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三十六章

时间:2020-08-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麻老九在投靠刘镇华后,被刘镇华委任为镇嵩军旅长,他占据临晋,扩兵割据,大肆搜刮民财,仅在临晋就置了六院宅基,院院高大气派,有房屋二百余间。特别是县城他住的麻公馆更是宏伟,尤以十一间厅最为有名,大厅占房十一间,里面宽敞气派,可以走四挂马拉的车。内修有灯影戏楼和花亭,十分豪华,麻老九整天在此寻欢作乐,穷奢极欲,成为临晋的土皇帝。麻老九早年在黄河滩当土匪时,每当攻破一个寨子,都要把村中年轻美貌的女子掳到滩中,首先由麻老九挑选,供其享用,其余的分给部下。其次,凡在路上碰见貌美女子,一定不会放过,要么当场奸淫,要么掳到滩中慢慢取乐;除个别貌美绝伦的留在身边外,其余要么分给手下,要么卖到妓院。如今麻老九当了临晋父母官,好色奸淫依然如故,对他的几个心腹手下说:“对于老子来说,女人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好。”心腹们自然明白麻老九的意思,于是一段时间来,临晋出现多起年轻漂亮女子晚上在村中或看戏时被土匪抢走的事件。土匪力大无比,跑得飞快,钻到女子裆下扛起就跑,搅得临晋人心惶惶。麻老九喜欢睡新娘子,于是派出探子四下打听。若打听到哪家结婚娶媳妇,要么半路抢回,有时直接杀到村中,放枪吓跑众人,抢回新娘供麻老九享用。有的新娘不从,麻老九竟令手下**。麻老九有九个姨太太,多为先奸污后霸占来的民女。由于麻老九作恶,临晋人把结婚这本应是欢天喜地的大喜事却搞得像老鼠嫁女一样,连亲戚朋友都不敢通知,只是男方和女方家约好日子,晚上把新娘悄悄接到男方家就算办了喜事。麻老九的恶行,引起老百姓极大愤恨,许多人联名向政府请愿,特别是一家报纸报道了麻老九的恶行后,引来各方震惊,惹得刘镇华大发雷霆,虽想派兵剿灭麻老九,可是面对陕西各地持续不断的反刘浪潮,根本无暇顾及。只是派员对麻老九严厉斥责,声言今后临晋再发生一起绑架新娘子事件,就要把麻老九撤职查办,麻老九这才有所收敛。不过麻老九的凶残与狠毒,早已令当地百姓胆寒,被当地人称为麻阎王。连那些晚上爱哭的小孩,一听到大人说麻阎王来了,也会吓得停止哭泣。临晋百姓对麻老九既恨之入骨又畏之如虎。

    为了笼络手下,麻老九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给他手下的军官做大媒娶媳妇。所谓做大媒,无非就是摆酒席结婚,把那些买来的抢来的女人指定给他的手下做媳妇。让麻老九想不到的是,他一连给王寅文找了十几个姑娘,有几个还是正在上学的女学生,可王寅文一个都看不上。狡诈的王寅文认为,凡是经麻老九用钱买来或者抢来的绝对没有好女人,更害怕麻老九在自己身边安插一个监视自己的人,气得麻老九大骂王寅文不是男人。为了给麻老九证明自己是男人,王寅文这天晚上来到了妓院。

    王寅文来妓院,是要找那个名叫麦苗的妓女。听说这麦苗身若杨柳,貌若桃花,吸引了不少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们。可这麦苗只出台端盘子,也就是陪男人抽烟、喝茶,嗑瓜子、聊天,从不拉铺,也就是不和男人上床过夜。王寅文想去见识一下外面传说的可是真的。

    王寅文进了妓院,妓院老bao,那个四十来岁,白白胖胖的风**人赶忙迎上前来。这女人虽肥胖,但却不显得累赘,由于保养得好,皮肤显得白里透红,特别是胸前那一对翘得高高的丰乳,仿佛要撑破衣服,随着那女人向前走动也忽闪忽闪地抖动,再加上那双勾魂的眼睛,显得风骚十足。老bao来到王寅文面前,一只手托着个红手巾半遮了面,一边骚里骚气地说:“哟,这位爷一看就是一位气度不凡的公子哥,今天是第一次来,姑娘们接客,伺候这位爷。”

