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二十八章

时间:2020-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秦陇复汉军在东西两线和前来镇压的清军展开激战。在西路,甘肃的清军和宁夏回军来势凶猛,锐不可当,已攻克了永寿、礼泉,直抵咸阳,威逼西安。而在东路,义军和从河南来的清军激战于潼关,战斗异常惨烈,潼关城已两次易手,目前仍在激战,形势十分危急。这些消息更是让严裕龙为李瑞轩、杨雄飞、马山虎的安危担忧。此时,曾宣布起义、自任临晋县县长的麻老九面对莫测的时局再也坐不住了,召来军师王寅文商议时局的变化和对策。王寅文来到麻老九的屋子,麻老九正躺在床上抱着烟枪“咕噜咕噜”地抽着大烟,一个妖艳风骚的女子在旁边点着烟灯伺候,嘴里不时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让前来议事的王寅文十分尴尬。看到王寅文进来,麻老九对那女人说:“我和军师要说正事,回你房中呆着,记着晚上给我烧上二两烟泡,看我今晚抽足了烟后如何收拾你。”那女人假装生气地骂了一声“讨厌”,离去时却一面走,一面用一双勾魂似的眼睛斜盯着王寅文。一股浓浓的粉脂香熏得王寅文差点晕了过去,惹得王寅文不由斜着眼睛去瞅那女人,四目相对时,王寅文不由心跳加速,赶忙低下头,那女人却用身体把王寅文撞了一下,一扭身怏怏地出了屋子。这一切自然逃不过麻老九的眼睛,他哈哈大笑着说:“男人皆好色,圣人亦如此啊,军师这样不丢人,不丢人。”

    王寅文不由红了脸,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说:“麻县长真是好艳福,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个沉鱼落雁国色天香的美人,就那一眼,把我的魂都快勾走了。”麻老九说:“什么国色天香,不就是妓院一个不知道让多少男人骑过压过的biao子,寅文兄如果看着好,过两天我玩腻了就送给你,你玩腻了就弄到西安找个妓院卖个好价钱。”说到这,麻老九叹了一口气说,“找个好女人可真他妈难啊。”

    王寅文不解地说:“麻县长何出此言?你现在是一县之长,也就是临晋县的皇上,要找好女人那还不容易,你可以用钱买,用枪用刀去抢啊。”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没好气地说:“金钱只能买来妓院的biao子,哪里能买来好女人?用枪去抢,你不是一再告诫我说在此非常时期一定要忍,要我们变成军纪严明的革命者,只有这样将来才能做大官发大财,可是这他娘的革命都革了这么长时间了,清军却和陕军还在激战,谁胜谁败难以预料,假如革命党人取胜,还不知道能否放过你我这个昔日曾在黄河滩中占山为王的土匪。如果清军取胜,我们如今造了清廷的反,清军又岂会放过我们,这样一想,我这辈子看来注定了就是当土匪的命,干脆趁着目前的乱世,他娘的美美抢上一番。”

    听了麻老九的话,王寅文沉思了半天说:“镇武兄对时局的分析不无道理,可是认定自己这一辈子注定了就是当土匪的命这一点,我不赞同。自古以来,官即是匪,匪即是官,所谓大盗窃国,胜者王侯败者寇就是这个道理。试看刘邦、朱元璋哪个不是响马土匪起家,而现今那些大官们,有许多不也是靠拉杆子起的家吗?官和匪相比,只不过官比匪手段更为高明,方法更高一筹,比如在敛财方面,当官的只须一纸文告,老百姓就得把自己血汗钱心甘情愿地交出来,而且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世上的事情原本就该这样。因此人们说世上万般事,做官最为高,只有当了官披上一身官皮,才能名正言顺地让老百姓顺从。”

    “你整天给我讲这些大道理又有屁用,我麻老九现在是既得罪了清军,又得罪了义军,况且谁胜谁负难以预料,只怕我们到时候是求官不成,反倒被推上断头台砍头。”麻老九不耐烦地打断了王寅文的话,没好气地说道。

