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翻身(3)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部分 翻身(3)

路小秃说:

   "这就是路小秃!"

路小秃现在已经有了家小。老婆叫"老康",一个打扮得挺干净、长相很漂亮、眼睛略有斜睨的女人。老康原来是三十里外李元屯大地主李骨碌家的一个小老婆,路小秃在大荒洼子里当土匪头时,一次到那里下夜,把她抢来当"肉票",让李骨碌送到大荒洼三十石小米赎她。更早的时候,老康是李骨碌家一个丫环,后来被李骨碌收了房。没想到李骨碌十分潇洒,没有拿三十石小米到大荒洼赎人,而是在家里又收了一个小丫环做小老婆。送米的时刻到了,路小秃便要撕"票",这时识字小土匪对路小秃说:

"我怎么碰上了你!人一倒霉,蚂蚱、猴子也欺负你!"

老范一笑,没有说话,三个人碰面,路小秃本来准备跟老范说几句话,把疙瘩解开,但老范没理他,他也不好搭讪。赵刺猬在旁边也没理他,两人也没有说话。老范没理他,路小秃没有什么,但赵刺猬在旁边也不与他说话,令路小秃十分恼火:

路小秃马上火了:

路小秃说:

老范问:

"好,好,斗争吧,我他妈也成地主了!"

路小秃马上到床上去拿那件狐皮大衣。里外翻看一番,见有八成新,就裹巴裹要了。临出门又抄起李文武一顶皮帽子:

"我不骂你,我不骂你,床上有我一件狐皮大衣,是我老头冬天出九九藏书网门穿的,你拿去吧!"

"小秃,咱还拉杆子吧!"

当时送来的东西,当时就吃掉了。等路小秃带老康回家,家里和别的贫农佃户没有 什么区别。对这清苦的日子,老康有些过不习惯,夜里常对路小秃说:

路小秃觉得工作员老范很不够意思。上次老贾来搞土改,依靠路小秃,土改搞得很顺利,地主李家、孙家、许布袋家的地很快分了下去;现在老范又来搞土改,却将路小 秃排斥在外。路小秃对他不大满意。又听说将来斗争过李文武、许布袋,贫农团还要斗争他,路小秃有些恼火:

赵刺猬说:

"不让他参加贫农团,他还能有什么活动?"

"个鸡巴老范,肯定不懂斗争章程!不就看我当了两天土匪!"

路小秃得了狐皮大衣和皮帽子,他将皮帽子自己戴了,将狐皮大衣拿到集上卖了, 用卖大衣的钱置办了一些年货。还买了一把五百头的火鞭。

"小秃,我是挨斗争的人,你也是要挨斗争的人,都是共产党要打倒的对象,咱们都是一路人,你何必这样逼我呢?"

"你说跟你跟对了,我看跟你受罪是跟定了。原来是当土匪,整天东奔西跑受苦,现在回到村里,你又变成了地主!我要一直跟着李骨碌,跟着挨斗争还不亏,你家里穷得饿死老鼠,你算哪门子地主呢!"

李文武哀叹:

路小秃一走,李文武又哽咽着想哭。这时少奶奶又催他。他就停止哽咽,跟少奶奶到后院去了。

"他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老李,咱把话说清楚,我跟你可不是一路人,你是恶霸地主,我当年就反对地主,还是抗日英雄;现在老范不懂革命,才暂时与我路小秃发生误会。斗争你是对的,斗争我是错的,我跟你一路干什么!"

后来工作员老贾来了,要分地主的地、地主的东西,路小秃十分高兴和欢迎。整治地主,他是轻车熟路。所以他找到老贾,参加土改很积极。后来他在青龙背上分到一大块好地。他对老康说:

赵刺猬连连点头。

路小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说:

"没有芝麻,给别的也行!"

路小秃拉住他不放:

赵刺猬又点头。老范又给他写了一封信,让他第二天到区上去。信里说,村里的斗争非常激烈,为了保护积极分子的安全,希望再发几个手榴弹。

"你告诉贫农团的人,还得好好发动群众,揭发地主恶霸的罪恶,先打倒李文武,再收拾许布袋和路小秃!"

"上次分地是不算了。可你欠我芝麻,是在算的时候。人不死账不赖,不能因为改朝换代,就不说芝麻!"

区长见信,就让通讯员到库房给赵刺猬拿了几个手榴弹,带回村里。从此,赖和尚等人一人屁股后吊了一个,赵刺猬吊了两个。

"老李,咱们先把咱们的事情说清楚,你给了我芝麻,你再忙你的!"

