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十八章

时间:2019-12-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龙尾堡的年味一下子浓了起来。村头原本冷清的磨面房前也排起了长队,大户们更是杀猪宰羊,家家户户收拾庭院,打扫房屋,裱糊屋顶,女人们在村头的水井旁浆洗被褥,用染料把自己织的土布染成黑色或蓝色,以便为过年赶制新衣。村头老槐树下,一群孩子围着一个挑货郎担的老头争着买爆竹、摔炮,有的口中还唱着:“今日七,明日八,哪一天才到新年呀,穿新袄,戴新帽,手里拿个雷子炮,啪哩啪啦好热闹……”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升天。按关中习俗,这天是送灶王神,吃灶馍、灶糖的日子。据说灶王爷是玉皇大帝任命的掌管饮食赐人方便的神,同时还是玉皇大帝派到人间考察善恶的官,腊月二十三这天,灶王爷要回到天上,向玉皇大帝陈报每一家人过去一年的善恶表现。玉皇大帝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决定来年这一家人的吉凶祸福。到了正月初一,灶王爷再和门神、井神、厕神、床神一起回到人间,同时带回一家人一年的命运。和其他神正月初五后还要回到天上不同,灶王爷会一直留在人间,记录一家人一年的善恶,因此人们对灶王爷敬重有加,把腊月二十三这天定为过小年,这一天家家户户要吃灶糖、摆香案祭拜灶王爷,祈求灶王爷上天后在玉皇大帝面前为自己讲些甜言蜜语。有钱人家还要放鞭炮,敲锣打鼓,送灶王爷升天。严家在腊月二十三这天下午也摆了香案,在灶王爷的神像前摆上祭品,行完三叩九拜之礼,把已经奉祀了一年的灶王爷神像及在灶火前贴了一年的灶爷的纸马一起焚化,然后口中念叨道:“严裕龙烦请灶爷,上天尽言好事,下界全带吉祥,尽带平安。”送完灶王爷,严裕龙带了一些灶糖来到村子中,凡是碰到的孩子,每个人都能得到严裕龙分发的灶糖。

    小年一过,年味就一天浓似一天。按习俗,腊月二十四,家家扫房子,也有人说是家家扫穷土,意思是说这一天要把房子彻底清扫一遍,特别是穷人家,就可以把过去一年贫穷的霉运清除干净,否则来年还要再穷一年。为了给来年带来好运,人们于是把屋子中能搬出来的家具等全部搬出来,搬不出来的用布遮住,然后除了露出两个眼睛,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用扫帚把屋顶、墙上,各个角落一年来的尘土全部清扫一遍,之后再把家具等抹净归位。腊月二十五,家家糊窗户。从腊月二十六开始,家家户户就开始蒸年馍,村里几个手巧的老婆婆也一天到晚地进东家出西家,帮着捏老虎、走兽、飞鸟等花馍,同时开始杀猪宰羊或赶集买肉,煮肉支油锅,剁饺子馅备年饭了。

    眨眼到了年三十,家家户户贴春联,贴门神,女人们则剪窗花,室内贴年画,祭祀祖宗、财神等,以求来年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傍晚时分再把屋里屋外、房前屋后的卫生包括茅厕,排水洞等彻底清理一遍,做完了这一切,就该安安心心地过年了。

    “噼噼啪啪”的炮仗声从年三十的下午就不断地响起。除夕晚上,龙尾堡人合家团聚,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捏馄饨,包饺子,老年人坐在热炕上给孩子们讲有关年的传说及故事。媳妇丫头伴着老人一起守年,传说老人守夜守得长,将来就长寿。另外,在除夕夜,成年男人还要邻里间相互串门叙家常,严裕龙在天一黑就带着邱鹤寿出了门,一则他虽是村中掌事,但年纪轻,辈分低,要把村中年长者逐个拜访一遍,另外再到那些穷人家看看,看看是否能吃上一顿萝卜豆腐馅饺子,如不能就派人送来。

    严裕龙在村中转了一圈,最后来到水云家,两盏大红灯笼挂在门前,粉红的灯光给门前院内染上了一层暖色,使人心中产生一种舒适亲近的感觉,大门上已贴上了红红的春联,进入院子,房门上倒贴着烫金的福字。水云母亲循声迎了出来,一边把严裕龙让于屋内一边说:“少爷快进屋,别在外面冻坏了。”严裕龙进到屋内,只见屋内已收拾得干干净净,火炕上也换上了新单子,正厅贴上了福、禄、寿等年画,屋内中堂已布置好祭祀祖宗、财神、土地等的供桌。见严裕龙进来,水云抬头打了一下招呼,又低下头忙着用红纸剪窗花。

