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做偶像也不幸福

时间:2020-0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12章 不做偶像也不幸福

  事情常常是这样的:你认识了一个人,那个人走了,你以为自己可以轻易地忘记他。可是,不知不觉你会发觉,生活中已经布满了他的痕迹,想抹也抹不掉。

  路笛已经如影随形,总是在哈小茜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像一个浪头打来,一不小心就被扑得满身满心。

  在香港一炮而红的路笛迅速火遍全国,上报纸,上刊物封面,上人物专访。哈小茜天天坐公车,每个公车站上都有路笛做的口香糖广告。他的笑容那么明亮,晃得她只能把眼睛一次次闭上。

  有一个阶段,天天8点整,路笛牵着一条可爱的小狗在电视里准时出现,深情地说:“幸福就是家人的身体都很健康;幸福就是我有一条狗,我能够和它一起坐在门槛上晒太阳;幸福就是有一个爱我的人陪我一起慢慢变老。”

  屏幕接着打出一句话:动物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这条公益广告,外婆百看不厌。每次都会说:“喔,我们小茜的同桌!”

  “现在不是了。”哈小茜每次都纠正一遍。

  最近她瞌睡得更加厉害了,眼睛睁着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绵绵不断地打哈欠。妈妈在电话里埋怨爸爸,“你给女儿名字起坏了,听上去就无精打采。”

  “呵呵,不如马上改名叫哈抖擞吧。”爸爸幽默了一回,末了建议给女儿吃“脑轻松”。他在广州的工作上了轨道,每个月都寄点钱回来。外婆的脸色好多了,对哈小茜和蔼多了。

  有一天,外婆主动说:“小茜,你那个同桌在电视里失踪了。”

  “喔?我也不知道。”外婆一提,哈小茜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好长时间没看见路笛的消息了,公车站上的广告,已经换了一个男孩,比路笛更壮,有点像外国人。

  哈小茜知道曝光率降低,对明星来说意味着什么,就好比股票大跌,反正不大妙。

  古柯叶打来电话:“快看这个礼拜的《明星周刊》,那种女人,我早知道路笛会和她闹翻。”

  哈小茜赶快跑到书报亭,随意一翻,报纸上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她买了一叠回去,很快整理出眉目来。

  童姐准备跟风少男明星写真集的热卖风,推出路笛的写真《笛身动人》,大走性感路线,被路笛坚拒。他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我不是她手里的棋子,被她任意摆布。我可以不计较报酬,可我在意我的形象。我清楚每个年龄段应该做怎样的事情。”

  童姐在记者面前很大度,表示她不计较路笛耍小孩脾气:“我顶多像姐姐对待不听话的小弟弟一样,打几下他的小PP啦。”

  哪里是打几下小PP,简直是几招辣手。先撤了他在新电视剧里的男一号位置,广告全线换人。嘿嘿,童姐很快让路笛见识了什么叫帅哥如云,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

  最新的《明星周刊》头条言论里,路笛作为一个典型例子被一笔带过:“偶像是个保鲜职业,有点像水灵灵的新鲜蔬菜,天还没黑,就成了落市货。比如怒放以后已经开始衰败的路笛,如今赋闲在家。很不幸,他的‘花期’只有六个月。明星职业给他的唯一留念就是严重的胃疾。”

  哈小茜拨了那个久违的号码。对方不接,她继续打,也不知道听了多少声悠长的“嘟”。路笛总算接了手机,劈头就骂:“我在打游戏,拜托别烦我好不好?!”

  等他叫嚷完,哈小茜口气软软地开了口:“我是你同桌。怎么不告而别?”

  “是你!”路笛叫了一声,“我打电话跟你告别,可接电话的老婆婆查户口一样,我赶快挂电话啦。”

  “你的胃好些了?”哈小茜因为释然而微笑。

  “好不了啦,成名的代价。《花儿怒放》里我要演一个痴情的白血病男生,导演要求我十天减掉二十斤。”

  “天,你怎么弄?”

  “不吃饭,光喝牛奶和水。全身包不透气的保鲜膜,在桑拿浴室里蒸汗。”

  “残酷!”

  “晕过去好几回。你不觉得我扮那个角色生动透了?”路笛居然还笑得出。

  “怪不得电影院里差点成了泪水的海洋。我真后悔我睡着了,看都没看你演得好辛苦的电影。”

  “做偶像不幸福。”路笛悲观极了,“不做偶像也不幸福!”

