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翻身(6)(2)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这引起了老范的警觉,说:

大家纷纷说:

"这没什么了不起,大家不要灰心,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寺。现在咱们的部队正在商量清匪,停几天等部队过来,几个残匪和逃跑的地主,还能再跑到哪里去?李清洋李冰洋既然逃跑,咱们就暂时不管他,停几天等部队抓住他们。咱们再新帐老帐一起算。咱们现在先研究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如何开展新的斗争,如何收拾许布袋和路小秃!"

"一些落后户,像常老拐家,王殿奎家,斗地主不见他们的影,现在分果实,他们来 了,也分给他们吗?"

"等抓住他再说!"

"就是,他逃跑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那就先斗路小秃吧!"

"到我家!"

牛大个自己又背着手在广场里转了转,回来对老范说:

"你这个没种的!"

"李清洋李冰洋能跑到哪里去?"

李清洋也受不了了,说:

老范又笑了:

"不能因为死了个把地主,影响大局,压抑群众的积极情绪。革命嘛,不是大姑娘绣花。大姑娘绣花还免不了针刺着手,何况这是革命。过去地主杀了多少穷人?"

李清洋就说了。大家拖着李清洋,到马棚里、伙房里、茅屋粪池里,把东西起了出来。起出来的东西,再加上原来所有的,摆了一广场。粮食、衣服、日常用具、牲口马匹,还有几扇子冷冻猪肉,满满一广场。大家看到这么多东西,又起了愤怒,觉得应该斗争地主。我们穷得叮当响,他一家子就藏了这么多东西,让人多么可气!光一口袋一口袋的粮食,就摆了半广场,他们一家才十几口人,吃到哪年哪月才能吃完?我们却常常揭不开锅;光李家少奶九九藏书奶的绸缎衣裳,就有二三十件,她一个人如何穿得过来?贴身内衣都是绸子的,不挂肉吗?我们的女人却常常衣不蔽体。大家说:

"下次注意,别再一手榴弹砸死一个,人头不是西瓜!"

老范笑着与他们打招呼。这时赵刺猬穿过人群来到他身边,赵刺猬自杀了李文武,有三天心神不定,老想着李文武脑袋下那一摊子血,一吃饭就吐,夜里睡不着觉,一睡着就做噩梦,李文武拿手榴弹撵他砸他。好在老范没有过多责备他。只是在一次贫农团会议上说:

赵刺猬说:

"一会儿自报公议,由贫农团给大家分。大家都是一家人,谁缺什么,就报什么,由大家伙评议来分,一定会分得公平。只是大家可别分了东西忘了本,咱们的斗争还没完,下边还要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大家也要积极呀!"

上午,老范在村公所召开贫农团会议,讨论李清洋李冰洋的逃跑问题。先批评了赖和尚,昨天夜里不该喝醉酒,放松警惕。地主还没有完全打倒,我们自己就放松了警惕,让地主逃跑了,不等于放虎归山吗?东西还没有完全挖出来,地主就跑了,我们还怎么挖?赖和尚又哭了,哭得眼睛红红的。这时老范说:

"我看差不多了!"

赵刺猬说:

接着将李冰洋卸了下来,又用破布堵住李清洋的嘴,专门抽打李清洋。抽打到天明,将破布从嘴里掏出来,赖和尚问:

"还能跑到哪里去?还不是大荒洼。听说李小武也带着国民党残匪呆在那里!"

"不斗不知道,一斗才知道地主这么可气!"

这时赵刺猬说:

说完就告辞了。赖和尚便在家吃饺子、喝酒。谁知一喝酒他喝过了头,醉了。醉到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突然想起昨天赵刺猬交待的事,害怕醉了一夜挨工作员批评,慌忙爬起来,连屎尿也没顾上撒,一溜烟出了家门。等集合了民兵,把审讯队伍开到李家的南小院,到牛棚里去抓李清洋和李冰洋时,谁知牛棚里剩下李家的娘儿们小孩。李清洋李冰洋已经在夜里逃跑了。

接着就开始研究如何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大家的意思,斗争李文武已经积累了经验,这个经验可以用在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身上。先发动群众,回忆地主罪恶,然后集中排队,筛选血债,开斗争会重点发言,开完斗争会扫地出门,然后再让赖和尚审问。李文武就是这样被打倒的,想来许布袋、路小秃也错不到哪里去。但在是先斗争许布袋还是先斗争路小秃的问题上,大家略有分歧。一部分人赞成先斗路小秃,并提议让路小秃的哥哥,过去的伪村丁路蚂蚱陪斗;这个路蚂蚱,过去也狗仗人势做过不少坏事。另一部分人赞成先斗争许布袋。说许布袋既是地主,又是过去的伪村长,既有家产,又有罪恶,斗倒他可以及时扫地出门,分他东西,激得起大家的积极性;路小秃虽然也有罪恶,但他只是个土匪恶霸,没有东西,现在他家里还穷得叮当响,斗倒他有什么意思?老范又给大家解释,说斗地主恶霸不单单是为了分东西,更为重要的,是为了把他们从政治上打倒。虽然有些恶霸家产不多,但如果不及时将他们打倒,剪除他们的威风,还让他们横行乡里,群众就不能真正翻身。譬如路小秃,现在还敢往贫农团团长脸上泼酒,上次老贾来搞土改,他就敢自己先在青龙背上占一块好地,他哥哥也敢占一块,不治治他们的威风,群众从心里还怕他们,怎么敢起来翻身呢?他们分了青龙背,真正的贫农就不能分青龙背,土改能进行得好?……大家听了老范的话,觉得有道理,都说:

"工作员,一会你给我们分东西,你分得公平,我们信得过!"

赵刺猬说:

"我说不审了?那也得让吃了饺子喝了酒呀!"

李清洋瞪了李冰洋一眼:

"就得分他狗日的!"

于是就决定先斗路小秃。大家回去便准备上了。路小秃的斗争会安排在三天之后。这三天大家抓紧发动群众,集中路小秃的罪恶。但等到了第二天早上,老范在村公所刚起床,赵刺猬气喘吁吁跑进来,说:

"噢!"

"路小秃和许布袋,昨天晚上也逃跑了!"

大伙说:

赖和尚说:

"分之前,我还得提个建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