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欠你一声对不起 (1)

时间:2019-12-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点击:
一朵花开的时间(全文在线阅读)> 第8章 欠你一声对不起 (1)

  放学后,哈小茜和路笛一前一后地走。按路笛的建议,她先叫了一辆出租车等在校门口。没一会儿路笛就出现了,他缩着脖子、竖着领子,东看西看,跟着人猛地往车里一扎,像大片里的间谍。

  “你累不累?”哈小茜没好气地问他。

  “那还用说?”他无可奈何地回答。

  车开了,两人一路沉默。

  过了好久,路笛才对哈小茜说:“你怎么还不骂我?”

  哈小茜吃惊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今天不开心。”路笛看着她的脸说,“我欠你一声对不起。”

  他伸出手想摸一下哈小茜伤痕犹在的脸。

  哈小茜连忙躲开了,说:“你别瞎想,是我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才会不开心的。”

  “什么事?”

  “我爸爸离家出走了!”哈小茜只说了半句,就哭了。

  她想象着现在空了一半的家里,外婆打雷一样喊,妈妈瑟瑟发抖。她还有点想老爸,想他天天把菠萝切成片,浸在盐水里,然后一片一片送到老婆和女儿的嘴里,味道好甜。

  路笛不知道怎么安慰面前的女孩。她哭起来一点也不楚楚可怜,嘴巴张着,眼泪噼里啪啦不间歇地掉,就和睡着的时候一样肆无忌惮。

  他只好不断地送上纸巾让她擦了眼泪擦鼻涕。“嘿嘿,告诉你一个秘密。知道我为什么拍戏吗?因为我有一个超级购物狂的老妈。”

  路笛那个对GUCLL的鞋、普拉达的皮包、夏奈尔的香水,相思成灾的漂亮妈妈,平时总是如饥似渴地趴在各种邮购目录上勾勾画画,于是家里每天门铃声不断,被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塞满了。

  爸爸填不满妈妈的财政赤字,十六岁的儿子前仆后继,童姐总会及时补上妈妈在信用卡上的透支。两个女人结成亲密联盟,路笛有了拍不完的戏,妈妈也有了用不完的钱。真是“良性循环”啊!

  “好了!”哈小茜抹完了路笛的一包纸巾,很识时务地停止了流泪。

  她戴上眼镜,深呼吸,伸了个懒腰,咧开嘴巴笑了。

  路笛也笑了。这个女生哭啊笑啊都爽爽快快,好比噼里啪啦一阵大雨,接着,太阳就毫不含糊地升起来了。

  “哈,你是第三眼美女!”哈小茜刚刚摘下眼镜,他发觉单眼皮的她睫毛竟然又长又翘。

  “如果帮得上忙,我一定愿意帮你。”路笛很认真地说。

  “如果真要帮,你就戴着面具来上学吧。”哈小茜说。

  正说着,路笛的手机响了。童姐的声音十万火急地传来:“你在哪里?我车子在校门口等你半天啦,还不出来?”

  “我早出来了。”路笛说,“现在和哈小茜一起去浦东。”

  “你在搞什么鬼?什么,浦东?”童姐大吃一惊,“我小看你旁边的那个‘丑八怪’了,居然有本事骗你一起去浦东!你马上给我掉头回来!你说!你到底有没有敬业精神?你知不知道我替你争取到今晚的通告有多么不容易……”

  路笛插不进话,童姐越讲越快,又尖又高的声音像子弹,呼啸着擦过就在身旁的哈小茜的耳边。

  “路笛,我离你远一点好了。”哈小茜的脸涨红了。

  “为什么?”

  “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像‘丑八怪’了!”哈小茜低头,一滴眼泪,啪地掉在鞋面上。

  路笛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粗重、这么笔直掉下来的眼泪。他看看她,狠狠心把电话按掉。

  哈小茜有点局促地缩在座位里。

  路笛吐一口气说:“你知不知道我的悲哀呢?我最悲哀的就是我长成这个样子。多少人因为我的外表而忽略我其他的一切。人们会轻易地原谅一个弱智的美女,夸奖她多么天真透明。却对一个帅哥的努力和实力视而不见,嘲笑说这个靠脸蛋吃饭的家伙,不折不扣是个‘绣花枕头’!你看着,我迟早会跳出这个圈子!”

