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两败

时间:2020-10-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一册) >   第十九章 两败

随着冷风重重灌入,海兰扑到皇帝跟前,死死抱住皇帝的腿道:“皇上,是臣妾嫉妒,臣妾看不惯玫答应得宠,一时起了坏心,是臣妾害她的!不干姐姐的事!”
皇帝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外头小太监怯怯道:“海常在来了好一会儿了。跟着她的叶心说常在见娴妃娘娘久久未回宫,一时担心所以出来了。因为听见皇上在里头问话,所以一直在殿外不敢进来。”
皇后看着海兰的样子,忧心道:“海常在刚受了足伤,身子又不好,你们怎么不拦着?”
那小太监吓得磕了个头:“奴才,奴才实在是拦不住啊!”
皇后秀眉微曲,示意素心拉开海兰,道:“海常在,本宫知道你担心娴妃,但这样的大事,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你说是你下的白花丹,那本宫问你,你何时去过永和宫,何时下的药?”
海兰微微语塞,立刻仰起脸一脸无惧道:“只要臣妾想下药,何时何地都能下!左右这件事不是娴妃做的!”
皇后神色肃然,严厉道:“海常在,本宫知道你与娴妃姐妹情深,但这种事岂能是你替她背的!”
海兰本伏在地上,听得这一句立刻仰起脸来,梗着脖子倔强道:“不是臣妾要替娴妃姐姐背,只是这件事,一定不会是姐姐做的,但若真要认定是姐姐,那就算是臣妾做的。”
海兰一向怯怯的不太言语,骤然间言辞这样激烈,连皇帝也有几分信了:“那么海兰,你为什么认定不会是娴妃做的?”
海兰一把扯下如懿纽子上佩着的芙蓉流苏香包,她用力过大,将香包上垂着的精致缨络也扯了好几缕下来,颤颤地缠在指尖上。海兰用力解开香包:“因为姐姐香包里根本没有白花丹,她又如何能拿白花丹来下药?”
香包里的东西在她掌心四散开来,唯见几片枯叶与深红色的粉末。赵太医忙取过细看:“皇上,白花丹的粉末为青白色,此物深红,乃是大血藤磨粉而成。”
如懿又惊又疑,只得道:“臣妾记得当日内务府送来的白花丹粉末成色不佳,本说要换的,后来海常在看香包缝得不严实,将延禧宫的都拿去重新缝了一遍。至于里面的白花丹为何不见了……”
海兰戚戚然道:“臣妾知道内务府敷衍娴妃姐姐,送的都是些次的东西。延禧宫地冷偏僻,只怕那些白花丹粉不顶用。正好臣妾宫里有多余的大血藤粉,与白花丹一样都是祛风湿通络止痛的。所以就用上好的大血藤粉换了白花丹。试问姐姐的香包里没有白花丹,又怎能害人?”
玫答应横了海兰一眼,旋即道:“既然大血藤与白花丹功效一样,谁知有毒还是无毒?”
皇帝看一眼赵太医,赵太医立刻道:“皇上,大血藤无毒,绝不会损伤答应小主容颜。”
如懿绷紧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紧紧握住海兰的手,忍不住热泪盈眶:“海兰,我此身能得分明,都是你了。”
海兰不知哪来的勇气,沉声道:“姐姐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内务府藐视姐姐,敷衍姐姐,才使姐姐逃脱一难,免于受苦。”她直挺挺跪着道,“皇上若是不信,大可一一去查。若还有人觉得是姐姐做的,就带臣妾去慎刑司吧。”
皇帝伸手扶起海兰与如懿,温和道:“好了。海兰,从前见你不言不语的,原来如此勇气可嘉。”他的手拂过如懿的手背,有一瞬的停留,“你的委屈,朕都知道。这件事朕会再查,你放心。”
海兰羞得满面通红:“臣妾没什么勇气,只是姐姐怎么拼死护着臣妾的清白,臣妾也怎么护着姐姐就是了。”
皇帝的目光扫过皇后的面庞微微一滞,很快笑道:“这么说,朕没有白白让你住进延禧宫去。倒成全了你们俩好生照应着。”
皇后忙含笑起身,蕴了一分肃杀之意:“这件事,臣妾以为一定要彻查到底。否则无以肃清宫闱,以正纲纪。”
皇帝道:“既然这件事由贵妃而起,也差点蒙蔽了皇后,不如还是交给娴妃去查。后宫琐事众多,又到了年下,皇后安心于其他事务吧。”
皇后身子微微一晃,几乎有些站不住脚,脸上却撑着满满的笑意:“是。从前潜邸的时候,娴妃就很能帮得上忙。”
皇帝又道:“娴妃,不管查出什么来,这件事朕就交给你去处置。”他转头吩咐赵太医,“赵太医,你好好给玫答应治治,该不会落下什么疤痕吧?”
玫答应闻言又要落泪,但见皇帝脸色不好,只得硬生生忍住了。赵太医忙道:“还好下的白花丹分量不多,微臣仔细调治,不过半个月就能好,断断不会留下什么疤痕。”
皇帝道:“那便好。都下去吧。”他见如懿和海兰欠身离去,温言嘱咐,“海常在,你仔细着自己的身子,娴妃也别再着了风寒。”
二人答应着退下了。皇帝见四下再无旁人,也不理皇后将剥好的橘子递过来,只看着别处道:“这件事虽是由贵妃莽撞而起的,玫答应也有些娇气。但你是皇后,事情未查清楚,便对娴妃有了疑心。后宫之事虽多,但只讲究一个公正无疑。你是中宫,心也该摆在中间。”
皇后安静地听着,勉强浮了一丝笑意:“臣妾也是看见玫答应的脸有些吓着了,娴妃又接二连三地扯进是非里去,所以有些着急。”
皇帝口吻愈加冷:“那些是非是娴妃自己要扯进去的么?你是中宫,朕的皇后,这个位子你坐着,便不能急,只能稳。这样朕的后宫才能稳。”皇帝换了温缓些的口气,“眼下宫里才这么几个人,来日人更多了……”
皇后听得这一句,只觉得心口酸得发痛,舌底也涩得转不过来,只得勉力镇定下来道:“是臣妾年轻不够稳重,处事毛躁,以后断断不会了。臣妾会加倍当心的。”
皇帝嗯了一声:“那朕去和贵妃用晚膳,你也早些回去吧。”
皇后答应着出去,外头的冷风如利刃刺进眼中,她都感觉要沁出滚热的血了。片刻,眼中只有发白的雾气,她扬一扬脸,再扬一扬脸,紧紧地攥着手指,忍耐了下去。
如懿和海兰的软轿一前一后回了延禧宫。踏过朱红色的宫门槛的时候,如懿才觉得脚下有点发软。海兰忙搀住了她,从叶心手里接过伞举着。
如懿扶着她站稳了,嗔怪道:“你刚才这样不要命地冲进来,真当是不顾自己了么?”
海兰黯然道:“我只有姐姐了,若是姐姐被她们冤枉了去,我还有什么依靠?何况姐姐昨夜怎么救的我,我以后也一样救姐姐。”
如懿看着她,心底的感动难以言语,只是牢牢握住了她的手,以彼此的温度温暖着对方:“我以为你怕成那样,以后都不敢走出延禧宫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