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子来了(4)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4)

"管他打过打不过,我是说,等他们打完,咱们去打扫战场,说不定能捡两条枪呢!"

"这里还藏着个兔子!"

一个土匪说:

"×你娘!"

"这次给俺娘送些什么呢?"

朱家寨离路小秃家的村子马村十三里。每次路小秃带人劫过东西,都要派人给他娘 送去一些好吃的。路小秃虽然从小顽皮,但知道孝顺他娘。要不是他娘,他爹路黑小早把他弄到尿盆里溺死了,路小秃带弟兄们打马离开朱家寨,按照惯例,就朝路小秃的村子跑去。到了村头,路小秃说:

识字小土匪点头。又说:

一时三刻,弟兄们东西都收拾好了。将布匹、粮食、猪、棉花都扎成了搭子。,搭到了马身上。经常干这种活,成了规律,也就是说笑之间的事。路小秃见事情完了,就 向朱挺禄拱拱手:

"其它还有什么?"

"是吗,谁跟谁打?"

"等了你半个月了!"

十来个人便来到了后院。果然,后院堂屋还亮着灯。他们蹑手蹑脚来到窗前,用舌头舔破窗户纸往里看,见屋里炕上躺着一个老头。老头是个胖子,秃顶,穿著马褂,左手搂着一个年轻女人。右手搂着一杆烟枪。女人只穿了一个花裤衩子。这时路小秃生了气:

队伍又笑。

朱挺禄哆哆嗦嗦答:

"大哥,别老躺着,找个地方活动活动吧!"

老婆委屈地哭:

找老楚;(另一个土匪头目,对部下苛刻。)

倒把路黑小吓了一跳,从此不敢再打他,有时还偷偷给他买烧饼吃。那以后两人成了好朋友。有时路黑小出外贩运牲口,还把他带上。那时路小秃就爱发疟疾。不发疟疾 他爱睡觉,一发疟疾他就跑出去骑驴。驴子骑一圈,浑身出了汗,疟疾也就好了。那时路黑小还当着副村长,村里开会要打锣,有时路黑小忙不过来,就让路小秃替他去打。十二三岁的孩子,村里有一帮跟他大小差不多的伙伴,秋天一块到地里割草放羊。偷玉米、烧毛豆、摸瓜,都是以他为首。有时几个人还将正在生长的西瓜挖个小口,往里拉屎,然后再把小口盖住。有一年村里过队伍,村里人都找地方躲了起来,路小秃不躲,一个人骑到村后树杈上看人家。队伍中一个军官发现了他,在马上用鞭子指他:

一挥手,十来个土匪便"光当"一下撞开了门,进了屋子,把朱挺禄和小老婆吓了一跳。朱挺禄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知道来了土匪,虽然害怕,但还知道强打精神打招呼。小老婆就不行了,一吓吓得屎都出来了,把个花裤衩子也给弄湿了。朱挺禄说:

"别叫,别叫,别耽误人家睡觉,看看有没有没睡的!"

这时识字小土匪一笑:

众人一片欢呼,一个土匪撅着嘴说:

路小秃肚皮贴着树就滑了下来,接过一颗小手榴弹,扭身就跑。军官又喊:

"少啰嗦,爷们不喝茶,想喝人血!"

"我也想着不能要,可谁能管住它呢!"

"大爷,今天打扰了!时候不早了,你早点歇着吧!"

大家都笑。

"这就是朱挺禄,那女的是他小老婆!"

路小秃下夜劫村,不劫穷,光劫财主,也是他定下的规矩。因为劫穷人也劫不了什么,是瞎耽误工夫,不如一劫劫个财主,早点结束回去睡觉。这样,十来个人到了朱家寨,到了朱挺禄的家。朱挺禄果然是个财主,门很厚很大,院墙很高。这时已经是半夜了。几个人搭起人梯,路小秃在最上边,越院墙跳了进去。这时"忽"地扑过来一条狼狗,路小秃忙从怀里掏出一块羊骨头,扔了过去。狗啃着了骨头,就不再说什么。路小秃 把大门打开,十来个弟兄就进去了。朱挺禄一家全都睡死了。一个小土匪问:

"本来不想来你家,看到你不困,才来跟你玩的,下次看你还困不困!"

后来路小秃生下来,路黑小和他老婆就想把他捺到尿盆里溺死。但临到去溺,看到两只小眼睛骨碌骨碌转,也不知道哭,老婆试探着问路黑小:

"大爷吸一口?挺好玩的,我给你打泡!"

说完,路小秃躺在床上,继续发他的疟疾。

"把他们叫起来?"

