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十一章 第5节)

时间:2020-07-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第5节

  当着老A的遗体,林婴婴哭泣着,对我讲述了发生在当天上午的事情。

  这天上午,林婴婴和秦时光见面后,带他去了玄武湖畔的幽幽山庄。这地方我后来去过,在玄武湖的北边,占地几十亩,里面有假山、人工渠、钓鱼台,一间间竹子搭的小屋掩在幽幽竹林中,显得十分幽静、雅致。这是继香春馆被革老几次捣蛋、不得已关停后,我们组织上重新开辟的一个新联络点,依然是由老P和老J这对假夫妻坐阵。林婴婴这是第一次带秦时光来,老P把他们安排在一座叫“桃花”的独立小屋里后便离去。林婴婴站在窗前,禁不住赞美窗外的风景:“有道是,宁可食无鱼,不可居无竹。这地方真不错,夏天就更好了,竹林幽幽,鸟语花香,闹中有静。”秦时光问她:“你常来吗?”林婴婴说:“这是第二次。”秦时光问:“第一次是跟你的司机?”林婴婴说:“没司机我怎么来?我又不是鸟,会飞的。”

  林婴婴对我说:“秦时光这话里其实含有很特别的信息,如果我要正确解读了这个信息,也许可以避免后来发生的悲剧,但当时我没在意。”我问:“这里面有什么信息?”林婴婴说:“我和老A有时在车上会拉手,他可能不经意中看到过。”

  从后来秦时光反常的表现看,我觉得这是肯定的,而且很可能就在当天上午,他们在秦时光楼下等他下楼时也拉过手,由于角度的原因,秦时光在楼上或者在下楼时正好瞥见了。所以,这天他们俩进了小屋后,秦时光从开始就显得很不老实,油腔滑调,对林婴婴动手动脚。以前虽然也有这种情况,但一般只要林婴婴发个威风,他就老实了。林婴婴告诉我说:“今天他完全变了,我对他发火,叫他滚开,他反而一把拉住我说,行了,别装淑女了,我知道你是谁。我问他我是谁,他说反正不是圣女。他还说什么以前他一直把我当圣女看,太傻了。我起身威胁他要走,他竟然一把抱住我要亲我……”

  林婴婴使劲反抗,秦时光反倒把她按倒在沙发上,强行要亲她。林婴婴说:“秦时光,你疯了!”秦时光无惧无畏地说:“我是疯了,你允许下贱的车夫疯还不允许我疯,岂有此理。来来来,乖一点,让我也好好疯一下。”林婴婴奋力推开他,骂:“滚开!秦时光,你会后悔的!”秦时光说:“我才不会后悔呢,我把你当圣女,结果你却把我当乌龟王八蛋,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王八。”说着发起新一轮的攻势,很疯狂的。林婴婴招架不住,只好大声呼救。老A闻声赶来,破门而入,想把秦时光拉开,秦时光回头狠狠地朝他挥出一拳,打在他脸上。

  打一拳倒没什么,伤不了人的,要命的是,老A的假胡子被打掉了,让秦时光一下认出她司机原来就是老A。林婴婴对我说:“老A当时一定没有想到秦时光眼睛会这么尖;一眼就认出他来了,所以他没去掏枪,他想把胡子重新戴好,免得他认出来。就这时,秦时光已经掏出手枪对着老A和我,我们一下变得很被动。”

  秦时光举着手枪对准老A说:“原来是你!哈,我认得你,著名的影星嘛。他妈的,到处通缉你,想不到就在眼前,把手举起来!举起来!”林婴婴想去沙发上拿包,包里有手枪。秦时光将枪口对准她:“你也别动!把手举起来!都举起手,站到这边来!”林婴婴一边往前走一边说:“秦时光,你胡说什么,把枪收起来!”秦时光看她往自己移近,警告她:“别过来,过来我就开枪了。”老A说:“你认错人了,秦处长,我可不是什么影星,我是个农民哦。”秦时光说:“少废话,转过身去!”林婴婴和老A站在一边,与秦时光对峙,寻找反击机会。秦时光威胁道:“我再说一遍,转过身去,否则别怪老子开枪!”老A见势不妙,一个鱼跃想扑倒秦时光,就这时枪响了,中弹的老A一把抱住秦时光,叫林婴婴快跑。林婴婴没有跑,反而上来想夺秦时光的枪。此时枪口被老A的身体挡着,秦时光无法对林婴婴开枪,开出的一枪又射进了老A的身体里。转眼间,手枪居然被老A夺了下来,秦时光见势不妙,把老A的身子推向林婴婴,趁机跑了。此时,老A已经身中两枪,虽然枪在手里也无法举起来,只好眼看着秦时光跳窗逃了……