    “麻兄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有些事情是事在人为啊。黄河滩不是以前匪患严重吗?我们可以借剿匪的名义招兵买马,扩充实力,有了枪就有了分量,将来不管是革命党打赢还是清兵取胜,都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

    麻老九说:“你说的是屁话,以前黄河滩中那些打家劫舍之事,还不是你我这帮土匪干的,我们总不能自己剿灭自己。”王寅文笑着说:“不能真剿还不能假剿,戏我们总会演吧,而且要把动静搞得大一点,演一出轰轰烈烈的剿匪大戏。”

    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不由大笑,一拳砸在桌子上大笑着说:“妙,就像戏文里唱的那样,王侯将相宁有种,兵强马壮者为之,有了枪有了实力说话才有分量。从明天起,我就把这些年积攒的所有银子都拿出来,征兵,买枪,然后大举剿匪。”说到这上前给王寅文倒了一杯茶说,“看来杀人放火我是高手,斗心眼还是要靠军师这样的文人。寅文兄的妙计实在是高明,今天晚上我就把刚才勾走你魂的那个骚biao子给寅文兄送过去,那biao子可真他妈骚得让男人受不了,哈……”王寅文说:“谢谢县长,不过在剿匪之前,得先把土匪的戏唱热闹一点。”

    龙尾堡人和严裕龙还在为潼关的战事担忧,沉寂多时的黄河滩中的土匪却闹得更凶了,而且特别爱抢新娘子,马家堡和下柳村等几个村子村民娶亲时,在迎亲的路上都碰上了土匪,土匪们一阵乱枪吓跑了迎亲送亲的人,打死或者打伤新郎,抢了花轿中的新娘子和嫁妆下了黄河滩。临晋县立时大乱,龙尾堡也人心惶惶。

    面对日益严重的匪患,严裕龙率临晋众乡绅来到县城找麻老九。严裕龙说:“麻县长,近来黄河滩土匪再起,抢、杀、淫掠无恶不作,祸害乡里,我等今天来见麻县长,请求麻县长加强地方治安管理,率兵进滩剿匪,保护百姓平安。”听了严裕龙的话,麻老九早已气得双目圆睁,眼中露着凶光,大声骂道:“那些狗日的土匪,真是大胆妄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找事,有朝一日我麻老九有了兵,定让这些狗日的土匪碎尸万段。”说到这麻老九苦笑了一下,脸上显出一副无奈的神情,叹了口气说,“不过我虽然身为县长,可也有自己的难处,就让军师把我的难处给大家说说吧。”

    王寅文站起身,冲着众人双手抱拳作了个揖说:“身为临晋的父母官,麻县长早就想进滩剿匪了,可是却苦于无兵无饷。各位知道,我等是为响应革命而举事的,可是至今没有任何人给我们发粮饷,而收上来的那点赋税更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麻县长看到百姓生活困苦,更不愿加重百姓负担,连他本人日子都过得很苦,一个月也吃不上一丝肉星,更可怕的是,许多兄弟因领不到粮饷,已回家种地去了,无兵无枪怎么去剿匪?恰巧严先生和大家来县衙做客,要么你们先在这商量一下这剿匪的事应该怎么办,我和麻县长现在还有公务要办,中午我和麻县长在县衙设席款待大家。”说完二人出了大厅。

    严裕龙和众人要求麻老九剿匪,想不到却被麻老九和王寅文将了一军,虽然他们明白麻老九和王寅文说的是假话,可是又没办法。大家把目光转向严裕龙,严裕龙想了半天说道:“事情明摆着,麻老九和王寅文是要让我们出剿匪的钱,这个钱不出,他们是不会剿匪的,因此为了百姓安定,我们还是多少出些钱吧,只是数目再和他们协商协商。”

    麻老九收到了严裕龙和众乡绅筹来的钱,就以剿匪的名义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买军火。由于兵荒马乱,一些没饭吃的人纷纷投奔麻老九,不长时间,麻老九的武装就扩充到一千多人,成为关中东部最大规模的武装。他也装模作样地让人去黄河滩打了几仗,临晋县的治安明显好转。

