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鬼子来了(3)

时间:2020-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3)

"小闹,你爹死了,没人替你做主!"

就把小冯给放了。惹得吴班长和几个护兵不高兴。小冯见自己说住了李小武一帮人,不但不再背白面,还放了自己,倒很高兴,高兴自己有本领,说住了他们,还没破坏自己这边的军事计划。

小冯见李小武说话很知己,一个连长,又亲自给他解绳子。于是就瞪了吴班长一眼说:

"可不是,我们八路军向着老百姓,怎么会替日本人做事?我们正是想打日本哩。他们十五那天来收面,看我们不揍他孙子!你们这时把面背回来,没有面哄日本人,可不是破坏我们的军事计划!"

小冯一走,李小武就向爹告辞。倒把李文武和几个护兵弄懵了,几个人说:

李文武也觉得嫂子说得有道理。在一次祭祖之后,李文武就将嫂嫂的意思委婉地转述给儿子,谁知李小武一听,只是淡淡一笑。说:

小冯这时想起了孙屎根的交代,不能暴露军事秘密,就不再说话。

"也可以吧,你带十几个人去试一试。我也讨厌共产党,尽干些不明不白、调三窝四的事。不过要小心,见机行事,别打不着狐狸惹一身臊!"

"他不是汉奸!"

"爹,该做就做,不做时不要乱说。事情还没做,何必去说?"

"什么村长,也就是为老总们支支差罢了。请问老总是哪一部分的?"

"爹,我平时不爱说话,但心中并不傻。我不知道爷爷是被谁杀的?我不知道大伯是被谁杀的?我不知道堂兄是被谁杀的?说要现在报仇,倒也容易,我派几个兵,就可以统统把仇人给崩了。只是,爹,不能这么做!"

李小武倒吃了一惊:

小冯见人家要来捆他,就从屁股后抽枪;但毕竟吴班长人多,还没等枪抽出来,三个人早将他捆了个猪肚。接着就将他押回了李家大院。吴班长先进后院报告:

"我是八路军,是我们孙队长的部下!"

吴班长与两个护兵吃了一惊,扭头一看,原来是个八路军。这八路军便是小冯,是孙屎根派他回村来侦察情况的。回到村里,整天也没什么情况可以侦察,反正也就是日 本人十五要来拉面罢了。所以整天呆在马圈和小得一起玩。这天正在玩,看到来了几个中央军,要打孙屎根家里的人,便跑出来制止。

"这面不能背,打他不打他是小事;一背面,就破坏了我们的军事计划!"

李小武听了父亲的话,也觉得许布袋做得有点过分,欺负人不该这么欺负,不看僧面看佛面,起码李小武也在外边领兵打仗混事呢!这时他带来护兵中的那个吴班长,已从街上转了回来,站在李小武的身后听。听到这里,早憋不住了,说:

"我可没有得罪李连长的地方!"

后来李小武私塾读完,考学考到了开封一高,在开封一高,他学习也好,次次考试名列前茅。同村在开封一高读书的,还有孙家儿子孙屎根,许布袋女儿许锅妮。因为有世仇,李小武孙屎根两人不说话。李许两家也有仇,但许锅妮一个女孩子家,看李小武 上进,次次名列前茅,却暗暗佩服他,见他倒脸带笑容。李小武见人家是个姑娘家,不必计算在世仇之内,也与许锅妮说话。一次礼拜天从开封回村,孙屎根有事不回,两人还悄悄在铁塔集合,一块做伴回家。路上有条小河,李小武还将许锅妮背了过去。只是因为家有世仇,离村子三里,两人就分了手。后来日本人打了过来,开封一高要转移到洛水县,中央军来到学校募军官。李小武与招募军官的人谈了一次,便给家中父亲打回来一封信,说明自己的去处,就换军装加入了中央军。临入军队那天,他还看到许锅妮在一群欢送的同学中看他。后来他也听说,孙屎根加入了八路军,他也不说什么。只是 在中央军努力求上进。两年以后,就挂上了上尉军衔,领了一个连,有了勤务兵。平时李小武不回来,李家每年祭几回祖,只是到了祭祖,他才带几个勤务兵回来。回来祭过祖,当天也就回去了。每次回来,很少给家里带东西。与家里人也不多说话,只与父亲在一起谈谈。谈谈也不说家务,只谈些天下形势。弄得一家人对他不满意。李小闹的母亲当着李文武的面说:

李小武也骑马挎枪,带着护兵回来了。

"照你这么说,看得长想得远,这仇就永远不能报了?"

