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八章 第5节)

时间:2019-12-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章 第5节

  我不知道林婴婴对我怎么想的,知不知道我在怀疑她。也许是有所觉察,从这天发生的事情看,我估计自己没能骗过她的眼睛,是她的眼睛太毒了,还是我的演技太差?总之,这一天,林婴婴对我采取了一个“大行动”,让我大开眼界,也叫我退路全断。

  这天是周末,她大清早给我家里打来电话,要我几时去那里,她有事要同我说。我不想去,但她已经挂了电话,好像知道我要拒绝,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本来,这天我要带儿子去紫金山上看人冬泳。山上有一个湖,叫烟霞湖,每到入冬时节,经常有人在那儿搞冬泳活动,这是今年第一场冬泳,报纸上大说特说,好像这座城市的人生活很有情调似的。我很少带儿子出去玩,这次又给了一个空头许诺,儿子很不高兴,我出门时关着房门,陈姨怎么喊他都不肯出来与我道别。小家伙生气了。

  我按时去了林婴婴约我的地方,发现已经有一辆黑色小车停在那,我刚走过去,车门自动弹开,林婴婴在车上对我说:“上来吧。”这是我第二次单独坐她的车(跟静子一起倒有好几次),上次去了郊外,这次莫非又要带我远走?一上车我就问她:“去哪里?”她故作神秘地说:“去执行任务。”

  我们去了天皇幼儿园。

  车子绕着幼儿园几乎转了大半个圈,拐进与幼儿园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居民区。这是一片环境脏乱差的贫民区,多半是简易搭建的平房,只有挨着马路一带有少量几栋楼房,挨近河岸一带的,清一色是临时棚户,寄宿的大多是战争难民。车子最后停在一家很简陋的私人客店前,下了车,林婴婴带我进了屋,上了楼。客店真的很简陋,是民居的样式,两层高,没有门厅,招牌只是一块洋铁皮,歪歪扭扭地挂在门楣上,上面的字粗俗不堪。室内除了石灰粉墙外,几乎什么装饰都没有,连服务台、服务员都没有。林婴婴带我进了一间房间,里面也是乱糟糟的,床上的褥子床单被子又旧又脏。但是很奇怪,房间里居然有一台很高级的、配备耳机的收音机,后来我才知道,壳子是收音机,壳子里其实是窃听器。

  我们进房间后,林婴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但没有广播声音,扬声器只传出哧哧啦啦的噪声,偶尔有好像是门的开关声、脚步声、咳嗽声……我好奇问她:“这里面是什么声音?”她笑道:“地狱的声音。”说着从被窝里挖出一架望远镜,“来吧,先来看看地狱的样子吧。”她推我到窗前,拉开窗帘,递给我望远镜,用手指着远处一栋青灰色的老楼说:“你看吧,朝那四只窗户看,那儿不是有七只窗户嘛,你看左边四只窗户,如果运气好,你也许可以看见一个美女在伏案写作。”

  我没有急着去接手她的望远镜,因为我惊愕地发现,她指的那栋青灰色的老楼,正是天皇幼儿园的北楼,即我们常说的医院。这家客店的位置没有紧临马路,虽然它的位置与幼儿园处在一条直线上,但由于它没有紧挨马路,前面隔着几栋房子,拉开窗帘前我根本没有想到,站在窗前可以一览无余地看见它。其实,前面至少有一栋楼比我们的楼高,还有树,还有电线杆,还有平房屋顶上的晾衣架,它们都可能挡住我们的视线,但恰恰都没有挡住。我的视线像经过计算似的,左冲右突,跌跌撞撞,最后与幼儿园北楼狭路相逢。从望远镜里看,可以清晰看见墙体的每一块大砖头,窗玻璃的反光,窗帘的花色。只有一个窗户没有拉上窗帘,但窗户里没有像林婴婴说的出现美女埋头写东西的身影,也许美女坐在床上在绣花吧,我想。