  “啊,你将来不演戏了?”哈小茜吸吸鼻子。

  “也许吧,反正我高考的第一志愿肯定不填艺术类。”

  手机又响了,童姐不屈不挠打他电话。

  “你还是接一下比较好。”哈小茜有点不安,“她真的会以为你出事了。”

  这回,路笛没容对方开口抢先说话了:“我脚崴了,哈小茜带我到浦东去治疗,好了,放心,可以挂了吧?”

  童姐就是不放过他:“你给我先掉头回公司。我已经给你挑好了一个新发型,挺费时间的。其他的嘛,完了再说。”

  “做完理疗,我直接上造型师那里去。”

  “不行!你以为电视那么好上?光我请客喝掉的咖啡,都够你泡澡了!”

  “我脚肿得厉害!”

  “没关系,茶几挡一下,不影响你形象的。黄金档期,多少人争着上呢。乖,听话,我在公司等你。”

  “今达公寓11号3幢111室,我治疗完后你来接我,应该来得及。”路笛说完,索性关掉了手机。

  哈小茜没头没脑地说:“其实做蜗牛最幸福,背着卧房,一边走一边吐口水玩。累了呢,就停下来,头颈一缩就可以躲到房间里睡觉了。”

  “喔?”路笛若有所思,“很特别的念头!”

  “我是个睡包,顶没出息了。你最好不要被我传染!”说着一个酣畅淋漓的哈欠说来就来,泪花顺着她鼻梁滑下来。

  “能睡是福哦。”想起刚刚结束的那部戏,路笛深有感触。因为是小成本制作,他老是怕镜头不能一条就过,浪费昂贵的胶片,弄得心理负担特重,夜夜失眠,眼睁睁看着时间在夜光表上一圈圈划过。

  “你觉得幸福吗?”哈小茜问路笛,“朵朵她们说做偶像,像你那样,不要太幸福哦!”

  “有时候幸福。”路笛说,“有时候又觉得一点也不幸福。童姐说:‘把你捧红了,我才有好日子过。’老妈说:‘儿子,我就跟着你享福了!’你看,一个拿我做幸福的赌注,一个把我当幸福的资本。”

  哈小茜忽然觉得路笛很可怜,罩在他身上的光环其实全是他的枷锁。那么,自己算不算可怜呢?

  “外婆说我的幸福就是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嫁个好丈夫,过上好日子。”

  “太老掉牙了。小孩的幸福不应该由大人来设计吧?幸福最主要是自己觉得开心。”

  “对喔,做真正的自己,就会开心。”

  路笛禁不住捏捏哈小茜的手:“我们要是兄妹该多好!”

  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了。

  有人敲车窗:“喂,别亲热了!”

  他们下了车。古柯叶从头到脚打量着路笛。

  哈小茜推推她:“快带路啦!”

  “嘿嘿,让你两肋插刀的家伙,我还不得好好验收一下啊!”古柯叶一阵乱笑。

  进门就看到了古爸爸。哈小茜很亲热地叫她老柯。老柯的眼球有一点透明,像玻璃一样反光,乍一看不像盲人。他好像感觉得到路笛的诧异。“呵呵,我的瞳人像一面清漆被刮伤的镜子,看起来是好的,但收不到图像。”

  老柯食指和中指在路笛的脚背一点一点。路笛顿觉一根针刺进皮肤,一下一下都死沉死沉,电流一样一直传到神经末梢。他嘴巴里轮流吐出:“酸、涨、疼哦,又麻起来了!”老柯停下手来,像是在考虑什么。

  他嘴巴里含了一口药酒,脖子一伸,唇间喷出一阵酒雨,不偏不倚,全部落在路笛高高肿起的脚面上。

  路笛猝不及防,鼻子揪成一团。

  哈小茜拉拉古柯叶:“糟糕,他特爱干净。”

  “哦?”古柯叶瞟了路笛一眼,“接下来你还要吃点苦头哦。”

WwW/xiaoshuotxt.N etTxt小说-天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