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三十九章

时间:2020-09-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麻老九被刘镇华任命为镇嵩军旅长,驻守临晋,但麻老九毕竟是陕西人,而临晋又为秦东重镇,和潼关一样地处中原入陕咽喉,一旦有闪失,会对镇嵩军形成较大威胁。加之麻老九一贯反复无常,身为河南人的刘镇华自然对麻老九不信任,于是在坐稳了陕西省省长及督军位子后,开始清除昔日那些归降的陕军,以军事调动为名,要求麻老九调驻澄城、合阳一带。麻老九自然不愿离开他苦心经营多年的临晋,可如果不服从调动,又怕刘镇华以对抗政府、拥兵割据为名将其剿灭。他陷入两难境地,于是召集来军师王寅文商量对策。王寅文说:“刘镇华的命令我们绝对不能违抗,不给刘镇华剿灭我们的借口,但如果服从命令移驻澄城、合阳,那将是自取灭亡。因为那一带常年干旱缺水,老百姓十分贫困,军饷粮草没有着落,那样军队别说发展,只能是逐渐减弱。而一旦没有了实力,就会被刘镇华像对付其他归降的陕军首领一样,慢慢地排挤消灭。”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不耐烦地说:“别再给我分析了,你就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王寅文说:“我们先向刘镇华复电,绝对遵守命令,按期移防。几天后再向他去电,以部队大多为临晋人,弟兄们不愿去合阳、澄城,我们正在做弟兄们的工作,以此为由要求推迟移防。同时不惜财物,以重金给刘镇华行贿,行贿的目的只为一个字:拖。只要能拖,就有办法。”麻老九说:“拖了初一拖不过十五,一旦刘镇华下了决心要我们离开临晋,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放过我们。”王寅文说:“寅文所说的‘拖’不是消极等死,而是以拖待变。刘镇华当初之所以允许我们投降并把临晋交给我们,那是因为他初占陕西,陕人反抗激烈,而我们又拥有三四千人的部队,他无暇顾及我们。如今他已牢牢控制陕西,可以腾开手对付我们,这才要求我们调防,可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军队太少,如果我们现在有五六千之众,他刘镇华岂敢这样欺负我们。”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用手拍着脑袋说:“军师的意思是要我招兵买马。”王寅文说:“对,还是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兵强马壮者为之’,只要我们有了军队,有了实力,他刘镇华就不敢随意把我们怎么样。”麻老九按王寅文的计策,一面给刘镇华送去重金贿赂刘镇华,又以手下不愿离开临晋要求暂缓调防,同时派出各路人马大举扩兵,招集那些因遭刘镇华排挤或击败的陕军残将,网络各地土匪等黑帮,加之连年战乱,许多人因吃不饱肚子就当兵吃粮,一时从者甚多,队伍很快扩充至五六千人。为保证武器弹药供给,他还在县城修建兵工厂,制造武器弹药,增加和刘镇华对抗的筹码。刘镇华看到麻老九一再抗拒命令,本想派兵剿灭,可又惧于麻老九的实力,只好同意麻老九暂不调防澄城、合阳。

    麻老九不断招兵买马,使他的部队快速扩张,粮草银饷便成为问题,于是找王寅文商量对策。王寅文说:“自古以来,这兵只能靠民养,那就是从老百姓征田赋,如今是民国十二年,可我们已向老百姓连民国十三年的也预征了。临晋这个地方实在太小,养不起这么多部队。”“养不起也得养,没有部队,我们拿什么和刘镇华抗衡?部队还要养,粮饷还要解决,具体怎么办,那是你王寅文的事。我麻老九只要粮饷,其他事情别给我说。”麻老九用拳砸着桌子吼道。

    王寅文知道和麻老九无理可讲,想了半天说:“反正我们也生不出钱来,只能是继续从老百姓身上搜刮,民国十三年的田赋已经预征了,我们再预征十四、十五年两年田赋,另外征粮每年再增加一半,对城里开店铺的,同样预征两年赋税,只是我担心那些刁民不好对付。”麻老九说:“对付那些刁民只要一个字就够了,那就是杀,不纳粮,就杀头,我就不相信那些刁民会要粮不要命。对那些实在拿不出粮的,就拆房子,抬家具,对于既没房又没财产的,抓到兵工厂做苦力。凡遇到对抗者,格杀勿论,哪怕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也要保证部队的粮饷供应。”

    麻老九要预征三年田赋,可土地哪能一下子长出三年的庄稼。老百姓交不出预征田赋,麻老九的兵就挨家挨户地抢粮食,抢财物,甚至拆房卖木料,稍有不满,就抓来随意拷打。对于那些确实家徒四壁、室如悬磬者,轻者罚做半年或一年苦力,重者打入大牢,一些人因受不了折磨,甚至发生了投井、跳河、上吊的事情。

