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第5章)

时间:2019-12-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方方 点击:
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全文在线阅读)  >  第5章

  瑶琴的妈第二天把瑶琴叫到了家里,一边给她盛排骨汤一面痛骂了她一顿。瑶琴的爸也长嘘短叹的。他们都认为是瑶琴的命不好,找到一个好男人,结果他死了。现在又遇上一个好男人,却又把他放过去了。瑶琴的爸说,这个陈老师比杨景国更合适做丈夫哩。对家庭那么负责,对老婆那么好,到哪里去找到哪里去找呀。瑶琴不做声,随他们去说。

  新闻播完了。瑶琴的妈要看电视连续剧。电视里正热播《情深深雨蒙蒙》。瑶琴的妈每回看时手上都捏着条手绢。里面的人一掉泪,她的眼泪就跟着唏哩哗啦往下流。看时还说,要是年轻几十岁,一定要去谈一场惊心动魄死去活来的恋爱。说得瑶琴的爸只朝她翻白眼,牢骚她退休退成了弱智。

  瑶琴从来不看爱情片。对她妈那番发自肺腑的话也觉得可笑。瑶琴想这样的爱情故事,她和杨景国已经演过了。惊心了,却也散了魄。死去了,却没有活过来。还有什么好演的。做个看客倒也罢了,可真轮到自己,那会是有意思的事么?痛都痛不过来。有了这份痛,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要爱情这东西。

  不要爱情的瑶琴在母亲看爱情剧时,便悄然离去。

  瑶琴走到家门口时,天已经黑透。街上的灯光落在她门栋前的空地上。月色也溶在其中,有点亮亮的感觉。门栋前有一个小小的花坛。红色的月季花正开着。有人坐在花坛边。只一个人,加上一粒火星。吐出的烟雾在他的脸面游动着。烟雾后的那个人因了这一粒火星就显得有些孤寂。瑶琴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那个人站了起来,细细地问了一声,是瑶琴吗?

  瑶琴听出这是陈福民的声音。她有些讶异,心也突突地起来。陈福民见瑶琴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陈福民说他是从老校长那里要了她的住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见见瑶琴。虽然他只见过瑶琴一面,可是心里总是有一种亲近感。跟别人一直没这种感觉。陈福民说着又解释,前一阵老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他心里总是别别扭扭的。可这回,瑶琴没有给他任何别扭的感觉,反而让他感到激动。他不知道这份激动为何而来,他就是想再见见瑶琴。瑶琴一直没有说话,而陈福民则一直说着。

  宿舍里有人从他们身边走过。都是一个厂里的人。都知道瑶琴的故事。见瑶琴跟一个男人谈着什么,忍不住就会多看几眼。瑶琴架不住这些眼光,就打断了陈福民的话。瑶琴说,上我家去吧。

  陈福民立即闭上了嘴,跟在瑶琴的身后,进了瑶琴的家门。

  陈福民一进瑶琴的家,眼睛就亮了。亮过后,又黯然起来。瑶琴因为一个人生活,家境也不错。客厅里布置得漂漂亮亮,门窗桌椅都一尘不染。陈福民想,如果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该是多么舒服呵。想着,他在瑶琴的示意下坐在沙发上时,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瑶琴说,为什么叹气呢?我家里不好吗?陈福民说怎么会?我叹气是想到我那里。跟你这儿比,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瑶琴说,太夸张了吧。陈福民说,这么说好像是夸张了一点,换一个说法吧。你这里是花园,我那里是个垃圾站。瑶琴说,还是夸张。你们知识分子最喜欢夸张。陈福民说你不信?哪天你去看看就晓得了。瑶琴没做声,心道我上你那儿看什么看。

  两人一时无话。瑶琴只好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播着《同一首歌》的演唱会。老牌的歌星张行正唱着一支老歌。走过春天,走过自己。陈福民听了就跟着张行的旋律吹起了口哨。他的口哨吹得很好,委委婉婉的。张行把他的那支歌唱得很热闹,满场都是声音。可是坐在瑶琴沙发上的陈福民却将那支歌吹得好是单调,单调得充满忧伤。瑶琴静静地听他吹,倒没有听电视里的张行唱。瑶琴想,我怎么啦?我竟然留他在家里坐?还听他吹口哨?

