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子来了(6)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6)

"白面倒收齐了!"

接着用勺搅锅底,果然有些糊了。小得说:

"喝酒不喝?"

"怎么了布袋,白面没收齐吗?"

"我不要钢笔,我不会写字!"

"你没嗅出来吗,这汤有些糊了!"

接着又向日本人介绍:

小冯忙拿过一个花瓷盆帮他盛汤:

许布袋说:

小冯心里说:

"好的,好的!"

"小冯,你怎么现在来了?家里有日本人,你是八路军,小心抓了你!"

老婆说:

"小得,我说让你给日本人做辣子鸡,看怎么样,对了他们的口味不是!"

"啥都稀罕,日本没有枣树!"

孙毛旦不好意思地说:

饭馆老板捂着脸不敢说话。这时一个日本兵火了,站起来脱掉衣服,要与塌鼻子摔跤。如果搁在平时,孙毛旦非伙同塌鼻子把饭馆砸了不可,但现在是日本人的事,孙毛旦忙跳到中间,把日本人和塌鼻子劝开了,拉塌鼻子走出了饭馆。塌鼻子挣着身子说:

"算了,因为一顿饭,何必生气!"

"小得,我不看你的钢笔。这里有日本人,我得赶紧走。只是我这鞋太烂,你借我一双鞋行吗?"

"你呀!"

"还不赶紧换了便服,进村去找小得?看日本人吃饭吃完没有?要没吃完,下药还来得及。要吃完了,也赶紧回来报告,咱们就捉不了活的了,只能打他的伏击了!"

孙毛旦上去踢了他一脚:

"鸡都吃了,哪还差两壶酒钱,热两壶吧!"

"就差这一道汤了!"

小得说:

伙夫小得拿着塑料钢笔回到厨房,看那笔半天,就下手给日本人做汤。这时已是小晌午了。小得做的是红薯片鸡蛋汤,又酸又甜,也是小得的拿手戏。汤做到一半,他出来抱柴禾,见东家许布袋钻进了马圈,看那样子是喝多了。回到厨房,手里捞着面筋, 又见对面矮墙上翻过一个人来,原来是小冯,穿著他没当八路军之前的马夫衣服。上次孙屎根派小冯来村侦察,还交给他一个任务,即让他争取伙夫小得,今天给日本人做饭时,下到饭里一些蒙汗药,把日本人麻翻,他带队伍来捉麻翻的日本人,万无一失。谁知小冯回到村里光顾玩,把这件事给忘了。昨天

夜里孙屎根问他这任务完成没有,他才突然想起,可他又不敢说自己没完成,就说自己给了小得十元联合票,已经完成了。但等他和孙屎根都隐蔽到毛豆地里时,他越想越觉得不妥。日头到了小晌午,小冯更加着 急。队伍趴在毛豆地,眼看就要打仗,没人麻日本人,他却说有人麻,停会不把大伙给坑了?没麻翻的日本人,抄起枪跟大伙打,不知要死几个人哩!这谎说不得,不比过去在家喂马,夜里睡过头,忘了添草,第二天东家问喂饱了没有,自己说喂饱了,马也不会说话。这是打仗。小冯越想越怕,便悄悄爬到孙屎根面前,抖着胆也抖着身子将这情况给孙屎根说了。孙屎根一听,气得浑身也发抖,当时就将盒子枪杵到了他脑袋上:

 

就捺住小得的手说:

伙夫小得来上菜,孙毛旦说:

小得只好接过汤盆,往前院端去。边走边说:

日本人又说:

小冯边跑边摸口袋:

"小得,你在后头磨蹭什么,快给太君上汤!"

那个老日本兵当即从口袋拔出一杆塑料大头帽钢笔,递给小得。小得说:

"这倒带着哩!"

小冯哆哆嗦嗦换了便服,便顺着庄稼棵往村里跑去。孙屎根在后边问:

"苦也,今天事事跟我不对,麻药下进去,偏偏汤又糊了,他汤要重做,我哪里还有麻药?"

"麻药带着没有?"

"好的,好的!"

小得就接住了。

"日本人不打我,孙毛旦一嗅汤糊了,也会打我!"

又看了看日头,说:

孙毛旦笑着说:

孙毛旦当警备队已经两年了。两年之前,孙毛旦仍在村里当副村长。前年五月,城里的日本人和警备队开汽车到村里来过一次。村里杀了一口猪,杀了几只鸡,在街里支起大锅做饭给他们吃。在吃饭过程中,孙毛旦与警备队队长塌鼻子勾上了。孙毛旦见塌鼻子浑身披挂、手执一根胶皮马鞭,十分羡慕;塌鼻子见孙毛旦做事痛快,说话十分有趣,也很喜欢。最后话说透了,原来塌鼻子是郭村财主郭老庆的儿子,孙毛旦小时候到郭村串亲,两人还在一起打过洋片,更觉得亲密。两人饭吃到一半,就一块跑到地里打兔子去了。当天日本人和警备队走了以后,两人也没断联系。塌鼻子带几个警备队员又 到村里来过两次,孙毛旦每次到县城去,就去找塌鼻子玩。后来塌鼻子约孙毛旦索性

离开村子,到警备队去当小队长,孙毛旦也觉得在村里当一个村副没有什么意思,整天就是支差,就跑到城里当警备队去了。这时孙家老掌柜孙老元已故去了十来年,家中无老人,他就是老大,许布袋是一个干亲,也不好管他,于是就由他去当警备队。倒是孙毛旦的老婆夜里哭过一回:

 

小得想了想,接过票子,说:

"不好,不好,都是这双鞋耽误的,这汤得重做!"

