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二十七章

时间:2020-04-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西安举事成功后,陕西义军成立了秦陇复汉军政府,李瑞轩率领的关中刀客用手中的大刀片子在战斗中杀出了威风,被任命为陕西民军第六协第十标统带,马山虎为参将,杨雄飞为副官,统领临晋一带事务。李瑞轩接到任命正要率部向临晋县开拔,突然接到军政府命令,由于清兵反扑,潼关战事吃紧,命其部快速驰援潼关。李瑞轩认为,自己的部队不过千余人,而清兵几倍于陕军,要想击退清军,必须补充兵员,于是命马山虎和杨雄飞率部火速驰援潼关,自己则带几个随从去蒲城、大荔、合阳一带召集昔日刀客,扩充队伍,积聚力量,准备在潼关和清兵决战。严裕龙本想随李瑞轩同去,却见李瑞轩说:“裕龙兄,以前我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自省城起义消息一出,各县纷纷响应,关中四十余县数日之间,莫不义旗高举,因此瑞轩以为满清政权不日即将土崩瓦解。可如今清兵采取了‘先靖西路之乱,以固根本,然后再图东南’的对策,派出精锐人马分东西两路,从河南、甘肃分别进犯夹击陕西义军。如今西路军和清军相持于礼泉、咸阳一带,东面潼关也正在激战,形势十分危急。再说义军内部,一些土匪歹人或刀客败类趁机以义军的名义出现,大肆抢劫,奸**女,听说黄河滩的土匪麻老九也以义军的名义在临晋举事,自任为临晋县县长,对于这些土匪也必须尽快肃整。”说着把一卷印有告示的纸递给严裕龙说:“裕龙兄一路要途经大荔、平民、临晋三县,请将这些告示沿途张贴,另外回到临晋后代表我警告麻老九,命他肃整部下,搞好地方治安,如果其仍是匪性不改,烧杀淫掠,我李瑞轩绝放不过他。”李瑞轩把严裕龙和邱鹤寿送过渭河,三人互道珍重,然后各自上路。严裕龙一路在沿途张贴李瑞轩交给他的秦陇复汉军政府的安民告示:“谕示商民,各安本分,若有土匪,抢劫奸淫,派兵剿灭,立斩不容。”在沿途,革命党人在许多关口都设了哨卡,盘查过往行人,强行剪去男人的辫子,严裕龙和邱鹤寿自然不能幸免。

    听说严裕龙从省城回来,郭明瑞、马云起、王媒婆、郭丁山、郭笠生等龙尾堡人纷纷来到严家打听消息,看到严裕龙、邱鹤寿的头顶已没有了辫子,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严裕龙笑着对众人说:“义军要求所有男人都剪辫子,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剪了,刚剪完时我们也觉得别扭,可几天过后,觉得还是剪了好,行动起来方便,也不用每天花费时间梳头编辫子了。”马云起说:“留辫子是祖宗立下的规矩,没有了辫子死后如何面对列祖列宗?”“是啊,没有了辫子,死后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几个老人跟着说道。

    话题很快引到了西安举事,郭明瑞问:“裕龙,听说西安举事,惨不忍睹,西安城内专供满人居住的满城被攻破以后,无数的旗人,上至官员将军,下至士兵,全部被杀,一时间满城火光冲天,血流成河,血顺着城墙一直流到地面,十分凄惨,不知这些消息可否属实?”

    严裕龙说:“打仗嘛,肯定要死一些人,可是远远没有明瑞听到的那么残忍。”说到这严裕龙问郭明瑞说:“听说临晋几天前就宣布光复了,临晋的情况怎么样?”郭明瑞说:“临晋是个小县城,那些满人和守城的旗兵听到西安举事的消息,早就带了家小弃城而逃,因此革命党人一宣布起义,临晋县即宣布光复。临晋起义,兵不血刃,没有出现西安起义时那种血淋淋的场面。”

    严裕龙再问:“那些革命党都是些什么人,起义后有没有发生抢劫盗窃之类的事情?”郭明瑞说:“听说是黄河滩的土匪麻老九,不过举事至今,义军倒是纪律严明,没听说有过劫掠之类的事。”听了郭明瑞的话,严裕龙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却见郭丁山急急忙忙跑进来说:“快去看啊,那麻老九要在县城杀人了。”听了这消息,严裕龙心头不由再次紧张起来。

    原来,黄河滩的土匪麻老九听说西安举事成功,就听从军师王寅文的计策率领手下不发一枪一弹占了临晋城,宣布临晋光复。那麻老九开始的时候还听从王寅文的劝告,严厉约束手下,对百姓秋毫无犯,可是几天下来看看没有一点动静,麻老九就再也坐不住了,对着王寅文大声吼道:“要我说,革命就是惊天动地的事,总得杀点人,放点火,搞出一点动静吧,就像人家西安举事,杀得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还有人家项羽当年灭了秦国,不就一把火烧了阿房宫,那才叫痛快。可是我麻镇武临晋举事,你这个军师却连个屁都不让放,憋死我了,这样下去有谁知道临晋还有我麻镇武?”

