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安排

时间:2020-07-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大人物(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安 排

01

天气好像更闷了,闷得令人连气都透不过来。

张好儿忽然道:“田姑娘这次出来,打算到些什么地方去呀?”

田思思道:“江南。”

张好儿道:“江南可实在是个好地方,却不知田姑娘是想去随便逛逛呢?还是去找人?”

田思思道:“去找人。”

现在杨凡已走了,她已没有心情摆出笑脸来应付张好儿。

张好儿却还是在笑,嫣然道:“江南我也有很多熟人,差不多有点名气的人,我都认得。”

这句话倒真打动田思思了。

田思思道:“你真的认得很多人?你认不认得秦歌?”

张好儿笑道:“出来走走的人,不认得秦歌的只怕很少。”

田思思眼睛立刻亮了,道:“听说他这人也是整天到处乱跑的,很不容易找得到。”

张好儿道:“你到江南去,就是为了找他?”

田思思道:“嗯。”

张好儿笑道:“那么你幸亏遇到了我,否则就要白跑一趟了。”

田思思道:“为什么?”

张好儿道:“他不在江南,已经到了中原。”

田思思道:“你……你知道他在哪里?”

张好儿点点头,道:“我前天还见过他。”

看她说得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常常跟秦歌见面似的。

田思思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咬着嘴唇,道:“他就在附近?”

张好儿道:“不远。”

田思思沉吟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嗫嚅道:“你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张好儿道:“不能。”

田思思怔住了,怔了半晌,站起来就往外走。

张好儿忽又笑了笑,悠然道:“但我却可以带你去找他。”

田思思立刻停下脚,开心得几乎要叫了起来,道:“真的?你不骗我?”

张好儿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田思思忽然又觉得她是个好人了。

田大小姐心里想到什么,要她不说出来实在很困难,她转身走到张好儿面前,拉起张好儿的手,嫣然道:“你真是个好人。”

张好儿笑道:“我也一直觉得你顺眼得很。”

田思思道:“你……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找他?”

张好儿道:“随时都可以,只怕──有人不肯让你去。”

田思思道:“谁不肯让我去?”

张好儿指了指门外,悄悄道:“猪八戒。”

田思思也笑了,又撅起嘴,道:“他凭什么不肯让我去?他根本没资格管我的事。”

张好儿道:“你真的不怕?”

田思思冷笑道:“怕什么,谁怕那大头鬼?”

张好儿道:“你现在若敢去,我就带你去,明天你也许就见到秦歌了。”

田思思大喜道:“那么我们现在就走,谁不敢走谁是小狗。”

张好儿眨眨眼,笑道:“那么我们现在就从窗子里溜走,让那大头鬼回来时找不到我们干着急,你说好不好?”

田思思笑道:“好极了。”

能让杨凡生气着急的事,她都觉得好极了。

02

于是田大小姐又开始了她新的历程。

路上不但比屋里凉快,也比院子里凉得多。

风从街头吹过来,吹到街尾。

田思思深深吸了口气,忽然觉得脚心冰冷,才发觉自己还是赤着脚。

那猪八戒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过她的脚。

田思思暗中咬了咬牙,道:“我……我回去一趟好不好?”

张好儿道:“还回去干什么?”

她笑了笑,又道:“你用不着担心他真的会着急,跟着我的那些人都知道我会去哪里,明天也一定会告诉他的。”

田思思撅起嘴,冷笑道:“他急死我也不管,我只不过是想回去穿鞋子。”

张好儿道:“我那里有鞋子,各式各样的鞋子都有。”

田思思道:“可是……我难道就这样走去么?”

张好儿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再晚些都还能雇得到车。”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你真能干,好像什么事都知道。”

张好儿也叹了口气,道:“田姑娘,那也是没法子的事,一个女人在外面混,若不想法子照顾自己,是会被男人欺负的。”

田思思恨恨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张好儿笑道:“好的实在不多。”

田思思忽又问道:“但你怎么知道我姓田的?难道是那大头鬼告诉你的?”

张好儿道:“嗯。”

田思思道:“他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张好儿笑笑道:“男人在背后说的话,你最好还是不听。”

田思思道:“我听听有什么关系?反正他无论说什么,我都当他放屁。”

张好儿沉吟着,道:“其实他没说你什么,只不过说你小姐脾气太大了些,若不好好管教你,以后更不得了。”

田思思叫了起来,道:“见他的大头鬼,他管教我?他凭什么?”

