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芳草碧连天

时间:2020-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芳草碧连天

    后来余周周自己都没想到,她会和奔奔冷战那么长时间。
    她仍然陪着妈妈四处走,偶尔也会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每到那个时候,她就会把奔奔划为背景,好像他长着一张和其他人一样毫无特点的脸,好像他不是奔奔,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沉默孤独的注视。
    其实她并不是生他的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有一个困惑而难为情的问题,只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问妈妈,索性无视。
    当天气越来越暖,妈妈开始整理冬衣,从周周的黑色大衣里面掏出了一张折叠好的原稿纸,上面只有两个名字。
    陈桉,余周周。
    妈妈有些疑惑,举着纸片问周周,“这是什么?”
    余周周突然觉得很害羞,不同于听说月月与奔奔的事情的难堪。她努力装作非常镇定非常轻松的样子说,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撒谎呢?她不知道。
    妈妈并没有很在意她的表情,“那我就扔了。”
    “别!”她尖声喊起来,吓了妈妈一大跳。
    “你要干什么?”妈妈皱着眉头,看到女儿一蹦三尺高从自己手里夺过那张纸片,重新折好,低头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余周周盯着手里的纸片,突然感觉到心底有种异样。那是一种属于六岁的惆怅,好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只有现在和未来,还有一种名叫过去的东西,它就像是陈桉的笑容,惊鸿一瞥,却只存在于背后,遥远的未来,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他。
    她蹲下,从床底拖出她的铁皮饼干盒,将这张纸和她的小玩意儿一起小心翼翼地放进去。
    “对了,周周,咱们下个月就能搬回外婆家了。”妈妈突然笑着说。
    余周周惊骇地抬起头。
    “高兴不高兴?”
    “高兴。”
    不高兴。
    她怯怯地问,“妈妈,不是说外婆家没有空房间吗?”
    妈妈抚摸着她的头,“现在你玲玲姐和婷婷姐都跟大人住一个房间,她们俩的房间就空出来给咱们了。”
    “为什么现在空出来?”
    “因为今年九月你就要上小学了呀,外婆家距离你的学校最近,”妈妈笑起来,很高兴,“外婆托人好不容易给你报上名了,你今年九月就要去师大附小了,全市最好的小学,高不高兴?”
    妈妈的语气中有些终于弥补了幼儿园缺憾的喜悦感,余周周并没有听出来,她担心的却是,玲玲姐姐和婷婷姐姐一定恨死她了。
    现在已经是24号,下个月,好像很快就是下个月。
    余周周仿佛能看到奔奔忧伤地看着自己,看到他一点点淡化成天上那一抹半透明的月亮,看到他和陈桉一样,在离别之后归属到名为“过去”的那个铁皮饼干盒子里面去……
    她回头望着窗外,瓢泼大雨中,远处奔奔家的小房子孤零零站在那里,就像每一次余周周讲故事时候余光看到的奔奔,总是站得离人群很远。
    1994年5月24日,还没有过7岁生日的余周周突然懂得了一个道理,把握现在。
    雨刚停,她就冲出门,跑到奔奔家门口敲门——他们这些孩子都特别害怕奔奔的酒鬼爸爸,连余周周都从来不敢到奔奔家里去找他,每次都是奔奔主动到周周家找她玩。但是这次她忘了害怕,只顾着一路飞奔。
    谢天谢地,开门的刚好就是奔奔。
    余周周几乎一瞬间飚出眼泪,对奔奔说,“我要走了。所以来道歉。”
    没想到奔奔的眼泪比她还汹涌——“真好。”他说。
    余周周愣住,伸手掐住他的耳朵,横眉立目地大吼,“你什么意思?!”
    奔奔浑然不觉,泪眼朦胧地说,“你终于肯理我了,真好。”
    只需要一分钟,星矢就找回了自己的雅典娜。
    屁股下垫着塑料袋,他们两个人肩并肩坐在雨后潮湿的水泥管子上看着渐渐明朗的天空。
    “喂喂,”余周周激动地拽着奔奔的袖子,“你看,彩虹!”
    城郊的平房区没有高楼遮蔽,一般阴云一半清澈的天空中,硕大的彩虹让世界变得虚幻,余周周仰望着那样盛大的美好,嘴角一再地上扬,她仿佛看到了魔界山就在眼前,而自己即将和西米克一起坐着彩虹前往更高的一层。
    “真好看。”奔奔说。
    余周周在彩虹的鼓舞下,终于有勇气问出那句话,“你和……你和月月……”
    奔奔瞬间脸红,低头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问,“啊?”
    “你和月月……”余周周再次抬头对着彩虹汲取力量,“大冬天的不穿衣服,不冷吗?……”
    “……”
    终于在奔奔无比娇羞而又颠三倒四的叙述中,余周周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被月月邀请到家里去玩的奔奔,在她央求下迫不得已陪她玩“公主和强盗的故事”。丹丹说电视上就是那样演的,于是他只是按照她的指示脱了衣服——奔奔一再对余周周强调,其实还是穿了小裤裤的——然后就被丹丹看到了。
    最后奔奔艰难地加上了一句总结陈词,“……的确把我给冻坏了。”
    余周周大笑起来,虽然她仍然觉得奔奔的做法很丢脸,可是既然他说他是被迫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原谅他呢?
    “不过月月家的电视上演的是什么啊?公主和强盗的故事?”
    余周周和奔奔都很困惑。后来上了大学,BBS上在男生间流传着一句话,“平生不识武藤兰,阅尽A片也枉然”,可是那个时候,幼小的他们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三级片。
    每当误会消除冰释前嫌的时候,故事就距离结尾不远了。终于余周周还是抱着自己的饼干盒子,茫然地看着舅舅请来的一群同事在妈妈指挥下将家里的东西都搬上了蓝色的卡车。奔奔站在她身边,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都不曾提醒她,“别忘了我”。
    也许他相信余周周不会忘记他。也许他相信余周周对他说过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最后在妈妈喊她上车的时候,余周周只是含着眼泪,轻轻地捏了捏奔奔的手。
    总是哭鼻子的奔奔却没有哭,相反,他一直在微笑。
    微笑着说,“周周,你以后一定能成为特别了不起的人。”
    余周周很诧异,她心想,我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了啊。
    她是星矢,是西米克,是女王,是三眼神童暗恋的女生,是大侠,是……
    奔奔像个小大人一样,非常严肃地摇头,“我是说,真正的了不起的人,就是别人眼里也很了不起的那种。”
    余周周神色怔忡,直到被妈妈抱着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仍然频频回头。土道上,奔奔的小身影越来越远,她忽然慌张地“哇哇”大哭起来,视野中一片模糊,只有一个小黑点,安静地看着她离去。
    卡车引擎的巨大声响一点点消弭,奔奔始终没有离开,甚至在卡车拐弯消失之后也没有。
    他是唯一一个曾经走入余周周小世界里面的人,自然知道余周周在其中的威风八面。其实他也的确真心地认为她很了不起,可是不知怎么,他就是相信,有一天她的小世界终究会把所有人都包围进去,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侠。
    那么他会和那些小朋友们一起看着她,一脸羡慕地给她叫好。
    希望那个时候,当她神采飞扬的目光投射到人海中,还能一眼认出他的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天价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