李文武见路小秃又来提那十斗芝麻,又好恼又好气,说:

"我现在家里有急事,咱们改天再说!"

一天,在街上,路小秃碰见老范。老范由赵刺猬陪着。赵刺猬远远指着路小秃说:

正在这时,李家少奶奶走进来,到李文武耳边悄悄说几句话。李文武马上神色大变,要随少奶奶出去。路小秃上前拉住他:

"小秃,不是上次分地不算了吗?上次分地不算了,我也不用从你地里迁祖坟了,怎么还欠你十斗芝麻?"

"这个鸡巴刺猬,上次土改不是我领着他,大家都分不了青龙背的地;现在老范一来,他倒先跟我成仇人了!"

于是就怀疑是赵刺猬在老范跟前说过他的坏话,引起老范对他的不满。一天两人又 在赖和尚家碰面。赖和尚窖了两瓮子烂梨酒,准备过年时喝。这天启封,于是请他们一人喝一碗烂梨酒。路小秃端起喝了,赵刺猬没喝,说他今天肚子疼,不宜喝酒。路小秃看他连酒都不与自己喝,立即性起,端起另一碗酒就泼到他脸上。赵刺猬扑上去要与路小秃打架,这时赖和尚把他们劝开了。劝开以后,路小秃就回家了,赵刺猬却跑到村公所向老范汇报了。老范敲着桌子说:

李文武摊着手说:

但这些情况路小秃都不知道。路小秃这两天放下赵刺猬,正在忙活另一件事,如何收回李文武欠他的十斗芝麻。这十斗芝麻,还是上次土改分地迁祖坟欠下的,直到如今李文武也没给。后来老范一来,路小秃心里一乱,就把这事给忘了,现在快过年了,路小秃想置办年货,手中又没钱,老康埋怨,路小秃又想起了这十斗芝麻。于是在一天晚上,他又来到李家,找到老地主李文武,和当年地主向穷人逼债一样说:

"就算我欠你芝麻,今年芝麻欠收,我到哪里去给你找十斗芝麻呢?"

路小秃叹息:

"天下大局已定,哪里还时兴土匪呢?就安心过咱的庄稼日子吧!"

路小秃看看老康长得也不错,就将她做了压寨夫人,光棍从此有了老婆。老康见李骨碌不拿小米来赎她,便有些恨李骨碌;又见当了压寨夫人以后,成了内当家的,一帮土匪挺尊敬她,不像在李家经常得受大老婆的气,觉得压寨夫人当当也不错,天天有酒喝有肉吃,就真心跟了路小秃。到了一九四八年,共产党和国民党的部队在这里交战, 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先是有一股败下来的国民党部队流窜到大荒洼,要抢占大荒洼的地盘,与路小秃打了一仗。路小秃的土匪打不过人家的正规部队,退出了大荒洼;后来又遭到共产党部队的围歼,弟兄们溃不成军,便作鸟兽散,路小秃就带老康回到了村里。回到村里就不是土匪,就不能下夜,路家一贫如洗,他的父亲路黑小没给他留下什么家产。这时路小秃的母亲也已去世。她老人家在世时,路小秃倒是常派识字小土匪送些抢来的东西孝敬她。但路小秃家弟兄们多,

"怎么样老康,跟我没跟错吧?改朝换代,咱还落个时兴。当初把你抢到大荒洼真抢对了。你要还跟着李骨碌,现在就得挨斗争。跟着我呢?过去咱在大荒洼吃喝没受屈,现在回来照样分地!"

李文武见他这样无赖,说:

李文武说:

"你可别骂我!"

"快过年了,我手里倒腾不开!"

"当家的,这票别撕了,看她长得很不错,做咱的压寨夫人算了!"

路小秃说:

"看看,地主恶霸还是不老实呀!上次和尚到许布袋家收枪,他要跟和尚摔跤,今天路小秃又往你头上泼酒。一个贫农团团长,一个副团长,人家还敢这么欺负,要是一般群众,他们更猖狂了!刺猬,我们还得加紧工作呀!地主恶霸不真正打倒,我们就没好日子过!"

"一件大衣怎么值十斗芝麻?这顶帽子也算上吧!"

老范说:

"老李,现在快过年了!我手头倒腾不开,你欠我那十斗芝麻,该还了吧!"

李文武摇头哀叹:

后来老贾走了,来了老范,章程又变了,上次分的地不算了,土改要重新搞。这次的土改,却将路小秃排斥在外,接着还要像斗争地主一样斗争他。这下老康有话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