"漂亮漂亮的!"

"日本人不好,上次日本人发糖,你还抢着吃!"

孙毛旦说:

  "鸡巴日本人太霸道,惹恼了爷,打死他几个,我就投八路军了!"

"我这是出来混事,塌鼻子说了,中国早晚是日本人的天下,等我将来当了县长,才有你的福享呢!"

"×你妈,见了日本人,忘了你爹了?你这饭馆还想办不想办了?"

孙屎根问:

"那看你眼圈烂的!"

"你的这个!"

"咱自小玩这个,这也是碰巧。太君刚学,打得也不错!"

小冯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小得又从锅台拿起一支塑料钢笔说:

孙毛旦说:

孙毛旦说:

"你的好好的,你的好好的!"

"小得,汤不能重做!"

这时许布袋生了气:

"小冯,你看,这是日本人给我的!"

"别闹小冯,看日本人停会打我!"

"你们是拉上面就走,还是吃了饭!"

"日本人不好么?"

孙毛旦问她:

孙屎根瞪了他一眼:

小冯吓得当时尿了一裤:

这时许布袋倒"扑哧"一声笑了,骂道:

"这顿打是脱不过了!"

"昨天夜里问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不会写字就不能接住了?回去卖给摇拨浪鼓的还能赚几块钱呢!"

孙毛旦松了一口气,说:

就把塌鼻子劝回了军营。事后孙毛旦还有些得意,觉得自己比塌鼻子会混事;将来日本坐了天下,他前途肯定比塌鼻子大,别看他现在当着队长。今天他又领日本人来拉面,肯定给日本人又留下一个好印象。想到这里,孙毛旦很高兴,坐在马

车辕上,唱起了小曲。这时日头渐渐上来了,马在土路上"得得"地跑,每个人头上都沁出了细小的汗珠。那个日本老兵掏出一包烟,请大家抽。大家抽着烟,看着路两旁的庄稼地,倒也怡 然自得。一个长着娃娃脸的日本兵,从口袋掏出一个中国弹弓,从另一个口袋摸出小石子,用弹弓打树上的麻雀玩。可他弹弓打得很不熟,惊起一阵阵麻雀,不见打下来一个。大家都笑他。他也不好意思"嘿嘿"笑了。这时孙毛旦拿过弹弓,从娃娃脸兵口袋里摸出一个石子,搭上弹弓,瞄瞄准,一弹弓打出去,麻雀就掉下一个。日本兵都欢呼,拍孙毛旦肩膀:

 

"好的,好的!"

小得哭丧着脸说:

"下次派到别的村就是了,不都是中国的东西!"

"我不敢!"

小冯见小得端汤盆进了前院,心里一阵高兴,立即爬墙头出去,飞也似的跑了,跑向毛豆地去报信。

"太君,太君,里边的,里边院子的请!"

中午,几个日本人便在许布袋家吃饭。伙夫小得热了酒,做了辣子鸡。另外还有一 盘豆腐和一盘青豆角。几个日本人吃了辣子鸡,辣得直咧嘴,但边咧嘴边说:

小冯进村,由于地形熟悉,翻了几个墙头,就到了孙家后院,看到小得还在厨房忙 活。小得见他吃了一惊:

小得说:

小冯顾不上看钢笔,只想如何能把麻药放到汤里。小冯知道,到了这时候,再做小得的工作,让小得往里放已经不可能了。小得太胆小,一听说汤里有麻药,他肯定连汤碗也端不住。只有自己偷偷想办法放进去,让小得不知不觉把汤送上去。想到这里,小 冯说:

"吃了饭,吃了饭,我上次已经给小得说了,让他给日本人做辣子鸡!"

小得说:

"你在这等着,我到下房给你拿去!"

向他伸大拇指。

"别开枪队长,下次我不敢了!"

"日本人和气,不会因为汤糊就打你。要不人家还会给你钢笔?"

许布袋问:

"为啥要重做,这汤里什么都没有!"

"吃个鸡巴鸡,就高兴成这样,要不你们来中国,日本没有辣子鸡!"

小得听说借鞋,脸上有了为难的样子。小冯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小得最不爱借给人家东西。但已经说了,也不好收回去,只好又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联合票:

"太君,辣子鸡就是他做的!"

"×你娘,你怎么干这事,这不一切都泡汤了?我崩了你!"

"米西米西!"

小冯一听说汤要重做,吓了一跳,说:

"别舍不得,我给你十块钱,算是买你一双鞋,可以了吧?"