    麻老九的残暴统治和横征暴敛,终于激起了临晋百姓的反抗,麻老九的手下在龙爪坡抢粮食时,遭到村民集体反抗,麻镇武命令手下开枪镇压,造成三死六伤的惨案。

    麻老九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杀人,临晋百姓十分震惊,全县五十余乡的掌事连夜来到龙尾堡找严裕龙,约定第二天一大早召集民众手持铁叉、铁锨等农具,抬着装有被枪杀民众的棺木去县城,向麻老九讨说法。麻老九得到消息,赶忙命人关了城门。

    麻老九站在城墙上。只见城外黑压压站满了人。严裕龙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在他的身后,一溜摆着几口棺材。麻老九生气地说:“又是这个严裕龙,抬着棺材来给我示威来了,简直得寸进尺。”王寅文说:“就是,按说我们对他已经够宽容了,可他却软硬不吃,一再和旅长作对,干脆让人放一个黑枪把他送上天算了,留下他早晚是个祸根。”“胡说,严裕龙是你我的救命恩人,杀谁也不能杀严裕龙。”麻老九呵斥道。

    麻老九站在城墙上对严裕龙喊道:“严先生,你曾经两次救过我麻镇武的性命,按理说我们应该成为朋友,先生个人对我麻老九有任何要求,我麻镇武都能满足,可先生为何老是和镇武过不去,带着这些人来和我作对?”严裕龙说:“这并不是你我个人之间的事,这些年灾害一个接着一个,百姓生活已十分困苦,作为临晋百姓的父母官,你不顾百姓的死活,不断加重赋税不说,还要提前预征三年赋税,赋税你可以提前预征,可是土地上能提前长出三年的庄稼吗?庄稼不能提前长出,老百姓又拿什么提前交你预征的赋税?老百姓交不上赋税,麻旅长你就命部下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开枪,造成血案,在此我们严正要求:第一,严惩杀人凶手。第二,对被杀者进行抚恤补偿。第三,停止预征三年田赋,否则我们就围住县城,我不信你麻旅长敢开枪把全临晋百姓杀完!”“就是,我们要求严惩杀人凶手,抚恤补偿死者,停止预征三年田赋!”人群一起吼了起来,那声音震得麻老九和王寅文的耳朵嗡嗡作响,仿佛连整个城墙都在摇动,吓得王寅文赶忙说:“这些刁民莫非要造反,旅长赶快调部队,架机枪。”却听到麻老九冷冷地说:“慌什么,不就是几个刁民嘛,成不了气候。”

    麻老九站在城墙上看了看城墙下情绪激动的民众,对严裕龙大声喊道:“严先生,昨天已经死了三个人了,我麻老九实在不愿看到今天再搭上几条人命。可是事态如此发展下去,只怕我的手下闹腾起来,我也强压不住,严先生还是好好掂量掂量吧。”严裕龙冷冷地说:“听麻旅长的口气,莫非你今天还要再开杀戒,我严裕龙今天是抬着棺木来的,只是你麻老九好好想一想,这些百姓你杀得完吗?”

    听了严裕龙的话,看着还在不断赶来的人群,麻老九胆怯了。用一种恳求的口气问严裕龙说:“严先生,我麻镇武当然也不想开枪杀人,可是你们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严裕龙说:“要求你答应我刚才提出的条件。”听了严裕龙的话,麻老九气得在城墙上转来转去,最后把目光落在军师王寅文身上,意思是问王寅文该怎么办。王寅文说:“杀人不是割韭菜,杀多了就成了大事,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不如暂时忍了这口气,答应他的条件,以后的事情再从长计议吧。”

    麻老九于是对严裕龙说:“严先生,我可以答应你刚才提出的条件,只是这第一个条件暂时不能满足。昨天下令开枪的团长王常福今天早晨因家中有事回了蒲城,我现在就派人去抓他,明天早晨,就把他在东门外就地处决。请你们明天派出代表来刑场验人。”

    严裕龙原本不想就这样便宜了麻老九,可他又深知麻老九那凶残的本性,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没准他会狗急跳墙,酿成更大血案。于是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叹了口气对麻老九说:“好,我们明天早晨来验尸。”然后带领抗捐的人群散去。

    看到严裕龙带着交农的人群渐渐离去,麻老九气得咬牙切齿,对王寅文说:“去,到大牢里找两个替死鬼,明天早晨在东门外处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