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八月六日夜

时间:2020-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八月六日夜
 
  夜是白色的,一片耀眼的白。
  这是用九种颜色、九种光线、九种味道泡出来的白色。
  那白色是从歌声中飘出来的。体育馆正在出售歌声,现在体育馆也开始出售歌声了。在体育馆门前,人们把歌声印在一张小小的纸片上,说那是红蚊子乐团的歌声。声音很贵,声音标价五十。可人们还是来了,人们蜂拥而来,人们不怕贵。人们踩着乐声鱼贯而入,而后像鱼一样游进红蚊子音乐的潮水里,兴致勃勃地泡着……人们是为了洗心,人们来这里洗心来了。广告上说:要离婚,先洗心。广告上还介绍说,用音乐洗心是一种新型的科学方法。红蚊子音乐具有桑那浴、冲浪浴不可比拟的功能,它既可以洗去旧生活的污垢,又可以开创光辉灿烂的迷你未来……
  这时候,诊所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一个人在下班后的诊所里坐着,我不害怕,我一点也不害怕。是新妈妈把我锁在屋里的,新妈妈出去的时候,总要把门锁上。她不是怕我,她是怕我私自给人看病。她也怕我见光,我知道她怕我见光,她走的时候,总是把灯关上。外面很白,外边的夜是白颜色的,屋子里却很暗,她让我在暗处坐着。她说我白天太累了,让我好好休息。
  可新妈妈从来不休息,新妈妈是个非常能干的人。新妈妈又找冯记者去了。新妈妈每隔两三天都要拿走一些人头纸,那些人头纸沾满了新妈妈的绿色唾液。新妈妈要把那些能映出人头的纸存放在冯记者那里。这些都是爸爸不知道的,爸爸什么也不知道。
  新妈妈跟冯记者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座新盖的楼房里。新妈妈总是在约定的时间里跟冯记者见面。那楼房坐落在一个新建成的小区里。冯记者曾对新妈妈说:你知道这套房子是怎么来的吗?不瞒你,我啥事都不瞒你,这是一个乡镇企业送给我的。我一连给他们写了九篇文章,他们过意不去,就送了我这么一套房子……查出来也没关系,查出来我不怕。房子的契约人不是我,立约人还是他们那个企业。这算是他们的一个点,一个办事处。我可以无限期地住……新妈妈说:我看你成人精了,你都活成人精了!冯记者笑笑说:不敢,不敢。在你面前,我早就投降了。
  我知道那个地方,我能看见那个地方。我看见冯记者仰坐在沙上,一边喝咖啡,一边等新妈妈。这时候新妈妈还在路上走着。新妈妈的行走路线上有一股银白色的气味,这是一种能光的气味。这气味在灯光下绿莹莹的,在暗处却是雪亮亮的。现在新妈妈戴的是一种火红色的面具,新妈妈去冯记者那里必戴火红色的面具。新妈妈还在身上涂上了新型的辣椒牌香水。报上说:辣椒牌香水是时代的标志。新妈妈就给自己涂上了一层时代的标志。新妈妈带着一身时代的标志朝着她要去的方向走。新妈妈没有回头,新妈妈从不回头。新妈妈来到那门前的时候,用脚踢了踢门,门就开了。冯记者的笑脸出现在门口,他的笑脸上卧着一只警犬,我看见他的笑脸上卧着一只奓着毛的警犬。他四下看了看说:成了地下工作者了,我们成了地下工作者了……新妈妈说:看看你那胆,比兔子还小。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冯记者笑笑说:怕?我怕谁,谁怕我?玩笑,玩笑。要说怕,我就怕一件事,怕你不来……冯记者又说:你看看,我这套新沙是一家企业刚刚送来的,说是让我'试坐',你也试坐试坐吧。新妈妈坐下来,四下看了看说:净白食儿。我还不知道你,净吃白食儿。我可跟你不一样,我都是自己干出来的,我的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接着,她把一个包扔在茶几上,说:这是五千,你给我存上吧。冯记者说:好,好。你那些我一笔一笔的都给你存上了……新妈妈说:告诉你,那些钱是不能动的,一分都不能动,人可以动,钱不能动。那些钱我另有安排……冯记者说:你放心,我不会动你一分钱。我要钱干什么,得一红粉知己足矣。你说我吃白食儿。其实我是很有限的。我从不收人家的钱,我不收人家一分钱。我要收钱的话,你也知道……新妈妈说:我跟你不一样,你有一个好位置。你可以轻轻松松地活。你知道我是怎样走出来的么?