  一直到这支歌完,瑶琴才说,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陈福民说,我就只有这一手。而且这支歌吹得最好,刚好给了我一个机会亮出来了。瑶琴笑了笑,说,这么巧。陈福民说,是呀,有时候这世上经常会有些事巧得令人不敢相信。瑶琴说,是吗?反正我没遇到过。陈福民笑了,说其实我也没有遇到过,书上喜欢这么说,我就照着它的说。瑶琴说,我读的书很少。所以就当了工人。陈福民说,其实读多了书和读少了书也没什么差别,就看自己怎么过。瑶琴说,怎么会没差别,如果我上了大学,我就不会下岗。陈福民说,我读了大学,也没有下岗,可我的日子不也是过得一团糟?所以我说怎么过全在自己。文化其实决定不了什么。瑶琴觉得他的话没什么道理,可是却想不出有道理的话来驳他。杨景国一直对瑶琴说,一个人读不读大学是完全不同的。像他这样的农村孩子,只有上大学才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瑶琴刚想把杨景国的话说出来,可是一转念,她又想他改变了命运又怎么样呢?人却死掉了。如果还在乡下,却肯定还活着。瑶琴想完后,觉得这也不太对。如果在乡下那样活着,什么世面也没有见过,岂不是跟没活过一样?还不如早死了好。所以还是要改变命运。这么颠来倒去的想了几遭,瑶琴自己就有些糊涂了,不知道究竟是上大学改变命运好还是不改变命运好。

  陈福民见瑶琴在那里呆想,神情也有些恍惚,以为瑶琴不高兴了。他想自己的行为可能有些过份。事情得慢慢来,不能让瑶琴一开始就烦他,一下子走得太远反而不好。想过后,陈福民便站起了身,有些愧疚地说,不好意思,这么唐突地跑到你这里来。其实我就是太寂寞了,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跟别人说不到一起去,可是见了你,总觉得有一种亲近感,也许是你我的命运太相同了的缘故吧。陈福民说着便往大门走去。

  瑶琴也站了起来。瑶琴觉得陈福民虽然还是那副细嗓子,可是话说得却十分诚恳,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温暖。瑶琴想自己其实也是很寂寞很想找个人说说话的。陈福民也还不讨厌,何况他的口哨吹得那么好听。家里有了这样的声音,一下子就有了情调。

  瑶琴跟在陈福民身后,送他到门口。她没有留他多坐一会儿的意思。陈福民正欲开门,突然又转过身来,说,我给你打电话,你不会嫌烦吧?瑶琴是紧跟在陈福民身后的,当他转过身来时,两人一下子变成了面对面,而且很近,瑶琴已经感觉到了他的鼻息。这鼻息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瑶琴有些晕。她几乎没有听清陈福民说了些什么。

  陈福民也没有料到自己转过身来会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瑶琴。女人身体的芬芳一下子袭击了他。他激动得不能自制,情不自禁地一把就拥住了瑶琴。瑶琴慌乱地挣扎了几下。可是她很快就陶醉在这拥抱中。瑶琴全身心都软了下来。她把头埋在了陈福民胸前。陈福民欣喜若狂。他把瑶琴搂得紧紧的。他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头和肩。他的脸颊紧贴着瑶琴的脸颊。他浑身都颤抖着。瑶琴也是一样。两个人也不知道拥抱了多久。陈福民终于寻找到了瑶琴的嘴唇。瑶琴的唇像炭一样通红而滚烫。陈福民一触到它,全身就燃烧了起来。

  瑶琴在那一刻明白了一个问题。她可能不再需要爱情,可是她还需要别的东西。那东西一直潜伏在她的身体里,不是由她控制的。那就是她的情欲。这头野兽关押了十年,潜伏了十年,现在它要发威了。瑶琴想,由你去吧。让你自由吧。

  陈福民离开瑶琴家时已是夜里十二点了。陈福民明天有课,他必须赶回去学校。陈福民说,我还能再来吗?瑶琴反问了他一句,你说呢?

  陈福民明白了瑶琴的意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