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子来了(9)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9)

孙毛旦说:

"翻译官,八路军、中央军、土匪早就跑了,哪里在人群里头?他知道有二十五个,他指不就完了,何必老缠着我!"

若松这时尖锐地叫了一声:

日军便打起火把,将留在村里的老百姓,都从家里赶出来,集合到村南的打麦场上。若松又叫人把日军的几具尸体,抬到打麦场上,摆到村里老百姓面前。几百个老百姓 被围在打麦场中间,有哭的,有吓得哆嗦的,还有屙了一裤的。大家纷纷往一块挤。日军在四周端着刺刀围着。有的日军手里还牵着狼狗。若松指着尸体对翻译官说:

"原来这日本人,也不是人×的!"

接着忙给他使眼色。到了这地步,孙毛旦忙说:

"太君问你,人群中有无八路军、中央军和土匪?"

"送给你,戴着玩吧!"

一次若松又在街上走,碰到个中国卖菜老头,带着一个流鼻涕水的小丫头。若松便 拦住人家,与小丫头说话。碰巧这天若松没有带糖,就顺手把自己的礼帽摘下来,戴到小丫头头上,看着笑,用日本话尖锐地说:

孙毛旦忙说:

"据逃回来的警备队小队长孙毛旦报告,是八路军、中央军、土匪联合起来把太君杀了!"

孙毛旦死后,若松又举起指挥刀。日本兵见他举指挥刀,包围圈上的散兵线就撤了。若松又举一下指挥刀,机枪就"哗啦""哗啦"推上了子弹。若松又举一下指挥,机枪就响了。老百姓没经过这场面,见日本兵走来走去,当官的举了几下指挥刀,还不知怎么回事,机枪子弹已经像扇面一样扫到身上了。接着人一排一排地倒了。机枪打了五梭子,停了。倒下人的血,开始往外洇。后边没有倒下的人的鞋底子,都被血洇透了。若松上前看了看,见死的人有三十多个,就叹了一口气,把指挥刀插回刀鞘,把部队的指挥权下放给小队长,自己回到村头汽车旁,又钻进驾驶室,把车门关上了。

"老日本、李小武、孙屎根、路小秃,我都×你们活妈!"

一中队日本兵便全部集合,坐上汽车开了过来。若松坐在驾驶室里,心情特别懊丧。本来今天是高兴的日子,纸蛤蟆他还没有看够,可以看到晚上,没想到突然出了这事,耽误了他看蛤蟆。他在驾驶室还用指挥刀顿着地板:

孙毛旦摸着脸说:

"太君,是老跟我过不去,这里没九-九-藏-书-网有八路军、中央军、土匪,让我怎么指?你如果今天存心难为我,索性先把我杀了算了!"

"有,有。"

"太君想怎么办呢?"

"你的大大地坏了!"

这下老头子更害怕了,以为若松定要诈他的一担菜,顾不上擦鼻血,又跪下磕头,把若松弄得也没办法,只好叹口气走了。后来全县城传闻若松要用一顶帽子诈人家老头子一担菜,弄得维持会长、警备队长塌鼻子都胡涂了,说:

若松一走,小队长又把指挥刀拔了出来。日军这时不再杀人,开始烧房子,奸淫妇女。村里房子被点了十四处,妇女被奸淫二十三名。一片鬼哭狼嚎。日本人奸淫妇女,连人都不避,在打麦场的血水中,就把人给按倒了。许布袋的女儿许锅妮、李小武的妹 妹李小芹,日军来时躲在家里地窑里,集合老百姓时被日军赶出来,现在都在血水中被日军奸污了。李小芹没有反抗动作,两个日军轮流奸污她后,就把她放了,许锅妮在一个大个子日军上身时有反抗动作,大个子日军立即从屁股上拔下一把刺刀,扎到了许锅妮喉咙上。许锅妮摆着头正在死,大个子日军就扒下她衣服奸污了她。折腾到半夜,村头汽车旁响起了撤退号,日本人才停止放火,提上裤子匆匆忙忙走了。这时已是五更天,村里剩下的几只公鸡开始打鸣。十五的月亮,已经快掉到西边山里去了。村子里除了火烧房子的"哔哔啪啪"声,到处没有人声。在血水中被脱光的妇女,还没反应过来,仍 光着身子在血水中躺着。躲在村外庄稼地的人,仍不敢回村。惟有村长许布袋,在庄稼地睡醒一觉,这时回了村。他到村里转了一圈,又到打麦场转了一圈,鞋立即被血水洇湿了。他在打麦场的血泊中,看到光着下身死去的女儿许锅妮,倒在一群妇女和死人中。他没有管女儿,也没有管众人,而是跺着脚高声叫骂道:

"欺骗皇军的有,死啦死啦的!"

若松向他比了一个手势,翻译官吓得脸都白了。但他知道若松的脾气,也不敢说什么,只好找到孙毛旦,说:

若松这时吃了一惊,问:

"我去,我去!"

"太君,不能这么办,一担菜你不在乎,这可是俺全家的饭辙呢!"

