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三章

时间:2020-10-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远处不断传来的隆隆炮声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陕军和镇嵩军正在激战。在这场战争中,盘踞在临晋城中的麻老九却出奇地安静,静静地蜷缩在临晋城中,似乎周围发生的战争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大面积收缩了防线,把所有部队调进临晋城内或周围驻防,搜集粮草,修筑工事,似乎在准备一场旷日持久的城防战。枪炮声离龙尾堡越来越近。中午时分,一群镇嵩军残兵像潮水般从西向东溃退。这些败军来到临晋城向麻老九求救,麻老九不但不开城门,反而用机枪对着镇嵩军扫射,那些败兵气得用河南话对着临晋城大骂一通,然后胡乱放了一阵枪,绕过临晋城向东南方向的潼关溃退。残兵过后,路边和田野里,到处是丢弃的枪支弹药及各种物资。刘镇华的镇嵩军被陕军彻底击溃了,慌不择路地向河南逃窜。紧随镇嵩军之后的,是那些士气正旺乘胜追击的陕军。一队装备精良的部队很快把临晋城严严实实地团团围住,东门外还摆了一大溜龙尾堡人从没见过的大炮。龙尾堡人确信,祸害临晋百姓多年的麻老九麻阎王的末日到了,更让龙尾堡人感到高兴的是,围攻临晋城的陕军总指挥,正是龙尾堡人熟悉的杨雄飞。

    杨雄飞的指挥部就设在距临晋城不远的一个关帝庙中。严裕龙和那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百姓抬着一扇扇杀好的猪肉、羊肉,还有成筐成筐的鸡蛋等,来到关帝庙犒劳国民军。

    严裕龙上前拉着杨雄飞的手说:“雄飞兄弟,这次千万可不敢让麻老九跑了。”杨雄飞笑着说:“请大家放心,别说他麻老九,临晋城中连天上飞的小鸟,地下钻的老鼠,也休想逃出我杨雄飞的包围圈。”郭明瑞说:“雄飞弟,你们真的把陕西境内的镇嵩军全部赶跑了?”杨雄飞说:“不光陕西境内,就连逃回了河南境内的镇嵩军也被我国民军消灭了,他们的首领刘镇华只身逃往山西。”马云起说:“你们国民军真厉害,你们的司令是谁?”杨雄飞说:“是冯玉祥将军,为结束自民国以来军阀割据局面,冯玉祥将军和陕军首领胡景翼发动了政变,组成了国民军。我们陕军组成国民军二军,胡景翼为军长,陕军已彻底击败了属于吴佩孚的刘镇华部队,统一了甘、陕、豫。目前陕西人李虎臣已出任陕西督军,不但我们陕西从此还政于陕人,而且我们二军军长胡景翼还出任了河南督军,陕人终于出了被河南人统治几年的这口恶气。”严裕龙说:“麻老九这次肯定是跑不掉了,可是那麻老九生性狡诈,我担心他又像上次投降镇嵩军一样,向国民军玩假投降的把戏,从而保存实力,逃过被消灭的结局。”杨雄飞说:“那麻老九作恶多端,国民军不会接受他的投降,上级已经下达了命令,明天早晨八点开始对临晋城发起总攻,我向大家保证,不要半天时间,我杨雄飞就能拿下临晋城消灭麻老九。”

    就在杨雄飞准备发起攻城之时,杨雄飞的副官拿着一纸电文送到杨雄飞的手中,看着手中的电文,杨雄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电文上清晰地写着:“立即解除对临晋城包围,接受麻镇武投降,麻部投降后收编为国民军二军第四旅,麻镇武任旅长,继续驻守临晋。”杨雄飞看了看电文,再看了看副官问道:“电文没译错吧,传错了命令,我砍了你的脑袋。”那副官说:“报告长官,我让收报员译了五遍,我敢保证,电文绝对没译错。”杨雄飞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电文,再看了看眼前要求剿灭麻老九的临晋百姓,不知如何向大家解释,于是抱拳对严裕龙和那些临晋百姓说:“雄飞因公务要去一趟指挥部。”然后转身铁青着脸对副官说:“不许解除包围,我去指挥部一趟。”说完骑上勤务兵牵过的马,扬鞭向远处奔去。

