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左边

时间:2020-10-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左边

    余周周低头的时候发现左脚的白色雪靴上印着一个大脚印。
    应该是在车上的时候被那个抱小孩的阿姨踩到的。她叹了口气,朝师大门口的人山人海走过去。
    又是这样的十一月,铅灰色的天空又开始一年一度的压抑。余周周低头看看表,才七点二十五,她以为自己会到的很早,然而在上班高峰的公交车里面挤了四十多分钟之后,竟然看到了更多比她到得还早的人。
    全市“新苗杯”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据说,获得一等奖的孩子很有可能被各个重点初中争抢。余周周在学校的奥数班里面挣扎了半年多,仍然学得稀里糊涂。她勉力支撑着自己,记笔记,揣摩,做那本教材上面的例题习题,奈何习题答案都只有结果没有计算过程和思路,她弄不懂的东西无论如何也无法弄懂。余玲玲正在学校的高三集中营寄宿,余婷婷不学奥数,余乔忙着围捕母老虎,她孤立无援。
    她可以去问奥数班的老师,可是她不好意思。余周周第一次体会到班级里面那些所谓的“差生”的心情——当老师眉飞色舞地聆听一群天才发表高见的时候,余周周抱着那本奥数书站在一边,低头看看自己用红笔在题号上画了一串圈圈的那些问题,一个比一个看起来更粗鄙。
    于是低下头,灰溜溜地离开。
    当然,她也可以去问林杨。只是,那天之后,林杨再也没有去过学校的简陋奥数班。
    也许是因为学校的奥数班实在水准不佳。
    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
    以前她总是能遇见林杨,后来她总是遇不见林杨。
    余周周从那一刻开始朦朦胧胧地猜测,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巧合与缘分,一切的一切都是人为。
    七点四十,当余周周在门外站了一刻钟开始觉得手指冰凉的时候,大铁门打开了,人群一拥而入,里面操场上靠近教学楼一侧的地方站着一排老师,每个人手中的举着一个大牌子,写着考场号,大家纷纷按照准考证上面的号码寻找自己的考场去排队。
    余周周站到了14考场的队尾,抬起头,发现前方有个女孩子的帽子看起来有些熟悉。
    等大家排队进入考场教室,依据桌子左上角贴着的白色纸条上面的考号寻找位置的时候,余周周才发现这个女孩子果然是个熟人。
    凌翔茜,就坐在自己左边的那一桌上。
    余周周竭力保持面色如常,可是从左边传来的一丝一毫的响动都能牵制她的神经。凌翔茜轻哼一声,凌翔茜趴在桌子上打哈欠,凌翔茜拎起自己的准考证抛着玩,凌翔茜托腮斜眼看她,凌翔茜在笑她,凌翔茜……
    余周周原以为自己能够像动画片中演绎的一样,很大气很热血地偏过头对她说,你看什么看,我一定会打败你,觉悟吧!
    然而这不是篮球场,也不是魔界山,十分钟后发到手里面的是奥数卷子,奥数,是奥数。
    她没底气,只能伪装视而不见。余周周第一次知道,主角不是演出来的,旁观者知道他们终究会爆发终究会胜利,他们不死,他们不败。可是生活中,没有人会拍拍她的头,告诉她,小姑娘,放心吧,你是主角,尽管说大话吧,反正最后赢的一定是你。
    世界上还有一种角色叫炮灰,她们资质平庸,她们努力非凡,她们永远被用来启发和激励主角,制造和开解误会,最后还要替主角挡子弹——只有幸运的人才能死在主角怀里,得到两滴眼泪。
    那时候她尚且不能想明白这些困惑的事情,但是那个铅灰色的早晨,沉闷阴暗的教室里,来自左边的窸窸窣窣的各种声响,像针刺一般刻进了她的记忆里,每每回忆起来,都会觉得沉重难耐。
    监考老师举高牛皮纸袋,表示封条完好,然后当中开封,发卷子。
    余周周接过前排同学传来的卷子,从笔袋中取出一支维尼熊的圆珠笔,在左侧小心地写上考号和姓名学校,然后开始正视那张卷子。
    20道填空,六道大题。
    第一道题是倍差问题,算了两分钟,解决。
    然后很谨慎地检查了一遍,没问题。
    第二道题是植树问题,很顺利。
    余周周开始有点兴奋了。她满怀希望地解决了填空题的前六道,第七道题有些困难,在题号上画了个圈,暂且放下,然后继续看第八题,恩,勉强蒙出了一个答案,代入原题,好像挺靠谱,不错,继续看第九题。
    二十分钟后,余周周很尴尬。
    一开始是把没做出来的题号画圈——后来,她放弃了画圈——因为整张卷子上,不画圈的只有七道题。
    余周周尝试了很久,终于还是伏在桌子上默默地听着手腕表针滴滴答答的声音。
    她真的努力了,一边练琴考级,同时奥数班从不缺课,虽然做题的时候有些胆怯和不求甚解,每次都像是撞大运,但是半年时间,在一片迷茫中半路出家,和一群从小就参加奥数训练脑子又聪明的孩子们竞争,她真的觉得很艰难。
    其实她知道,是她太渴求,又太胆怯。太希冀,又太在乎。
    然而余周周还是坐起身——并不是想要再接再厉继续寻找思路。她只是倔强地握着笔,在演算纸上徒劳地写着半截半截无意义的算式。
    因为左边的女孩子做题做的很顺畅,演算纸哗啦啦地翻页,清脆的声音像是一首残忍而快乐的歌。
    当凌翔茜做完了卷子,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侧过脸看余周周,嘴角有一丝含义不明的笑。
    余周周尽量用演算纸覆盖自己的卷子——六道大题的空白,无论如何实在太刺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