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第十一章)

时间:2020-1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现在是八天前,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大轰炸的前一天下午,这个城市至少有一千一百三十一名平民正在度过他们今生今世的最后一个下午。

  时令已过中秋,山坡上的杂树、野花错落开放,呈现出山野那特有的繁复而又略为凄迷的色彩。一阵风过,树枝摇晃,成熟、干燥的枯叶从树上沙沙地落下来,红的如斑蝶,褐的如麻雀,绿的如果皮。山野,因它们而生动;秋天,因它们而告别炎热,变成温暖。

  天空一片放晴,教室外阳光干爽,清亮,那是蓝天映衬的效果。有几只胆大的麻雀,不懂得人的禁忌,竟停落在教室的窗台上,掀着尾巴,探着脖子,叽叽喳喳地交谈着,仿佛在探看和讨论着这神秘的世界。教室里静悄悄的,学员们全都专注地看着海塞斯在黑板上飞快地写着一组组电码,不知道教授今天又要把他们带到什么样的密码世界里去。只有坐在最后一排的陈家鹄,举着头,目光穿过窗洞,越过一丛灌木梢,落在远处的山坡上。他的手上,使劲揉捏着一个小纸团。一张小纸条正在不停的搓揉中化为纸屑。

  这张小纸条是刚才他上课翻开书本时发现的——不知何人何时,在他书中夹了这张小纸条,其内容比上一次还要激烈直白:

  汪精卫一心降日,蒋介石三心二意,国共合作,貌合神离,抗日救国大业,举步维艰。时下,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均云集延安,你一定要擦亮眼睛,投奔光明啊。看过纸条,请立即销毁。

  陈家鹄默诵着纸条上的话,一遍又一遍。

  与此同时,海塞斯正在黑板上板书电码——

  2753283429152996307731583239332034013482

  3563364437253806388739664049413042114292

  海塞斯在黑板上写完最后一组电码,转身要求学员们起立向后转时,陈家鹄才回过神来。海塞斯看学员们转过身去后,即开始擦黑板,把刚写的二十组电码全都擦掉,一边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回忆一下刚才我抄的有多少组电码,这些电码有什么特点。不要交流,只要回忆,只要思考。我的问题还没有提出。老规矩,我的问题一旦提出,独立答题比快速更重要。”

  大家努力回忆刚才在黑板上看到的那一长串电码。陈家鹄也在回忆,尽管刚才他没看黑板(他在看落叶纷纷),只是在起身的瞬间瞄了一眼。

  擦完电码后,海塞斯让大家转过身来,“首先我要恭贺各位,都顺利通过了上一次的模拟测试。你们要感谢我手下留情,坦率说这次测试难度系数不高,同时也要感谢自己没有被我吓唬住。这次我玩的是欺骗术,原理正如我把东西撂在这讲台上让你们去找一样,你们总以为我不会把东西藏在你们眼皮底下,首先一定会去翻箱倒柜地找,可翻箱倒柜找不到之后会不会蓦然回首呢?这次我考的就是这一个。恭喜你们,你们的脖子都灵巧,蓦然回首,她在丛中笑。”说着海塞斯带头鼓掌。

  鼓完掌,海塞斯笑道:“你们不觉得又上了我的当?哈哈,我在分散你们的注意力。好了,言归正传。”他伸出一只巴掌朝大家晃了晃,正色说道,“我的巴掌只朝你们亮了一下,半秒钟,如果我问你们刚才看见了什么,它是一个什么东西,有什么特点,我相信你们人人都能答出来。为什么?因为你们很了解它,很熟悉。所以,如果你觉得我下面提的问题太难,要知道这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说明你对它不熟悉,不了解,同时也说明上一堂课的内容你没有完全充分地掌握。现在我请你们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两个问题:第一,电码总共有多少组?第二,第一组和最后一组是什么?我这考测的是你们无意识状况下的记忆力,和对电码的灵敏度,这也是一个破译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对数字要过目不忘。”

  大家坐下来,在本子上分头写开了。海塞斯走下讲台一一查看,发现大家都写对了:共有20组电码,第一组为2753,最后一组为4292。

  海塞斯回到讲台上,将第一组和最后一组电码又写在黑板上,然后提出他的第三个问题:“这些电码有什么特点?你看出了几个,一个?两个?三个?还是N个?”

  他给大家三分钟的思考时间。

  三分钟后海塞斯下来收走了每个人的答案,看都没看压在讲义夹下,对大家说:“现在我来公布答案,这些电码有四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每一组的个位数在逐一增一,第一组是3,第二组是4,第三组则是5,第四组为6,依次类推,并请发现了这个特点的人举手。”

  大家都举了手。

  海塞斯点点头,接着宣布了第二个特点:偶数组必比奇数组大81。“81是你们中国古代数学中最大的数字,加81就是加一个最大数。现在我们第一组数是2753,第二组则为2834(2753+81),第三组为2915(2834+81),依次类推,都是这样的。现在请发现了以上两个特点的人举手。”

  这次只有两个人举手,他们是陈家鹄和李建树。就是说,林容容和张铭程出局了。海塞斯笑了笑,对林容容和张铭程说:“怎么回事,既然能够发现第一个特点,就应该能发现这个特点,个位数加‘1’,十位数加‘8’嘛,为什么顾此失彼?还是记忆力的问题,记忆力不够强。好了,下面我来说第三个特点,是第一个数与最后一个数之和必等于第二个数和倒数第二个数之和,依次类推,都是7045。现在请发现以上三个特点的人举手。”

  这次只剩下陈家鹄举手。海塞斯禁不住笑着向他走过去,问陈家鹄还有个特点发现了没有。陈家鹄点头,说每一组电码减去1234,正好是一首中国古诗的明码电报。

  “请问内容?”海塞斯问。

  “白日依山尽,黄河人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同学们都惊愕地看着陈家鹄,特别是林容容,目光里有几分欣赏,又有几分嫉妒。海塞斯则哈哈大笑,拍着陈家鹄的肩头说:“还要上楼?你上的楼已经够高的啦。”

  可以想象,如果海塞斯知道,几个小时后山下演算室的父子俩将帮他从二万五千粒沙子中淘出一粒金子,他的笑声一定会更加开怀、响亮,他对陈家鹄的夸赞也一定会更加热烈高调,甚至不惜以贬低自己的方式抬举他。不过“如果”的话最好不要说,说了挺没趣的。事实上,就在同一时间,在山下,萨根已经把摧毁被服厂的种种家伙如数转交给少老大,被服厂和石永伟等人幸存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一没有如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