    从潼关方向传来的枪炮声让龙尾堡人为时局的发展提心吊胆,严裕龙站在龙尾堡头,终于等到去潼关打探消息的邱鹤寿上了坡头,后面还跟着头缠绷带的杨雄飞。严裕龙赶忙把杨雄飞迎到堂屋,一面命人备饭,一面询问杨雄飞的伤情。杨雄飞淡淡一笑说:“被弹片擦了一下,只是皮外伤不碍事。”严裕龙问到潼关的战事,杨雄飞禁不住流出了热泪,连声叹道:“惨烈啊,惨烈,我们陕西义军真是好样的,虽然潼关城两次被清军夺去,主要是因为义军人少寡不敌众,弹药不济。”这时饭菜端上来了,严裕龙于是安排大家就座吃饭。

    在饭间,杨雄飞给严裕龙讲了潼关的战况。“西安举事后,同盟会会员徐国桢回到潼关,率领当地哥老会成员组成队伍,又联合华阴游侠马辉群及驻西岳庙新军在潼关举事,清军将领桂和被俘,瑞清逃跑,潼关光复。河南清军得到消息,随即派出几倍于义军的部队前来镇压,那时我和山虎弟的援军尚未赶到,潼关义军虽拼死抵抗,终因力量悬殊,潼关失陷。清兵主帅瑞清本想屠城,由于反对人多,这个可恶的家伙竟下令允许新到的河南军队任意抢劫一天,这些‘官匪’挨门挨户搜刮财物,掳掠妇女,车拉船载运回河南。”

    严裕龙问:“那你们是什么时间赶到潼关的,潼关现在战况如何?”杨雄飞说:“我们是二十日到潼关,正好赶上陕西义军东征军兵马都督张钫率兵到来,我们于是加入张钫的队伍和清军展开激战。清军虽有大炮,但义军更加英勇,战至下午就攻克了潼关。清军败退,陕西义军乘势进入河南后攻破函谷关,进抵灵宝,清廷则派出炮营及马队增援,陕西义军再次失利,潼关也再次失陷。我此次回龙尾堡,就是想鼓动临晋义军麻老九率部参加夺回潼关的战斗。”严裕龙沉思良久说:“那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土匪,而且现在还在作恶,我怀疑此前黄河滩的匪患及剿匪,都是他自编自演的闹剧。”

    听了严裕龙的话,杨雄飞气得咬牙切齿,可是想了半天,还是压下火对严裕龙说:“麻老九的确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土匪,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举大事不拘小节,潼关战事紧啊,裕龙兄还是随我去会会这个麻老九。”

    听说严裕龙和杨雄飞来访,麻老九和王寅文亲自出县衙相迎,来到客厅,早已有人捧上茶水,杨雄飞打断麻老九有关什么“革命志士”、“关中英雄”等奉承之词,开门见山地说:“早在西安举事之时,雄飞和瑞轩兄及山虎弟就听说老九贤弟和王先生在临晋举事,既然反清举事,就是兴汉灭满的革命志士,目前潼关战事吃紧,雄飞回到临晋前来寻求援兵,听说老九贤弟手下弟兄有千余人,希望老九贤弟率部到潼关参加抗击清军的战斗。”

    “没有问题,镇武一定率部前往,和狗日的河南兵杀他一百回合,就是把我这条命搭上,只要是为了反清灭满,死了算了。”说完麻老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听了麻老九的话,杨雄飞脸上露出喜色,高兴地问道:“请问老九何时出兵?”看见杨雄飞如此着急,麻老九笑着说:“镇武随时可以出兵,不过有许多困难还要雄飞兄帮忙克服,具体由我的军师王寅文告诉你们。”

