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四十章

时间:2020-09-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麻老九给部队发不出粮草银饷,那些土匪手下便开始四处抢劫,有的干脆脱离麻老九拉了队伍自立山头,麻老九于是找王寅文商量对策。王寅文说:“办法不是没有,只是旅长不肯采纳。我早就劝过旅长攻打龙尾堡,绑了严裕龙让他交出秦王镜,只有这样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麻老九说:“那秦王镜果真有那么神奇?”王寅文说:“旅长一定听说过,凡持有秦王镜之人皆可交好运,平凡百姓得之可封王拜相,王侯将相得之可登基称帝。对秦文化颇有研究的刘镇华一定听过这个传说,只要我们得到了秦王镜把秦王镜献给刘镇华,一定可以取得具有极大野心的刘镇华的信任,那样他不但不会再逼我们移防,说不定还会给我们提供粮草饷银,岂不是两全其美。”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沉思了半天说:“严裕龙救过你我的命,我们不能做不义之事。”看到麻老九不愿意,王寅文叹了一口气说:“还有一个办法,旅长是否听过严裕龙有个美貌绝伦的叫水云的义妹,严裕龙十分疼爱她,我们只要绑了水云,严裕龙肯定会拿出秦王镜来交换。”麻老九想了半天说:“为了成就大业,我看只好这样了。”这是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天阴沉沉的,黑暗中弥漫着湿冷的空气,麻老九带了两个铁杆心腹身着夜行衣,出了临晋县城直奔龙尾堡。龙尾堡四面都是几丈高的悬崖,地势十分险要,悬崖上又修有坚固的寨墙,夜间还有手持武器巡更的村民,如果不经过寨门,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可这一切根本难不住麻老九,他们绕到村西,躲过值更的村民,扔出攀崖索,三下五除二上了寨墙。

    麻老九很快找到了水云的家。麻老九让他的两个手下躲在院外放风,他自己如走平地般越墙进了院子,来到水云的房门前。正是半夜时分,水云一家已进入梦乡。麻老九掏出匕首,从门缝中插进去拨门,这么多年偷鸡摸狗,这对麻老九来说算小菜一碟,三下五除二就拨开门闩。麻老九轻轻摸进了屋子,来到炕边,只见水云一个人睡在大炕上。麻老九本来是要快速地绑了水云离开龙尾堡,可是一想到水云的美貌,一时意兴荡漾,兽性大发,悄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把搂过水云,剥了衣服就要行事。

    水云从梦中惊醒,突然见一个赤条条的汉子搂着自己,吓得浑身发抖,刚要张口大叫,早已被那人的一只手堵住了口,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反抗,两只瘦弱的小手早已被那汉子另一只手紧紧地钳在一起,钳得她好疼。那人见制服了水云,一下子骑在她的身上,一只手仍堵着水云的嘴,另一只手拿过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水云面前晃动,惨淡的月光映在上面,发出凄惨的白光。就听一个沙哑的声音传进水云的耳朵,“听着,老子就是临晋城大名鼎鼎的麻老九麻旅长,老子找你是看得起你,乖乖陪老子睡一觉,要不然,就杀了你。”听了麻老九的威胁,水云非但不害怕,反抗得更凶了。麻老九知道用死吓不住水云,于是冷冷地说:“你他妈的如果不从,老子不但杀了你,还要杀掉隔壁那两个老家伙,然后把你的尸体扛到外面埋了,让人们以为是你勾结野男人杀了公公婆婆私奔了。这样别说让村里人给立贞节牌坊,就是你死了也得遭村人唾骂。”

