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照妖镜

时间:2020-09-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照妖镜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林杨格外地兴奋,不住嘴地讲着学校发生的事情,当然,关键词一直都是,余周周。
    “爸爸,照片洗出来没有啊?”
    “哪能那么快啊,”林杨爸爸给他夹了一块秋刀鱼,“估计周五差不多吧,你小刘叔叔最近忙着呢。我突然想起来,当时让周周抱着奖杯和你一起照一张照片留念就好了。”
    林杨把米饭咽下去,眨眨眼睛。好像是有点遗憾。
    他很快就拜托了懊恼,“没关系啊,有的是机会。以后再照。”
    林杨爸爸笑了,用左手摸摸儿子的头发,抬头却发现妻子一直低头盛汤,一言不发。
    等到林杨跑进客厅去看《三眼神童》的时候,林杨爸爸才捧着一杯茉莉花茶踱进厨房,看着正在刷碗的妻子问,“爱兰,怎么了?”
    林杨妈妈神色复杂地放下手中的百洁布,把最后一只盘子插进碗柜,叹口气,“我正打算一会儿林杨睡了再跟你说呢。”
    “他在学校淘气了?”
    林杨妈妈摇摇头,直截了当地插入主题,“你猜那个余周周是谁?”
    “谁?你到底还是跑到学校从老师那里打听了?说不定老师还会以为你家儿子现在就早恋呢。”林杨爸爸轻轻地笑。
    “要是从小张老师那儿知道的还好了呢。你猜今天谁去我们处了?”
    “你们女人就这么喜欢把事情一半一半地说?”
    “我那是怕我一气儿都说了你接受不了!”林杨妈妈阴沉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她白了丈夫一眼,长叹一口气,“今天周书记的那位儿媳来了。她来省委办事,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就溜达到我这儿来了。”
    林杨爸爸安抚地拍拍妻子的肩,忍着笑,“那真是辛苦你了,她又说什么了?”
    “她家儿子明年不就入学了吗?估计也是闲的没事儿,听说林杨蒋川还有倩倩都在师大附小,就来打听学校的情况。本来也没话可说,东拉西扯半天她也不走。”
    “别有所图吧?”
    “可不是吗。她说着说着我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你猜她问我说什么?她问我咱儿子班里有没有一个叫余周周的。”
    林杨妈妈满意地看到丈夫的脸上终于有了兴致和疑问,“为什么问这个?”
    “你忘了周局当年结婚前的荒唐事儿了?当年那个姑娘把孩子生下来了。我以前听说的才玄乎呢,说这孩子出生的那天正好是周局结婚办喜酒的那天。当然这肯定都是胡扯,后来周书记上台,这些私底下的传言就都压下来了。”
    林杨爸爸许久没说话,皱着眉头盯着洗碗机看了许久才开口,语气中有一丝火气,“既然当年都压下来了她还跟你提?嫌事儿不够大是吧,她吃错药了吧?”
    “谁知道,周少奶奶一直精神不大正常,”林杨妈妈解下围裙,“我甚至都怀疑,这个余周周能上师大附小,说不定也是周局在背后运作的,让他老婆知道了,两个人大吵一架之后就她跑我这儿来打听情报了。总之我假装我不认识。”
    林杨妈妈说到这里,朝客厅看了一眼,放低声音,“总之,告诉林杨以后跟余周周少来往——我倒不是真的在乎她是不是单亲……我就是不想跟他们两家扯上关系,让那个少奶奶知道了还不一定怎么想呢,说不定以为咱们是故意给她上眼药呢。”
    林杨爸爸扬起眉毛,好像想说什么,停顿了一会儿,却只是说,“你儿子肯定不会听话的。”
    “不听话就管,怎么能惯着他胡来?不告诉他也行,反正本来也不该他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从明天开始咱们接他回家,平时就叮嘱小张老师多看着他点,不让他下课乱跑,反正跟那小姑娘也不是一个班级的,要断还不容易?”
    妻子说得头头是道,他于是只能苦笑着说,“就这么办吧。”
    林杨妈妈语气终于还是软下来,“说真的,多好的小孩儿,怎么会是这么一个背景?我倒是挺喜欢这小丫头的,结果现在可好,想可怜她一下都不敢了。”
    林杨爸爸低头无声地笑,同情心这种东西,就是在能够保全自身的情况下才会有的消遣。
    只是可惜了,多好的两个孩子。他把感慨就着茶水咽进肚子里。
    “他们还这么小,少了个小伙伴就像得了场感冒,即使不吃药不打针,一个星期也就痊愈了,”他安慰着有些自责的妻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客厅里又爆发出林杨的大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眼神童写乐小朋友又开始调戏他的小姐姐了——
    余周周回到家里面,放下书包跑去跟外婆打招呼,却跟余婷婷在客厅面对面撞上了。
    她下意识地侧过身,让戴着两道杠的左胳膊背对余婷婷——她不知道为什么担心自己刺激到这个小表姐,尽管平时对方平时没少用小红花和两道杠刺激她。
    外婆的房间是关着门的,她敲了敲,推开,发现妈妈竟然已经下班了,她正和外婆说着什么。
    “周周回来了?”外婆把目光从妈妈脸上转移到门口,笑着问。
    “恩。”
    “外婆把挂水结束咱们就吃饭,我跟外婆有点话要说,周周先去做作业吧。”妈妈站起来检查了一下铁架上的盐水瓶。外婆最近身体又有些虚弱,刚刚结束不久的输液又开始了新的疗程。
    “好,”余周周刚刚转身想要离开,突然又转回头,指着自己左臂上崭新的两道杠,“妈妈,谢谢你。”
    妈妈和外婆的神情很复杂,既有对她莫名道谢的惊诧,也有看到周周的两道杠之后的喜悦。妈妈终于眨眨眼睛,“你知道了?你们老师跟你说什么了?”