    王寅文端起酒杯,给严裕龙和杨雄飞敬了一杯酒说:“关于出兵潼关一事,就是雄飞兄不来,麻县长早已想到,只是目前拖欠弟兄们几个月的军饷,同时缺少枪支弹药,粮草更是难以为继,如果这些困难雄飞兄能够帮忙解决,我们现在就可以随雄飞兄开拔潼关,为革命效命疆场。否则就是我们想随雄飞弟出兵潼关,只怕手下的弟兄们也不答应。”

    看着王寅文和麻老九那阴阳怪气的表情,杨雄飞气得脸色铁青,“叭”的一声把酒杯摔在地上大声骂道:“麻老九,王寅文,你们不要以为用这些雕虫小技就骗得了老子,谁不知道你在黄河滩当土匪发了多少不义之财,你们整天打着举事的旗号,实质上是在趁**的局势扩充实力,现在你们若随我一起去潼关抗击清兵,前边的事一笔勾销,否则等潼关战事结束后,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看到杨雄飞摔了杯子,麻老九也一下子变了脸,大声骂道:“杨雄飞,你狗日的别不识抬举,老子用好酒好肉招待你,你却敢骂老子,要不是看在严先生的份儿上,老子现在就让你横着出去。”

    麻老九不愿出兵潼关,杨雄飞和严裕龙虽然十分气愤却无可奈何。回到龙尾堡,却见李瑞轩坐在家中,严裕龙和杨雄飞不由喜出望外。三人回到屋中坐下,杨雄飞给李瑞轩讲了潼关的战事及刚才见麻老九的情况。李瑞轩说:“我此次路过龙尾堡,就是要率领从渭北招募的三千人马增援潼关,部队现在就在丰图义仓宿营。干脆我们今天晚上就率部先消灭麻老九,然后驰援潼关。”

    李瑞轩和杨雄飞正在布置剿灭麻老九的事宜,就听手下来报说麻老九已率部连夜向潼关方向移动。原来麻老九知道了李瑞轩率部进驻丰图义仓的消息,自感不妙,于是和王寅文商议,装出一副率部支援潼关的样子。李瑞轩和杨雄飞于是率部在黄河滩包围了麻老九部,麻老九命令部下不许抵抗,自己一个人来到李瑞轩面前,气势汹汹地责问李瑞轩说:“老九正要率部支援潼关陕军,瑞轩兄为何突然包围我部,你我同为革命志士,为何不去潼关抗击清军却要在此自相残杀?”杨雄飞说:“麻老九,你原本就是黄河滩的一个土匪,还有什么颜面谈革命二字?”

    麻老九看着杨雄飞冷笑了一声说:“我明白了,都说你杨雄飞是个英雄,原来却是个鸡肠小肚之辈,为了今天中午一点小事,就借瑞轩兄之手来杀我,杀了我麻老九一个人不要紧,但不能杀了我手下这些跟随老九举事的弟兄。不错,老九前些年因环境所迫,不走正道,是在黄河滩当过土匪,但自从结识了王寅文后就立志兴汉灭满,再没干过坏事。在临晋举事的这些日子,我麻老九一方面维护治安,同时又积极剿匪,没干过一件祸害百姓的事情,如果瑞轩兄现在要杀我,我也绝无怨言,如果瑞轩兄不杀老九,老九一定投入你的麾下,以效犬马之劳。”

    麻老九慷慨陈词的一番话,让李瑞轩陷入了两难,他转身看了一眼杨雄飞,杨雄飞为难地说:“这狗日的真把我给搞糊涂了,莫非我错怪了他?”严裕龙说:“你们不要被麻老九的假相所骗,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土匪,一定要杀了他。”

    李瑞轩沉思了半天说:“在目前形势下,旧制度尚未解体,新制度又未建立,前方战事危急,正是用人之际,暂且饶了他吧。”听了李瑞轩的话,严裕龙气得一跺脚说:“你们这是什么起义军,我看简直就是一帮没远见的土匪刀客亡命徒。”

    李瑞轩和杨雄飞率部到潼关后,和马山虎及其他陕军和清兵对峙于潼关。一个月后,南北议和成功,清室退位,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北洋军退出潼关及陕西西部,陕西战事结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