    随着老bao的一声叫喊,早有十几个浓妆艳抹、扭捏作态、扭臀摆腰的窑姐过来围了,这个拉了手,那个揽了腰,都争着要伺候王寅文。面对这些卖弄风情的窑姐,王寅文却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姑娘们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个个嘴噘脸吊地退了下去。老bao笑着说:“我知道这位爷的意思了。”说完领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对王寅文说:“先生,这是个新来的,模样俊俏,皮肤光嫩,而且还没**,只不过价钱要贵一些。”王寅文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对着老bao说:“我今天不想拉铺,我是专程来找麦苗姑娘的。”听了王寅文的话,老bao高兴地说:“雅士,爷一看就是个雅士,如今到这里来的死男人,个个都是冲着女人的身子来的,像爷这样来端盘子的文人雅士少之又少。”然后伸手对王寅文说:“找麦苗姑娘端盘子,五块大洋。”王寅文说:“这端盘子怎么比拉铺还贵?”老bao说:“端盘子是高雅之人玩的游戏,自然要有一桌丰盛的酒席,况且爷找的这个麦苗姑娘知书达理,五块大洋,不贵。”然后冲着里边喊道:“麦苗,接客。”

    王寅文随着老bao来到楼上一间装饰别致的屋子,挑帘进屋,一股胭脂味直扑鼻孔。和楼下大厅的嘈杂和浮躁相比,这屋内却是另一番格调,清雅别致。只见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几幅仕女图和古人书画,做工精致的红木雕花家具油光发亮,显得古香古色,整个屋子更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粉红的窗帘和纱帐高雅气派。看到王寅文,一个十**岁的姑娘迎了上来。果然是一个面目清秀,身材俊俏的女子。麦苗穿了一件宽松的洁白长衫,下身穿了件绿裤子,没做发髻,一头秀发自然地倾泻下来,遮了半个肩膀,明眸皓齿,皮肤美玉般光滑洁白,显得端庄秀丽,清纯而又高雅。面对麦苗,王寅文不由眼前一亮,暗自想到这哪里是妓女,分明是一个文静秀丽、楚楚动人的清纯女子。

    麦苗冲王寅文浅浅一笑,伸出那纤细的小手指着椅子说:“爷请坐。”面对麦苗,王寅文反倒显得拘谨起来,客气地说:“麦苗姑娘请坐。”看到王寅文如此拘谨,麦苗“噗”的一声笑了,说:“恕麦苗直言,从装扮看,先生算不得风流之人。”王寅文问:“不知姑娘此话怎讲?”麦苗说:“先生虽没穿长衫,行为举止却是一派儒士风度,不像那些客人,一进门就动手动脚。”

    说话间,一桌丰盛的酒菜已经摆在了桌上。王寅文给自己和麦苗各斟了一杯酒说:“王寅文敬麦苗姑娘一杯。”麦苗说:“恕麦苗不能从命,不能饮酒。”王寅文说:“姑娘明明是身处妓院这个风月之地的青楼女子,却为何不能饮酒?”麦苗说:“我本是山西运城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略懂一些琴棋书画,因为貌美,前几年被黄河滩土匪掳去做了压寨夫人,我至死不从,就被他们卖到妓院。因我不愿接客,不知挨了多少打,打完了就把我倒手再卖,到红唇粉艳楼这已经被卖第三次了。我刚到红唇粉艳楼时,老bao答应我只接客人端盘子不拉铺,可这年月,那些男人们都是冲着我的身子来的。许多人虽然说好了是端盘子,可是一来就动手动脚地要和我拉铺,连老bao也逼迫我,我对老bao说,如果再逼我拉铺我就上吊,这样老bao才没再逼迫我。可是听说今天早晨来了一个有钱人,要用一根金条让我今天晚上出条子,也就是要我去上门和他过夜。一根金条,一个姑娘就是拉铺几个月也挣不了那么多钱。老bao于是动了心,命我今晚出条子,说如果我不从,就要打我的猫。而且已经把猫抱来给我看了,是一只看起来又凶又猛的黑猫,我真不知该怎么办。”说完现出一副恐惧的神情。

    看到麦苗如此害怕,王寅文疑惑不解地问:“你不出条子,那老bao为何要打猫?他们打的是猫,你又为何如此恐惧?”麦苗苦笑着说:“先生不懂,妓院有个规矩叫打猫不打妓。所谓打猫,就是对不听话的妓女进行处罚的手段,他们把一只猫放在妓女的裤裆里,然后隔着衣服使劲打猫。猫挨了打,就会在妓女的裤裆里发疯般又抓又咬……”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麦苗的话,听得王寅文毛骨悚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知不觉已过了两个时辰,王寅文正在听麦苗哭诉,就见那个叫德顺的男人走了进来。别看此人平时见人点头哈腰,面带微笑,可那些妓女都怕他,因为他是老bao的相好,是妓院的二号人物。只见德顺走到王寅文面前点头哈腰地说:“爷,您的时间到了,您该走了。”然后转身给麦苗说,“麦苗姑娘,你就听我一句话,那个要你出条子的有钱人已派车来接你了。马车就在楼下,并送来一根金条,老bao已经收了人家的金条,那可是一个姑娘接一个月客的收入啊!老bao说了,你若不从,一会就要打猫,等打完了猫,还要把你送给杀猪的屠户牛二为妻,换四头猪八扇子猪肉。”麦苗说:“给杀猪的做妻,也比做一个让千人压,万人骑的妓女好。”德顺说:“我的姑奶奶,你就别傻了,那牛二是什么人,那可是个见了血就兴奋得嗷嗷叫的杀猪的,一二百斤重的大肥猪到了他手里,就跟提着几斤重的小狗小猫一样,拉着耳朵‘噗嗤’一声,一刀子进去,那猪就没命了。另外,那牛二糟蹋起女人像野兽,跟了他,看他几天不弄死你。”看见麦苗仍不说话,德顺无奈地说:“既然麦苗姑娘铁了心要往火坑跳,我也爱莫能助了。”然后对王寅文说:“这位爷,你该走了。”