小冯说:

就边在围裙上擦手,边走了出去。这时小冯赶紧从口袋掏出麻药,抖到了汤里。由于手抖得厉害,把一部分抖到了锅台上。小冯赶紧用袖子擦掉,又用勺子在翻滚的汤里 搅了几下。这时小得提着一双鞋回来,一进厨房,忙将鞋扔了,说:

一次,孙毛旦和警备队长塌鼻子在城里下馆子,和几个日本兵在饭馆相遇。饭馆老板见来了日本人,就将塌鼻子孙毛旦冷落了,先忙着给日本人上菜。塌鼻子见饭馆老板这么势利,跳起来就给了饭馆老板一巴掌:

又说:

"还不是你这白面闹的!"

"不要紧,端上去吧,你不知道日本人的口味,日本人最爱喝糊汤!"

小冯说:

孙毛旦上去踢了她一脚:

"把糊汤端上去,看日本人不打我!"

这时许锅妮从家里转出来。几个日本兵已经跳下马车,在整理自己的枪支,看到许锅妮,几个日本兵都忘了整理枪支,眼睛不错珠地盯着许锅妮看。一个大耳朵日本兵说:

孙毛旦到城里当了警备队小队长以后,住在塌鼻子房间隔壁。整天的事情也就是带兵站岗放哨,下乡催粮派款;闲时跟着塌鼻子逛逛街,下下馆子,到底比在村里当副村长自在。警备队与日本人分开住,关起门来,塌鼻子就是皇帝,孙毛旦跟着他自然不会吃亏。只是当了小队长没有短枪,出门得像队员一样背条长枪,让孙毛旦觉得丢面子。 所以每当他从城里回村子时,都向塌鼻子借个短枪挎挎。塌鼻子只要自己没有急事,都是一笑,把枪借给他。上次他回来催粮,向塌鼻子借了一回,塌鼻子给了他;今天他领着五个日本人来拉粮,又向塌鼻子借了一回,塌鼻子又借给了他。五个日本人中,有一个是老兵,来中国年头长些,会疙里疙瘩说几句中国话,还能与孙毛旦对上话。在城里,一个警备队的人,如果能与日本人交上朋友,算是面子大的。现在孙毛旦与五个日本人在一起,想与哪个日本人说话,就与哪个日本人说话。那个老日本兵还给他当翻译,让他很高兴。于是路上不停地与日本人说话。日本人也不恼,与他有说有笑的。孙毛旦 分别问人家来中国几年了,习惯不习惯;没当兵之前,在日本都干啥;娶老婆没有,有几个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日本有这种马车没有;日本炸油条吗?等等。孙毛旦的感觉是这样,与日本人相处,你只要讲信用,不先惹事,日本人还是挺和善的。你用手拍拍他的肩膀,弹弹他的钢盔,他都不恼;就怕跟人家别扭着来,像中央军、八路军那样,几个毛人,动不动还想摸摸人家的胡须,就把人家惹恼了。日本人一恼,不是闹着玩的。孙毛旦自到了警备队,当着小队长,没和日本人红过一次脸。见了日本人,不管是当官的,还是当兵的,他都很尊重。日本人见他也很和气,总是说:

"你这一给日本人干事,不成了日本人么?"

小得指着锅说:

就把几个日本兵让到了许布袋的院子里。这里既是村公所,又是许布袋的家。日本人到了院子里,看到有一棵枣树,上边的枣还没有打,红红地挂在那里,就把许锅妮给忘了,把心思转到枣树上,"哈哈"地笑着:

恰恰在这时,前院响起孙毛旦的声音:

又问孙毛旦:

许锅妮当初在开封见过日本人,倒没害怕,仍端着脸盆,提着一根棒槌往前走。倒把许布袋的脸给吓白了。这时孙毛旦上前招呼几个日本兵:

那个长着娃娃脸的日本兵,脱掉鞋就往枣树上爬。他爬树的本领倒是比打弹弓强,一会儿就爬到了树上。他在树上打枣,其它四个日本兵在树下抢着拾枣吃,倒像一群嘻 嘻哈哈的孩子。一个日本兵还把一捧枣递给许布袋:

"日本人不好,占了中国!"

小冯也不答话,急忙闪进厨房问:

"看你,都是因为你的鞋,把汤做糊了,看毛旦停会打我!"

"日本人吃完饭没有?"

这时许布袋站了起来,说自己眼圈疼,不能陪着喝酒了,就退了出去。孙毛旦没在 意。几个日本兵也没在意。几个日本兵喝了几蛊酒,更加兴奋起来,都"呜里哇啦"唱起歌来。那个娃娃脸日本兵还脱掉军衣跳起舞来。孙毛旦也不知他们唱些什么,跳些什么,坐在一旁看着。这时他心里倒骂道:

一路玩着,就到了村里。村长许布袋迎出来。孙毛旦见许布袋脸色不好,垂头丧气的,眼圈熬得稀烂,以为白面没收齐,便问:

太阳上了三竿,孙毛旦领着五个日本人,赶着一辆马车到村里拉面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