  在我举目观察之际,林婴婴已经把一张幼儿园的平面图铺在床上,不等我看完她便叫我过去,指着图对我介绍说:“你来看,这是我画的幼儿园平面图,现在你可以一目了然,整个幼儿园的南面和北面、西面都没有出口,出口只有一个,在东面,就是我们上次进去的那个大门。”我说:“北面其实也有一道门,是小门,在这儿。”她说:“我已经同你说过,这门从来不开,封得死死的。所以,出口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东大门,你如果想了解里面的人员情况,就到东大门对面去找个房子守它几天,全清楚了。不瞒你说,我已经派人在东大门前连守五天,发现进出的人员非常少,包括静子在内只看到五个人进出,都是女的,看样子就是静子说的那五位老师。”

  这时,“收音机”里嚓嚓地“走出来”一个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林婴婴辨听一下,很老道地说:“这人是腾村的二号助手,叫百惠。”不一会,脚步声没了,随之而起的是一系列叮叮(口当)(口当)、窸窸窣窣的声音,林婴婴听了又说:“她在泡茶,听上去好像摆了两副茶具,看来腾村来客人了。”我不禁好奇而发问:“你怎么听出来的。”她说:“听多了总结出来的。”我说:“这些声音来自哪里?”她说:“腾村的办公室。你刚才看到的那些窗户都是腾村助手的宿舍,他有四个女助手,两个男助手,都住在这边,北边。腾村的宿舍和办公室都在南边,这儿看不到的。”我问:“你在他办公室装了窃听器?”她说:“是的。”我说:“你进去过?”她笑道:“不止一次,但不是我。”我问:“怎么进去的?”她又笑说:“《水浒》里有时迁,我身边不但有神枪手,也有时迁的传人。”我盯着林婴婴,冷不丁地问她一句:“你手上到底有多少人?”她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忽听“收音机”里又“走出来”一个脚步声,事后我知道,这是野夫。野夫进来后不久,又进来一个声音,不是脚步声,我都听不出是什么声音。但林婴婴听了,依然很老练地告诉我说:“他来了,这是轮椅的声音,腾村是个瘫子。”

  随后,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口水话外,林婴婴把他们的对话都用中文记录下来,如下:

  腾村:生命无处不在,空气中的尘埃、飞鸟,地底下的宝物、死尸,都各自在演绎着生命的逻辑,生与死,存与亡,凝聚与消散,升华与腐烂,像它们(事后判断是指花瓶),能够这样永久旷世地保留下来,是对生命逻辑的开创,或者造反。我迷爱它们,这些老物,正是欣赏它们这一点,无视生命原来的逻辑。

  野夫:我听说教授对人体生命颇有研究,大有建树。

  腾村:不要奉承我,你不懂我的事业,想奉承也不知如何奉承。

  野夫:是是是,在下才疏学浅,不敢高攀。

  腾村:才不疏,学是浅了,要说的话常常词不达意。

  野夫:是是是……

  腾村:别装得这样谦卑,你本性不是谦卑之辈,你心里的欲望和愤怒,如油似蜡,一点就着。这是你生命的黑洞、陷阱,你生命的双足如履薄冰,身体笨重僵硬,你惧怕死,但是不珍惜生。要想出人头地,世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要想长命百岁,世间的最好的医生是自己。你——放松一些吧,来,倒茶。

  喝茶。

  腾村:我在这儿其实很孤独,因为两条废腿,出不去;因为承担着天皇秘密的使命,我的行踪是保密的,少有人知道我在这儿;因为天皇的关系,嘿,那些知道的人也没胆量上门来看我。我每天就在这一层楼里像只困兽一样,从这个房间转到那个房间,如果不是胸怀大志,心存为大和民族永久兴盛的宏大理想,我想没有一个人能够受这种煎熬,早就破窗跳楼殉天了。

  野夫无语。

  腾村:你,因为静子园长的关系,有幸知道我在这儿,因为升迁的盼望,多次刻意前来拜访我。你或许还收买了我身边的某个人,知道我好什么,我就好这个青花瓶啊,所以你也找到了我们沟通的渠道,让我有热情再三接见你。这一切,我把它们看作是我们的缘分。所以,刚才我对你的生命提出了忠告,希望对你有用。