    王寅文随德顺出了屋子,问德顺说:“你们这经常打猫吗?”德顺看了看王寅文说:“我在妓院呆了这么多年,关于打猫,也只是听过没见过,要说今晚给麦苗打猫,也是我见的头一遭。”王寅文说:“既然这么难得,让我留下来看看吧。”德顺正要拒绝,却见王寅文摸出几块大洋递了过去。德顺接过大洋笑着说:“谢爷,那你就躲在楼上看吧。记住,千万不许出声,否则就会把你赶出去。”

    王寅文躲进楼上的房间,就见老bao和德顺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到大厅,其中一个手中还抓着一只大黑猫。这两个汉子都是满脸横肉,一脸凶相。他们平时没什么事,只是呆在妓院后面的小房子中喝茶、睡觉,碰到有人闹事或有客人赖账时,才放他们出来拼命。因此一旦他们出现,那就意味着妓院有大事发生。

    红唇粉艳楼的妓女全部被叫到了大厅,麦苗也被一个汉子从屋中拖了过来。老bao来到麦苗面前恶狠狠地说:“麦苗,我红唇粉艳楼用五十块大洋把你买过来已经两个月了,除了每天好吃好喝地养着你,给你穿最好的衣服,戴最好的首饰,还把最好的屋子供着你。本来指望你能吸引来那些有钱人为红唇粉艳楼挣些银子贴补一下,可你倒好,至今不肯拉铺,偶尔接几个端盘子的客人,挣的钱还不够你的胭脂钱,因此今天姑奶奶我得给你一点颜色看看。要不然姑娘们都学起了你的样,闹得红唇粉艳楼关了门,我们这几十号人都得到大街上去喝西北风。如果你现在就给我去出条子,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如若不从,我可要打猫了,等打完了猫,还要把你送给城西那个杀猪的牛二为妻,为我红唇粉艳楼换八扇猪肉。”说着把那只大黑猫举在麦苗面前,吓得那麦苗直往后躲,但嘴中仍说:“以前妈妈曾答应过麦苗只端盘子,不拉铺的。”

    看到麦苗仍不答应,老bao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打猫。”随着老bao一声令下,其中一个大汉一挥手,一个嘴巴把麦苗打倒在地。然后两人上前扒了麦苗的裤子,把那只大黑猫放进麦苗的裤裆,提起裤子,扎上裤带和裤角,隔着衣服用竹板使劲地把猫打了几下。那只黑猫在麦苗的裤裆中被打受了惊吓,在麦苗的裤裆里乱抓乱咬。刚才还是端庄娴雅、楚楚动人的麦苗,突然发出痛苦而凄惨的叫声,双手在空中乱舞着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头发散乱。直到老bao让人解开裤带,只见那只黑猫钻出裤裆,“嗖”的一声跑上楼顶。

    再看看麦苗,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呻吟不止,而裤子早已被血染成了红色,十分凄惨狼狈。而那些站在旁边的妓女,全都吓得脸色煞白,一个个紧闭了双眼,双手掩面,不忍看这凄惨的场面。

    妓院的老bao看了看那些受惊的妓女,再上前踢了一脚躺在地上呻吟的麦苗说:“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金枝玉叶,富贵人家的千金,皇宫里的娘娘,想着由着你使使小性子,闹腾几天就过去了,可你整整两个多月不拉铺,还得罪了不少客人,影响了我红唇粉艳楼的生意。其实在老娘眼里,你就是一个命比狗贱的biao子,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然后转过身,看着那些一脸惊恐的妓女说:“这就是不服管教的下场,我不管你们心有多高,但有一点你们要记住,别说是人,就是天上的仙女,进了我红唇粉艳楼的门,那就是biao子,就得给老娘接客挣钱。对于客人,无论他是俊是丑,是年轻还是年老,不管你内心喜欢还是讨厌,只要人家付了钱,那就是爷,就得给人家摆出一副百媚千娇的样子尽心地伺候;用你们那似水的柔情,淫荡的风骚迷住他,勾住他的魂,让他来了一次后还想来第二次,因为他们才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否则,麦苗就是你们的下场,记住没有?”面对凶狠的老bao,妓女们一个个胆怯地说:“记住了。”老bao又问:“以后还敢不敢不听管教?”那些妓女说:“不敢。”