我是把自己撕碎了才走出来的。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有把自己撕碎,我把自己分解成一片一片的肉,去喂那些人,然后才一步一步走出来。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害怕的东西……冯记者怔了怔说:我、我、我……不算是这一类人吧?我、我、我……真是……我是被你征服了……新妈妈说:你别心虚,我没说你。你帮过我不少忙,我是说我……冯记者说:其实那场官司是可以打赢的。主要是我找那主儿胃口太大了,他想当正院长,他让我去组织部给他活动当正院长的事。这个事不大好办。所以……新妈妈说:打官司的事儿,不再说了。我下一步准备跟老徐离婚。我要跟老徐离婚。等这边的事有了个眉目,我就办离婚……你给我出出主意。冯记者说:他愿不愿离?他要愿,事儿就好办了,找个熟人,去一趟就办了。新妈妈说:我知道他不愿,他肯定不愿。我不管他愿不愿……冯记者说:他不愿也不要紧。咱想办法让他愿……新妈妈笑着说:你有什么办法?你说说你的办法……冯记者说:头一条,你想法让他破镜重圆。你给他创造一个破镜重圆的机会。人都有怀旧心理,你在某一方面刺激他,促使他产生怀旧绪,而后再通过孩子给他们见面叙旧的条件……这个方法如果不行的话,还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是我的一个战友明的,专利权归他。他在一个区里当副区长,也就是副县级,四十二岁当副县,也属于年轻有为是个人才吧。他在区里跟一个刚分来不久的女大学生好上了,那姑娘在大学里是学外语的,据说是个'校花',长得漂亮。他家有老婆,想离婚怕离不开;二呢,又怕万一闹起来影响他的大好前程。你猜他怎么着?他先是不动声色,表面上跟他老婆恩恩爱爱……却常派一个年轻的司机到他家去送东西。那司机好'那事儿',他知道那司机好'那事儿',那司机还知道一些他的**,所以他专门派那司机经常到他家去送东西,还让他教他老婆学跳舞……而他在这一段里却经常不回家,以开会呀、出差呀等等理由不回家……这样一来二去的,那司机先是跟他老婆透露了他在外边的一些**……后来竟然跟他老婆好上了。到了这时候,他明明知道司机跟他老婆好上了,却仍然不动声色。他甚至在这一段断绝了与'小区之花'的来往,而且与任何女人都不来往。于是,在一天夜里,他半夜里'突然'出差归来,一家伙把他老婆和那司机堵在了床上……这时候,他显得非常气愤!先是气愤,气愤之后又是大度。当他老婆和那司机双双跪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摆摆手说:'算啦,算啦,你们起来吧。既然事儿已经出来了,说出去我也丢不起这人。这样吧,你们给我写个保证,保证以后永不来往,这事儿就算了了……'不用说,那司机战战兢兢的,自然是千恩万谢,再三保证……他老婆更是羞得无话可说……俩人都规规矩矩地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事的经过和永不再犯的保证……于是这一夜平平安安地过去了。这家伙睡觉的时候仍然跟他老婆睡在一张床上,还安慰他老婆说,这事他也有责任,怪他平时对她照顾不够……第二天,他一上班就把那份'保证书'打印了十份,拿到区政府大院里挨办公室串着让人看,一边让人看一边义愤地说:'你们看看我还是人不是了?是人都忍不下这口气……'接着又马上写了一份离婚起诉,和那份'保证书'一块送进了法院。一个月后,婚离了;半年后,又跟那'小区之花'喜结良缘。他前两天还到我这里来,他是喝醉之后告诉我的。这法儿咋样,高吧?……新妈妈笑了,新妈妈朗声大笑,新妈妈笑出了一片葡萄酒的气味,那气味里裹着裉多绿颜色的唾沫星子,每个唾沫星子里都泡着一个男人的小脸儿……冯记者说:看看,看看,笑了不是?你让我给你出主意,你还笑……新妈妈说:真阴,男人们真够阴!你们都是些阴男人,只有阴男人才会想出这种阴主意来。偷嘴的时候猫样,张牙舞爪的,一遇到事上就鳖了,想出这些没头没脸见不得天的主意。这也叫主意么?离就离,不过了,不想过了,不愿过了,大不了一条命顶着,还能怎样?冯记者脸上有色了,他脸上的颜色是渗出来的,那颜色一丝丝显现,带着一股蚂蚁爬过的气味。他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