    麻老九本想着这下水云该屈服了,于是用毛巾堵住了水云的口,爬到水云身上就要行事,却被水云一脚蹬在他的那玩意上,疼得麻老九捂着那玩意捂了半天。而身体下面的水云反抗得更凶了,气急败坏的麻老九挥手打了水云一巴掌,然后用他那钳子般的大手卡住水云那纤细的脖颈,恶狠狠地说:“实话告诉你,我麻老九我从来就不缺女人。老子来睡你,是因为严裕龙处处和我麻老九作对,而你又是他最心疼之人,老子睡你,就是要让严裕龙心里难受。你今天若从了老子,我麻老九保证不取他性命,你若不从老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严裕龙的周年,想必你也听说过我麻老九的为人,那就是说到做到。”听了麻老九的话,水云一下子软了下来,麻老九那种说得出,做得到的土匪习气是远近闻名的,她虽然不怕死,却不想严裕龙受到一点点伤害。想到这水云在炕上就软了,那麻老九也扔了匕首,像一条恶狼一样扑在水云身上……可怜水云一个弱女子,只好听任麻老九这个恶魔在身上发泄shou欲,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在脸上流淌,流湿了枕头。

    麻老九干完了一切,搂着水云仍不愿离去。水云冷冷地说:“滚。”麻老九死皮赖脸地说:“人们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好歹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夫妻之事,也算是夫妻了。这刚完事就翻脸不认人,不也太绝情了嘛。”水云说:“你再不滚,我就喊人了。”麻老九说:“你喊,你喊啊,反正我早就把这张脸当尻子了,只要你不要脸,我还怕什么?这话又说回来,寡妇门前是非多,男女之间的事谁说得清,我还要说你不守妇道,勾引我呢。”面对麻老九这个十足的流氓,水云一边反抗一边气愤地问:“麻老九,你这样欺负我一个寡妇,就不怕遭老天爷报应,就不怕将来不得好死。”麻老九说:“什么他妈的报应不报应,人们都说老天有眼,可老天爷的眼睛什么时候睁开过?因此人们才说积德行善灾难多,杀人放火没有啥,更何况我麻老九本来就是个活阎王。”

    就在麻老九想再次糟蹋水云之时,窗外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就听见麻老九的一个手下喊道:“大哥,龙尾堡人围过来了,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麻老九这才急忙穿了衣服,看来绑架水云已经不可能了,于是提枪奔出房门。可他立刻又拐了回来,对早已吓得浑身发抖,蜷缩在炕角的水云恶狠狠地说:“你给老子听着,不许死,你若死,严裕龙必亡。从现在开始,老子就派人在龙尾堡四周盯着,只要你敢走出龙威堡一步,我就把你抓到县城供老子快活。我走后你可以对龙尾堡人说我麻老九今晚睡了你,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怕丢人,我麻老九早就把这张脸当尻子了。想我麻镇武睡了那么多女人,只有今晚舒服,我明天就让媒人来提亲,识相一点就乖乖嫁了我,否则你母亲、严裕龙、龙尾堡今后就别想安宁。”说完提起枪出了屋子。然后纵身一跃出了水云家院子,和他的两个手下边打边撤。尽管他们枪法很好,但龙尾堡人多势众,麻老九他们被逼到悬崖边。麻老九的一个手下中枪掉下悬崖身亡,他自己也被猎枪的铁砂打伤了胳膊,在另一名手下搀扶下顺着绳索溜下悬崖,仓皇而逃。

    马山虎听说土匪进了龙尾堡,一大早就来找严裕龙。他和严裕龙从土匪精准的枪法及过人的胆量,已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土匪。土匪是在水云家院子那儿发现的,严裕龙和马山虎于是来到水云家。水云的公公和婆婆在儿子李瑞祥得狂犬病死后就一下子糊涂了,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家中发生的一切。而水云受了麻老九的侮辱,想得最多的是死,可是她不敢,她脑子中一直回想着麻老九临走时那句话:“不许死,你若死,严裕龙必亡……”