    严裕龙坐在椅子上,双手接过水云母亲递过来的茶水说:“过年的事都办妥了吗?”水云母亲说:“办妥了,有少爷的照顾,这个年过得还算宽裕,这些天忙着办年货,缝新衣,蒸馍煮肉,炸果做菜,收拾屋子,一直忙到天黑,我说干了一年,到了年三十该停下手中的活清静一下了,可水云刚才去了一趟你家,说秀梅剪的仙女拜寿的窗花十分好看,这不又忙着剪了起来。你们俩说会话,隔墙张嫂给她孩子爸做的鞋说有些小穿不上,我把这鞋撑子送过去让她撑撑。”

    水云正在专心地剪着窗花,完全没有理会站在旁边的严裕龙。严裕龙低下头,只见水云已换上了过年的新衣,是自己前段时间从洛阳买的那件大红筒袄。肩披油领,再配上那白晳的皮肤,俊俏的面庞,长长的睫毛,鲜活的嘴唇,特别是专心剪窗花时那凝神专注的神情,连鼻子翕动的情景都看得清清楚楚,泛着红光的油灯照在水云脸上,显得那样端庄迷人。

    “剪好了,剪好了。”水云放下剪刀,拿着剪好的仙女拜寿的窗花递到严裕龙面前,高兴地说:“刚才我还以为自己剪不好,看,这不剪成了,过来,帮我把它贴到窗上。”严裕龙从水云手中接过剪纸,的确是剪得栩栩如生,十分逼真。严裕龙一边帮着水云贴窗花,一边说:“按讲究,年三十不应该做事太晚,要不然来年就得忙一年。如果年年三十都忙到很晚,这一辈子就是个忙命。”

    听了严裕龙的话,水云放下手中的活,十分认真地说:“我不信这些讲究,也不相信命,我就是要和命争个高低,要改变命。”看着水云那认真的神情,严裕龙不禁想到了有关他和水云五行相克不能结为夫妻的说法,心中涌起了一股伤感。

    严裕龙回到家时,只见家中里里外外已挤满了人。由于人多,年纪大的被安排在屋内喝茶,年轻的小伙子们则坐在院子中聊天。大家一则是来看严裕龙的母亲,陪着老人家说话热闹,同时感谢严裕龙,正是由于严裕龙和马山虎的这次河南之行,让龙尾堡人过了个好年。严裕龙进到堂屋,只见李瑞轩、郭明瑞、马云起等正陪着他母亲聊天,于是双手抱拳对大家说:“感谢乡亲们来看望家母,恕裕龙回来太晚,怠慢了大家。”说完端起盘子用炸果、花生、瓜子、醋糖、米花糖等招待大家,一边对邱鹤寿说:“给院子中架一个火盆,用大壶沏上茶水,把盘子中的花生、油炸麻花、油条添满,别让大家嘴闲下来。”

    直到天色大亮,严家大院的人方才散去。早在腊月二十五,严裕龙就让那些有家室的长工们回了家过年,邱鹤寿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八才被严裕龙赶了回去。因此人们一散去,严家大院一下冷清了许多。严裕龙的媳妇秀梅从厨房端上了刚煮好的饺子,累得已睁不开眼的严裕龙硬挺着在院中摆好香案,摆上热腾腾的饺子,燃香敬了神,接着又祭拜了父亲严鼎铭及列祖列宗的牌位。严裕龙这边刚吃了几个饺子,院子传来嬉闹声,原来是孩子们登门拜年了。严裕龙让母亲坐在椅子上,那些后生们按辈分及大小排着队一拨一拨给严裕龙的母亲磕头跪拜。严裕龙的母亲十分高兴,给每个孩子都发了压岁钱,孩子们领了压岁钱,欢欢喜喜地跑了。看着孩子们离去的背影,严裕龙的母亲眼中流露出一种企盼的目光,让严裕龙心中感到十分愧疚。

    水云母女俩来到严家拜年。看着身着艳丽服装、端庄秀丽的水云,严裕龙的母亲喜爱地拉着水云的手左看右瞧,怎么也看不够,嘴中还不停地说:“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们的水云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听了严裕龙母亲的赞扬,水云脸上显出了红晕,转身看见严裕龙也正看着自己,羞得低下了头,被严裕龙媳妇秀梅拉到屋中说话去了。

    严裕龙给母亲和水云母亲上茶后也退了出来。严裕龙母亲和水云母亲相互寒暄几句后拉起了家常。严裕龙的母亲说:“水云妈,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论年龄水云姑娘也老大不小,应该给找个婆家了。”听了严裕龙母亲的话,水云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这话我不知给水云提过多少次了,上门来提亲的人也不少,可是水云总是说不急,要么就是一口回绝。水云的脾气夫人也知道,又不能逼她,唉,水云的婚事已成为我的一块心病。”

    严裕龙的母亲沉思了半天说:“要说这事也不能全怪水云,你再看看裕龙,秀梅已经过门快两年了,可还是没有个孩子,按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家,给裕龙纳个妾也不算什么,可裕龙就是不肯。其实,孩子们的心思你我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不能再由着他们,他们的婚事应该由父母做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