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三十四章

时间:2020-07-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清朝灭亡,民国建立,可是天下并没有太平,近十年时间一直处在军阀混战中,陕西被军阀们杀得乱成了一锅粥。一个让龙尾堡人听起来都觉得绕口的消息从西安传来,说安徽兵派李瑞轩去打河南土匪,李瑞轩拒不执行命令,被安徽兵关进了大牢。严裕龙正准备去西安打探李瑞轩他们的情况,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突然回到了龙尾堡。原来他们的部队已经被解散,他们三人只能离开部队回乡。严裕龙在家设宴接待他们。面对严裕龙的追问,李瑞轩说:“我之所以宁愿被杀头也拒不执行剿匪的命令,是因为那些所谓的河南土匪,只不过是河南西部的农民,去年由于豫西大旱,土地干裂,许多地方颗粒无收,可政府仍要催交繁重的赋税,老百姓走投无路,白朗等人于是在豫西发动起义,那些饥民纷纷参加义军,一时间起义军席卷豫西,活跃于豫、皖等地,发展到两万多人,袁世凯赶忙派重兵剿灭,白朗义军大部被歼,只有一小部分突破重围,转战于陕西、甘肃一带。”严裕龙问:“这又和安徽兵有什么关系?另外,你们的部队为何要被解散?”李瑞轩说:“袁世凯这个窃国贼盗依靠手中的北洋军,逼迫孙中山辞去大总统,如今的陕军大部分都是参加辛亥革命的新军,拥护孙中山的主张,因而被袁世凯视为眼中钉。袁世凯正为不能控制陕西而发愁,而白朗义军入陕,正好给袁世凯控制陕西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机会,一方面斥责陕西当局剿匪不力,另外又以镇压白朗起义军为由,调派自己的心腹安徽军阀陆建章为剿匪总司令,率二十万装备精良的徽军入陕,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寻找一切机会消灭异己,控制陕西。”

    杨雄飞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气愤地说:“陆建章入陕后,不仅想方设法削弱陕军,对那些不服的军官进行撤职逮捕甚至暗杀,对臣服他的陕军也横加刁难,一边停止供给部队给养,断绝了弹药,一边还要命他们去清剿白朗和那些反抗他们而起义的所谓土匪。打胜了,反正是陕西人打陕西人,他自己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打败了,斥为剿匪不力,指挥无能,重者杀头,轻者撤职查办。在陆建章淫威下,陕军人员大量减少,许多将领被害,部队被裁撤解散,我们三人就是因为拒不执行命令,不但部队被撤销,还差点遭了陆建章的毒手。”

    严裕龙问:“目前白朗已经战死,白朗起义军也被打散。陕军主要在职将领也已经被陆建章收买或归顺,陆建章控制陕西的目的已经达到,可是他还是这样倒行逆施,他到底要干什么?”

    李瑞轩说:“陆建章是想赖在陕西不走,当陕西的土皇帝,于是向袁世凯谎报密报说‘陕西民风凶悍,土匪横行,陕西当局已无力控制局势,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又报说‘陕西乃受孙中山影响的大省,只知有孙中山,不知有袁大总统,陕军将领多为孙中山死党,应赶快采取措施’,又说什么‘陕西民心既已不顺,兵心又皆不服,中央如不派员接替,猝有缓急关中非复中央所有’,看了陆建章的密报,袁世凯于是任命陆建章为陕西督军,掌握了陕西军政大权。”

    说到这李瑞轩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沉思了良久说:“孙中山当时辞去临时大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因他手中没有军队,三民主义的主张虽然有民众拥护,但抵挡不住手握重兵的清廷重臣袁世凯手中北洋军阀的枪炮,袁世凯虽然口口声声许诺坚持共和,可是却定‘孔教为国教’,而且还仿效历代帝王祭孔,这无非是让天下人明白,天子龙并未在中国大地上消失,其目的就是为登上皇帝宝座铺平道路。听说像陆建章这样一些善解袁世凯心意的奴才已纷纷上奏折要求袁世凯称帝,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到这李瑞轩用眼光环视了一下在座的严裕龙、马山虎和杨雄飞说,“如果他袁世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称帝,我李瑞轩就不惜冒死再次联络各路陕军义士,反袁逐陆,就是把这条命搭上也在所不惜。”马山虎和杨雄飞说:“如果瑞轩兄率兵高举义旗,我等一定随大哥举事。”

    杨雄飞说:“还有一件事更让人气愤,就是那个辛亥革命时自封为临晋县长的土匪麻老九,已被陆建章任命为旅长进驻临晋县。”“麻老九被陆建章任命为旅长进驻临晋县?”严裕龙用不解的神情看着杨雄飞问道。“连你们这些正规军都被撤销裁并,陆建章为什么要用一个土匪?”马山虎说:“原因有两个,一是麻老九心狠手辣,在镇压白朗义军和其他对抗陆建章的陕军时手段残忍,大开杀戒,得到陆建章的赏识,另外派王寅文去甘肃购买上万两上等烟土孝敬陆建章的儿子陆承武,并且和陆承武结为把兄弟,于是得到了陆建章的重用。”

    听了杨雄飞和马山虎的话,李瑞轩气得大声骂道:“这个陕军败类,我真后悔当年没有听从裕龙兄劝告杀了这个祸根。”就在这时,邱鹤寿突然进门说道:“严先生,门外来了一队抬着各种礼物的士兵,为首的是麻老九和王寅文,说要拜见严先生。”严裕龙站起身惊诧地说:“什么,麻老九来拜见我,可是这个败类来见我干什么?就说我严裕龙不在家,不见。”

