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玩的就是心跳(第十三章)

时间:2020-05-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玩的就是心跳(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瘸子说,刘炎的样子已经变了,他完全是凭直觉一把蓐住了她,蓐住了才打量,要不是咱们刚找过他很可能对脸走过去认不出来。”

  我和刘会元在街上匆匆地走,阳光照在路边公园的冰面上水琳淋。一些滑冰的人在水淋浴的冰面上战战兢兢地滑,象一群没大人领着的蹒跚学步的孩子。今年暖冬,时常听说有滑冰者掉进冰窟窿。

  “瘸子也够能耐的,他要再不瘸非成了精。”

  “他要不瘸那天理不容。”我笑着说,“我倒非常关心他是不是被彻底打残废了。”

  “你认为刘炎会不会还记得那些事?她若也像你一样全忘了那就有好戏了。”

  “那我就找一个最近的茅坑,一头扎进去——我还活么劲。”

  “你真的,嗯,‘耐’过她?”刘会元瞧着我笑。“一想到你居然还有过这种经历我就觉得有意思。”

  “咱们不含糊,”我兴冲冲地往前走,“当年咱们也轰轰烈烈过。”

  我一进瘸子的窝就发觉中了圈套。屋里有很多人,都象在等我。瘸子十分得意,小脸光溜溜的没留下受过荼毒的痕迹,笑着说:

  “哥们儿你们那天忒不仗义了。”

  一个相当面熟的男子站了起来,我看到这屋人里没有刘炎。

  “可惜你们没看见我怎么抽那胖厮的。”瘸子笑说,“打得那惨,真是惨不忍睹。”

  “人在哪儿呢?”刘会元还问。我已经认出这男子就是曾在街上嶷过我的那个穿黑皮大衣的人——黑皮大衣就扔在沙发上。

  “人在哪儿呢?”瘸子笑眯眯地问黑皮大衣。然后又对我们说:“他知道。”

  黑皮大衣笑着说:“你找她,她也正在找你,我看你们谁也别费劲了,我全替你们办了。”

  “瘸子,”我冲瘸子点头。“咱们这辈子还见呢。”

  “不见了,”瘸子冲我摆着手,“见不着了。”

  “怎么回事?”刘会元冲瘸子嚷,“我们来这儿可不是看糙爷们儿的。”

  “没咱们的事。”瘸子拉着刘会元,“咱们到那屋去,给你看看瘸爷心爱的东西。”

  “躲开,别拽我。”刘会元甩了瘸子一个翘趄。

  这时,坐在一边两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噌地站了起来。一看他们,我笑了,这两汉子坐着十分唬人,上身宽大,但一站起来却只到我膈肢窝,一个O型腿一个X型腿。很快,我就不笑了,这两汉子各抽出一把垫在屁股底下的刀,那刀恨不得比他们俩都个儿高,那是日本兵在二次世界大战时步枪上用的“三八”刺刀,一把顶住我腰眼一把顶住刘会元,我纳闷地说:

  “什么时候警察也都带叉子了。”

  “警察?”黑皮大衣怔了一下说,“别打岔,这会儿你就是按快门警察也来不了。”

  “别用劲儿别用劲儿。”我仰弓着身子往前走,不满地说,“尖儿都扎着肉儿了。”我对黑皮大衣说,“你管管他们,咱们有什么说什么,不带上刑的。”

  “讲理?讲理就好,我这人一向喜欢讲理,咱又不是粗人。”

  黑皮大衣对他手下的汉子说,“悠着点,这是咱的客人。”

  “我没用劲。”汉子在我身后分辨。

  “你得想着他比你个高,你没用劲他已经透了。”黑皮大衣白了汉子一眼,又满脸是笑地对我说,“坐吧,既然和和气气。那咱们都和和气气的。”

  汉子们都收了刀,继续站在一旁。

  我坐下,看了一眼那两个汉子又忍不住想笑,那刺刀竟可以象指挥刀一样被他们双手扶柄杵地站着。

  “你怎么净用的是这种人?”我问黑皮大衣。“漂亮点的流氓没有?”

  黑皮大衣脸刷地红了,挥挥手,对那两个汉子说:“你们到那屋去吧。”

  “走走,咱们也走。”瘸子拉着刘会元跟着凶神恶煞的汉子们进了里屋。

  “这都是瘸子的哥们儿,”汉子们走后,黑皮大衣对我说,“我也觉得特不体面。”

  我低头闷了会儿,想装作特内行,又不知道黑话该怎么说,半天,才说,“你们哪部分的?”

  黑皮大衣一抱拳:“高高山上一头牛。”

  我久久瞅着他,迟疑地说:“两个凡是三棵树!”

  黑皮大衣也楞了,半天回不过味儿,末了说:“你辈份比我高。”我得意地笑了。

  “那我就得罪了。”

  “得罪吧,没关系。”我好脾气地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舞刀弄枪的,成立义和团呀?”

  “既然都是组织的人,我也跟你明说吧。”黑皮大衣说,“其实我也说过她,别把人都想成坏人,老爷们儿怎么会昧你的钱?一时缺,借些,早晚会还,狠心也就是说说,中国人——哪个不仁义?”

  “我借谁钱了?”

  “不怪你。”黑皮大衣说,“你哪知道那姑娘认识我呀是吧?

  你要知道了也不会这样。我就跟那姑娘说了,放心,方言,我们都是朋友,一句话。“

  “那姑娘在哪儿呢?”我说,“她叫刘炎?”