这一巴掌把老婆打火了,老婆说:

一个熟悉朱家寨的土匪说:

识字小土匪说:

"你不打我我不留,你一打我,我偏要留住他!"

要打仗,

路小秃一笑:

"要不留着他?"

识字小土匪说:

识字小土匪说:

路小秃摆摆手说:

这时路小秃上了炕,去摆弄那只烟枪。他不会抽大烟,只是看到烟枪好玩,在那里摆弄。朱挺禄见他摆弄烟枪,哆哆嗦嗦地说:

所以许多人愿意投路小秃。两年下来,也聚集了四五十人。

"好,找个地方活动活动,看这疟疾发的!"

"大哥,你发疟疾了?"

"哟,不知道弟兄们来,我叫伙计去烧茶!"

找老尚;(另一个土匪头目,爱好打仗。)

要吃苦,

马上就有一个识字小土匪趴到床上制阄。十来个阄了,写着周围十来个村子的名字,然后让路小秃去抓。打家劫舍要抓阄,也是路小秃的发明。一开始路小秃不抓阄,想起哪村是哪村,哪村就跟着倒霉。后来他觉得这样不公平。就想出抓阄的办法,抓上哪村是哪村。这次他伸手抓了一个,打开一看,上边写着"朱家寨",众人又一片欢呼:

"朱挺禄,朱挺禄!"

"看,后院有灯光!"

另一个土匪就用刀子去杵小老婆的奶。小老婆惊叫一声,像蛤蟆一样,蹦到朱挺禄 身后藏着。

军官说:

"那杆烟枪呢?也借我们当家的玩玩!"

这时识字小土匪看了大伙一眼。路小秃对其他弟兄说:

"上次送了粮食和布,这次就别送了。我看这几头猪里有个猪娃,回去杀了可惜,就送去让大娘养着吧!"

"我,我不困!"

当晚,路小秃带了十来个土匪,上路去朱家寨。路上路小秃问:

路小秃有了这颗手榴弹,开始在村里横行。谁家跟他闹别扭,他就拿着手榴弹跑到人家家里寻死觅活,要跟人家同归于尽。害得人家一家人围着他说好话。长到十七八岁,他就在村里白吃白拿。除了许布袋、孙毛旦、李文武家他不敢去,别人家他都敢去。到哪腰里都别着手榴弹。有时半夜还和几个无赖去偷鸡。他偷鸡有本事,手下到鸡窝,一把就抓住了鸡脖子,鸡一声叫不出来。然后几个人在一起烧火煮着吃。日本人来了, 开始派夫派款,家家煮槐叶,几个人在村里藏不住,便学着人家结盟的意思,也杀了一只鸡,滴血到酒里,几个人一人喝了一口,就结伙跑到大荒洼入了土匪。刚开始去的时候,路小秃和大家一样,也是当普通土匪,跟着人家小头目到邻村打家劫舍,到路上劫客断人。三个月过去,等他把土匪的一套都学会了,便把几个喝过鸡血酒的弟兄叫到一块,商议一番,夜里偷了头目几条枪,几袋子粮食,几匹布,几条子肉,扬长而去,另找一个小土包立了山头,当起了"当家的"。头目发觉以后,立即派了十来个人去打他们, 谁知又中了他们的埋伏。路小秃抓住这几个老土匪,并不杀他们,而是好肉好酒待承,然后派人将他们送了回去。老土匪头目见他这样,也佩服他有本领,一笑了之,从此不再打他,容他另立山寨。路小秃当了"当家的"以后,和其它"当家的"不一样,其它土匪动不动就去抢人断人,路小秃平时却给弟兄们放假,让大家睡觉,只是在快缺粮断顿时,或是他发疟疾时,才带弟兄们去弄些吃的喝的,或疟疾好了,又带弟兄们睡觉。所以他的山寨很安静,白天黑夜有鼾声。弟兄们除了轮流站岗放哨,一个个养得肥头大耳。大荒洼土匪们编了一首歌:

"听说八路军派来了侦察员!"

"送给你个手榴弹,你敢要吗?"

"那你今晚再送去一些,可不能让俺娘饿着!"

土匪头目路小秃,这两天正在发疟疾。别人发疟疾都是躺在床上睡觉,这个路小秃不发疟疾爱睡觉,一发疟疾就要四处活动。他手下的土匪手头一吃紧,或嫌伙食不好, 就会说:

路小秃说:

"爷们几十口子都是光棍,他倒有小老婆了!"

路黑小上去打了老婆一巴掌:

"大爷,少拿一点吧,下次

我困,下次我困!"