  “你还想演电影?”哈小茜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

  “我被封杀了。”路笛语气消沉,“我没戏了!我完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那么爱演戏。”

  没想到不久,童姐竟然主动放下姿态和路笛握手言和了。那几个新人出师不利、纷纷落马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公司和许多媒体三天里都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联名信,来自近千个女生影迷,标题叫《路笛复出请愿大联盟》。

  联名信上,无数女孩的名字排列在一起,各种色彩、各种笔迹,显得奇特、美丽和壮观。她们以空前团结和热烈的姿态,表达着一个共同的心声:期待路笛的复出和新片。

  《明星周刊》头条刊出重磅新闻:

  路笛复出呼声惊人!《路笛复出请愿大联盟》,简直是一份关于明星路笛缜密而翔实的专题论文,“粉丝”们很专业、很有条理、也极有说服力地列举热爱路笛的N个主打理由,认为路笛的独特无人能够取代,他的退出使国内的偶像剧一时星光暗淡。粉丝们在短时间里作出快速、自发、强大的反应,这在演艺界闻所未闻。它证明了偶像的深入人心,也证明了本土帅哥路笛的超人气和不凡号召力。而这一切都注定了路笛绝不是一颗流星,他会有一个更强劲的反弹……

  路笛复出了。令他开心的是,这回他可以自己做主挑选剧本。路笛就这样演出了有生以来最过瘾的一个角色:专门把弱小的女生从忧伤中拯救出来的天使。新片定在浪漫的情人节公映。各大音像店告急,路笛白衣胜雪、纯净微笑着的招贴画,几乎被影迷们买光了,这部新片呈现未映先红的态势。

  最为路笛感到高兴的人大概就是哈小茜了。

  “等着看你的新电影,我保证不打瞌睡!”她发过去一条短信,路笛没有回音。

  报纸上说,路笛的新片《天使梦见幸福》近日将作小范围试映,邀请记者和部分路笛的影迷率先观摩。

  “给他打电话!”看到这个消息,古柯叶兴奋极了,“他肯定邀请我们!”

  哈小茜满怀喜悦,拨通了那个久违的电话。

  “喂?”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声音。

  “我……我找路笛。”

  “是联络新片发布吧?请问哪家媒体,我是路笛的助手。”

  迟疑了一会儿,哈小茜说:“我是他的同桌。能告诉我路笛现在的联系电话吗?”

  “对不起!”声音又干又硬,“无可奉告。”

  哈小茜慢慢放下电话。

  “看我怎么收拾他!”古柯叶跳起来有三尺高,“他凭什么又高高在上不理人了?”

  中馨广场的透明演播室里,佩妮站起来和路笛握手:“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外面看热闹的人群突然乱起来,一个瘦高结实的女孩子拨开人群,冲破保安的阻拦,敲着玻璃墙气愤地喊叫着:“路笛滚出来!滚出来路笛!”

  玻璃幕墙是隔音的,可是路笛还是看见了古柯叶。她闹腾的动静实在太大。他请助手带她进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他很意外。

  “来让你知道是谁为你创造了今天的奇迹!”

  “是我的‘粉丝’啊!刚才我在节目里说,我会永远珍藏那封一千多个女孩书写的热烈文字。”

  古柯叶冷笑:“你以为一千多个女生会自动乖乖地排着队在请愿联盟上签名吗?好,我告诉你,如果有一个人能让啊哈这样的超级瞌睡包几天几夜不睡觉,那个人就是你!”

  “我?!”路笛吓一跳的样子。

  “你不知道她有多难!学校里的那些女生你是知道的,她们被朵朵串通,没有一个人给她签。她只好发疯一样跑到别的学校,只要组织观看过《花儿怒放》的学校她都去跑。她举着电影的海报,上面写着口号:‘喜欢路笛吗?喜欢路笛就为他做些什么吧。’市三女中的门房不让她进,她守在门口一个下午,抓住一个问一个。我都不敢这样做。啊哈的脸皮要比我薄十倍,可是她豁出去了呀,还逃了几天的课。这辈子她没逃过课。

  “你以为那么感人又有水准的请愿书那么好写啊?啊哈躲在我家里,通宵不睡看了多少遍《花儿怒放》,还有又臭又长的《紫罗兰学院》,她从头看到尾居然连瞌睡都不打,真是奇迹!我一觉醒来看她还在电脑前敲啊敲,脸烧得红红的,眼睛亮亮的。我说啊哈你成仙了,两个晚上不睡觉?为他至于吗,值得吗?啊哈说:‘值得。路笛给过我一个奇迹,难道我不能还他一个奇迹?’”

  “公司打印了所有的名字给我看,没有她的名字啊!”路笛吃惊极了。

  “我现在就指给你看!”古柯叶随身携带着那封《路笛复出请愿大联盟》。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路笛终于看见几个斜斜的淡淡的铅笔小字——同桌:哈小茜。

  “我怎么一直没发现?”路笛自言自语。

  “因为你没把她放在心上。我为啊哈难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哭嫁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