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莲荷图

时间:2020-08-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晓林 点击:
莲荷图

 
  黄庭坚路过江陵,去承天寺谒见住持智珠禅师。
 
  智珠禅师拈须微笑,说:“山谷果然来了。”
 
  黄庭坚也笑:“偿债而来。”
 
  二人都还记着那件事。绍圣二年,黄庭坚被贬谪黔州,途经江陵,寄居在承天寺。也是那个时候,二人结成知音。
 
  那天清早,花香把黄庭坚熏醒,他披衣起床,去找智珠禅师说禅。这天的阳光灿烂无比,他见禅师站在院子里,正拈着佛珠让人把一座旧塔拆去。
 
  黄庭坚走过去站在智珠禅师的身边。禅师说:“我要建七级浮屠。”稍停,又说:“塔建好,你可得为塔作篇文章。”
 
  黄庭坚笑起来:“文章不难作,只怕塔不好建。”
 
  智珠往山寺外望去。山道崎岖,山雾缭绕,空中有飞鸟盘旋。他弯下腰,捡起一片瓦砾,拂去灰尘,装进口袋。
 
  六年过去。黄庭坚再次走进承天寺,七级浮屠已然建好,在霏霏的江南细雨中有说不出的庄严。
 
  智珠禅师绕塔三匝,从衣袋里掏出当年的那片瓦砾,瓦砾看上去竟然温润如玉。他把瓦砾递给黄庭坚,说:“难者已成,接下来看不难的了。”
 
  黄庭坚看着瓦砾,似乎想从中看出点儿什么来。
 
  智珠禅师让黄庭坚先在山寺住下。他说:“清净两晚,再说为塔作文之事。”
 
  过了两天,智珠禅师在塔下摆案子,备了纸墨和茶水,喊来两个小沙弥,侍候黄庭坚为寺塔作文。事也凑巧,江陵知府马城听说黄庭坚住在承天寺,便率同僚陈举、林虞等来拜访他。碰上这等雅事,他们都很高兴。
 
  陈举是个掏钱买来的官,喝的墨水不多,但他最好雅聚。
 
  黄庭坚灵感涌动,他让小沙弥并排铺下十余张宣纸,饱蘸浓墨,文不加点,落纸云烟,一篇《承天院塔记》转瞬完成了。文辞典雅,书法墨气豪迈,大家齐击掌。
 
  《承天院塔记》因要刻碑勒石,黄庭坚在文章的后边将智珠、马城等人的名字都写了进去,唯独把陈举的名字给落下了。陈举的脸色很难看。他走上前,朝黄庭坚一揖手,恳求道:“黄公添上陈某的名字,也好传之子孙。”
 
  黄庭坚没说话,将笔交给小沙弥,朝寺院后边的茅厕走去。
 
  陈举脸色愈发难看。他走到无人处,抽出佩刀,将一棵树上的三根枝条一刀斩断。
 
  崇宁元年,黄庭坚改任领太平州事。仅到任数天,就有人向朝廷举报,说黄庭坚在《承天院塔记》中“幸灾谤国”。朝廷震怒,黄庭坚再遭贬谪。朝中佞臣想趁机铲除黄庭坚,又进谗言。皇上下旨,革除黄庭坚的一切职务,流放宜州。
 
  稀落的鞭炮声响起,新年快到了。黄庭坚在潭州遇到了秦观的儿子秦湛。秦湛是扶秦观的灵柩迁葬故里的,秦观早几年病逝在滕州任上。黄庭坚见到秦观的画像,悲从中来,不禁失声痛哭。
 
  临别,黄庭坚掏出二十两银子送给秦湛,这几乎是他的全部积蓄了。秦湛不收,黄庭坚哽咽说:“我与你父情同骨肉,想他死不得预殓,葬不能往送,你想让我遗恨终老吗?”
 
  秦湛跪倒,给黄庭坚磕了三个头。
 
  黄庭坚原是和家眷一道起程的,可到零陵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将家眷安置在零陵,他一人前往宜州,想先到宜州安排停当,再派人来接他们。
 
  白天在路上行走,黄庭坚倒不觉得什么,可一到夜间,夜深人静,草虫相鸣,还是感到有几缕说不出的孤独。
 
  他又想起了智珠禅师。
 
  智珠禅师除了佛法高深,还深谙画理,性喜画莲。他画莲,画出了魂,高洁而脱尘。酷热的夏日展卷,不仅能闻到清幽的荷香,还能感到阵阵凉风吹拂。
 
  黄庭坚想求老友一幅画,以便时时把玩,不但可解寂寥,也不愁打发宜州漫长的夏日了。
 
  他修书一封,让人送到承天寺,交给智珠禅师。
 
  智珠禅师接了信,沐浴、焚香,然后关了禅房术门,拿出珍藏十余年的澄心堂纸,调好颜料,对着雪白的纸走进了无纤尘的境界。
 
  禅房的烛光亮了六个夜晚和六个白天,一幅《莲荷图》画好了。智珠禅师把图很小心地叠好,装进信囊,喊来一个小沙弥,打发他尽快把信送出。小沙弥走出禅房的木门。智珠禅师弹弹袈裟,坐上莲花座,口里念了一个偈子,竟坐化去了。
 
  黄庭坚收到《莲荷图》的时候,已是黄昏。残阳如血。他急忙将画幅展开,展到一半,泪水就模糊了双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