张好儿道:“他还说你迟早总会嫁给他的,所以他才不能不管教你。”

田思思恨恨道:“你别听他放屁,你想想,我会不会嫁给那种人?”

张好儿道:“当然不会,他哪点能耐配得上你?”

田思思瞟了她一眼,忽又笑道:“但你却好像对他不错。”

张好儿笑了笑,道:“我对很多男人都不错。”

田思思道:“但对他好像有点特别,是不是?”

张好儿道:“那只因我跟他已经是老朋友了。”

田思思道:“你已认得他很久?”

张好儿道:“嗯。”

过了半晌,她又笑了笑,道:“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个老实人,他看来虽老实,其实花样比谁都多,他说的话简直连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田思思淡淡道:“我早就说过,他无论说什么,我都当他放屁。”

她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好像有点不舒服,她自己骂他是一回事,别人骂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无论如何,这大头鬼总算帮过我忙的。”

田大小姐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已下了决心,以后只要有机会,她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他一次。

她心里好像已出现了一幅图画——

那猪八戒正被人打得满地乱爬,田大小姐忽然骑着匹白马出现了,手里挥着鞭子,将那些妖魔鬼怪全都用鞭子抽走。

下面的一幅图画就是——

猪八戒跪在田大小姐的白马前,求田大小姐嫁给他,田大小姐只冷笑了一声,反手抽了他一鞭子,打马而去;有个脖子上系着红丝巾的英俊少年,正痴痴地在满天夕阳下等着她。

想到这里,田大小姐脸上不禁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也许我不该抽得太重,只轻轻在他那大头上敲一下,也就是了。”

这时街上真的响起了马蹄声。

张好儿笑道:“看来我们的运气真不错,用不着去找,马车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

有些人运气好像天生很好。

来的这辆马车不但是空的,而且是辆很漂亮、很舒服的新车子。

赶车的也是个很和气的年轻人,而且头上还系着条红丝巾。

鲜红的红丝巾在晚风中飞扬。

田思思已看得有些痴了。

看到这飞扬的红丝巾,就仿佛已看到了秦歌。

赶车的却已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搭讪着笑道:“姑娘还不上车?”

田思思的脸红了红,忍不住道:“看你也系着条红丝巾,是不是也很佩服秦歌?”

赶车的笑道:“当然佩服,江湖中的人谁不佩服秦大侠。”

田思思道:“你见过他?”

赶车的叹了口气,道:“像我们这种低三下四的人,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田思思道:“你很想见他?”

赶车的道:“只要能见到秦大侠一面,要我三天不吃饭都愿意。”

田思思笑了,听到别人赞美秦歌,简直比听别人赞美她自己还高兴。

她抿嘴一笑,道:“我明天就要和他见面了,他是我的……我的好朋友。”

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在说谎,因为在她心目中,秦歌非但已是她的好朋友,而且简直已经是她的情人,是她未来的丈夫。

赶车的目中立刻充满了羡慕之意,叹息着道:“姑娘可真是好福气……”

田思思的身子轻飘飘的,就像是已要飞了起来。

她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好福气,选来选去,总算没有选错。

秦歌真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03

车马停下。

车马停下时,东方已现出曙色。

田思思正在做梦,一个又温馨、又甜蜜的梦。

梦中当然不能缺少秦歌。

她实在不愿从梦中醒来,但张好儿却在摇着她的肩。

田思思揉揉眼睛,从车窗里望出去。

一道朱红色的大门在曙色中发着光,两个巨大的石狮子蹲踞在门前。

田思思眨了眨眼,道:“到了吗?这是什么地方?”

张好儿道:“这就是寒舍。”

田思思笑了。“寒舍”这种名词从张好儿这种人嘴里说出来,她觉得很滑稽、很有趣。

也许现在无论什么事她都会觉得很有趣。

张好儿道:“你笑什么?”

田思思笑道:“我在笑你太客气,假如这种地方也算是‘寒舍’,要什么样的屋子才不是寒舍呢?”

张好儿也笑了,笑得很开心,听到别人称赞自己的家,总是件很开心的事。

田思思却已有点脸红,她忽然发觉自己已学会了虚伪客气。

其实无论什么人看到这地方都会忍不住赞美几句的。

朱门上的铜环亮如黄金,高墙内有宽阔的庭院,雕花的廊柱,窗子上糊着空白的粉纹纸,却被覆院的浓荫映成淡淡的碧绿色。

院子里花香浮动,鸟语啁啾,堂前正有双燕子在衔泥做窝。

田思思道:“这屋子是你自己的?”