    王寅文知道阻止不了麻老九,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搞出一点动静吧。”麻镇武问:“怎么搞?”“那就杀几个人呗。”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不由“哈哈”大笑,高兴地说:“哈哈哈哈,我麻镇武终于可以杀人放火抢东西了。”王寅文说:“人可以杀,但是不能乱杀,更不能放火和抢东西,因为我等要干的是大事……”麻老九知道王寅文又要给他讲大道理,于是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听说革命党要处决犯人,惹得城里城外四里八乡的人都来到县城围观,整个场面人山人海,十分热闹。头戴大盖帽,一身戎装的麻老九和身穿西服马夹、头戴礼帽的王寅文站在高高的台子上,显得威风凛凛。台子下面的木桩上则是一溜绑着十几个人,他们是以前城里打更的更夫、给县衙看门的、挑水干杂活的、做饭的,还有一个捕快。先是由王寅文宣读罪状,然后随着麻老九一声令下,随着刽子手刀光一闪,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经落地,人群于是传来一阵惊叫。

    “刀下留人。”就在麻老九正要下令杀第二个人时,人群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声,令所有在场的人不由大惊,“难道是有人劫法场了?”麻老九和他的手下更是拔出刀枪,如临大敌。却见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拨开众人走进人群。那两人径直走到高台下面,立刻被手持刀枪的麻镇武的手下围了个严严实实。麻老九更是火冒三丈,拔出手枪就要杀人,却被王寅文拦住了。王寅文不相信台下这俩平民装扮的人会劫法场,于是站在台子上威而不怒地问道:“请问二位何人?为何闯入法场?”严裕龙说:“在下严裕龙,要求麻县长刀下留人。”“唉呀,果真是严先生嘛。”台上的麻老九这才认出了严裕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看了王寅文一眼,就见王寅文搭话说:“严先生,你是一个支持革命党的人,而且当年还救了我俩的命,可如今怎么为清朝的走狗求情?”

    严裕龙说:“他们不是清朝的走狗。”王寅文说:“可是他们在县衙为清朝做事。”严裕龙说:“他们在县衙做事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王寅文说:“县衙是清朝的县衙,为县衙做事就是清朝的走狗。”面对王寅文逼人的眼神,严裕龙也是针锋相对:“天下所有的百姓都为清朝纳粮纳税,按军师的说法,莫非天下的百姓都该杀?”“这个……”王寅文一下子无言以对。

    麻老九知道王寅文和严裕龙争不出个结果,又念及严裕龙救过他的命,于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唉,这事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我麻镇武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可是放在先生身上也就算了,谁让你当初救过我的命呢,就依严先生之言,对于那些被绑的人犯,我等也就不追究了。”说完站起身,对着台下大声喊道:“台下的人犯听着,今天把你们绑在这,只是为了杀一儆百,今后若敢再对抗革命,决不轻饶,都给老子滚走吧。”

    严裕龙这才松了一口气,对麻镇武说:“麻县长,我这里还有一事相告,我兄弟李瑞轩已被义军任命为民军第六协第十标统带,统领临晋一带事务,他让我带话给你们二位,整肃部下,强化治安,打击盗匪,凡有扰民滋事奸**女者,从严整治。这里还有一些让我从省城带来的告示,李瑞轩让我交给麻县长。”

    麻老九和王寅文一听,赶忙笑着说:“严先生怎么不早说,这些告示我即刻就贴出去,并且严格约束部下,有敢扰民者,格杀勿论。”

    严裕龙和邱鹤寿回到龙尾堡坡下,远远就听见有人大喊:“剪辫子了,革命军进村剪辫子了,快跑啊。”循声望去,只见马云起手里拿着一根大辫子,辫子被剪掉后头上的乱发披头盖脸如鬼一般,一边跑一边口中还哭喊道:“先人啊,我的先人啊,他们剪了我的辫子,让我死后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严裕龙和邱鹤寿快步回村,看到革命党人正在村中挨家挨户剪男人辫子,一些被剪了辫子的老人哭得背过了气,郭明瑞躲进猪圈也被搜了出来,只有几个进了黄河滩的老人得以幸免。

    傍晚时分,龙尾堡村头的大槐树下坐满了人。郭丁山蹲在板凳上正在夸夸其谈,唾液飞舞得到处都是:“大家原来把革命想得那么神秘,狗屁,现在总算明白了,所谓革命原来就是要男人剪辫子,女人禁止缠小足,早知这样大家早早一块把辫子一剪,不再给女人缠足不就完事了嘛。那些被钉死在城门上的革命党人真是不值,为了一根辫子,何必那么折腾呢?”王媒婆说:“不对,革命不光是男人剪辫子,革命主要是汉人杀满人。”“对,革命就是男人剪辫子,汉人杀满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