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大艰难书(19)

时间:2020-08-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袁彬已在那里,必要时我立即过去。”杜郁非笑道。
 
  赛哈同点了点头,走到宴席中央高声宣布三人比武开始。大明这边的代表是一个大汉将军的武士,以及罗邪、杜郁非。瓦剌方面的代表则是一个铁甲武士,及赫雷塔、黑摩柯。然后他开始宣读比武规则,当宾客们听到“生死勿论”时,发出一片惊叹声。随后大明代表大汉将军和作为瓦剌代表的黑衣铁卫一同来到殿前的空地。
 
  擂台是一个红色绳圈围起的正方形,大约九丈见方,铺着细细的黄土。绳圈高五尺,四个角立着四个碗口粗的木桩。
 
  锣鼓声响,裁判官高声道:“比武开始!”大明和瓦剌的第一个代表在绳圈中各自行礼,展开了比试。
 
  “谁会赢?”赛哈同看了一会儿,回到大明这边问。
 
  罗邪道:“水平差不多,谁不怕死,谁赢。我觉得草原人可能更蛮横些。”
 
  赛哈同皱起眉头,这个大汉将军的代表,已是他手底下很拿得出手的战士了。
 
  擂台中两人激斗到五十多招,刀剑转换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宾客看得屏住呼吸。当!双方人影一分,两人各中了对方一击,鲜血滴落在擂台的黄土上。两人额头都已见汗,瓦剌武士手指蘸了一点自己的血放在舌尖上,疯虎似的向对方冲去。大明武士也咬牙迎战,但连外行都看得出来,大明武士已露败象。
 
  “他可以选择退出绳圈,后面交给我就是了。”罗邪冷笑道。
 
  赛哈同道:“在这种场合退出来,日后的前程就没了。”
 
  果然场中的大明武士即便露出败象,仍硬着头皮不肯退出绳圈,但越是这样,比试就打得越发难看。瓦剌武士突然大吼一声,双手握刀凌空劈下,不仅将敌人的长剑斩断,更一刀劈在对方头上。大明武士冰冷的尸体栽倒绳圈中。
 
  “胜负已分!”裁判官高声道。
 
  就在裁判大声喊话时,边上有锦衣卫快步走到杜郁非近前道:“寿安宫有异动,袁彬大人已入宫查看。”
 
  杜郁非一皱眉,罗邪笑道:“规则果然改对了,你去吧,这里有我。”
 
  赛哈同则道:“我会封锁比武场外围,他们的人暂时出不去。”
 
  看了眼瓦剌的比武代表,那边的人都在,那是谁去了寿安宫?杜郁非远远对皇帝拜了一拜,快步离开比武场。现在他是袁彬的援军,而对方则不会有支援。
 
  杜郁非离开人群,沿着皇城的大直路高速冲起,脚踏在三丈半高的高墙上,两步跃上高墙,从一个飞檐掠向另一个飞檐。
 
  也先笑道:“圣上,杜郁非这时离开,怕是会耽误之后的比武。”
 
  “大使不用担心,该回来时他定会回来。”朱瞻基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和也先遥对一杯,他这样的举止让也先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罗邪摆着大汉将军服的袍袖,笑嘻嘻地走入绳圈,但她戴着面具,对手只能看到一种诡异的神情。“跪下祈祷吧。你就要死了。”罗邪对黑衣武士道。黑衣武士皱起眉头端详着她,罗邪恍然挠头道,“你听不懂汉语,这样……”她居然用蒙古话又说了一遍,然后嘟囔道,“还好我专门学过这两句话。”
 
  黑衣武士听了大怒,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话。罗邪抬手点了点他,笑道:“你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上前领死吧!”用手指点人的动作果然是通用手势,黑衣武士举刀向其冲来。罗邪上半身轻轻让过刀锋,左臂一抬,点在对方的肩头,将其推开三步。黑衣人大怒,刀锋旋转着斩向她的腰际。罗邪右臂轻舞,一根刀丝绽放点点光华,划过对方的喉咙。由于出手太快,鲜血喷洒时发出了轻锐的破空声。
 
  罗邪轻轻叹了口气:“居然有那么大的差距,完全做不到那人的举重若轻。朱岩岚和我们不是在同一位面吗?”她轻吸口气,抬手点向依然一身青袍的赫雷塔,高声道,“你,上前领死吧!”
 
  赫雷塔显然也看出了方才罗邪那几招的意思,事实上自从在沈家败于朱岩岚之手,他每晚的噩梦都是那个画面。习武四十年,从没人那么轻易就能击败自己……从没有人……他知道若不能忘却那个画面,自己的武艺今生再难前进一步。但是……那样的惨败又怎么可能忘记……
 
  赫雷塔大袖一展,隔空三步飘然步入绳圈。周围的文武官员大多不曾见过这样的武艺,不由爆发出一阵惊叹。
 
  “他们太大惊小怪了,我们的世界他们不懂。”罗邪低声道,“那个人的世界,也许我们也不懂。所以你何用那么在意?”
 
  “输的不是你,你当然说风凉话。”赫雷塔冷冷道,“但你说对了一点,你不是那个人,所以我不会再输。”
 
  罗邪淡然道:“这你就错了。你仍然会输,而且仍旧是一招。”
 
  “什么?”赫雷塔怔道。
 
  罗邪竖起一根手指,傲然道:“你在沈家和我定下一掌之约,我在此跟你同样打一个赌。我能一招败你。若不能一招败你,我就认输。”
 
  赫雷塔的脸瞬间涨红,愤怒道:“狂妄!狂妄之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