张好儿道:“嗯。”

田思思道:“是你自己买下来的?”

张好儿道:“前两年刚买的,以前的主人是位孝廉,听说很有学问,却是个书呆子,所以我价钱买得很便宜。”

田思思叹了口气,又笑道:“看来做‘慈善家’这一行真不错,至少总比读书中举好得多。”

张好儿的脸好像有点发红,扭过头去轻轻干咳。

田思思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讪讪地笑着,道:“秦歌今天会到这里来?”

张好儿道:“我先带你到后面去歇着,他就算不来,我也能把他找来。”

后园比前院更美。

小楼上红栏绿瓦,从外面看过去宛如图画,从里面看出来也是幅图画。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这地方好美。”

张好儿道:“天气太热的时候,我总懒得出去,就在这里歇着。”

田思思道:“你倒真会享福。”

其实她住的地方也绝不比这里差,却偏偏有福不会享,偏要到外面受罪。

张好儿笑道:“你若喜欢这地方,我就让给你,你以后跟秦歌成亲的时候,就可以将这里当洞房。”

田思思眼圈好像突然发红,忍不住拉起她的手,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张好儿柔声道:“我早就说过,一看你就觉得顺眼,这就叫缘分。”

她拍了拍田思思的手,又笑道:“现在你应该先好好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秦歌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叫醒你,你可得打扮得漂亮些呀。”

田思思不由自主地低下头,看看自己又脏又破的衣服,看看那双赤脚,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张好儿笑道:“你的身材跟我差不多,我这就去找几件漂亮的衣服,叫小兰送过来。”

田思思道:“小兰?”

张好儿道:“小兰是我新买的丫头,倒很聪明伶俐,你若喜欢,我也可以送给你。”

田思思看着她,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激。

无论干哪一行的都有好人,她总算遇着了一个真正的好人。

墙上挂着幅图画。

白云缥缈间,露出一角朱门,仿佛是仙家楼阁。

山下流水低回,绿草如茵,一双少年男女互相依偎着,坐在流水畔,绿草上,仿佛已忘却今夕何夕,今世何世。

画上题着一行诗:“只羡鸳鸯不羡仙。”

好美的图画,好美的意境。

“假如将来有一天,我跟秦歌也能像这样子,我也绝不会想做神仙。”

田思思正痴痴地看着,痴痴地想着,外面忽然有人在轻轻敲门。

门是虚掩着的。

田思思道:“是小兰吗?进来。”

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俏丫头,捧着一大叠鲜艳的衣服走了进来,低着头道:“小兰听姑娘的吩咐。”

她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不生气时嘴也好像是撅着的。

田思思几乎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田心!

这俏丫头赫然竟是田心。

田思思冲过去抱住她,将她捧着的一叠衣服都撞翻在地上。

“死丫头,死小鬼,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这丫头瞪大了眼睛,好像显得很吃惊,吃吃道:“我已来了两年。”

田思思笑骂道:“小鬼,还想骗我?难道以为我已认不出你了么?”

这丫头眨眨眼道:“姑娘以前见过我?”

田思思道:“你难道没见过我?”

这丫头道:“没有。”

田思思怔了怔,道:“你已不认得我?”

这丫头道:“不认得。”

田思思也开始有点吃惊,揉揉眼睛,道:“你……你难道不是田心?”

这丫头道:“我叫小兰,大小的小,兰花的兰。”

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并不像说谎,也不像是开玩笑。

田思思道:“你……你莫非被鬼迷住了?”

小兰看着她,就好像看着个神经病似的,再也不想跟她说话了,垂着头道:“姑娘若是没什么别的吩咐,我这就下去替姑娘准备水洗澡。”

她不等话说完,就一溜烟地跑了下去。

田思思怔住了。

“她难道真的不是田心?”

“若不是田心,又怎会长得跟田心一模一样,甚至连那小撅嘴,都活脱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天下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人?”

田思思不信,却又不能不信。

两个很健壮的老妈子,抬着一个很好看的澡盆走进来。

盆里的水清澈而芬芳,而且还是热的。

小兰手里捧着盒豆蔻澡豆,还有条雪白的丝巾,跟在后面,道:“要不要我侍候姑娘洗澡?”

田思思瞪着她,摇摇头,忽又大声道:“你真的不是田心?”