    余周周摇头,“什么都没说。谢谢妈妈。”
    妈妈浅笑,“妈妈为了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谢什么,像个小大人似的。”
    她还是摇头,“一定要谢谢妈妈的,”重点在后半句,“但是,以后不用这样了。”
    妈妈的笑容停滞了一下,然后了然。
    “周周,你不懂。”
    你不懂,求来的宠爱和关注永远不是一锤子买卖,它就像张大嘴巴的怪兽,它永远不满足,它永远那么饥饿。
    余周周的妈妈并没打算教给她这些乌七八糟的理论,她只是下决心,以后再给那位于老师捎带进口化妆品的时候,一定要嘱咐她别让孩子知道这件事。
    最美好的幸福就是一无所知。她之前没有能力让她获得这种单纯的快乐生活,但是现在,她绝不放弃努力。
    余周周执拗地看着她,于是她只能点头,“好,妈妈以后不这样做了。周周凭自己的努力已经能做的很好了,对吧?”
    小丫头终于咧嘴笑了,朝妈妈眨眨眼睛,关上门跑远了。
    余周周的妈妈敛起脸上的笑容,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外婆缓缓地叹气,“你真的决定了?还是先让我见见他吧。”——
    那天晚饭时候,余周周从余乔手里抢到了一盘任天堂的红白机游戏卡带,64合一,大部分都是她没有玩过的。
    上次好像林杨也说过家里面只有两盘卡带,翻来覆去那几个游戏玩着很不爽。
    那就借给他吧,余周周想着,抱紧了卡带死活不撒手。
    “你不能白抢吧?要不你拿那个奖杯跟我换吧。”
    余周周愣了一下,从书柜上抽出一本已经被她翻烂了的格林童话,“拿这个换行不行?”
    “你耍我啊?你这个堕落的家伙!”余乔假装生气地跳起来,颤抖着指向余周周,“太堕落了,太堕落了,你居然戴了两道杠,还得了奖——这也就算了,我就当瞎了眼培养了一个错误的接班人,现在你居然骑到我头上来了!余周周,我今天不清理门户是不行了!”
    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大舅一记重拳。
    “周周那盘带你先玩吧,你余乔哥哥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你就是还给他,我也得没收。”
    余周周笑得阴森森,“所以乔哥哥你得谢谢我,我帮你保管。”
    14岁的余乔在这样一个秋天的晚上,深刻领会了白眼狼的含义。
    周二晚上放学,余周周左手拎着饭兜,右手捏着那张卡带站在校门口等林杨。然而她等到的是那个常常和林杨一起玩的矮小的男孩,她记得他叫蒋川。
    蒋川是一个看起来永远擦不干净鼻涕的男孩,每说几句话,就会吸吸鼻子。
    “林杨怎么了?今天他没上学吗?”
    “他被他爸妈接走了啊。”
    那位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余周周没有问,她放学前一直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把这盘带子给林杨的那一刻,想象着他会不会很开心地跳起来,还是像以前一样别别扭扭地,明明想要,却偏装出“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也许太期待,所以有些失落。不过也许是有急事呢?余周周这样想着,朝蒋川笑笑,“谢谢你来告诉我,那就再见吧。”
    “我爸妈也说让我离你远点。”
    余周周站住,转过身,“你说什么?我本来就不认识你啊。”
    虽然她不知道蒋川为什么说这样一句话,但是不管原因是什么,这句话已经让她有点炸锅了。
    “反正我爸妈说让我离你远点。”蒋川比余周周她们小一岁,在这样的儿童期,一岁的差距也非常明显,所以蒋川看起来总是钝钝的,好像格外笨。
    所以也格外坦诚。
    “你怎么在这儿啊,我不是让你站到第三根柱子那儿等我吗,别老是乱跑好不好?你可吓死我了!”蒋川妈妈跑过来,一脸的焦急。
    余周周几乎是撒腿就跑,仿佛蒋川妈妈是举着照妖镜来追杀她的一样——大脑空白地下意识跑了很远,才停下来。
    我为什么要跑?我又不是妖怪!
    余周周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只能听见胸膛里面怦怦的心跳声。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吧?
    其实……她一直知道自己是妖怪的。
    从小就知道。
    手里的红白机卡带上面有张贴纸,冒险岛的小主角只穿着小短裤,朝她无辜地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