    严裕龙和临晋百姓很快知道了国民军接受麻老九投降、麻老九继续驻守临晋的消息,虽然十分气愤却又十分无奈,都在静静地等着杨雄飞,希望杨雄飞能让上级改变命令。

    中午时分,杨雄飞回来了,从杨雄飞那垂头丧气的神情,临晋百姓已经明白了结果,无不表现出失望的神情。杨雄飞对严裕龙和那些临晋百姓抱拳说:“雄飞愧对临晋百姓的厚望,虽然雄飞一再提醒麻匪在临晋所犯下的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但总指挥部认为:第一,麻匪为陕西人;第二,此次在驱逐镇嵩军的战斗中,麻匪并未帮助镇嵩军,而且对要求进临晋城的镇嵩军关闭城门,开枪扫射;第三,目前中原一带战事仍然十分吃紧,正是用兵之际,因此上级允许麻匪投降,令麻匪改编为国民军后仍然驻守临晋。同时,对麻匪以前的罪行已进行了斥责,若其再犯,一定予以剿灭。雄飞虽然对这个命令十分不满,但雄飞作为一名军人,不能不执行命令,雄飞在此只能对各位父老乡亲说一声‘对不起’,各位请回吧。”

    窝了一肚子火的杨雄飞请严裕龙来喝酒解闷,谈及麻老九投降一事,两人十分生气。严裕龙说:“雄飞弟,你认为麻老九此次能躲过一劫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杨雄飞说:“第一,因为麻老九是陕西人。第二,临晋城高墙厚,易守难攻。第三,麻老九手下兵力多达五千多人,若打起来,国民军肯定有较大伤亡,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上级认为麻老九是陕西人,认为陕西人打陕西人不值。”严裕龙说:“说白了,你们认为目前这场战争是陕西人和河南人之间的战争,如果陕人驱逐刘镇华是因为陕人不服豫人治陕,那么如今作为陕西人的胡景翼出任河南督军,陕人治豫,河南人岂能服气。这本是狭隘的小百姓式的乡土观念,却被你们堂堂国民军用来作为区分敌我的标准,在龙尾堡,像孺子小儿玩过家家的游戏尚且爱憎分明,而你们的领袖、你们国民军的决策者在划分敌友时却不分主张及主义,只管是否同省同籍。麻老九本为一名作恶多端的悍匪,却先后被镇嵩军及国民军招降,从这一点看你们国民军和镇嵩军一样,都是目光短浅,没有远见卓识之人。如果说为避免杀戮而同意麻老九投降无可厚非,但前提是麻老九必须卸除武器,缴械投降。我严裕龙敢在此断言,留下麻老九一定是为国民军日后留下了一个祸根,对于这样反复无常之小人,一旦情况有变,他一定会再次叛变。”那天晚上,严裕龙和杨雄飞喝了一夜酒,一直喝得酩酊大醉。

    麻老九被国民军改编后仍驻守临晋,不过从此他作恶的暴行有所收敛,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横征暴敛,祸害百姓,但军费粮饷紧缺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麻老九于是找来王寅文商量对策。看着无计可施的王寅文,麻老九用拳头砸着桌子大声吼道:“都说你王寅文是我麻老九的诸葛孔明,可是你的计谋哪里去了?”王寅文叹了一口气说:“唉,我并非无计可施,只是有个办法连我自己都觉得太缺德了。”麻老九说:“什么计谋?”王寅文顿了半天说出三个字:“种鸦片。”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突然大笑起来,高兴地说:“好办法,真是锦囊妙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