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国式房奴(第30章)

时间:2020-04-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尚洪洲 点击:
国式房奴(全文在线阅读)> 第30章

火车是在一个有星星的夜里行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可是我和刘娜一点困意都没有,在这个小小的列车员“房间”里,我们谈笑风生,旗鼓相当,互侃100回合有余,难分高下。

我心里一直揣着一个致命的问题,也是我战胜刘娜的法宝,那就是她为什么要当着她老公的面说我是在河南工作,我猜,刘娜说我在河南,肯定想开脱什么。

我想好了一切应对方案,如果我的问题提出来,刘娜并不刻意回答的时候,那就说明她是在潜移默化地告诉我,她其实不想说,而有些事不想说就是默认。

比如说,恋人中的男方,对着女方姑娘的嘴巴说,我想吻你,女方不回答这个问题,那就说明是可以吻了,只存在一个胆大不胆大的关系;如刘娜回答我,她是记错了,才说成我在河南的,那也只能说明,刘娜是自欺欺人,不敢去承认问题而已,这个时候我就可以主动攻击,又比如说,还是刚才恋人中的那个男方,对着女方姑娘的嘴巴说,我想吻你,如果女方说,不要,我没刷牙,那就说明,她是在对男方说,如果你不嫌弃我没刷牙,就来吻吧;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刘娜会主动承认,她是故意说错的,她的意思是不想让她丈夫误会。

我们是在火车上遇见的,如果刘娜真的这样回答,那我也就真没戏了,就好比,刚才恋爱中接吻的那个男方因为主动吻了那个女方姑娘一下,被人家姑娘抽了一个大嘴巴子。

我因为把什么结果都想到了,一切了然于胸,于是便有了勇气,外面的天很黑,车厢里洋溢着浪漫,而这个列车员的小“房间”更适合调情,天时、地利、人和我都占了上风。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小声地问刘娜,前天在你家吃饭的时候,你为什么对老公说,我在河南工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武汉,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时候我用难言之隐这个词是有目的的,我想让刘娜把我想成蓝颜知己,然后去化解这个难言之隐。

刘娜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我的意外,属于我所想的范畴之内,我被她活生生地抽了一个嘴巴子。

刘娜是这样对我说的,我只是不想让我老公误会啊,你想啊,如果我说你在武汉工作,他心里肯定会想,我们一定是在火车上遇见的,而我以后又会经常跟车去武汉,他能宽心吗。

刘娜在抽完我嘴巴子以后,又给我一枚甜枣,让我吃在嘴里像糖豆,挺甜的,刘娜说,我这样和他说的目的,还不是为了以后和你联系方便一些,如果他知道你在武汉,那我以后就跟不了这趟车了,我们再想见一面就难了,老同学不见面多难受,是吧,她把老同学这两个字故意说的很委婉,让我觉得同学前面应该加双引号。

我告诉刘娜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老公,我快结婚了吗。刘娜说,你不说我倒忘了,你不是告诉我你是单身吗,怎么冒出个结婚啊。

我告诉刘娜,我的结婚也是杜撰的啊,那样说,还不是和你的意思是一样,不过也确实曾经差点就娶了。

我对刘娜简单说了说和赵小娅之间的故事,说我们是如何网恋啊,说赵小娅对曾经那段苦日子的不满啊,说赵小娅是如何把我给抛弃的。

我和赵小娅的故事,听得刘娜在那里一会托腮,一会挠头的。

刘娜对我说,你们的网恋真浪漫,怪不得这么多人想网恋呢,可怜我们列车员啊,摸摸电脑都没时间,不过你们分手真是怪可惜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分手啊。

我对刘娜,这就是现实生活啊,生活中总有着不如意,总有那么多说不出来无奈的理由。

刘娜很赞同我的观点,她说,那倒也是,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