  “叫什么我还真说不上,你她叫什么呢?人名还不就是穿戴,高兴怎么换就怎么换,耳屎还叫耵聍呢,咱说的就是这事。”黑皮大衣把两手食指含进嘴里打了个极响的胡哨,一个姑娘从里屋出来。我感兴趣地看着她,这姑娘打扮的就像要去什么“风采美大赛”报名处。

  进了屋就东寻西嗅地转着眼珠找人。

  “看来这记性不是我一人不好,”我对姑娘说。“别找了,你找的就是我。”

  “你?”姑娘看着我,风骚地笑了,“别逗了。”

  “怎么是逗?”我没言语,黑皮大衣先急了,“你找方言我们给你找来了。别害怕,是他,你就说是他,有我呐。”

  “他怎么可能是方言?”姑娘上下打量着我,“方言怎么会是他?人家穿的可是英国‘快扒’。”

  “真侮辱。”我笑着站起来,“那要不是我,我可就跟你没完了。”

  “我什么时候借你的钱?”我走近问姑娘。

  “错了。”黑皮大衣忙拦住我,“算了算了,这事错了。诳了她钱的是另一个人。”

  “问清楚吧。”我推开黑皮大衣,“我不想把这姑娘怎么,就想问问。我还真没觉得这姑娘斑谰。”

  “错了还有什么可问的?”黑皮大衣又挡住我,“问我。”

  “没你的事。”我说,“是那个方言的事,我想打听打听。这事怪有意思的,还有一个方言,是吧,款姐儿?”

  我让黑皮坐下,微笑着,听听故事。“这事我比你感兴趣,”

  我对姑娘说,“那个方言也欠我一笔钱。”

  “我是在友谊商店门口认识方言的。”姑娘讲。“那个方言又高又胖小平头戴副黑框眼镜,她把他当日本人了。她对他用日语说希望跟他兑换些日元外汇券或他身上有的其它什么,总而言之用她的特产换他的特产。他对姑娘用汉语说跟我讲中国话,我听得你讲日语我反而懵懂,总而言之装的像个大尾巴狼。我把他当成日本的中国油子了,姑娘惭愧地说他叫我跟他一起坐出租车走,我答应了。他说他叫方言太郎。

  这个方言太郎自称是一半一半,父本中国母本东洋。所以日本中国的猫匿全知道,满口的北京土话连我都听着不明白,没两下子就被他哨晕了。姑娘跟他坐饭店泡酒吧进宾馆客房该干的全没省略,发现这位即便不是日本人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国际“大款”,出手大方服装考究贴身总是一百二十支纱的高级条格衬衫。

  “他很古怪从来不在一个饭店住一夜以上,象个不停跋涉的旅人却又漫无目的,从未见他办过什么正经事和什么人接触,只是终日东游西逛。他不喝酒,烟抽得很凶,到任何地方都是贴边走贴边坐不停地觑视周围的人。有一次他在睡觉,我阉着没事戴他放在桌上的眼镜玩,发现这是一架平光镜,可他鼻侧已经深深留下了镜架的印迹。他对北京很熟,有时风大天寒,他就叫上一辆出租车在城里转,指点司机穿各种各样的小胡同在一个地方停下来看很长时间行人,那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居民区而他看的却是那么专注默不作语,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看我。想起码有一次他眼里有泪水,他告诉我,这都是他父亲过去住过的地方。

  “有一次我午睡起来发觉他不在,便自己下楼去饭店商店区逛,路过一个酒吧时看见他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我逛了一圈回来时,他们仍坐在一起。我从他身后走近他们,坐到他们邻桌想听听他们谈什么。他们却很长时间一句话不说,就那么坐着。我不知道这男人是他什么人,显然这男人常来这家饭店,所有服务员都认识他而且毕恭毕敬。我想他也一定很有钱。

  “我离开酒吧走出很远回了一下头,发现方言太郎隔着玻璃幕墙盯着我,他的目光很冷漠。

  “隔了不久,我又接了一个电话,是个男人打的,问了句‘方言么?’我刚说‘不是。

  ‘对方就把电话挂了。方言对我接了他的电话表现出的不可思议的暴怒令我很吃惊。那之后的一分发生夜,我醒来发现他不在了,我没在意又睡了过去。早晨,我起来发现他走了,卷了我所有值钱的东西走了,连房钱都没结。我特愤怒“。姑娘瞪圆了眼睛瞧着我们说。我嘿嘿地笑,”我倒觉得方言太郎比较棒。“

  “没这么卑鄙的。”姑娘白我一眼,“中国人都干不出这种事。”

  “后来呢?”我笑着问。

  “没后来了。”姑娘说,“我还能怎么着,只好赶紧溜吧!他倒还客气没把我衣服也卷走。”

  “到底没人付房钱。”

  “我已经受损失了。”姑娘讨好地冲我笑,“其实我也想过,他用的是假名,方言可能不是他的名字。有一次我和他在大街上走,路边有人叫方言,他吓得头也不敢回,虽说没跑也着实竞走了一阵子。当时我以为他不愿被过去的熟人碰见。那会儿我已怀疑他不是日本人了,现在想来那人叫的一定是你,你当时大概也正在街上走。”

  “我觉得,”黑皮大衣对我说,“这个方言没准是你的熟人,你认识他,要不他干吗不叫我的名字。”

  “这很难说。”我正儿八经地说,“谁不喜欢有个响亮的名字。我这个姓氏一度很显赫,鄙人祖上很出了些名臣,就是当今内阁也有鄙人同族人在任‘行走’。”

  我走到里屋去叫刘会元。刘会元正坐在那两个执刀的粗坯中间推心置腹地对他们说:

  “这事要放在从前,你们这么干我决不答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