续给麻镇武卖命,待城破之日,就是你等脑袋落地之时。”

    龙武想不到严裕龙这种时候还敢说出这样的话,上前一把拉住严裕龙的衣领,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严裕龙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严裕龙,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别以为你曾救过我大哥的命我就不敢怎么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放了你的血。”严裕龙说:“我严裕龙冒死进临晋城来救你们,想不到你们却这样待我,都说那王寅文是一个有雄韬大略,能看清当今形势,识时务的高人,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严裕龙和龙威、龙武兄弟的对话,被坐在屋子里喝茶的王寅文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从严裕龙的嘴里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于是对进屋向他汇报情况的龙威说:“这严裕龙是一块又臭又硬的骨头,看来我们啃不动他,啃不动就不啃了,让龙武先把他给我关在后院的地窖中看好了,此事从长计议。”

    龙武刚把严裕龙带走,门外突然传来了吵闹声。王寅文说:“一定是那麻老九到了,最近国民军加紧了攻城强度,那家伙心烦晚上睡不着觉,经常来找我喝酒。既然我们在那严裕龙身上问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干脆把他交给麻老九,一来可以向麻老九邀功,二来看他麻老九又会如何处置严裕龙。”话音没落,就听那麻老九在门外大声叫道:“寅文兄,酒准备好了吗,我可知道你家里藏有好酒,如果舍不得拿出来让我喝,我可就要搜了。”王寅文和龙威赶忙打开门迎接,麻老九带着几个卫兵进了院子,一进门就哈哈大笑着说:“寅文兄,有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我麻老九没有猜错的话,寅文兄此刻一定是正搂着你的麦苗在快活,不想却让我打扰了你的好事,寅文兄可千万不许恨我。”王寅文说:“还是麻旅长有大将气魄,今天晚上让那个进城的国民军探子搅得闹心,我可是到现在连一点睡意也没有。”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脸上露出了一种不屑的神情说:“真是文人心小,屁大点事就睡不着觉,军师听我的,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天塌不下来。”

    王寅文说:“不过旅长来得也正是时候,我这里刚好有一件礼物要送给麻旅长。”麻老九问:“什么礼物?”王寅文一边把一杯茶递到麻老九手上一边得意地说:“旅长请先坐下喝杯茶稍候,我这就和龙威给旅长把那宝贝送来,我要给麻旅长一个惊喜。”看着王寅文和龙威出门的背影,麻老九大笑着说:“这些臭文人,把一些原本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神神秘秘,快点去拿,如果到时候没有让我感到惊喜,看我如何罚你。”

    严裕龙被绑着关在王寅文家后院地窖中,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王寅文的声音:“什么样的土匪如此猖狂,竟敢闯进我王寅文的家,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说着已经来到严裕龙面前,脸上突然装出一副惊奇的样子说:“呦,这不是我的救命恩人裕龙兄吗?怎么被你们捆在这里。”然后扭头对龙威、龙武二人训斥道:“你们两个有眼无珠的东西,知道绑着的人是谁,他就是我王寅文和麻旅长的救命恩人严裕龙,你们怎能这样对待客人,还不赶快松绑。”说着一边亲自上前为严裕龙松绑一边说:“对不起,让裕龙兄受委屈了,刚好麻镇武麻旅长也在我家,裕龙兄不妨一起出去坐坐,喝喝茶,聊聊天如何?”

    严裕龙知道王寅文这是要把自己交给麻镇武,于是大笑着说:“我原以为你王寅文是一个识时务的高人,想不到却也是一个不顾弟兄们死活,跟着麻镇武一条道走到黑的庸人,我严裕龙高看你了。”王寅文脸上装出一副不解的神情问道:“不知裕龙兄此话怎讲?”严裕龙说:“我知道你这里要把我交给麻镇武请功,那么请便,只是请你再慎重地想一想,在一个死到临头的人面前邀功,到底有什么意义?”严裕龙话没说完,城外突然传来隆隆的炮击声,震得大地都在颤动,看来是国民军以前没使用过的新调来的重炮,紧接着就听有人喊道:“国民军**了,南城门楼子被国民军大炮炸平了。”王寅文抬起头,看着门外天空中炮弹划过留下的道道火光,而且一颗炮弹就落在了他家不远的地方,伴随着炮弹落地爆炸声,同时也传来了房屋倒塌的声音和哭喊声,这声音让王寅文内心感到十分恐惧,心中想道:“看来这临晋城真的是守不住了,既然这样,何不利用这送上门来的严裕龙做一块投降国民军的敲门砖?”于是笑着对严裕龙说:“既然裕龙兄不想见麻镇武,那就不见了,只是要委屈裕龙兄在这地窖中再呆一会,等打发走了麻镇武,我俩开怀痛饮。”然后走出地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