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二十四章

时间:2020-0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上门提亲的媒人踏断了水云家的门槛,有官宦人家的子弟,也有知书达理的大户人家的少爷,可水云却是一概拒绝。这可急坏了水云母亲,找来严裕龙的母亲一起劝说女儿。严裕龙的母亲一边接过水云递过的茶水一边对水云说:“听说水云这几天为了婚事和母亲闹别扭,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论年龄你已二十了,如果错过了年龄,想找个合适的人家那可真是不容易啊!”面对严裕龙母亲,水云低下头说:“如果那样,水云宁可一辈子陪着母亲不嫁人。”听了水云的话,水云母亲着急地上前拉住女儿的手说:“傻孩子,自古到今哪家闺女不嫁人,为了我儿的婚事,这些天我和夫人把心都**了。怕我儿过门后受委屈,要找一个知书达理、公婆慈善的书香门第;怕我儿将来受苦受穷缺吃少穿,又要找一家家境富裕、有房有地的人家;这边选来那边挑,这才选定了下柳村的白家。白家少爷长相英俊,知书达理,父母为人厚道,家底又厚,我儿如果嫁给白家,那可是一辈子不愁吃呀不愁穿……”“母亲别说了,女儿今天不想再提这事。”面对母亲和严裕龙母亲的苦心相劝,水云仍是不为所动。

    水云母亲病了,一连几天卧床不起,面对患病的母亲,水云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地在脸上滚。来给水云母亲送药的严裕龙看到这种情形,把水云叫到外屋,两人四目相对,心头别有一番滋味。严裕龙说:“水云妹妹,你母亲是因你的婚事急病的,你父亲去世早,母亲把你拉扯成人不容易,如今你已长大,她老人家也该享清福了。你母亲为你找的下柳村白家我已派鹤寿打听过,的确是户好人家,为了母亲,水云妹妹就答应了这门婚事,别让你母亲再为你操心了。”

    “少爷要让水云嫁给别的男人?”水云脸上显出一种意外加不解的神情,用疑惑不解的目光看着严裕龙。看到严裕龙低头不语,水云继续说:“水云当然不傻,明白少爷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希望水云早日找个好人家嫁了,使水云今后的生活有个好的归宿。可是少爷不觉得你这样做无论是对水云还是对少爷自己都太残忍了吗?少爷为什么就不能和你的母亲抗争,求她老人家答应我们的婚事?”水云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

    面对哭成泪人一般的水云,严裕龙上前拉住水云的手说:“请水云妹妹相信,我母亲爱我,但同时也是爱你的,母亲有她的苦衷!这也许是命吧!”“可是少爷为何不设法改变命运,为什么不像水云这样和命运争个高低?”说这些话时,水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严裕龙。

    严裕龙避开水云的目光,低下头说:“我也曾经想过要和命运抗争,可是从古到今几千年,儿女姻缘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皆由父母定夺,因此你我还是认命吧。”

    水云挣脱严裕龙的手哭着说:“水云就是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作为龙尾堡的掌事,少爷做事坚定果断,可是在自己的婚事上却为何表现那么软弱,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为何那么冷漠,残忍地把她推给别的男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学一下郭明瑞和马云起,活得洒脱自在一些?”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断了严裕龙和水云的对话。二人急进屋,只见躺在炕上的水云母亲早已咳得脸色铁青背过了气。严裕龙和水云赶忙把她扶着半坐起来,水云不停地给母亲捶背,严裕龙则用力地掐着人中。过了一会,水云母亲渐渐缓过了气,微微睁开双眼。水云端来一杯热水给母亲喂了一些。水云的母亲闭着眼静养了一会,然后睁开眼睛,拉着水云的手吃力地说:“水云儿,别让母亲再为我儿操心了,听娘一句话,找个人家嫁了,我儿一日不嫁出去,娘就一天放不下心啊。”看着母亲虚弱的身体,再看了看身边的严裕龙,水云流着泪水说:“母亲别急,容水云再好好想一想。”

    鸟儿在枝头欢快地鸣叫,水云坐在院中纳鞋底,只见王媒婆走了进来。水云心里烦,冷冷地说:“我知道媒婆嫂子整天为别人做媒,今天肯定又说了不少话,我想你这阵子也该说累了,况且水云这会心里烦,不想听别人说话,媒婆嫂子就坐下来静静地休息一会吧。”

    王媒婆没有吭声,却一个人坐在板凳上流起了眼泪。看到这情景,水云放下手中的针线活问王媒婆说:“媒婆嫂子怎么了,莫非谁欺负了嫂子?”水云问了半天,王媒婆才哭着说:“嫂子刚才在路上遇见了两个人,勾起了嫂子的伤心事。”水云问道:“那两人是谁?”王媒婆说:“春堂和他媳妇花花。心中一酸,就想找个地方哭一哭,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妹子这里。”

    王媒婆的话听得水云一头雾水,她实在不明白马春堂、王媒婆和寅旺之间有什么联系,就见王媒婆叹了口气说:“唉,嫂子这一辈子不知说成了多少好媒,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娶了别的姑娘,自己却嫁给了又低又矮、一脸麻子、奇丑无比的寅旺,你说嫂子命苦不苦?”听了王媒婆的话,水云不由想起了王媒婆的男人,那个矮个子大脑袋一脸让人恶心的大红麻子点,三板子也打不出一个响屁,被龙尾堡人称为死人的马寅旺,于是问王媒婆说:“其实妹子也一直心中纳闷,依媒婆嫂子的人样,怎么就嫁给了寅旺?”