  后面的事可以想象,为了堵住秦时光的嘴,林婴婴屡试不爽的那个神秘狙击手又被紧急地启用!林婴婴对我说:“是的,老A死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快去追他,叫阿牛杀了他,快!必须……”

  阿牛就是那个神枪手。

  于是林婴婴顾不得悲伤,亲自开车进城找到阿牛,布置了任务。林婴婴当然知道秦时光回家的必经之路,她安排阿牛守在秦时光家门口,同时自己又守住了秦时光可能去单位的必经之路。这些路线林婴婴是最熟悉不过的,只要秦时光回家,或去单位,必死无疑。林婴婴说:“我们运气不错,他回家了,走进了阿牛的枪口里。”

  那真是运气好,我想,如果去单位,林婴婴能一枪把他打死吗?如果打不死,后果不堪设想!

  为安全起见,杨丰懋和林婴婴商量后,决定尽快安葬老A的尸体。就在林婴婴和我讲这些事的时候,有人已经在花园里开土挖坑。天漆黑一团,我从窗户里看出去什么都看不见,但一个人一边挖掘一边呜咽的声音却听得十分清楚。我可以想见,他是多么悲伤地在劳动着,挖出的坑里一定埋了他很多滚烫的眼泪。坑挖好了,他进来通知我们,我一见他,傻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就是裁缝店里的那个孙师傅!

  除了孙师傅,这天晚上到场的人还有老P、老G、老D、老J,加上我和杨丰懋、林婴婴,还有会所里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总共十个人。我们为老A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会,然后就由孙师傅抱出去把他埋了。没有做成坟墓,只是在上面移栽了一棵腊梅。这样处理,这么快、甚至不乏草率地安葬老A,一方面是安全需要,我们必须要把他的尸体藏起来,另一方面我们也相信,总有一天,等战争结束了,我们一定会重新举行追悼会,隆重地安葬他——老A,我们敬爱的首长!

  天公作美,安葬老A时,天骤然下起了雪。这是这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势凶猛,转眼间便纷纷扬扬的把漆黑的草地铺白了,当我们回到屋里时,外面四处已是一片银白。等我下山时,整座紫金山都白茫茫的,好像在为老A的去世披麻戴孝。我清楚记得,这是1941年元月的最后一天,这一天我经历了太多太多,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以致很长时间我都觉得这一天不是真的。是在梦中。

  这一天夜里,林婴婴没有下山,下不了了,过分的伤心让她变成了废物,身体像一团烂泥,根本站不起身,连坐都坐不住。

  我是最后一个下山的。

  杨丰懋所以把我单独留下来,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商量。因为重要,他沉默了很久,才一步一步地走到我面前,认真地对我说:“金深水同志,我已接到上级指示,今后南京地区地下工作由我全面负责,我就是今后的老A。现在我任命你为代老A,今后你有权代我行使任何权力,有一件事你需要马上做出决定。”

  我问:“什么事?”

  他说:“你是知道的,林婴婴怀着老A的孩子,老A生前曾以组织的名义要求她处理掉这孩子,但现在孩子父亲已不幸牺牲,林婴婴希望组织上重新考虑她的要求,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顿了顿,又说,“这是老A唯一的孩子。”

  我说:“你现在不是在这儿嘛,干吗要让我来做主?”

  他说:“我是她的哥哥,亲哥哥,无权作这样的决定,现在请你行使代老A权力做出决定,你的决定就是组织上的决定。”

  这对我真的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晚上啊,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像窗外漫天大雪一样,接二连三地朝我压下来,我完全被弄昏了头。其实,不光是杨丰懋,当时我们组织内有好几位同志都是林婴婴的亲人。杨丰懋看我一时没有表态,对我建议说:“如果你想不好,可以召开红楼会议,由大家来民主讨论决定。”我当即表态:“不需要,我同意。”我本来就不大赞成牺牲孩子的,现在既然权力到了我手上,我毫不犹豫地同意林婴婴把孩子生下来。

  然而,我想不到,林婴婴和杨丰懋也一定没想到,我的这个毫不犹豫的“决定”却给我们组织带来了无法估量、无法弥补的损失。没有人能否认,老A的牺牲对我们组织是个巨大的损失,然而为了让林婴婴把孩子生下来,我们组织遭受的损失却还要巨大,还要惨痛。这一切,包括林婴婴的身世、家史,她后来在狱中写的日记里有详尽的记录,我就不多说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林婴婴的日记无疑是我们了解她和钩沉那段历史真貌的最真实又最珍贵的材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