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夜行(第二章)(7)

时间:2020-10-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是。”

  “你知道她叫什么?”

  “知道。”雄一的声音都哑了。

  “可以帮我把名字写在这里吗?”警察拿出纸笔。

  雄一写下“唐泽雪穗”,警察看了,露出会意的表情。

  “其他呢?”警察问道,“还有别人吗?就只拍她?”

  “是。”

  “你喜欢她?”警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不是……不是我喜欢,是我朋友喜欢。我只是帮他拍。”

  “你朋友?你干吗特地帮他拍?”

  雄一低着头,咬着嘴唇。看到他这个模样,警察似乎有所发现。

  “哈哈!”警察饶有趣味地说,“你拿那些照片去卖,对吧?”

  说中了,雄一不由得颤了一下。

  “你这家伙!”熊泽爆出一句,“白痴!”

  “拍照的只有你吗?还有没有别人?”中年警察问。

  “我不知道,应该没有。”

  “这么说,经常偷看清华操场的也是你喽?那里的学生说常有人去偷看。”

  雄一抬起头。“我没有,真的,我只有拍照。”

  “那偷看的是谁?你知不知道?”

  多半是牟田他们,雄一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做声。要是被他们得知是他举报的,天知道下场会有多凄惨。

  “看来你知道,但不想说。隐瞒不说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好吧,没关系。现在请你告诉我昨天放学后都做了什么,越详细越好。”

  “这……”

  “昨天……怎么?不能讲?”

  “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秋吉!”熊泽咆哮,“你只要回答就是!”

  “哎,没关系。”中年警察再次安抚激动的老师,带着一丝微笑看着雄一,“有个清华的女生在学校附近差点就被欺负了。”

  雄一感到自己的脸僵了。“不是我。”

  “没有人说是你干的,只是那里的学生提到你。”警察的语气还是一样平静,但充满一种意味——目前就数你最有嫌疑。

  “我不知道,真的……”雄一摇头。

  “那你昨天在哪里、做了什么,没什么不能说的吧?”

  “昨天……放学后,我去了书店和唱片行。”雄一边回想边说,“那时候是六点多,后来就一直待在家里。”

  “你在家的时候,家人也在?”

  “是,我妈也在家。大概九点的时候,我爸也回来了。”

  “没有家人以外的人?”

  “没有……”雄一回答,心想,家人的证明不算证明吗?

  “好,该怎么办?”中年警察以商量的口气低声向身边的年轻警察说,“秋吉同学说,照片不是自己想要才拍的,可我们又没法证实他的话。”

  “就是。”年轻警察表示同意,嘴角露出令人厌恶的浅笑。

  “我真的是帮朋友拍的。”

  “既然这样,就请你告诉我那个朋友的名字。”中年警察说。

  “这个……”雄一很犹豫,但若再不说,只怕自己便无法洗清嫌疑。他可不愿那样。

  警察审时度势,恰到好处地说:“别担心,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说的。”

  这句话简直说到了雄一的心坎上,让他下定了决心。他畏畏缩缩地说出牟田的名字。训导老师立刻露出厌烦至极的表情。可以想见,每次出事都少不了这个名字。

  “偷看清华操场的人里面,也有这位牟田同学?”中年警察问。

  “这我不知道。”雄一舔舔干涩的嘴唇。

  “牟田同学只托你拍唐泽同学的照片吗?有没有要你拍其他女生?”

  “其他的,嗯……”雄一踌躇片刻,但决定老实招供。到了这个地步,透露多少都没有差别了。“最近,他要我拍另一个人。”

  “谁?”

  “藤村都子,不过我不知道她是谁。”

  话音未落,雄一感觉到房内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警察的表情也出现变化。

  “你拍了她的照片?”老些的警察低声问道。

  “还没有。”

  警察点点头,说:“真的?”

  “别再去拍了。”熊泽从旁气呼呼地说,“你就是做这种蠢事,才会被怀疑。”

  雄一默默点头。

  “我们还想确认一件事。”警察取出塑料袋,“你有没有见过这里面的东西?”

  袋子里有个小不倒翁。雄一大吃一惊,那正是菊池的钥匙圈吊饰!

  “看样子你是知道了。”警察注意到他的表情。

  雄一的心又开始动摇了。如果供出菊池,会造成什么后果?菊池会被怀疑吗?可是,要是这时候说谎,或许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且,就算自己不说,他们迟早也会查明真相……

  “怎么样?”警察以手指头笃笃有声地敲着桌子催他回答。那声响如针一般,声声刺痛雄一的心。

  雄一吞了一口唾沫,小声地说出不倒翁的主人。

  6

  因社团活动等原因留校时,最晚不得超过五点离校——学校在星期四早上发出这样的通知。班会时,级任老师再次强调。

  这还用说吗?川岛江利子愤愤地想。想想前天发生的事,不要说五点,所有学生都应该一放学就回家。

  然而,其他学生对这道突如其来的指令大为不满,这是因为前天的事情被隐瞒得滴水不漏。对于那天晚上学校附近的仓库里发生了什么,她们毫不知情。

  当然,学生之间传出不少臆测,其中不乏接近事实的。例如,“有人在放学途中差点被变态非礼”之类。但是,这类谣传,也必然是由学校的通知推理衍生出来的。老师们不可能泄漏内情,江利子她们也保持缄默,所以她们发现被害人一事,应该没有同学知道。

  江利子对此事只字不提,并不是出自校方的指示。如果她是个爱说八卦的长舌妇,谣言想必已经满天飞了。因为校方的应变速度就是这么慢。

  要江利子对事情保持沉默的是唐泽雪穗。事发当晚,江利子回家之后便接到她的电话。

  “遇到那种事,我想藤村同学一定受到很大的打击。如果这件事被全校同学知道,她可能会自杀。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一点,什么都不要说,别让事情传出去,好不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鬼 屋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