 

就对着烟枪吸。谁知一口烟呛了他,使他咳嗽半天。咳嗽完,路小秃生了气,问:

要养膘子找小秃。

"去朱家寨!"

"你们分东西去吧!"

"你怎么像个母猪一样,沾都不能沾,一沾就有事!"

"黑更半夜,你怎么还不睡?"

一挥手,十来个土匪便动了手,点着火把,在屋里院里乱翻,碰到票子拿票子,碰 到布匹拿布匹,碰到粮食拿粮食,又从马圈里牵了几匹马,从猪圈里赶了几头猪。在其它房子里睡觉的人,听到院子里动静,知道来了土匪,也不敢点灯,也不敢动。左邻右舍也听到了,也不敢动。只有朱挺禄跟在路小秃屁股后说:

路小秃说:

"×你妈,还留,拿过来我掐死他!"

"你小子鬼名堂还不少!"

"俺娘怎么样?"

另一个小土匪说:

"出了六十斤,上次我送去的白面,快交完了!"

"朱家寨的财主是谁?"

"吸一口就吸一口!"

路小秃就被留了下来。路小秃上边已有六个哥姐,留下来父母也没把他当回事,饥一顿,饱一顿,像小猫小狗一样跟着哥哥姐姐长大。冬天睡到炕角,夏天就睡到院子沙堆上。有一年夏天,大家在院子里睡,突然刮起了大风,路黑小和老婆就赶紧往屋里抱孩子。抱了一阵,觉得抱得差不多了,就也歪在炕上睡了。睡醒一觉,查了查孩子,发 觉不对,少了一个,又到院子里去抱,路小秃仍在沙堆上躺着睡,鼻子里眼里都刮满了士。路小秃长到五六岁,就和他的哥姐性格不一样。遇到爹娘发脾气,别的哥姐一打就哭,路小秃打不哭,这就对了路黑小的脾气。既然打不哭,遇到不顺心的事,路黑小就老打他。一直打到十三岁,一天路黑小又打他,他突然一头将路黑小用头抵倒在地,又用放羊鞭将路黑小抽了一鞭子,嘴里骂道:

路小秃说:

路小秃是已故副村长路黑小的儿子。路黑小胆子小,这个儿子却胆子大。本来路黑小和老婆已经有了六个孩子,不想要孩子了,为此两个人半年没敢往一块去。半年后,终于憋不住,往一块去了一次,老婆就又怀上了路小秃,为此路黑小打过老婆一次:

那个识字小土匪说:

其它弟兄便高高兴兴去分东西。屋里只剩路小秃和识字小土匪两个人。这时识字小土匪说:

"×你妈,我说早点睡吧,你还要吸烟,看这烟吸的!"

"我听五哥说,说不定十五那天,村里还要打仗呢!"

路小秃正在床上打颤,被子捂着头,也不说话。

现在,路小秃山寨的伙房又快断顿了。上次抢的几只羊,也只剩半个骨头架子。大家都有些嘴巴发淡。白天黑夜觉睡得也不安稳。正在这时,路小秃发了疟疾。一听说"当家的"发了疟疾,整个山寨像过年一样高兴。大家纷纷聚集到路小秃的屋子,围在他的床前,笑着问:

然后和几个弟兄跨到马驮子上,打马扬长而去。朱挺禄拦不敢拦,说不敢说,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而去。等他们走后,才蹲到地上抱头痛哭起来。这时家里人也都起来了,也跟他蹲在地上哭。正哭着,一个小土匪又骑马回来,用刀子指着朱挺禄说:

路小秃这时明白了识字小土匪的意思,摸着头一笑:

第二天一早,识字小土匪也回来了。路小秃问:

路小秃笑了,又问:

"见到小猪娃,大娘很高兴,说咱家一辈子没养过个猪,这下可有个猪了,说养到过年杀了吃呢!"

小老婆也穿著裤衩懵头懵脑地跟在后边乱跑,被朱挺禄上去踢了一脚:

"当家的怎么还不发疟疾?"

"娘的,他倒舒坦!"

这时路小秃一脚把被子踢开:

路小秃说:

一个小土匪说:

路小秃觉得说得有理,点点头,大家解下小猪娃,由识字小土匪送去,路小秃和其它弟兄们就打马先回了大荒洼。

朱挺禄只好指了指堂屋。小土匪拿了烟枪,又扬长而去。

路小秃瞪大眼睛:

路小秃说:

一个小土匪用刀子逼住他:

"别信这个,几个八路,肯定打不过日本人!"

"别让炸着你!"

"我还听五哥说,十五那天日本人要来收白面。"

"×他姥姥日本人,也会劫东西了!俺家出了多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