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五章

时间:2020-11-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水云被马山虎从龙头寺救走后,在黄河滩呆了两天,第三天就随马山虎过了渭河,来到华山脚下的华阴县城。在一般人眼里,土匪们大都长年生活在人迹罕见的山上或河滩中,其实不然,许多土匪头子都在县城等繁华地段购置房产,在厌倦了山上或河滩中枯燥的生活后便会来到城中,赌博、吃酒、玩女人,更有一些讲究斯文一点的,还要把那些漂亮的女戏子请到家中唱堂会。有些土匪头子还在城中开店做生意,为自己今后的生计留条后路。而那些在城中照看房产或生意的人,自然是土匪头子的心腹,在这一点上马山虎自然也不例外。几年前,马山虎就在华山脚下的华阴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了一大爿店铺,开了一个叫西岳客栈的车马店。马山虎在此开设客栈,是因为华阴地处关中要道,南依秦岭,北临渭河洛河,是中原进入关中乃至甘肃、宁夏等西北地区物资往来必经之道,各地商贾云集,在此开设客栈不但可了解南来北往客商情况,又因地处著名西岳华山脚下,一些文人骚客及政界大员常常来此游览观赏,在此可以探听到一些官府动向。小老汉完婚后,马山虎就派小老汉在西岳客栈打点生意。小老汉在马山虎拉杆子举事时就是马山虎的铁杆心腹,加之早年又在车马店当过伙计,对车马店里的门门道道路数很熟,西岳客栈在小老汉的打理下,一直生意兴隆,每年给马山虎带来不少进账。在西岳客栈的东临,是一院高大气派的青砖大瓦房,这也是马山虎来华阴县城的落脚之处。平时里面住着一对母子,母亲是一个精干利落,长相漂亮名叫莲花的三十五六岁的寡妇,儿子是一个哑巴。五六年前,马山虎在华阴遭官府追杀,无路可走的马山虎躲到莲花家,面对官军的敲门声,莲花急中生智,不由分说扒了马山虎的衣服把马山虎压到炕上,然后衣服凌乱,头发蓬松地打开房门,那些官兵以为是寡妇在大白天偷汉子,于是在把莲花戏弄一番后离开莲花家院子。马山虎为感激莲花的救命之恩,从此和莲花以姐弟相称,加上莲花大胆泼辣,时间一长,还真和马山虎成了无话不说的亲姐弟。那个当年只有七八岁左右的小哑巴更是被马山虎当做亲侄子一样疼爱,五六年后的今天,那小哑巴成为一个身高一米八零,虎背熊腰的小伙子,每次一见到马山虎,就会“呜哩哇啦”地上前打招呼,而马山虎每一次回到这里,也会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感到十分亲切。

    马山虎把水云安顿在西岳客栈隔壁院内,让莲花和她的哑巴儿子陪着水云,每天一大早,就会有西岳客栈的伙计按时把各种蔬菜、肉,还有一些山鸡、野兔等野味送来,而莲花又做得一手好菜,这样水云一日三餐,好不丰盛。其间还来了两个裁缝,给水云量了衣服,没过几天,裁缝就送来了水云春、夏、秋、冬的四季衣服。夏天衣服全部用上好的丝绸做成,薄如蝉翼,柔如浮云,穿上舒适凉爽。春秋衣服全是绸缎面料,夹层内衬用的全是上好的洋布,绸缎面颜色光亮鲜艳,手感舒适,洋布内面柔软温棉。至于冬衣,则更是让水云看得目瞪口呆,有狐狸坎肩、貂皮棉袄等等。再看那些衣料的手工,量裁得体,针脚细密,一看就是出自专业裁缝之手,就是县太爷的太太也未必能穿上如此贵重的衣物,至于一般大户人家的女人,更是望尘莫及。水云当然知道这些衣料的价值。于是问莲花这些衣料的来由,莲花每次都是漫不经心地一笑说:“都是我那山虎兄弟让人做的。”水云多次让莲花劝马山虎别再给自己送东西了,莲花就会说:“这些话你给我说没用,要说你自己给我那山虎兄弟说去。”

