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九月一日夜

时间:2020-04-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九月一日夜
 
  新妈妈和爸爸的战斗升级了。
  新妈妈由嘴战转入了手战。新妈妈抓到什么就摔什么,她勇敢无比地把一摞碗举起来,说:你看好!……接着就哗地一下,摔在爸爸面前!碗在地上碎出了一片锅的气味,地上飞溅着锅的气味;紧接着她又摔锅,她把锅举起来,说:你好好看着……!又咣一声摔下去了!锅是铝的,锅没有摔烂。锅上先是出现了折叠椅的气味,一串吱吱呀呀的气味,而后出现了一团高跟鞋的红涡,红涡里印着镜子的气味;接下去,她把折叠椅举起来了,她高举着折叠椅说:看好!……
  跟着就是叭啦一下,是镜子碎了!镜子里跳出了许多个灯泡:地上全是跳动着的一牙儿一牙儿的灯泡,灯泡里接连闪出的是:床头灯、玻璃杯、茶几、书、笔筒、衣架、收音机、录音机……能碎的都碎了,地上是一片湿漉漉的碎。最后一响是电视机的声音,电视机是新妈妈扫下来的,电视摔在地上的时候冒了一股蓝烟,蓝烟里跳出了一声闷响,闷响里游出了针的气味,我在门后闻到了针的红色气昧,我知道新妈妈喜欢碎声,新妈妈在碎声里把蛇头喂起来了,那蛇头是靠碎声喂养的,我看见新妈妈心里的蛇头高高地昂了起来,出咝咝的叫声……
  新妈妈说:老徐,我告诉过你,不过了。这就叫不过了!……
  爸爸仍然眯眼在那儿坐着。那些东西全都碎在爸爸的周围,爸爸在一片碎里坐着,爸爸仍然是一声不吭。爸爸已经很多天没有睡过觉了,他脸上一片灰暗。我看见他在睡,是他的身体在睡,他的心却没有睡,爸爸的心已经投降了。我看见爸爸的心上举起了一双手,那双手说:日子没法过了,我也知道日子没法过了……可爸爸心底里还垫着一层,那一层躲在涩格捞秧儿的气味下边,那一层里塞着三份表格,那表格是爸爸非常需要的。爸爸盼这些表格盼了很久了。爸爸期望着能把自己装进这些表格:第一份是职称表,第二份是调资表,第三份是干部任免表。这三份表都是有时间标志的,这些表格塞在爸爸的心底,使他说不出话来。爸爸心里曾经装过很多东西,后来这些东西渐渐失去了,爸爸心里已经空了。当电视机响过后,爸爸心里就剩下这三份表格了。爸爸是为了这三张表格才不说话的。爸爸已经练成了熊气,所以爸爸能够在碎里坐下去……
  新妈妈摔完东西之后,却突然笑起来了。她的笑很毒,她的笑里爬满了蝎子的气味,她摔东西时的狠劲很快地转化为蝎子从笑里爬出来。她笑着说:姓徐的,你只要觉得这日子还能过,你就过下去吧……说完,她就又梳洗打扮去了。新妈妈洗脸的水声在盆子里哗哗响着,盆子在咣咣响着,盆架也在咚咚响着,能响的东西都在响,响出一堆摇摇晃晃零零散散的旧铁皮味。而后新妈妈走回来了,她袅袅地走在一地碎了的玻璃片上,从从容容地在一块碎了的镜子前坐下来。她先用一支描笔在眼睛上画出了一条柳叶,而后又画出了一片柳叶,两条画出来的柳叶使新妈妈身上有了狐狸牌香水的气味。屋子里到处都是狐狸牌香水的气味。这些气味洒在一地碎玻璃上,出咔咔嚓嚓的声响。这些声响刺在爸爸的心上,连熊气都被刺破了,我看见爸爸身上的熊气已经破了。爸爸掉泪了,爸爸脸上的泪流出了罐子的声音,罐子里响着一些碎牙……
  新妈妈画完眉,又慢慢地站起身来,她看了爸爸一眼,只一眼,接着就风一样旋进了厨房。厨房里咚地响了一声,很重很亮的一声从厨房里飞出来!那是一把刀,她从厨房里扔出了一把菜刀。她把菜刀扔在桌上,看了看爸爸说:东西我给你拿过来了。你要用就用吧……
  爸爸的头慢慢低下去了。是刀的气味把罐子的声音打掉了,爸爸怕刀,我看见爸爸在刀面前成了一堆烂泥。爸爸低着头说:婵,咱们……谈谈吧。就是不过了,毕竟……
  新妈妈说:谈什么?不过了还谈什么?我跟你没什么谈的。就一个字,离!你不离也得离……
  爸爸说:你说理由吧。只要你能说出理由……
  新妈妈说:你还要什么理由?你也配要理由?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理由?扣子就是理由……
  爸爸喃喃地说:你能不能再找一个理由,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就为一个扣子,我不能离……
  新妈妈说:你把我砍了吧。你要有种就把我砍了!还有一个办法,你把我的腿砍断,你砍我一条腿,我就留下来了。不然就得离。我是要走的,我一定要走,你拦不住我,谁也别想拦住我。
  爸爸沉默了。爸爸心里出现了一个字,那是一个拖字,我看见爸爸心里出现了一个拖字。爸爸心里的涩格捞秧儿的气味使他能够拖下去。他紧抱着那点涩格捞秧儿的气味,坚忍地坐着。可他不知道新妈妈身上也有涩格捞秧儿味,新妈妈身上有更多的涩格捞秧儿味。爸爸身上的涩格捞秧儿味呈阴性反应。新妈妈身上的涩格捞秧儿味呈阳性反应。阴与阳是两个极端,是既融合又排斥的两个极端,融合时浑然一体,排斥时又是水火无……爸爸是能忍的,可爸爸已忍到了极限。爸爸身上的东西已经被新妈妈掏空了,爸爸成了一个空空的壳。爸爸的神思非常恍惚,爸爸不知道那些新鲜的日子是怎样变色的,他眼前总是出现那些浑然一体的日子,出现那些亮丽的日子,可这些日子被一粒扣子破坏了。这些日子在一粒扣子上消失了。爸爸还等什么呢?爸爸是在等那些表,我知道爸爸是在等那些表格。爸爸期望着能用那些表把日子重新缝起来,表是爸爸最后的期待。报上说,表是城市的答案。表也是城市的象征,有表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城市人。爸爸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爸爸总是在算一个数,那个数他已经算了很久了,这是一个让人再生的数。那个数与时间贴得很近,那个数是绑在时间上的,得到这个数就可以重新过上有扣子的日子。所以爸爸心里响着一个表,我能听见表走动的声音……
  新妈妈走了,新妈妈又带着一股狐狸牌香水的气味走了。新妈妈走的是一条很亮的路,我看见新妈妈在灯光下走向的士。的士对着鲜艳亮丽的新妈妈笑了,的士笑着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