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欠你一声对不起 (2)

时间:2019-1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欠你一声对不起 (2)

  老柯开始发力,手掌石碾子一样滚过肿起的脚面。路笛觉得脚弓火把一样燃烧起来,热浪一浪盖过一浪。他紧紧抓住沙发扶手,额头上青筋暴跳。

  哈小茜俯身看着路笛,拼命安慰他:“熬一熬,熬一熬。”

  古柯叶却逗路笛:“烫死了吧?现在上面大概可以烧铁板牛肉了!”

  门铃催命一样响。古柯叶去开门,是童姐,招呼也不打一声,心急火燎就往里冲,两只手一甩一甩,好像挥舞着一根长鞭子。

  “啊——”路笛正好一声惨叫,烫得实在受不住了。

  “住手!”童姐上前,一把推开老柯,一边蹲下来给路笛擦汗,“这种‘江湖骗子’你居然也相信?”她急忙查看路笛受伤的脚,“啊,怎么这样子了?”

  她咄咄逼人地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你们听好了,这个男孩子现在身价上千万,只要伤到他一根脚指头,我叫你们赔得倾家荡产。”

  “谁是骗子?”古柯叶气极了,“我只看见一个疯女人不分青红皂白,跳进来张牙舞爪。”

  “对不起,我说错了,”童姐修长的手指一弹额头,“是盲人加骗子!”

  “片子?要什么片子,我们家唱歌的片子也有,唱戏的片子也有。”戴着助听器的古妈妈从隔壁房间急急跑出来,手里拿着一叠VCD,声音大得要命。

  “哦,疯女人不是在这里吗?”童姐一指古妈妈。

  “童姐!”路笛撑着身子坐起来。

  “你骂谁?”古柯叶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字字都带火星。

  老柯推着古柯叶:“阿囡,快去倒盆热水,给他泡泡脚!”一边抓起路笛的脚踝,“我再推两把!”

  他像没听见她们的争吵,全部心思都在路笛那只受伤的脚上。

  “我帮你!”哈小茜跟在古柯叶后面进了卫生间。

  “好心没好报!”古柯叶气咻咻打开热水龙头,“她要再敢胡说,我不客气了!”

  “对不起,”哈小茜软声软气,“看在我的面子上。”

  “他不适合你!”哗哗的水声中,古柯叶突然冒出一句,“像他们这样的人都自以为高人一等!”

  “说什么呀?”哈小茜一脸惊讶,“我只不过看在同桌的面子上帮帮他。”

  古柯叶端起热水,嘻嘻一笑:“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老柯笑眯眯的,手下继续使劲:“我待会给你一瓶药酒,回去加在热水里,坚持泡上两天,淤血流通了,就没事了!”

  “噢!”路笛强忍着。他知道自己若再哼出声,天下眨眼又要大乱。

  可是童姐又过来把老柯的手推开:“不许你再碰他!”

  “女士,看那边墙上的执照。”老柯苦口婆心,“我是正规行医!”

  “路笛,动动看,有哪里不对劲?”童姐根本不理他。

  路笛下地,慢慢把脚搁在地上,踏下去,过电一样的感觉:“麻酥酥的,痛倒不痛了!”他咧咧嘴。

  “再泡泡脚,基本没问题了!”老柯很开心。

  “他要有什么问题,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吊销你的执照,让你全家喝西北风!”童姐一转身,古柯叶横眉冷对,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水。

  “不泡,不泡,恶心死了,肯定有传染病。”童姐一脸嫌恶。

  “你最好收回你说的话,向我爸妈道歉!”

  童姐打开皮夹:“要钱就换种说法,洗脚的钱我照付就是啦。”

  古柯叶微微一笑,一盆水对准童姐兜头泼过去:“好,我把你嘴巴洗洗干净!”

  童姐浑身湿透,呸呸吐着口水,大喊大叫:“发神经啊,野蛮透顶!”

  “你侮辱我爸妈,我还要揍你呢!”古柯叶放下脸盆。

  哈小茜一把抱住古柯叶,对路笛喊道:“走啊,你们快走!”

  “疯子!”童姐拉拉路笛,“我们没时间了,走!”