    水云来到华阴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每天都是莲花陪着她说话聊天,其间莲花还带她去了西岳庙和玉泉院上香,到西岳剧社看戏,只要她们出门,莲花那威猛无比的哑巴儿子都会腰中挎着一把刀紧随她们左右,吓得那些面对水云美色馋得流口水的泼皮无赖没有一个敢上前来,只是远远地惊叹:“哪来这么漂亮的娘们,简直他妈的比仙女还漂亮。”可这中间,水云连马山虎的影子也没见到,水云几次把话题往马山虎的身上引,可莲花每次似乎都把话题引开,转而给她讲一些别的事情。

    这天,马山虎又让人给水云送来一对上好的玉镯子,那玉镯晶莹透亮,色彩纯正,翠色鲜艳,内平外圆,光素无纹,一看就知道是上等好玉。人常说,黄金有价玉无价,水云心中明白,这副玉镯绝对价值不菲,于是对莲花说:“莲花嫂子,水云早就说过,水云不要这些东西,让马大哥别再浪费钱了,可他为何老是不听,又给我买这副镯子,一定花了不少钱。”莲花说:“好妹妹,我早就对你说过,这些话你对我说没用,要说你自己对山虎兄弟说去。”水云说:“我都到华阴一个多月了,可是连马大哥的影子都没见一个,他不见我,我又如何能对他说这些话?”莲花说:“谁说他不见你,山虎兄弟每隔一两天都要回来偷偷地看你。”水云说:“马大哥每隔一两天都要回来看我?那我怎么没见到他?”莲花说:“他都是晚上夜深人静时回来,那时你正在熟睡,当然不知道。”水云说:“他哪里是来看我,一定是回来办其他事情。”莲花说:“水云姑娘这话可就冤枉山虎兄弟了,他真的是回来偷偷地看你,这个山虎兄弟,我还从来没见他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莲花说这些话时,脸上显出一种神秘的笑,笑得水云不由得红了脸。水云说:“马大哥既然是来看我,为什么又不见我,却要偷偷地看我?”莲花说:“傻姑娘,是真不懂还是装傻,那不明摆着是怕你吗?”水云说:“怕我,马大哥连麻老九都不怕,怎么能怕一个水云?”莲花说:“这男女之事就这么奇怪,他不怕麻老九,却怕水云姑娘,至于什么原因,只能靠水云姑娘细细地想了。”

    这天,水云买了二尺黑洋布鞋面,做了几张千层底,来问莲花要马山虎的鞋样,莲花笑着逗水云说:“妹妹想要山虎兄弟的鞋样,你把他叫回来照着他的脚一量不就有了,我哪里有他的鞋样。”水云说:“好姐姐,你就别挖苦水云了,姐姐一定有。”莲花于是把马山虎的鞋样给了水云,水云一边看着鞋样,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问莲花说:“莲花姐,马大哥难道这么多年身边就没女人?”莲花看了水云一眼,认真地说:“姐姐也不骗你,山虎兄弟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我也多次劝山虎兄弟找个媳妇,可山虎兄弟却说,我马山虎身边不能没有女人,但却注定了一辈子不可能有媳妇。”水云问:“马大哥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那些女人不漂亮?”莲花说:“漂亮,特别有几个丫头,就和水云姑娘一样漂亮,简直漂亮得跟画上画的一样。”水云问:“那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女人?既然那么漂亮马大哥为何还不愿娶她们为妻?”莲花说:“不瞒水云姑娘,像山虎兄弟这种人所接触的女人,大多数是妓女,不过也有几个是良家女子,特别有一个叫枣花的,真的对山虎兄弟很好。我多次劝山虎兄弟娶了枣花算了,可山虎兄弟却说,像他这样整天把脑袋别在裤带上干事的人,没准哪天有个闪失,那不害了人家姑娘。话虽是这么说,其实我明白,在别人眼里山虎兄弟可能是个粗人,其实他的心高着哩,主要原因还是没碰到称心如意的女人。”说到这莲花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看着水云认真地说:“其实我觉得水云姑娘和山虎兄弟挺般配的,而且我有一种感觉,山虎兄弟喜欢你,只要姑娘愿意,姐姐给你俩做个大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