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六章

时间:2020-1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临晋城被国民军铁桶般围了七个多月,国民军每天借炮火掩护轮番攻城,麻老九凭借临晋城高墙厚、弹药充足顽强抵抗,每天都有尸体从战场上抬下,临晋城内的土匪个个惶惶不可终日,只是慑于麻老九淫威,不敢造次。其间还是发生过几起个别土匪出城投降事件,麻老九于是下令把临晋所有城门全部用砖石封死,并炸毁城壕及护城河上的吊桥,只有一些作战用的坑道壕沟可以钻出城外,临晋城彻底成了一座孤城、死城。杨雄飞出任国民军总指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临晋城,这消息令麻老九十分恼火。麻镇武明白,和前两位国民军攻城总指挥相比,杨雄飞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对临晋城内情况十分熟悉,这才是他真正的对手。麻老九暗中加强了临晋城的戒备,但表面上仍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给手下打气说:“临晋城城墙高四丈,宽三丈,我们的粮草可以用三年,更何况要不了多久,吴佩孚吴大帅就会打垮国民军,到那时,全体将士都是守卫临晋城的有功之人,所有军官官升一级,所有弟兄每人五十块大洋,买地置产盖房子,娶媳妇,玩女人,推牌九,随便找相好逛窑子。不过可能等不到吴大帅来解围,国民军就和我们讲和了,到时候弟兄们照样升官发财。”就这样,尽管临晋城整天枪炮不断,那麻老九整天都是酒照喝,秦腔戏照看,照样每天听先生讲书,一副泰然处之的神情。

    严裕龙和杨雄飞去华阴看过马山虎和水云回到临晋的当天晚上,国民军在城北发动了猛攻,一时枪炮齐鸣,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大地都在抖动,临晋城内乱成一团,乘着夜色掩护和临晋城中的混乱,严裕龙在一队国民军士兵的掩护下来到东城墙根,抛出带着倒钩的攀缘索勾住女墙,然后纵身一跃上了城墙。

    严裕龙进入城内。虽然是夜晚,在昏暗的月光下,城内的一切仍然让严裕龙触目惊心。那麻老九为防备有人越城逃跑,于是下令城内凡距城墙三十米以内建筑全部予以强行拆除,这样城墙周围就形成一个开阔地,站在城墙上,任何接近城墙者都会尽收眼底。那些被拆房子的砖石及木料,都被麻老九用来加固工事。而严裕龙原来在城内开设的店铺已被拆除,店里的伙计自然不知去向,在他家原来店铺的周围堆满了被拆除建筑的砖石瓦砾,不远处似乎躺着两个人,也可能是两具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尸臭味。

    严裕龙来到一个小巷道,越墙进入一座小院,院主人可能听到了动静,手持一把大砍刀走出屋子,被严裕龙上前一手捂住嘴巴拖进屋内。灯光下,那家人看见一个汉子闯进屋内,一个个吓得浑身稀软,全家人跪在地上向严裕龙求饶。严裕龙说:“实话告诉你,我是国民军的探子,这次进城,是要搞清城内麻老九的城防情况,我不会伤害你们,只想在你家呆上一晚上,天亮就走。”那家人赶忙给严裕龙让座,同时吹灭了屋中的灯。黑暗中,那个男的说:“我们也恨麻老九,可是我们真的帮不上好汉的忙,那狗日的麻阎王为防止国民军的探子入城,把城中每十户作为一甲,每条巷子作为一保,保设保长,甲设甲长,连保连坐,若有一人藏匿国民军探子,一甲人受罚,若有两人通国民军,一保人受罚,轻者罚款吊打或关进大牢,重者杀头。城中若发现有陌生人必须立刻报告,否则以通国民军论处。昨天车马街一个人到牲口市去串门,牲口市的人发现来了陌生人,因惧怕连坐,立刻报告麻老九手下,麻老九手下听后不问青红皂白,把车马街的人拉出去就砍了。因此城内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好汉如果现在出现在城中,立刻就会有人向麻老九手下报告,所以好汉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留你,否则,我一家老小的命就没了。好汉就算是武功高强,依目前临晋城中的情况根本呆不下去,还是趁着天还没亮赶紧出城吧。”

    严裕龙装出一副大怒的样子骂道:“你这狗头,只怕那麻老九杀了你的头,就不惧怕我国民军要了你的命,我就要住在你们家,你现在就可以去给麻老九告我,我若死了,国民军岂能饶了你这狗头。”那老汉说:“好汉既然要留,我老汉自然不敢撵,不过为了我一家妻儿老小的性命,好汉藏好千万不敢出去。另外,还有一点请好汉原谅,我一家早已断了粮了,每天只能领到少得可怜的一点食物,勉强撑着不至于饿死,实在拿不出食物给好汉吃。”严裕龙这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心中后悔进城时考虑不周,只带钱却忘记带些食物。但听到老汉愿意留他在家中,这才和颜悦色地对老汉说:“谢谢大哥,等攻破了临晋城,我一定好好谢你。”然后把几块大洋放在桌子上,听老汉讲了临晋城内的情况。

    本来临晋城内就人数众多,加之开战之初,因害怕乱兵烧杀淫掠,那些在城中置了房产的有钱人于是套了马车,带着太太、公子、儿媳妇及小姐躲进城中,不想却被国民军围在了城中。城中的粮食严重不足,为了生存,人们四处寻找一切可以食用的东西,城内园林中的野菜、野草、草根、树叶、树皮、药铺里的中药之类全部被人们用来充饥。为了活命,所有可以吃的动物如飞鸟、老鼠、蛇都被人们挖出食用,甚至腰上的皮带、皮鞋等都成为人们抢食的对象。在饥饿条件下,人们对食物的渴求以及对死亡的恐惧,把人灵魂深处的人性剥蚀得无踪无影,进而表现出的是更多的兽性,什么礼义廉耻、尊严,全部抛到了脑后。为了获得食物,昔日里那些道貌岸然、趾高气扬的富人们和那些穷人一样挖草根,捉老鼠,常常为抢一口饭被打得鼻青脸肿。更可悲的是女人,连那些昔日穿金戴银,打扮得光艳照人的富家小姐及媳妇,还有城里唯一一所女子师范学校里的女学生们,由于饥饿难忍,晚上跑到前线陪士兵睡觉换口饭吃。每天早晨从大街小巷抬出很多因冻、饿而死的尸体,有的尸体大腿、屁股上的肉都被削去,情景让人惨不忍睹,临晋城岌岌可危。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严裕龙本来想趁着街上人多出去寻找城中的熟人,可是一出门,这才发现的确像那老汉说的那样,整个街道空空荡荡,只要一有陌生人出现,很快就会被人认出,于是又回到老汉家,只是肚子饿得实在难受,这样一直熬到下午,老汉总算给他端来了一碗也不知什么面做的Q显A庸肓娇诰秃攘讼氯ィ皇腔姑怀猿鑫兜溃且煌牒诤鸵鸭说祝氲滓蔡蛄烁鼍狻?醋叛显A苑沟难樱抢虾核担骸昂煤嚎隙怀员ィ晌依虾菏翟谀貌怀鍪澄锪恕!毖显A担骸靶恍淮蟾纾氩坏焦啡盏穆槔暇虐牙习傩蘸Τ闪苏飧鲅樱推菊庖坏悖乙惨闱宄俳悄诼槔暇磐练说牟挤狼榭觯锕窬缛展テ屏俳牵饩瘸龀悄诎傩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