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蓝线女

时间:2020-07-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马卫 点击:
蓝线女

 
  “开县的举子云阳的盐,江州的妹儿双线线。”
 
  江州的妹子,据说很与众不同。川滇黔陕的有钱人家,都以娶江州妹儿为乐。
 
  蓝线女是江州妹儿,活得清苦。她家在铁峰山,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别说田,找个平地建房都难。所以,这里的房,全是吊脚楼,沿坡修,吊起半截,好养羊喂牛。
 
  蓝线女家穷,没有地,也没有牲口,给地主刘德财家做工。父亲放牧、种地,她母亲帮厨、洗衣。
 
  蓝线女小名蓝妹儿,常戴顶蓝线织的帽子。山里冷,风大,除了热天,大人孩子都要戴帽子。
 
  到了她十五岁时,生活出现了大逆转。十五岁的蓝线女,已出脱成了小美人。从小劳动,身体结实匀称,前胸后臀,凹凸有致。一头秀发,如春草般茂密。每天的活儿,就是给地主家割草,爬坡上坎促进了蓝线女的发育。
 
  地主的儿子叫刘茂勋,在江城郊区的杭家湾读师范,十八岁。听了萧楚女、恽代英的演讲,热血沸腾,要参加革命。刘德财气蒙了,把回家度暑假的刘茂勋锁在牛棚:“龟儿子,闹啥子革命,不是要你老汉儿破产吗?”
 
  这事本来和蓝线女啥关系也没有,她既没有文化,也没有听说过革命。在山区,信息闭塞得如同墓穴。
 
  她去倒割回来的牛草,见一间牛圈中捆着少爷,于是上前问为啥。
 
  刘茂勋年轻、清瘦,目光炯炯有神,读师范的他,还有几分儒雅,对少女有种天生的吸引力。虽然蓝线女不懂啥叫爱情,也没有听说过“一见钟情”这个词,但少女怀春,令她怦然心动。
 
  “你放我走,我会感谢你一辈子!”
 
  蓝线女不想要感谢,她想要和少爷在一起,听他说话,看他的脸和眼。
 
  刘茂勋就这样逃出了牛圈,临走从身上摘一枚戒指,递给她,然后说:“你等我,我迟早要回来娶你!”
 
  蓝线女本以为听错了,想解释,但刘茂勋已早窜走了。拿着戒指,呆了很久,可是她不敢拿回家,只好把它悄悄藏在树洞里。
 
  蓝线女还是出嫁了,嫁的人居然是刘德财。他老婆死了,娶蓝线女续弦。不管蓝线女同不同意,和她老汉儿讲好,十亩山地、一所木屋,聘礼很重了。
 
  从来没有土地的人,突然有十亩山地,是啥概念?相当于天上掉下狗头金。虽然父母不舍,把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儿送给一个胡子葱根白的老头儿糟蹋,但他们抵挡不住土地的诱惑。
 
  蓝线女悄悄揣摩着那枚戒指,心中依依不舍,可是刘茂勋已一去多年,音讯全无,听说去读黄埔军校了,当了北伐军。北伐军和偏僻的四川无关,三峡内外,两重世界。
 
  闭着眼睛,嫁吧。为了父母弟妹能吃上饱饭、能活下去,只能牺牲自己。也不能怪她不讲信誉,谁叫那少爷一去不回呢?
 
  可是就在迎亲的那天,刘大少爷回来了,而且带着一班人马。虽然刘德财一脸的不爽,可是他不能拒绝儿子回家,而且有枪有队伍,他不敢吭声。当刘茂勋知道爹娶的新娘子是蓝线女时,坚决阻止。
 
  父子间一场舌战,最后刘茂勋赢了,准确地说是他手中的枪赢了。老爹让儿子当新郎,婚礼继续。这婚变,蓝线女一点儿也不知道。她那时就像天上的云,随风飘。
 
  当盖头被掀开,出现在她眼帘里的不是个糟老头儿,而是英俊的小伙子时,她呆了,她不相信命运会发生奇迹。
 
  婚后的蓝线女,随军去了。
 
  刘茂勋进了牛淼的队伍,那时牛淼驻在湖北宜昌,正不甘心,在吴佩孚的支持下,要打回四川。他本是四川刘才厚的部将,被刘湘硬挤出去的。
 
  刘茂勋当上了营长。有一天,牛淼偶然见到了蓝线女,一下惊呆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营长,竟然有这么漂亮的老婆。
 
  不行,得抢过来!
 
  牛淼是“不知有多少房,不知有多少老婆,不知有多少儿女”的三不知将军,以好色出名。于是他想了个办法,把刘茂勋支开,让他去做和白洋军阀接洽的联络官,团级。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牛淼等刘茂勋前脚走,后脚就去刘家。一排人马守在门外,自己才悄然入室。
 
  蓝线女更漂亮了。少女的美是种天然的美,是纯洁;而少妇的美,是种成熟的美,有风韵。
 
  “你如果同意,让你老公当旅长!”
 
  其实,同不同意,已不由蓝线女选择。
 
  可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将军,一个小时候后,命归黄泉。
 
  原来牛淼派刘茂勋出使,蓝线女就知他不怀好意。
 
  可是刘茂勋有任务,他是国民党派来的,要收编和改造这支军阀队伍。所以,明知是崖也要跳,为了任务,刘茂勋选择了牺牲蓝线女。
 
  但蓝线女不愿意。
 
  她是女人,不是交换的工具。于是等丈夫出走后,就在自己的身体上涂了断肠草熬成的汤汁,断肠草是铁峰山上采的,用来毒野兽的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安排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