李小武在后院与父亲坐下,家里有伙计端上茶,两人在一起随便聊些闲话。聊着聊着,李小武发现父亲老是叹气,打不起精神。李小武问:

"你跑出来了,你是干什么的?"

"他最近又怎么捏咱了?"

"不是。爹你再往长想一想。现在是谁家的天下,是日本人的天下。但可以肯定,日本是长不了的。我读过世界史,没有一个民族可以长期霸着另一个民族的。将来日本是要失败的。日本一失败,天下是谁的?就是中央军和国民党的。八路军虽然有一些兵,但都是乌合之众,用减租减息哄几个穷人,成不了大气候。等中央军坐了天下,就是我们坐了天下。等我们坐了天下,那时想杀谁还不容易吗?"

许布袋这时正坐在枣树下吸烟,他一辈子都是用马鞭指人家,哪里见过人家用马鞭 指自己?但他年轻时当过兵,知道当兵们的厉害,何况来了三个人,都背着快枪,于是见人家用马鞭指自己,也只好赔着笑脸说:

吴班长见许布袋与他顶嘴,马上生了气:

李文武张大眼问:

"替日本人收面,怎么不是汉奸?他将面给我背回去,我不打他;他不背,我就打他!"

"你们几个穷八路,还能有什么军事计划!你们的军事计划,就是保护给日本人收面吗?可见你们八路也通日本,是个汉奸!不打他也行,我先把你这个汉奸给捆起来!弟兄们,将这个八路汉奸给我捆起来!"

吴班长见他不说话,上去踢了他一脚:

"这道理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不说,大家以为你忘了呢!"

李小武用手止住他说:

弄得他的嫂嫂、李小闹的母亲很不满意,说李文武护着自己的儿子,不顾杀死的侄儿。为此大声哭道:

"你没有得罪李连长,你得罪李连长他爹了!我只问你,日本人派面,别人家都是一人派十斤,怎么给李连长家派那么多?"

"连长,这老家伙不懂事,该开导了!我带几个弟兄去把他开导开导吧!"

吴班长看他穿著粗布军装,还没脱土头土脑的样子,便有些看不起,说:

李文武听了这番话,更是连连拍手,说:

"谁欺负你?"

李小武说: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怪我们不知道,这面不能背回来。好啦,这事就到这里,你回去吧,那面也不背了!"

吴班长得意地说:

"你当一个兵,也要讲理,不能动不动就背面;你一背面,日本人过来岂不打我?"

吴班长说:

小冯倒也胆大,手摸着自己的独橛子说:

小冯说:

李小武问:

"我不管你按不按地亩,也没工夫查你的帐簿,反正李连长家不该出那么多!你给日本人办事那么积极,不是汉奸是什么!你把多收的二百斤白面给我背回去,我今天饶了你;若说半个不字,我先用马鞭教训教训你!"

"那我们让背白面,你不让背,说是破坏你们的军事计划,你们不是向着日本人吗?"

许布袋见一个小当兵的如此不讲理,还老在自己脸前舞鞭子,心中就有些发火,说:

许布袋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拾起烟袋说:

"军事计划,什么军事计划?小冯,你告诉我,我马上放了你!"

"人家带着村丁,敢不给吗?许布袋年轻时杀咱家的人欺负咱,现在还捏着咱不放!我不想这些事不生气,一想这些事,简直就无法当人活了!"

"都说上学好,咱家省吃俭用,供应小武上学,现在上出来了,当了队伍的连长,家里沾他什么光了?不沾他光就不说了,他把咱家的几辈冤仇给忘了?他爷爷是被谁害的?小闹他爹是被谁害的?小闹是被谁闷死的?他手里有队伍,怎么不把孙、许两家给平了?我看这小武,是指望不上了。以后祭祖,他也别来了!"

