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一章

时间:2020-10-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龙头寺外突然传来阵阵吵闹声,猴子进来对马山虎说:“大哥,门外来了几个不三不四的人,估计是麻老九的手下。”马山虎说:“我们被麻老九的手下跟踪了,他们是冲着水云来的。”说着拔枪在手就要出门,但却被严裕龙拦住了。严裕龙说:“今天寺内香客众多,如果动手,肯定会伤及香客,而且还要给龙头寺惹出麻烦。”马山虎说:“裕龙兄的意思……”严裕龙趴在马山虎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三个土匪径直来到法宇大师的禅房,为首的一个一脚踢开屋门,对着屋内大声喊道:“老和尚,你和这个女人有多少话要说这么长时间?”却见一个包着头帕的女人低着头出了屋子向寺外跑去。土匪以为水云要跑,其中一个身体强壮的土匪上前一下子扛起她,在另外两名土匪保护下,快速向龙头寺外跑去。

    随着一阵“抢人了,土匪抢人了”的呼喊声,香客们顿时乱作一团。土匪们一边对天放枪一边扛着女人飞快地向寺外跑去,吓得香客们纷纷躲避。土匪刚一出龙头寺,却见那个被扛着的女人一记重拳一下子击在了扛他的土匪头上并将其制服,另外两个土匪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身后几个手持棍棒的汉子制服。

    三个被制服的土匪被捆在龙头寺门外的大树上。那个被抢的女人原来是穿了水云衣服的马山虎的手下猴子,其余是小老汉和几个弟兄。猴子脱下了女人衣服,对那些惊恐未定的围观香客大声说道:“大伙都看到了,临晋近期发生了多少起劫掠女子的事情,都是这些土匪干的,大家说怎样处置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人群发出了巨大的怒吼。却见一个土匪气势汹汹地吼道:“你们谁敢动老子一根毫毛看看,明说了吧,我们是麻镇武麻旅长的手下。”“胡说八道。”随着一声大喊,严裕龙走进了人群,对被绑着的土匪说:“麻旅长身为临晋父母官,怎么会干这劫掠民女的事?”那土匪认识严裕龙,于是大声说道:“麻旅长是想娶龙尾堡的水云当小老婆,怕水云跑了,让我们把水云带回去。你严裕龙如果敢杀了我们,麻旅长定会荡平龙头寺,灭了龙尾堡。”严裕龙大声问道:“此话当真?”为首的土匪说:“不信可以把我们带进县城和麻旅长对质。”严裕龙说:“既然你们是麻老九的手下,我就带你们到临晋县城和麻老九对质,看那麻老九如何解释。”

    听说龙头寺抓住了抢女人的土匪,那些以前家中有女人被抢的家人纷纷来到龙头寺看个究竟,希望能从这些土匪中得到被抢亲人的消息。前来打探消息和看热闹的人把龙头寺前围得水泄不通,面对众人要求杀死土匪的呼声,严裕龙和邱鹤寿押着三个土匪,费了好大的力气刚刚下了龙头寺的大坡,却见远处的大路上扬起滚滚灰尘。众人正在迟疑,就见一队马队飞奔而来,马队后则是真枪实弹杀气腾腾的士兵,原来是麻老九听到绑架水云的土匪被严裕龙他们在龙头寺擒获,勃然大怒,率领手下杀气腾腾地赶来营救。恰好和严裕龙他们碰了个照面。

    麻老九和王寅文骑着马来到严裕龙和众人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充满杀气的目光看着严裕龙他们,那种杀气腾腾的架势吓得众人双腿发软,一个个用眼睛看着严裕龙。严裕龙和麻镇武对视着,大声质问道:“麻旅长,作为临晋的父母官,你的部队理应保护百姓,剿灭土匪,保境安民,可临晋如今却是匪患四起,抢劫妇女的事件时有发生,整个临晋人心惶惶。今天大家在龙头寺擒获了三个抢劫民女的土匪,他们说是你麻旅长的部下,不知麻旅长对此如何解释?”那麻老九虽然残暴,但是他却并不糊涂,看到严裕龙凛然的神情,再看了看严裕龙身后那黑压压的人群,麻老九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于是赶忙翻身下马,换了一种平和的口气来到严裕龙的面前说:“严先生是不是搞错了,会有这样的事?”严裕龙说:“人就在这里,是不是你的部下麻旅长自己去看。”