  路笛走到门口,惊讶地扬起眉毛:“好了,我的脚不痛了!”他甩掉童姐的手,回转头,嘴角浮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抱歉,我先走了。”

  古柯叶一摆手:“看在你是啊哈同桌的面子上,算了!”

  下面童姐拼命摁汽车喇叭,一浪高过一浪。

  哈小茜提醒他:“催你呢!”

  “臭女人,别理她!”古柯叶气还没消。

  “自从签约拍戏,我就没了退路,只有朝前。”路笛好像有点伤感。

  他放了一卷纸币在玄关的鞋箱上。“谢谢!”说完就下了楼。

  在古柯叶家吃完饭回家,已经很晚了。开门进屋,客厅里空荡荡的,有点冷。外婆和妈妈各坐在沙发的一头看电视。哈小茜认出那是姨婆家的旧彩电。

  妈妈眼神恍惚,焦距不知飘在哪里。外婆一刻不停地换台,没一个想看,又没一个不想看的样子。

  哈小茜走过去,轻轻坐在中间空当里:“爸来过电话没有?”

  “打来过,没说几句话,外婆接过去了。”妈妈畏缩又有点怨恨地瞟了外婆一下。

  她老是这样,想生气,可只要面对外婆,马上一点志气也没有了。

  “我说得不对吗?就让他在外面不要回来好了。再回来,就该把老婆和女儿卖掉了!”外婆喉咙乒乓响。

  “他真傻,现在广州人都到上海来找工作。”妈妈自言自语。

  “你还心疼这个‘杀千刀’的?当初真是眼睛瞎了,挑来挑去挑中这种没出息的男人。”

  跳来跳去的频道,路笛的脸突然一闪:“外婆,就看这个频道好不好?”哈小茜激动万分。

  路笛一只手吃力地抓着一大把话筒,卫星台的、地方台的、外地台的,神采飞扬地招手:“嗨,我是路笛,非常开心当选这一期的娱乐新人王。感谢每一个投我一票的热心朋友。我想说——”他犹豫了一下,背台词一样,很不自然地吐出下半句,“我想说,有了你们的爱,路笛才能像花儿一样怒放!”

  肯定不是路笛愿意这样说的。哪个男生愿意说自己是一朵花?是那个童姐,她恨不得路笛迷倒全世界的小姑娘,她的赚头才大。

  像第一次看到他那样,路笛这次又涂了唇彩。哈小茜能看出她同桌的笑容又累又假,像是一个没有完全粘牢的标签。

  “啧啧,现在当明星最赚钱,看这男孩笑都笑不动了!”

  “其实他一点也不开心,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

  “哦?”妈妈和外婆一起看她,“你认得他?”

  “他就坐在我旁边嘛。”哈小茜解释,“路笛做明星,一半是做他妈妈的钱袋,专门供她买各种各样的名牌货。另外一半是做经纪人的‘摇钱树’,她用合同把他捆得死死的。今天他脚崴了,肿得老高,明明没有心情上电视,偏偏要装着兴高采烈,还要肉麻地讨好观众。要摊上我,肯定笑得比哭还难看!”

  外婆和妈妈都有点意外。哈小茜好像从来没有一口气讲过那么多话。

  还没完呢,她继续滔滔不绝,刹不住车的样子:

  “路笛告诉我,他只想享受和其他男生一样的快乐:滑滑板,打打篮球。每天回家妈妈做好了菜等他,推着他先洗手,然后一家人团团围坐着吃饭。他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天伦之乐了。

  “我今天在古柯叶家吃饭。她的爸爸从来没有看见她聋子妈妈长什么样,照样用全世界都听得见的大嗓门夸老婆‘你真好看’。我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出来送我。古妈妈一只手抓着老公,一只手抓着女儿。我回头看见他们三个人紧紧串在一起,我觉得他们那样子,一家人在一起,好美好幸福!外婆,我真的好想爸爸。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妈妈听了,抱住哈小茜,眼泪汪汪的,一下一下点头。

  难得的是,外婆第一次没有吼着打断哈小茜。

  她发了一会怔,慢吞吞回房睡觉去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