翻译官说:

这时孙毛旦说:

翻译官低声说:

孙毛旦说:

"太君,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要这么说话,今后我就没法干了。今天我也是只差一点,就要为大日本尽忠了!"

日本的汽车在村头停下。日本汽车马力大,庄稼地可以通过。汽车在村头一停,从车上"呼啦""呼啦"跳下六七十个全副武装的日军,开始包围村子。坐在驾驶室司机旁边的日军指挥官,是一个叫若松的中队长。看着日军在包抄村子,他仍坐在驾驶室里不动。若松是日本陆军学堂的毕业生,今天三十九岁,来中国已经五年了,先在济南日军参谋部呆了三年,后来战线扩大,参谋部人员裁减,他被派到这支部队当了个中队长,随 部队从济南到开封,又从开封来到这个县城。这个县城总共驻有一个日军中队,实际上他成了这个县城的最高指挥官。若松个子低矮,声音尖锐,但他不轻易说话。在参谋部工作时,他负责向司令长官抄送电文。送了两年电文,司令长官没见他说过一句话,从来都是敬礼放下电文,扭身便走。有一天司令长官想起这件事,问参谋长官:

若松听不懂中国话,不知道老头子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是因为他给了小丫头一顶礼帽感谢他,趴在那里磕头。磕头感谢,又把若松惹恼了,觉得老头子没骨气,一脚就 把老头子鼻子踢流了血:

"米西米西!"

若松摆了一下手,孙毛旦只好带着几个日本兵到人群中去挑人。孙毛旦一肚子委屈,心里骂道:

"报告中队长,八路军、中央军、土匪统统逃跑了!"

汽车开得很快,半个钟头就到了村头。又半个钟头,完成包围,一个小队长跑到驾 驶室前报告:

就带着队伍进了村。边走边骂:

"你不想活了?"

"中国人统统地坏了!部队集合,到村子里去!"

若松听他说这话,马上向外拔指挥刀,接着尖锐地嘟噜了一阵日本话。翻译官向孙毛旦说:

小队长说:

若松看着日军头不见头,身不见身的尸体,皱着眉说:

"毛旦,太君说,早该杀了你,你本身就通八路!今天你带五个日本人来拉面,为什么日本人都死了,就你逃出去了?"

参谋长官答:

若松又放出一条日本狼狗,上来与孙毛旦争肠子。孙毛旦往肚子里塞,狼狗咬着往嘴里吃。孙毛旦终于没争过狼狗,狼狗将肠子从孙毛旦肚子里扯出来,吞巴吞巴吃了。孙毛旦就头戴着一顶战斗帽死了。

"他不是哑巴,就是不爱说话!"

硬着头皮在人群中转了一圈,不知挑谁是好。人群见他来,一个个吓得哆嗦,因为他挑上谁,谁就活不成了。看看转了大半圈,还没挑出一个,若松在火把下又瞪起了眼 睛,翻译官忙跑到孙毛旦身边:

这时孙毛旦看到人群中有村里的一个傻子叫杨百万,也在人群中藏着,就用手指了指杨百万。立即有两个日本兵上去,把杨百万从人群中拔了出来。可杨百万毕竟是傻子,刚才在人群中,看到别人哆嗦,他也跟着哆嗦;现在被人拔出来,他倒不害怕了,在火把下"嘻嘻"地笑。若松也看出杨百万是个傻子,以为孙毛旦有意戏弄他,立即拔出指挥刀,指向孙毛旦:

"报告中队长,村子包围完毕!"

"看平时若松不像爱财的人,怎么相中了老头的一担菜,真是个怪人!"

孙毛旦听若松这么说,吓得汗都出来了,忙说:

"如果是三个两个,我随便找几个顶了算了,这二十五个,叫我怎么指?"

"那有什么办法?没看出若松的意思?死了五个日本人,要拿二十五个中国人换哩,一个换五个。这事都叫八路军、中央军、土匪给闹坏了,他们杀了日本人跑了,害苦了一帮老百姓!"

"嗖嘎,中国人良心统统地坏了!"