    “严先生真是好兴致,高朋满座,又有美酒相待,真是悠闲啊。”就在严裕龙给邱鹤寿吩咐不见麻老九之时,麻老九和王寅文已不请自进,命令士兵把抬的那些药材、食品、绸缎等礼品放在院中,冲着严裕龙他们作了个揖说:“想不到还有李先生、雄飞和山虎兄弟,幸会幸会,这些天我正想你们哩,不想却在此相见。在座的都是我麻镇武敬仰之人,在此相见是我等的缘分啊。”尽管麻老九表现出一种十分热情的样子,可严裕龙、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几个人却一个个冷冷地坐在那里。严裕龙是主人,心中虽不高兴但还是出于礼节站起来对麻老九说:“听说你荣升为陆建章的旅长,我严裕龙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夫,如何敢劳麻旅长来看我,又如何敢接受麻旅长这样贵重的礼品。”

    麻老九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对严裕龙说:“先生这话见外了不是,如果不是先生当年两次相救,我麻镇武早就死过两次了,古人云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严先生救了我麻镇武的性命,给你这点薄礼又算得上什么?”严裕龙依然用那种冷冷的口气说:“我当初救你,只是为避免杀戮,更是想让你为陕西人做些好事,如今陆家父子祸陕欺压陕西人,我是恨陆家父子的,麻旅长如今是陆建章陆家父子的红人,古人云道不同不与为谋,因此我严裕龙和麻旅长不可能成为朋友,麻旅长还是把你的东西抬走吧。”

    “哈哈哈……”听了严裕龙的话,麻老九突然大笑起来,“严先生是生气我投奔了陆建章父子那对王八蛋,一想到他们把咱们陕西搞成这个样子,我就恨不得马上去要了那两个狗日的命。我要告诉严先生,我麻镇武绝不是那种贪生怕死认贼作父之人。”说着拔出腰中的手枪“啪”地一下放在桌子上,冲着严裕龙和李瑞轩、马山虎、杨雄飞吼道,“日他妈,自从我麻镇武参加辛亥举事起,就没把这条命叫命,杀头不过碗大个疤,不信严先生现在就用这枪打死我,要是我麻镇武眼眨一眨,就不是人生娘养的。”

    麻老九的话,一下子听得严裕龙、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愣在那里,他们真不知道麻老九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马山虎于是瞪着眼睛问道:“那你狗日的为何还要投靠陆家父子?”麻老九说:“那怎么能叫投靠,那叫保存实力。依山虎兄的意思,是要我麻镇武拿了枪和他们去打,去拼,山虎兄你也是带兵打过仗的人,你们扳着手指算一算,陆建章有多少兵,我们有多少兵,陆建章武器装备怎样,我们武器装备怎样,如果我们现在就和陆家父子去拼,陕军这点家底不早就被拼光了。”说到这麻老九转身拍了拍站在旁边的王寅文的肩膀,“我麻镇武这样做都是听了寅文军师的妙计,保存实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待机会,伺机而动。”说完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的确误解麻旅长了,麻旅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替咱们陕军保存实力,以图将来聚大事。”说到这,王寅文看着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说:“我的确很佩服你们三位老兄的义气和精神,可是做事少了一点谋略,结果部队被裁撤,真是可惜得很,我和麻旅长这样做只是想给陕军保存一些家底,在此我和麻旅长再次告诉大家,我们是拥护孙中山的,如果哪天李先生要高举义旗,反袁逐陆,我和麻旅长一定冲逢陷阵,以效犬马之劳。”

    严裕龙和李瑞轩他们虽然知道麻老九和王寅文是在狡辩,但却不屑和他们争论,只好给他们看茶让座,但终因话不投机,麻老九和王寅文喝了一杯茶后知趣地告退。在回县城的路上,麻老九对王寅文说:“严裕龙是我的救命恩人,因此他怎样给我麻镇武吊脸使眼子我都无话可说,可是老子就是受不了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的那种眼光,竟敢看不起老子,寅文军师你不要奉承我,你说他们和我麻镇武相比,哪个更能干,他们将来能否为我所用?”

    “当然是你麻旅长能干,要不你怎么当了旅长,队伍发展到三千多人,而他们当初五六千人的队伍如今却成了光杆司令。”王寅文回答说。“就说这个李瑞轩,的确很有才华,但是书生气太浓,竟不知‘王侯将相宁有种,兵强马壮者为之’的简单道理,白白地把几千人的部队拱手交了出去,这样的人不可能成大事。再说马山虎和杨雄飞,二人的确是条汉子,但是只知打打杀杀,不知用计谋,不是当帅的材料。至于旅长问这些人能不能为旅长所用,正像严裕龙所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三个人都不可能被麻旅长所用,而且有可能成为旅长的克星,因为他们太了解麻旅长了。”

    麻老九说:“我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因此这阵一直寻思着将他三人找个机会给弄死了,可是一想到他们都是条汉子,这心中还是有些老大不忍,先放下再说吧。”

    一九一六年,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韪,终于登上了天子龙的宝座,穿上那件梦中想过多少次的龙袍,圆了他的真龙天子梦,在北京称帝。陆建章因为袁世凯铺平称帝的道路有功,被袁世凯赐为一等伯爵,激起了陕西革命党人和进步人士的反袁逐陆运动,各县纷纷宣布护国,李瑞轩在马山虎、杨雄飞等陕军昔日将领的拥护下,在临晋县举事宣布护国,一时从者甚众。麻老九这个一贯玩弄伎俩的土匪看到陆建章大势已去,名义上加入了李瑞轩的队伍,但却以种种借口不交出军队指挥权。陷入护国军重围的陆建章兵败后,像一条丧家之犬逃离了陕西,而他的主子袁世凯,在做了八十三天皇帝后,在全国上下的讨伐声中,众叛亲离,一命呜呼,一场复辟闹剧终于收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