    当严裕龙和马山虎出现在水云面前的时候,水云真想抱着严裕龙大哭,她想把她受的委屈全哭出来,但是她不能。面对严裕龙猜疑的目光,水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严裕龙说:“裕龙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枪声整整响了一个晚上,是不是土匪进村了?”面对水云若无其事的表情,严裕龙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水云说:“妹妹真的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水云说:“我一晚上都在屋子里,门窗关得好好的,怎么能知道外面的事情。”严裕龙用半信半疑的目光看着水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不过有件事妹妹必须听我的,那就是从今天开始,你和公公婆婆必须搬到我家去住,让你住在这我不放心。一会我就派人来搬家。”让严裕龙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水云并未反对,愉快地说:“好,那就搬到你家去住。不过今天是我到龙头寺烧香还愿的日子,外面这么乱,土匪又多,我去龙头寺有点害怕,”说到这看着马山虎。“马大哥能带几个人保护水云去龙头寺还愿吗?”马山虎说:“当然可以。”严裕龙已经意识到昨天晚上水云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让马山虎护送水云先去,他随后也带了几个人来到龙头寺。

    水云在马山虎、猴子、小老汉和几个手下的保护下来到龙头寺的时候,龙头寺内香客如织,那些求神拜佛的人挤满了大殿。水云先在大殿烧香许愿,然后在立悟主持带领下来到法宇大师的禅房,只见一个简陋的房间内,身披黄袍的法宇大师双手合十,双目微闭着坐于蒲团之上正在打禅。看见水云,法宇大师睁开眼睛说道:“佛门简陋,就请水云姑娘坐于对面的蒲团之上,只是不知水云姑娘因为何事一大早就来到寺中?”水云盘腿坐在法宇大师对面的蒲团之上说:“水云来找大师,是有一事相求,还望大师不要推托。”法宇大师说:“施主何事?”水云说:“水云今来找法师,是因为我已厌烦了人世间的纷扰,求法宇大师在龙头寺中给我安排一间禅房,剃度水云,水云我要削发为尼,一心礼佛。”法宇大师说:“水云姑娘想出家为尼,并非因为厌烦了人世间的纷扰,而是另有他因。不过依水云姑娘现在的心境,不宜出家,因为你六根不静,牵挂太多,就目前情况而言,与佛门无缘。”

    水云说:“水云佩服大师的慧眼,我求大师可怜可怜水云,容水云在龙头寺安身,水云一定感激不尽。”法宇大师说:“这样看来,水云是为了躲避某种灾祸而来,可龙头寺一个寺庙,僧人们只会吃斋念佛,又如何能保护得了水云姑娘?”水云说:“人们都说佛法无边,佛可以普救众生,如何保佑不了我一个弱女子。”法宇大师说:“阿弥陀佛,这就是我佛的悲哀,佛可以普救众生,讲的是佛可以普救众生的灵魂,对于像姑娘这样一个有难的弱女子,我佛却是爱莫能助。”

    听了法宇大师的话,水云眼中涌出了泪水,哭着说:“如此说来,大师不接纳水云留在龙头寺,可水云又不能再回龙尾堡,因为麻老九那个恶魔昨晚找过水云,我若回村,就会给龙尾堡带来灾难。请大师告诉我,老天爷为何对水云这样不公,为什么我的灾难就这么多,水云到底做错了什么?”

    法宇大师显然被水云的哭诉打动了,但是作为一名大德高僧,内心的同情当然不会写在脸上,仍是一副平静的语气说:“错不在你,错在上苍,是上苍让你生得太美了,一个女人,如果她生得美若天仙,可能就会成为一切灾祸的源泉。”

    水云和法宇大师的谈话,被站在门外的马山虎和严裕龙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的肺都要气炸了,严裕龙知道水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马山虎于是进入禅房说:“大师,我马山虎虽是粗人,也不信佛,但对你这个老和尚一向还是很敬仰,你就直说吧,水云姑娘现在应该怎么办?”法宇大师平静地说:“你问我水云姑娘应该怎么办,老衲认为,吉人自有天佑,一切随缘吧。”

    马山虎说:“大师就别再说那些云里雾里,让人听不明白的话,你现在就说点实在的,保佑水云的天在哪里?又随什么样的缘?”法宇大师说:“好汉问老衲随什么样的缘,世间万物皆有缘,比如说好汉随水云姑娘一起来到我龙头寺,这就是缘。”水云和马山虎自然都明白法宇大师的意思,不禁互相对望了一眼;就那一望,水云早已羞得低下了头,而马山虎心中突然对水云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自己天生就应该保护水云。

    §§第五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