  野夫:谢谢,谢谢,在下已经铭记在心,至死不忘。

  腾村:我看到的还是一具贪生怕死的生命,谢谢你来看我,给我带来了聊以打发虚空的玩物,送客……

  他们说的是日语,我几乎没听懂意思,但林婴婴走笔如蛇,日语进耳,中文出手,不假思索,不见停滞,让我大开眼界,暗生佩服。但我也强烈感到了被严重欺骗的滋味,摆在我眼前的一系列事情,显然不是一两个人一两天做的,它是一个故事,是一场战斗……她一直在利用我、背着我做了这么多事,而我居然浑然不晓。我感到羞愧,感到气愤。我心里有点冲动,想骂她。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背过身去,掏出烟想抽,却摸遍口袋也不见火柴。林婴婴如同在家似的,打开抽屉拿出一盒火柴递给我。我接过火柴,忍不住讥笑她:“看来这儿也是你的家。”

  她一把夺走我的烟,掐了,“你想说什么,别阴阳怪气!”自己满脸屎不说,还说人家屁眼里有屎,荒唐!我不忍了,直言道:“我就是装了个阴阳怪气,可你装了什么?告诉你,别装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怒目圆睁,盯着我,厉声喝道:“你吃多了,你知道什么!”我说:“我知道的多。”她说:“多个屁,你是屁话多!我希望你懂得尊重我。”我说:“那要看你是什么人,我不可能去尊重一个刀架在我脖子上的人。”她说:“哼,我的刀子只杀鬼子,不像你们手上的刀,还要对兄弟下手。”我问:“谁是我们的兄弟,是共党吗?我知道你同情共党,可这是为什么,请问。”她说:“因为我就是共党——我知道,你就想这么说。”我冷笑道:“还要隐藏吗?你的尾巴早露出来了,只不过我不想揪你而已。”

  林婴婴怒视我一会,突然抓起烟缸朝我砸过来,并喊:“我让你揪!”幸亏躲得快,否则我的脑袋准要开花。脑袋幸免一击,人却四仰八叉摔在地板上。我爬起来,不客气地说:“你非要我撕破脸皮,那好,你听着,你口口声声说,天皇幼儿园的那些情报是绝密的,是一号专门交给你的,暂时不能公开。哼,说的比唱的好听,告诉你我也是从一号身边出来的,据我从一号现在身边的人了解,根本没有这回事……”其实我是诈她的,想看她的反应。

  不料,她竟然做出此等反应——她冷静地拔出枪,递给我,说:“现在我明确告诉你,金深水,你说的没错,我是共产党,而且还肩负着把你发展为同志的光荣任务。原来我想等把这幼儿园的任务完成了,让我在你心目中有一个为我们中华民族干了一件大事的形象后再来发展你,现在提前了,我把枪交给你,接着。”我拔出自己的枪,说:“谁要你的枪,我自已有。”她却相反,把枪里的子弹和弹夹都退了,放在一边,对我说:“好,你用自己的枪也行,反正只要你手里有枪就行。我不要枪,我要刀。”说着从抽屉里抽出一把尖刀拿着。我迅速推上子弹,退开一步,拉开架势,说:“你别乱来。”她笑道:“该说这话的人是我,你以为我会拿刀是要跟你战斗,我才没这么傻,用冷兵器跟枪斗。现在我让你选择,二选一:一、不愿意做我同志,开枪把我毙了,我身上有我们组织的联络图,你可以拿它去邀功领赏,重庆不是要求你们摸清我们在南京地下组织的情况嘛,就在我身上,胸罩的夹层里。二、愿意做我的同志就挨我一刀,我们都各挨一刀,你喝我的血,我喝你的,这叫歃血为盟,是父亲教我的。”

  我举枪对着她:“别逼我!”

  她坦然告诉我:“那你就开枪吧,我马上数数,数到五你不开枪我就动刀了,先割我自己。一——,二——,三——……”

  我放下枪,拔腿而去,丢下一句话:“疯子!你这个疯子!!”

  算她聪明,没有追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