    麻老九来到那三个被绑的土匪面前,那些土匪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个个大声喊道:“大哥救命,麻旅长救命。”却见麻老九脸色一变,厉声喊道:“你们这些狗日的,身为军人,却假扮土匪,抢劫民女,祸害百姓,不杀不足以平临晋民愤,不杀你们这些王八蛋,我麻镇武如何向临晋父老交代。”说完又小声对那些土匪说:“兄弟,别怪大哥我心狠,你们死后,我会厚葬你们,并且会善待你们的家人。”然后大声喊道:“来人,给我把这三个狗日的毙了。”话音一落,早有一队士兵端着枪走上前来,分别用枪抵着那些被绑土匪的脑袋。

    看到麻镇武要杀人灭口,严裕龙赶忙上前大声吼道:“不能杀他们,临晋百姓要求对这些土匪进行公审。”麻镇武说:“抓都抓住了,还审个球,杀了他们一点都不冤枉。”严裕龙说:“杀他们十次也不冤枉,只是前段时间临晋发生了多起妇女被抢的事情,那些土匪绝非只有眼前这几个,我们要求对这些土匪进行公审,揪出幕后真凶。”“对,我们要求公审,揪出幕后真凶,给那些受害者一个说法。”众人随着严裕龙一起大声喊道。看到这种情况,麻镇武举起手枪对着天空“叭叭”放了两枪,大声吼道:“严裕龙,你也别太过分了,老子今天不想听你的。”然后对着行刑队大喊:“行刑。”

    随着一阵枪响,那三个被绑的土匪一个个脑浆迸裂,倒地而亡。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麻老九再次骑到他的枣红马背上,对着人群大声喊道:“临晋的父老乡亲们,我麻镇武向你们保证,作为临晋的父母官,对于侵扰百姓者,别说是我麻镇武的兄弟,就是麻镇武的亲老子,我麻镇武也格杀勿论,绝不手软。”说到这话锋一转,扭头看看严裕龙和众人喊道:“时局动荡,粮草不济,个别兵痞滋事扰民,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我麻镇武对于这些军中败类绝不手软,可是如果有些别有用心之人想借此生事制造事端,我麻镇武也绝不会吝惜子弹,严先生,那些扰民者已被本旅长处决,你也带着这些百姓回村安生种地,各自回家吧。”

    严裕龙想不到麻老九会用杀人灭口的手段杀了自己手下,看到那些杀气腾腾的士兵及骑在马背上的麻老九,严裕龙不想激怒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只好和众人退去。

    严裕龙、小老汉和猴子在龙头寺对付土匪的时候,马山虎已经和水云从龙头寺旁边的偏门下了黄河滩。

    黄河滩到处都是一人高的芦苇,脚下更是湿地,水云一个小脚女人根本无法前行,马山虎只好背着水云在芦苇丛中穿行。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大河。早有一群手拿武器的人涌了过来,口中还大喊着:“大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了。”当他们看到马山虎背上还背着个漂亮女人,于是又大声喊道:“大哥给咱们把压寨夫人背回来了。”马山虎一边笑一边冲着手下骂道:“狗日的不准乱喊,再乱喊割了你的舌头。”

    马山虎扶着水云进入一个草棚说:“这就是我在黄河滩的土匪窝,驻地的两边是一片沼泽湿地,不熟悉路的人根本过不来。麻老九围剿我们,只能陷入湿地中闷死。即便是麻老九的部队过了沼泽湿地,我们驻地的东边就是黄河,河边拴有渡船,我们也可以乘船渡过黄河进入山西,这就是多年来政府军对我马山虎束手无策的原因。水云姑娘是第一个来到我们驻地的女人,滩中条件艰苦,我让厨子给你炖黄河滩的野鸡。”

    黄河滩的炖野鸡端上来了,马山虎狼吞虎咽地吃了半天,这才发现水云一直没动筷子,于是孩子般嘿嘿笑了,不好意思地说:“山虎是个粗人,只顾自己吃,倒把水云姑娘给忘了。黄河滩的炖野鸡可香了,水云快点吃。”水云说:“我不饿。”马山虎说:“一天没吃东西了,怎么能不饿,别担心,天塌不下来。我刚才在路上就为你把今后的事情想好了,龙尾堡你肯定是暂时不能再回了。可是你一个女人呆在黄河滩中也不合适。人说狡兔三窟,我马山虎当然也不例外,在渭河以南华山下面的华阴县县城开了一个车马店。车马店旁边有一院房子,我的一个姐姐和外甥住着。等吃完饭,我就把你送到华阴县城,你暂时先住在那,我就不相信他麻老九能一直横行下去。”水云流着泪说:“谢谢山虎大哥,水云现在是安全的,只是我一走,我担心麻老九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龙尾堡一定会有一场劫难。马大哥如果愿帮水云,就赶快带上你的手下,帮裕龙哥去保护龙尾堡。”马山虎说:“好,你先在滩中呆着,我现在就带领弟兄去龙尾堡帮裕龙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