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六月十日

时间:2019-12-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佩甫 点击:
城市白皮书(全文在线阅读)   > 六月十日
 
  魏征叔叔的话:
  每个城市都有特点。你知道这个城市的特点是什么吗?
  我告诉你吧,我告诉你算啦。这座城市的最大特点是可以藏人。这是个十字路口,这座城市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十字路口。这里交通达,是京广、陇海两大铁路干线的交会处,是一个通向四面八方的交通枢纽,也是一个最具有商贸意味的城市。这里人流量特别大,经商的人也特别多,这里到处是人,这里的人大多是刚从火车上卸下来的,这里的人像水一样流来流去,你随便把自己往人群里一混,就不见了,因为街上的人几乎全是生脸,你可以很快把自己藏在一片一片的生脸里……没人知道你,没人知道你是这座城市的最大好处。再一个好处是,这座城市大部分建筑都是火柴盒式,城市里到处都是火柴盒样的楼房,一栋一栋的火柴盒,看上去没有多大的区别。这里的老城区已经非常非常小了,老城区的房舍几乎全都被拆迁掉了,可以说,这里几乎没有固定意义上的老居民。你不要小看拆迁,这种拆迁拆迁掉的是一种凝聚意识,是一种老城所具有的那种可怕的亲纽带,拆迁使这里的大部分人变成了外人,变成了陌生人。所以这里的住户一般况下是互不来往的,这座城市已经具有互不来往的习惯。特别是那种近年来新建的商品房,住户们可以说是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了解谁。所以这座城市里骗子最多,这是一个生长骗子的地方,也是骗子们最容易活下去的地方。你要是不想让人找到你,搬一次家就行了,一搬家谁也别想找到你。你说我是戴手铐戴怕了?你说我戴了一次手铐,怕人再抓我,就想到了藏,对不对?说实话,也有这么一点点吧。可这是浅层次的。这当然是浅层次的,还有更高层次的藏。在城市里活人,先得学会藏,藏是生存的第一要素。这个藏的档次就高一些了。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藏,这是另一个层面上的藏。你别笑。你笑什么?我告诉你,藏也是一门学问。你别小看藏,藏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你知道墙是干什么用的?墙就是用来藏人的。这个世界上到处是墙,也就是说,到处都是藏人的地方。藏是人的需要。人是最怕人的,人与人之间必须有所藏。你不藏你就不是人了。人是什么,人是高级动物,这是书本上说的吧。高级动物的最大特征是什么?叫我说,就是一个字,会藏。看看,你他妈的又笑了。你笑个啥?古人说的话没数了,留下来的有多少?没几句吧?其中有一句就是小藏藏于野,大藏藏于市。大概是这个意思吧。说句谦虚的话,我也读书不多,意思也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意思说的就是一个藏字。你看看,几千年了,传下来一个藏字。我告诉你吧,藏是一种智慧。会藏的人是最富有智慧的人。一位测字先生专门给我解过这个藏字。他说,你看看这个藏字里边是什么?
  里边是一个臣字。***臣服了,表面上给人以肝脑涂地俯帖耳的印象;可臣字外边又包了这么多东西!上边包的是什么?是草,用草严严实实地盖住,上边是弱不禁风的小草;草下边又是什么?草下边周围包的是刀枪剑戟,草是虚,是幻象,刀枪剑戟是实,这是有所图啊!八卦上又叫龙潜于水……所以说,大凡会藏的人,都是有所图的人,是想得到什么的人。人都是有所图的,所以是人必藏,仅仅是藏的方式不同罢了。只有一种人不藏,死人不藏。死人是身藏心不藏。活人藏心,死人藏身,也就是说,只有心死的人不藏。
  我从东北回来后,就开始学习藏的艺术,我一直在学习藏的艺术。外在的原因是我得躲一躲那个东北小个子厂长,我怕他真的再找上门来。实际上我是想修炼藏的艺术……我知道你不信,你不信算啦。
  我回来后做了两件事:一是同朱朱分手,二是赶快搬家。
  我说过朱朱是个好女人,朱朱是帮过我的,在我最倒霉的时候她帮过我。可我还是和她分手了。我从东北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朱朱分手。这时候我现钱是一个人的事,钱只能有一条心,不能有两条心。我跟朱朱虽然睡在了一张床上,可心还是两条(她随时都会走,她并不是我的女人),一个钱串上拴着两条心,这是不行的。再说,我也看到了一些迹象。女人一旦疯起来就会留下很多痕迹,屋子里到处都是那种痕迹……这个事不给你说了,给你说没意思。对朱朱我也没说,我一声也没吭。
  我对朱朱说:朱朱,你是个好女人,你帮过我不少忙。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救了我。你说吧,你要点什么?你说了……朱朱是明白人,她一听就明白了。朱朱说:你是不是想撵我走哪?要是你就直说……我说:朱朱,我没有这意思。我仅仅是不想亏你……说着,我把一张准备好的存折推到朱朱面前,我说:朱朱,这是两万块钱,你看够不够?我的况你也清楚,多多少少,是个意思……朱朱看了我一眼,说:我明白了,你别再说了,我已经明白了。朱朱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说:老魏,我把事说清楚。临走之前,我把事都给你说清楚。那事儿,我是收过东北那小个子厂长的介绍费。不错,开初我收了他一万块钱。可出事后我把钱退给他了,我一分不少全退给他了。我从没向他透过你的底,这你也清楚,我如果要说的话……这时候我心里有点寒,知道她脚踩两只船之后,我心里很寒。可我还是不动声色地说:朱朱,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你帮我不少忙……她说:老魏,我对你不薄。我说:你是对我不薄……她说:跟你之后,我没再跟过别人……我笑了笑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她看了我一眼说:
  你不要瞎怀疑。我有一个表弟,我表弟在这儿住了两天。那两天我一直睡在沙上……我说:我不怀疑。我也有亲戚,谁都有亲戚……她看了看我,说:那好吧,老魏。这一段为你跑事我花了不少钱,花多少我也不计较了。我也不问你多要,两万块钱是不是有点少了?……我说:你要多少,你说吧!她说:你给我四万算啦。这是我应得的报酬。这不算多要吧?我当时没有吭声,停了一会儿,我才说:朱朱,你的确是对我不薄。四万是不是还有点少?五万吧,我给你五万,也算是一句。
  说着,我从旁边拉过一个手提箱,我把手提箱打开,对朱朱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