吴班长立正说:

吴班长说:

李小武问:

吴班长见跑出来一个八路军,也只好暂时不打许布袋,过来用马鞭指小冯:

七月十三这天,李小武带护兵回来祭祖,一进村又碰上了许锅妮,许锅妮A着一篮子衣裳,拿着一根棒槌,从河边洗完衣裳正要回家。李小武在马上看了看她,她在地上看了看李小武,四目相对,李小武又像前几次那样,拨转马头就进了村。倒弄得许锅妮A篮子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神。后来,眼泪就扑簌簌下来了。

"我崩人容易,只是我崩了人,抬身走了,咱们全家还在村里。我不能把全家带到队伍上,我还只是个连长,没那个权力。我一走,你们呆在村里,就会有人回过头来杀你们。不要忘了,孙家也有两个人在队伍上,一个孙毛旦,跟着日本人,一个孙屎根,跟着八路军。爹,这种形势,我能鲁莽去报仇吗?"

"最近日本人派下面了,每人十斤。十斤也就十斤吧,日本派下的,谁也不敢不给。只是一人十斤面,咱家也就二百来斤吧,可许布袋假公济私,一下给咱派了四百斤,这不是明欺负人吗?"

"给他了?"

说着就将烟袋往上递,被吴班长一马鞭给打飞了。

"天还早着哩!"

说着就要下鞭子。这时从马圈跑出一个军人说:

"你有什么事?"

"团长来时说了,晚上还要开会,得急着赶回去。"

李小武带护兵回到家,家里祭祖已经开始,四村里还来了几家亲戚。众人见他回来,忙给他让开了道。几个护兵忙在祖宗遗像前摆了几碟子干果,让李小武祭祖。说是祭 祖,其实也就是磕四个头。李小武磕过头,爬起来与亲戚们打了打招呼,便像往常一样,转到后院去与父亲说话。护兵中早有一个在门口站了岗。其中有一个班长姓吴,来过几次,在村里比较熟,没事到村里街上转去了。

"明天挑一个排,准备十五打仗!"

"李连长,这是误会,这是误会,我是八路军,不是汉奸,你不能杀我!"

"少跟我啰嗦,我们是村西李少爷李连长的部下,今天来开导开导你!"

"为什么?"

"是哩,是哩,我儿在外没有白闯荡,比爹有见识,事事能说出个理!"

小冯说:

"×你妈,怎么不说话?我们连长问你呢,看我不用鞭子抽你!"

李小武便到团长身边,小声说了一通话。团长听后摸着秃头想了想说:

李文武听了儿子一番话,连连点头,说:

佩服儿子比自己和嫂子有见识,事情考虑得周全,事情考虑得长远。但他埋怨:

"是哩,是哩!"

这时李小武倒是有些尴尬,脸红着说:

李小武把手放到额头上,想了半天,突然笑着说:

"爹既然这样说,我以后不理她也就是了。"

"开导倒不必开导,只是这多出来的二百斤白面,到底是怎么出的,应该问清楚。老吴,你带两个人去,不要发火,不要打人,只是去问问这白面是怎么出的,回来告诉我!"

"爹,那二百斤白面,就不要说了。别因为一把面,把事情弄大!"

"身体倒没什么,就是老有人欺负,让人心里不痛快!"

"看这孩子样子,也许是胸有大志!"

七月十三日李家祭祖,李小武赶回来祭祖。中央军在魏隗府驻了一个团,李小武在那个团当连长。李小武一米七七的个子,像他爹李文武一样,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眉毛中间有一条伤疤,是小时候吃饭不小心跌倒,摔破碗扎的。李小武自幼读书用功,在私塾时,别人捉弄老师,他一个在教室读书,琅琅出声。他有一个堂兄叫李小闹,是已故 村长李文闹的大儿子,自幼调皮,不爱读书,爱玩弄牲口,常要拉他一起去玩,多次被他拒绝,一个人在家里练毛笔字。所以他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堂兄李小闹长到十六岁,知道爷爷是被现任村长许布袋吓死的,爹爹是被土匪杀死的,便嚷嚷着要去当土匪,等拉起一支队伍,再打回村报仇。消息传到许布袋孙毛旦耳朵里,两个便布置人,趁李小闹一次骑驴到镇上斗鸡,把李小闹闷死在大荒洼桑柳趟子里。消息传到李家,李家将李小闹的尸首抬回来,一家人围着乱哭。惟独李小武仍在后院不出来,闭门琅琅读书。这时大家便说李小武半点不懂事,堂兄被人害了,连哭都不来哭。惟有他父亲李文武说:

李小武问:

李小武也只是淡淡一笑:

"你怕日本人打你,就不怕我打你?我先打你这老汉奸两鞭,看你怕日本人还是怕我!"