    王媒婆看着水云叹了口气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这双又肥又大的大脚丫子,因为对于男人们来说,女人不管模样俊丑,只要脚小就是好女人。”水云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缠过的小脚,再看了一眼王媒婆的那双大脚,不由伸了伸舌头,心中暗想:“这双脚丫子是够大的,简直像个小船。”于是问王媒婆说:“对于缠脚这样的事,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无一幸免,可媒婆嫂子又是如何躲过这一关的?”王媒婆说:“嫂子这个人,从小性情暴烈,五六岁时,因为有病身体弱,大人不敢给缠脚。到了九岁时病好了,父亲和母亲便硬拉着我去缠,我当时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劲,竟挣脱了大人怀抱,一头撞在墙上,直撞得头破血流,昏死过去,差点要了性命。从此以后,只要大人们一提起缠脚的事,我就觅死觅活,弄得大人们再也不敢给我缠脚。后来又因为自己的固执错过了年龄,再加上一双大脚,于是就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而寅旺也因为家里穷,又矮又丑,还长了一脸让人恶心的麻子疙瘩,都三十岁了还没娶上媳妇,只有他不嫌嫂子脚大,愿意娶嫂子这样的大脚女人。”

    水云问道:“可是这一切又和村西头的春堂有什么关系?”王媒婆沉思了半天说:“村西头的春堂,和嫂子从小就在一起玩,就像水云姑娘和严先生一样,嫂子一直叫他春堂哥,他也一直像亲哥哥一样关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俩就产生了感情,变得谁也离不开谁,可是却遭到了春堂家人的反对,所有的理由就是因为我是一个没缠过脚的大脚女人。为了不让我们见面,春堂被关在家里不许走出院子半步,面对患病的父亲和家族的压力,春堂终于答应娶了龙爪坡的花花姑娘为妻,这就是我俩相爱的结果。”

    王媒婆说到这,早已哭成了泪人一般,水云把一块手帕递给王媒婆,可自己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王媒婆的话让她想到她和严裕龙之间的事,因此更加伤心。王媒婆继续说:“春堂成亲后,尽管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但还是劝我早日找个人家嫁了,可我当时发誓终身不嫁,这样一拖再拖,一晃就过了二十五岁,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可是人生活在世上,命运不是由自己决定的。在村中,如果谁家的闺女到了婚嫁年龄嫁不出去,那是要遭人耻笑的,面对我这个嫁不出去的大脚闺女,母亲愁得一天到晚茶饭不思,连兄弟姐妹都觉得无脸见人。听说死人寅旺愿意娶我,家人虽然心中爱我疼我,但仍然不顾我觅死觅活地反对,给我嘴中塞上毛巾,一根绳子把我捆了塞到花轿中,抬到龙尾堡往死人寅旺的炕上一扔,关了门就算成了亲。那是一段什么样的日子,我常常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梦中在哭,看着身边躺着的让人讨厌恶心的男人,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说到这王媒婆抹了把眼泪,苦笑了一声说:“不过生活也不像原来想像的那么可怕,我虽然开始寻死觅活,可后来慢慢也想通了,自己和春堂是有情无缘,寅旺虽然长得奇丑无比,却老实憨厚,是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日子也算过得红红火火。回头再想一想,那些情呀、爱呀,在当时看起来是那么金贵,简直比命还重要,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是要生活,其次才是感情,水云妹妹你说对不对?”

    水云显然不明白王媒婆是要说什么,用不解的目光看着王媒婆。王媒婆说:“听说妹妹不想嫁人,其实妹妹的心思我这个整天做大媒的媒婆子怎能看不出来。妹妹不愿嫁人,是因为心中早已有了严裕龙严先生,可是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就像我和春堂,尽管寻死觅活地抗争,可抗争的结果,只能是让更多的人为你担心。水云妹妹你好好想想,你母亲到底为何患病,这样顶下去非但成全不了你和严先生的婚事,而且会让你的母亲操更多的心,水云姑娘你说是不是?”

    水云终于答应嫁人了,但龙尾堡人不明白,水云放着家境富裕、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知书达理的下柳村白家不嫁,却看上了龙尾堡一个叫李瑞祥的小伙子。按理说,李瑞祥也是一表人才,读过几年书,家里有一个四合院,十几亩田地,父母忠厚老实,在龙尾堡算得上一个中等家庭,但是家境根本和下柳村白家无法相比。

    水云相上的李家虽然十分满意水云做他家的儿媳妇,可是思来想去,老实巴交的李家却不敢答应这门婚事,因为他们想不明白水云为何放着那么多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不嫁,偏偏看上了他们,可是哪里经得住王媒婆那张乖巧能说会道的嘴。经王媒婆登门一说道,水云和李瑞祥的婚事很快订了下来。举行了隆重的订婚仪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