其实司令长官也就是随便问问,参谋长官便以为司令长官不喜欢若松,嫌他不机灵,送电文就换了一个人;后来参谋部裁减,便把若松派到了部队。派到部队后,若松仍 不爱说话。平时吃饭睡觉不爱说话,战场上打仗也不爱说话。他越是不爱说话,他手下的士兵越是害怕他。战场上指挥,冲锋时,他挥一下指挥刀,队伍"哗"地一下就冲了上去;该撤退时,他向号兵摆一下手,号兵吹撤退号,队伍"哗"地一下就撤了下来。包括杀人,别的日本人用刀子砍人,挥起刀子,"呜里哇啦"地喊一声,才砍刀子;他却一声不响,就把刀子削了下来。在部队驻地,他的军营特别肃静,士兵们正围在一起说笑话,他走过去,士兵们的嘴马上就闭上了。由于他军阶较低,不够往中国带家眷的资格; 部队在开封驻扎时,他也随几个同军阶的军官,换成便服,装成中国人,去偷偷逛过妓院。别的军官一场妓院逛下来,妓女马上就知道是日本人来了。而接待若松的妓女,直到事毕,还以为是接了个中国商人,因为在整个过程中,他仍是一言不发,据熟悉若松的人讲,若松在年轻的时候,是北海道一个很有名气的足球队员。踢球时就不爱说话。后来考大学没考上,上了陆军学堂。对战争的看法,若松是这样,他弄不懂"东亚共荣"的大道理,但他对自己要千里迢迢到别国去打仗感到很恼火。这个恼火他不敢发泄到自己上司头上,就转而发泄到战场上的敌人身上。敌人不顽抗,战争早早结束,他就可以 早早回国。所以他最讨厌负隅顽抗的敌人。抓住顽抗的敌人,他一刀砍下去,眼都不眨。可他对投降日本的中国人,又很看不起。在县城,他对维持会长,对警备队长塌鼻子,就非常冷淡,很少与他们说话。弄得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脾气古怪,似乎怎么做都对不住他。包括一些日本军官,都不愿与他共事。但若松很喜欢孩子。见了孩子,比见到大人和蔼得多。在县城驻军,他时常换便服上街去逛,碰到中国小孩,他就高兴地笑,弯下腰给人家发一粒糖。这时说话,说:

没等孙毛旦反应过来,就有一个日本兵上来,一刺刀扎到了他肚子里。随着刺刀往外拔,肠子也涌了出来。孙毛旦一头倒在地上,一边往肚子里塞肠子,一边说:

然后用日语对小队长下命令:

"我×他姥姥,活了一辈子,还没过过这种日子哩!"

"太君,咱们回去吧,改天扫荡八路军、中央军、土匪就是了!"

"若松说了,八路军、中央军、土匪都在人群里,有二十五个,你在这村子熟,让你统统指出来,统统死啦死啦的!"

翻译官说:

"别,别,我的肠子......"

这天清早,若松接到日本家里一封信。是他妻子写的。他妻子原来是个幼儿园阿姨,后被征到日本军工厂当工人。妻子的信,无非是"家中都好"、"保佑你平安"之类的话。但信中还夹着一只纸折的小蛤蟆,一拉就动。妻子在信中说,小蛤蟆是七岁的小女儿折的。看那蛤蟆的模样,若松断定不是女儿折的,但若松仍拿着那只小蛤蟆,"嘻嘻"笑着看了一天。勤务兵一天给他送三次饭,见他总拿着一只纸蛤蟆笑,不知他又犯了什么精神病,悄悄把饭放下就出去了。到了傍晚,一个小队长匆匆跑到他屋里,喊了一声"报告",看他正看蛤蟆,就不敢再说什么。等若松把蛤蟆看够,才扭回头看那小队长,小队长忙又敬了一个礼说:

"毛旦,快去吧,别等中队长发火,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若松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别强了,你考虑着指吧!"

日本的大队人马来了。

小丫头不懂事,倒不害怕,把个担菜的老头给吓坏了,听他说日本话,知道是日本人,以为要用一顶礼帽诈他一担菜,忙趴到地上给若松磕头:

"那个送电文的若松先生,是不是个哑巴?"

若松上去打了孙毛旦一耳光:

"集合老百姓!"

这时若松已经踱过来,向孙毛旦做了一个手势,让他到人群中去指。孙毛旦说:

孙毛旦傍晚逃到城里报信儿,惊魂未定,就又随日本人来了村里。他下午还没吃饭,肚子有些饿了。再说,他不知道八路军、中央军、土匪还在村子没有,在村子也不知藏到什么地方;一天的血战,他亲眼见土匪路小秃往下剁人头,他胆子吓破了,忙说:

若松这时跳下汽车。翻译官、孙毛旦都跑到他面前。若松指着孙毛旦说:

若松将指挥刀戳到他脸上,又尖锐地咕噜一句,翻译官说:

若松马上脸色就不高兴,盯着孙毛旦看。翻译官在旁边推了孙毛旦一把:

"你看,中国人惨无人道,良心统统地坏了!"

"你的良心也大大地坏了!"

"太君,我浑身跟零散一样,就不要让我去了!"

"这里都是老百姓,指谁不冤枉谁了?"

"报告中队长,今天有五个士兵到乡下去拉给养,让中国人全给杀了!"

"中国人统统地坏了!"

日军进村,挨家挨户搜查八路军、中央军和土匪。但八路军、中央军、土匪早就没影了儿了,哪里能搜查得出来?村里老百姓也有躲庄稼的,躲不及庄稼的,留在村里。孙毛旦见搜不到八路军、中央军、土匪,一方面懊丧,另一方面也高兴,免得挨他们的黑枪。倒是在村里搜出几具日军的尸体,还在许布袋家扔着。村子搜查完,大家抬着日 军尸体,回去给若松报告。日军小队长说:

"什么人杀的?"

"你的带皇军进村,八路军、中央军、土匪的认出来,统统地死啦死啦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