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二章)(8)

时间:2020-10-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雪穗的提议合情合理。江利子说,她也打算这么做。

  江利子和藤村都子初二时同班,藤村功课好、个性要强,在班上居于领导地位。只不过江利子有点不知如何与她相处,因为只要自尊受到一点伤害,她就会立刻翻脸。同时,贬低别人的话她说来却毫不在乎。当然,看她不顺眼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件事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一定会立刻传遍学校。

  这天午休,江利子和雪穗一起吃午饭。她们的座位靠窗,一前一后,附近没有别人。“现在,对外说是藤村同学出了车祸,暂时请假。”雪穗小声说。

  “哦。”

  “好像没有人觉得奇怪,但愿可以顺利隐瞒下去。”

  “是啊。”江利子点头。

  吃完饭,雪穗边拿出拼布的材料,边看窗外。“今天那些奇怪的人好像没来。”

  “奇怪的人?”

  “平常在铁丝网外面偷看的家伙。”

  “哦。”江利子也向外看。平常像壁虎般攀在铁丝网上的男生,今天却不见踪影。“也许是这次的事件传出去,被警告了吧。”

  “也许吧。”

  “这次的歹徒会不会就是他们?”江利子小声问。

  “不知道。”雪穗说。

  “那些人上的学校,不是烂得要命吗?”江利子皱着眉头说,“要是我,绝对不会进那种学校。”

  “可是,其中有些人可能是不得已。”雪穗说。

  “会吗?”

  “像是因为家境等等的。”

  “这我可以理解啦。”江利子含糊地点头,看着雪穗的手微笑。前几天去雪穗家时看到的那个小杂物袋已经缝得差不多了。“就快完成了呢。”

  “嗯,只要再做最后的修饰就好了。”

  “可缩写是RK呢。”江利子看着绣在上面的字母,“唐泽雪穗(KarasawaYukiho)不应该是YK吗?”

  “对呀,不过,这是要送我妈妈的礼物,我妈妈叫礼子(Reiko)。”

  “哦,这样啊。嗯,你真孝顺。”江利子看着雪穗灵巧运针的手指说道。

  7

  菊池文彦因清华女子学园初中部学生遇袭事件遭到警方怀疑,是显而易见的事。首先,星期四早上,他在会客室接受警察问话。警方问了什么、他如何回答,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回到教室后,仍沉着脸一言不发。当然,也没有人找他说话。警察连日造访的异常情况,使每个人都感到非比寻常。

  雄一也没有和菊池说话,向警察透露钥匙圈的事让他感到内疚。

  星期五早上,菊池又被传唤,离开教室。穿过桌椅走向出口时,他没有看向任何人。

  “好像是清华的女生遭到袭击了,”菊池出去后,有个同学说,“所以警方怀疑他,听说他的东西掉在现场。”

  “你听谁说的?”雄一问。

  “有人跑去偷听老师聊天,事情好像很严重。”

  “被袭击得怎样?是被强暴了吗?”有个男生问,眼里满是好奇。

  “一定的嘛!听说钱也被抢了。”打开话匣子的人压低声音传播消息。

  雄一察觉四周的人全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大概是想起菊池窘迫的家境。“可是,菊池说不是他,”雄一试探地说,“他说那时候去看电影了。”

  有人说,这实在可疑。好几个人点头附和。也有人说,他当然不可能老实招认。

  看到桐原也和大家围在一起,雄一感到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桐原不会凑这种热闹。莫非因为前几天照片的事,桐原对菊池产生了兴趣?

  雄一脑中转着这些念头,看着桐原,不久便和他对上了眼神。桐原注视了雄一一两秒钟,便起身离开。

  8

  事件发生四天后的星期六,江利子和雪穗到藤村都子家去探望她。这提议出自雪穗。但是,她们在客厅等了又等,都子并没有露面,只有她母亲出来,万分抱歉地说都子还不想见任何人。

  “伤势很严重吗?”江利子问。

  “伤势其实也还好……只是啊,精神上的打击就很……”都子的母亲轻叹了一口气。

  “找到歹徒了吗?”雪穗问,“警察问了我们好多事情。”

  都子的母亲摇摇头。“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我们没关系……藤村同学没看清歹徒?”雪穗轻声说。

  “因为是突然从后面被套上黑色塑料袋,什么都没看见。后来脑袋又挨打,昏了过去……”都子的母亲眼圈红了,双手掩口,“她为了准备文化祭,每天都很晚回来,我早就替她担心。这孩子是音乐社社长,放了学总是留在学校……”

  看到她哭泣,江利子觉得很难过,甚至想早点离去。雪穗似乎也有同感,看了看她说:“那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

  “好吧。”江利子准备起身。

  “真的很对不起,难为你们特地来探望她。”

  “哪里。希望藤村同学能够早点振作起来,也早日康复。”雪穗说着,站起身来。

  “谢谢。啊!不过,”这时候,都子的母亲突然睁大了眼睛,“虽然遇到了那种事,但她只是被脱掉衣服,那个……她还是清白的。你们一定要相信。”

  江利子非常清楚她想说什么,因此有点惊讶地与雪穗互望一眼。她们虽然都没有说出口,但每次提起这件事时,都以都子遭到性侵犯为前提。

  “当然,我们当然相信。”雪穗回答的语气却好像从没那么想过似的。

  “还有,”都子的母亲说,“之前,你们两位好像都把这起事件当作秘密,以后也拜托你们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再怎么说,这孩子往后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这种事要是被捅出去,不知道背地里会被说成什么样子。”

  “好的,我们知道。”雪穗坚定地回答,“我们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的。即使以后有什么谣言,只要我们否认就没事了。请转告藤村同学,我们一定会保密,请她放心。”

  “谢谢你们。都子有这么好的朋友真是幸福,我会要她一辈子都把你们的恩情牢记在心。”都子的母亲含泪说。

  9

  菊池似乎是在星期六洗清嫌疑的,之所以用“似乎”,是因为雄一直到星期一才听说此事。这在同学之间已经成为话题了,他们说,今天早上换成牟田俊之接受警察盘问。

  一听此事,雄一便去问菊池本人。菊池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望向黑板,冷冷地回答:“嫌疑是洗清了,那件事就算跟我无关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鬼 屋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