说完,出门就跨上了马。把个李文武弄得不知事情头绪。到了路上,几个护兵也埋 怨,本来今天胜利了,咱们人又多,谁知怕上人家一个八路军了!李小武也不理他们,只顾打马。

李文武这时说:

"爹,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下次回来,我带回一个军医给你看一看吧!"

接着就把小冯给推了进来。小冯这人李小武认识,记得以前在孙家喂马;小冯一见李小武,看人家穿戴整齐,戴着白手套,身后站着几个兵,这时倒害怕了,害怕李小武下命令把他杀了,头上冒着汗说:

又对李文武说:

吴班长这时倒笑了:

李文武又点头。但他又问:

以后再见面,倒真不理她。李文武才放心。

许布袋这才知道是李小武带来的兵,但见烟袋被打飞了,也不敢发火,只是说:

"老总们误会了,这次派面原来是按人头派的,但面总收不齐,收不齐面,日本人来了就要打我,只好改成按地亩派了。李连长家地亩多,白面就多了些。可这不光是他一家,孙家、宋家、晋家、俺家地亩多,也都交得多,不信老总们可以查对帐簿!"

"这是孙屎根的一个部下,正好在家里,替老王八蛋说话,让我捆住了!"

李文武说:

到了部队驻地,已是晚上,屋里都点上了灯。李小武一下马,连部的勤务兵就去给李小武打洗脸水。洗脸水打来,李小武却不见了。他已经顾不上洗脸,跑到团部去了。团长正在家跟太太一块玩猫。李小武喊了个"报告",没等回答,就进去了。这位团长便是当年到开封一高招募军官的人,上过黄埔军校十三期,对李小武一直很爱护。见他闯进来,也不怪他。倒是他太太突然见闯进一个兵,破坏了玩猫,有些不高兴,撅着嘴抱 着猫出去了。李小武感到很抱歉,团长倒不介意,笑着说:

李小武说:

李小武又一笑:

李小武立正答了个"是",便退了出来。回到连里,马上对连副说:

转身带上两个护兵,出门到许布袋家去了。李文武见儿子派兵去问事,心里也舒坦一些,说话有些喜欢起来。

"连长,抓到一个八路汉奸!"

"你就是村长?"

"什么?抓到一个八路汉奸?怎么抓住的?我让你去问那件事,你倒办了这个!"

"我不管你是谁的部下,我在这教训汉奸,碍着你什么了?"

"还不是孙许两家!小武,你在外闯荡,学问比我大,见识比我广,上次你说的道理,我不是不懂,也不是不赞成,我懂,也赞成,我照着去做,暂时不与孙许两家生事。可现在人家当着村长,咱们不与他生事,人家可与咱生事,处处与咱为难。长此以往,人家不像捏猴一样把咱给捏死了?"

李小武止住吴班长,到小冯跟前,亲自将绳子给他解开,说:

吴班长挥着马鞭说:

李文武说:

"小冯,别怕,告诉我,现在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咱们是一势了。你告诉我,我不告诉别人还不行吗?我知道八路军个个都是好汉,不是汉奸,你们不会替日本人收面,说不定倒是想打日本人哩,是不是?"

这时吴班长说:

从此对李小武十分尊重。李小武每次回家来,仍和从前一样,祭完祖就走,不多说话,李文武对他十分理解。只是有一次他听说儿子回来,在村口碰上许锅妮,下马与她说了一阵话,心中感到很困惑,又把儿子叫来问道:

"小武,这话本来不该当爹的说。我知道你与许家的姑娘在开封是同学。你说现在不报仇,等中央军坐了天下再报仇我相信,可咱们也不该与仇家的女儿勾连,那样,就是把祖宗给忘了!"

这话倒引起了李小武的注意,问:

"是!"

李文武说:

"住手,不能打人!"

李小武交代吴班长"不要发火",但吴班长带着两个兵到了许布袋家,还没问话就发了火,用马鞭指着许布袋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