    老bao看到那些妓女人人害怕,个个胆怯,心里感到十分满足。她走到躺在地上呻吟哭泣的麦苗跟前,冷笑着说:“麦苗,别恨我,要恨就恨这残酷的世道,恨你自己的命不好。不过老娘今天还算放了你一码,要不然,非让那猫抓死你不可。”然后转身问德顺:“那个杀猪的牛二来了没有?”德顺说:“来了,就在楼下。”老bao说:“让他上楼看货。”德顺说:“好嘞。”然后冲着楼下大声喊道:“牛二,上楼看货。”

    随着一声嗡里嗡气的“来了!”楼梯传来“咚咚”的脚步声,空气中飘来一阵臭臭的气味,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上楼梯。此人穿着一身脏兮兮散发着臭味的黑粗布衣服,皮肤肮脏而黝黑,粗而短的脖子上是一副乌黑的长满疙里疙瘩又丑又脏的麻子脸,两只黄眼珠凸出眼眶,一嘴的乱胡子,令人恶心,看得那些妓女们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那牛二大大咧咧地上了楼,用一种淫荡的眼光扫视了一下大厅的妓女,吓得那些妓女一个个扭过了身子。牛二知道妓女门嫌他丑,但他毫不介意,反而“哈哈”大笑着走到躺在地上的麦苗身边,蹲下身子像看一件买卖的东西一样,扳过麦苗的脸看了半天,显然十分满意。然后两手抓着衣服把麦苗提起来掂了掂分量,站起身来对老bao说:“货色还算不错,可是掂分量还不到一百斤,换我四头大肥猪八大扇子猪肉,我牛二觉得不划算。要我说,最多给你三头大肥猪六扇子猪肉如何?”

    听了牛二的话,老bao气得指着牛二骂道:“你个狗日的牛二,得了便宜还不卖乖。这麦苗是普通的人肉吗?她的身子能让你们这些臭男人快活。多少有钱人要出大价钱买这麦苗做小都被老娘拒绝了,老娘我之所以把她卖给你换猪肉,是因为你长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把她卖给你,就是要让你这个丑八怪糟蹋她,折磨她,以此来警告这些姑娘,看谁今后还敢不服管教。要不是因为这些,别说八扇子猪肉,就是八十扇猪肉,老娘也不卖她,既然你认为这买卖不划算,这桩买卖老娘不做了。”

    牛二看见老bao反悔,赶忙赔着笑脸说:“我刚才只是开句玩笑,这买卖我做,我马上在字据上签字画押,并且从明天开始每月给红唇粉艳楼送两扇猪肉,四个月把八扇猪肉送完,这麦苗我拿走了。”说完弯腰轻轻地把麦苗提了起来,像扛一件东西一样往肩上一扛,一边下楼一边“哈哈”大笑着说:“八扇猪肉换一扇人肉,值。”

    躲在楼上的王寅文一直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尽管他对麦苗十分同情,可是他知道,在当今中国,这种事情根本就管不过来,于是并未阻拦。可是当他看到麦苗不但经受住了打猫,而且宁愿嫁给那个丑陋无比、不人不鬼的牛二为妻也不愿当妓女接客,突然觉得麦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贞烈女子。因为这些天来,王寅文看到那些被麻镇武糟蹋的女子,尽管开始时还激烈反抗,可是在面对死亡和受辱之间抉择时,最后还是选择了受辱,宁死不屈的贞烈女子少之又少,于是发出了“黄金千两易得,烈女一人难求”的感慨。如今看到麦苗如此贞烈,内心对麦苗的同情顷刻间变为敬佩和爱慕,他后悔刚才没有救麦苗,眼看牛二就要把麦苗带走了,楼上的王寅文突然大声喊道:“慢着,把人放下。”说着从楼上下来拦住了牛二。

    王寅文的突然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特别是牛二,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敢阻拦自己,于是放下麦苗向王寅文扑了过去,却见王寅文突然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吓得牛二一下子愣在那里。王寅文用枪指着牛二说:“我是麻旅长的军师王寅文,滚。”那牛二听完,吓得屁滚尿流地逃离了红唇粉艳楼。妓院老bao不知道王寅文的来头,吓得跪在地上直打哆嗦。

    王寅文并没有过分地为难妓院老bao,还给老bao放了不少银子。让麦苗继续呆在红唇粉艳楼,命妓院老bao精心照料,若有半点不周,定要拆了红唇粉艳楼,让妓院老bao死无葬身之地。

    就这样,王寅文成了红唇粉艳楼的常客,而且决定娶麦苗为妻。他之所以不把麦苗带走,是不想让麻老九见到麦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