小兰吓了一跳,用力摇摇头,就好像见了鬼似的,又溜了。

田思思叹了口气,苦笑着喃喃道:“我才是真的见了鬼了……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

她心里虽然充满了怀疑,但那盆热水的诱惑却更大。

没有任何一个三天没洗澡的女人,还能抗拒这种诱惑的。

“无论怎么样,先洗个澡再说吧。”

田思思叹了口气,慢慢地解开了衣钮。

对面有个很大的圆铜镜,映出了她苗条动人的身材。

她的身材也许没有张好儿那么丰满成熟,但她的皮肤却更光滑,肌肉却更坚实,而且带着种处女独有的温柔弹性。

她的腿笔直,足踝纤巧,线条优美。

她的身子还没有被男人拥抱过。

她在等,等一个值得她爱的男人,无论要等多久她都愿意等。

秦歌也许就是这男人。

她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好像已变得比盆里的水还热些。

贴身的衣服已被汗湿透,她柔美的曲线已完全在镜中现出。

她慢慢地解开衣襟,整个人忽然僵住!

屋里有张床,大而舒服。

床上高悬着锦帐。

锦帐上挂着粉红色的流苏。

田思思忽然从镜子里看到,锦帐上有两个小洞。

小洞里还发着光。

眼睛里的光。

有个人正躲在帐子后面偷看着她。

田思思又惊又怒,气得全身都麻木了。

她用力咬着嘴唇,拼命压制着自己,慢慢地解开第一粒衣钮,又慢慢地开始解第二粒……

突然间,她转身蹿过去,用力将帐子一拉。

帐子被拉倒,赫然有个人躲在帐后。

一个动也不动的人。

偷看大姑娘洗澡的人,若是突然被人发现,总难免要大吃一惊。

但这人非但动也不动,脸上也完全没有丝毫吃惊之色。

这难道不是人,只不过是个用石头雕成的人像?

04

田思思知道他是个人。

非但知道他是个人,而且还认得他。

“葛先生!”

那恶鬼般的葛先生,阴魂不散,居然又在这里出现了!

田思思吓得连嗓子都已发哑,连叫都叫不出来,连动都不能动。

葛先生也没有动。

他非但脚没有动,手没有动,连眼珠子都没有动。

一双恶鬼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田思思,眼睛里也全无表情。

但没有表情比任何表情都可怕。

田思思好容易才能抬起脚,转身就往外跑。

跑到门口,葛先生还是没有动。

他为什么不追?

难道他已知道田思思跑不了?

田思思躲到门后,悄悄地往里面看了看,忽然发现葛先生一双死灰色的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瞪在她原来站着的地方。

“这人莫非突然中了邪?”

田思思虽然不敢相信她有这么好的运气,心里虽然还是怕,但这恶魔若是中了邪,岂非正是她报复的机会?

这诱惑更大,更不可抗拒。

田思思咬着嘴唇,一步一步,慢慢地往里走。

葛先生还是不动,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瞪着原来的地方。

田思思慢慢地弯下腰,从澡盆上的小凳子上拿起那盒澡豆。

盒子很硬,好像是银子做的。

无论谁头上被这么硬的盒子敲一下,都难免会疼得跳起来。

田思思用尽全身力气,将盒子摔了出去。

“咚”地,盒子打在葛先生头上。

葛先生还是没有动,连眼珠子都没有动,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他的头却已被打破了。

一个人的头被打破,若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么他就算不是死人,也差不多了。

田思思索性将那小凳子也摔了过去。

这次葛先生被打得更惨,头上的小洞已变成大洞,血已往外流。

但他还是动也不动。

田思思松了口气,突然蹿过去,“啪”地给了他个大耳光。

他还是不动。

田思思笑了,狠狠地笑道:“姓葛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田大小姐不是个很凶狠的人,心既不黑,手也不辣。

但她对这葛先生却实在恨极了,从心里一直恨到骨头里。

她一把揪住葛先生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反手又是一耳光,“噼噼啪啪”,先来了十七八个大耳光,气还是没有出。

洗澡水还是热的,热得在冒气。

一个人的头若被按在这么热的洗澡水里,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田思思就将葛先生的头按了进去。

水里并没有冒泡。

难道他已连气都没有了,已是个死人。

田思思手已有点发软,将他的头提起来。

他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瞪着,还是连一点表情也没有。

田思思有点慌了,大笑道:“喂,你听得见我说话么?你死了没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