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九月五日(2)

时间:2020-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我还是笑,我坐着不动,光笑。我说:宋厂长,这一点小忙,你都不肯帮吗?你再考虑考虑……
  他说:我考虑什么?我不用考虑。合同是跟老沈签的,你可以去找他嘛……
  我说:宋厂长,你让给你装修一下房子。你一句话,这边就装了,钱说来是小事,也花了七万多……
  他马上说:你说什么?你说清楚,谁让你们花七万多?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们装修了?……
  我抬头朝屋子里看了一圈,我的目光慢慢在屋子里转……这时候,他的话头变了,他的舌头就像是短了一截。他说:
  是啊,是啊,是我让人装修的。我把那包工头的名字忘了。我记性不好,那个那个,说好装修完结账。他们怎么不来结账呢?……
  我说:宋厂长,你的记性不好,我的记性也不好。好像是你没说付钱的事,现在付钱是不是有点晚了?……
  他直直地望着我,说:你想干什么?你说你想干什么吧……
  我说:宋厂长,我什么也不想干,我合理合法地做生意,只是想让你帮点小忙。按说,咱们都是搞经营的,我相信厂长知道什么是合同,我只是让你们厂执行合同,并没让你做越轨的事。
  他两眼瞪着我,突然一拍茶几说: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给我来这一手,是不是?把七万元的装修费硬栽到我头上!如果不答应你们的条件就告我索贿,连证据都不用找,我这房子就是现成的证据,对不对?好啊,去告我去吧!……
  我笑了笑说:宋厂长,你是个很清廉的人,我们也知道你很清廉。嫂子不在家,你一个人还补裤子,都当厂长这么多年了,还不忘艰苦朴素。这说明你是个好人。这些雕虫小技,的确不值得在你面前玩,你一眼就看破了,所以我们也没打算告你索贿。我们只是想……
  他冷冷一笑,说:不是你告我的问题,怕是我告你的问题吧?你懂法么?你懂不懂法?索贿是以利益交换为基础,请问,我给你们什么利益了?……
  我说:我不懂法。你别看我穿一身西装,我其实是个文盲……
  他厉声说:搞什么名堂?竟然搞到我头上来了?!你这不是拿七万块钱打水漂么?我明天就可以把这件事提到厂办公会上……
  我一直冷眼看着他,我就这么冷眼看着他,而后我小声说:
  是呀,是呀,七万不算什么,扔了也就扔了。七十八万才是个数,你说是不是,宋厂长?
  这句话,我就这么小声说了一句话,你猜他怎样?他就像是挨了一闷棍,半天没有醒过神儿来。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你想干什么?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也不再说了,我也是一声不吭,我就看他的脸,我像读书一样读他的脸。他小五十岁,脸上有很多坑坑洼洼的东西,肉也有点松,他干副厂长干了十八年,干得肉松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又自自语说:我不干什么。我是个闲人。我没事喜欢出来转转。像光明路、淮海路、清虚街、西拐街、人民路、顺河路……还有那个不大好找的虎屯,我都逛过,我也没啥事,瞎逛。我这个人还有个特点,能记住一些数字,特别是那些一组一组的数字,你比如:16000、25000、7500、46000、8200、37000……一共是47组。我就能记这么多,也可能还有记不住的……
  我说完后,他脸上的汗就下来了,一豆儿一豆儿的汗。开初也就是两三豆儿,那汗就跟会印似的,顷刻间密密麻麻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我接着说:宋厂长,你是个干好事的人,我是个干坏事的人。我也不懂法,我是个文盲。你尽可以把给你装修房子的事揭露出来,如果揭露了,对我也是个教训。送礼不看人,这不是教训是什么?人家会说,你闲着没事了,跑去把人家的房子给装修装修,还给人家安空调,你是不是有病?我就说,是呀是呀,我有病,我有钱没处花了。我花七万多,那是一个小数目,七十八万才是个大数目呢!可惜我没那么多。我就是告到反贪局也没用啊,我写一封信,人家也不会光听我的,对不对?人家是要落实的……
  这一会儿,你知道他眼里出现了什么?我告诉你,他杀人的念头都有!他眼里的光很毒,那牙不自觉地就咬起来了……这时,我的大哥大响了,我的大哥大响得很是时候,我拿出来对着话筒说:有什么事呀?噢,我知道了。我正跟宋厂长谈呢,谈得很好。噢,就这样吧,我回去再说……
  宋木林慢慢抬起头,说:你太狠!
  我说:宋厂长,我不是狠,我是没有办法。我只是想请你给帮个小忙。当然,帮不帮在你……
  这时,宋木林咬着牙对我说:那个字,我签……
  我站起身说:宋厂长,我只是请你帮个小忙。帮不帮都不要紧。你再考虑考虑吧,不能因为我的一点小事坏了你的声誉。
  说完,我把一张名片放在茶几上,扭身就走。
  第二天,也就是第二天晚上,你猜怎么着?宋木林两口子步行找我来了,那么远的路,两口子硬是步行走来的。一进门两口子就双双跪下了,长跪不起……
  我说:宋厂长,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办我难看呢。快起来,快起来……
  宋木林一声不吭。宋的老婆却哭起来了:俺多少年来都没收过人家的东西,就是这些年,那些人硬往家里塞……那些都是我收的,跟俺老宋没关系。俺一分都没花人家的呀,俺老亏呀……
  我拉住宋木林说:宋厂长,别让嫂子哭了,哭得我心都寒了,都快起来吧,快起来快起来。我说过要告宋厂长吗?我啥时候也没说过这样的话呀。我只不过想请宋厂长帮个忙。宋厂长能帮我这个忙,我感激都来不及,会干那事么?嫂子放心,我决不会干那事……
  可宋木林就是不起来,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在那儿死跪着!
  他已经崩溃了,我看见他浑身直颤,他眼里的光都吓散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