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十七章

时间:2019-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时间在不经意间过去,不知不觉,商队已经过了洛河、渭河,进入华阴县境,黄昏时分进入潼关,此处坡陡沟深,地势复杂,是土匪经常出没之处。河南进入关中的商队大多就是在此被劫,马山虎于是命人加强警戒。也许是由于镇威镖局在关中的威名让那些劫匪闻风丧胆,被商队视为虎口的潼关大沟,在马山虎和严裕龙他们经过时,一路平安。傍晚商队进入潼关住宿,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一大早,商队继续前行,不到半个时辰便进入河南境内。站在高处望去,豫东地区全是一望无际的丘陵,周围全是连绵起伏的峰峦。丘陵绵绵不断地向四周扩散,车队在土丘与土丘之间的崎岖小路上艰难行进,正午时分,来到函谷关。此时商队早已是人困马乏,马山虎命商队停下来休息,同时支起锅灶做饭。马山虎和严裕龙走上一个山包,放眼望去,前面是一条几十丈深的大沟,又陡又直,站在沟上,只见沟底枯草遍地,两边尽是树林,一条丝带似的小路穿过沟底通向深处,严裕龙看到沟底有几个行人赶路,远远看去,仿佛是几只爬行的蚂蚁。

    “好险啊!”严裕龙不由感叹道,“这地势丝毫不比潼关好走。”“是啊。”马山虎看着沟底说:“函谷关是进入河南后最凶险的地段,过了函谷关,再往东地势就趋于平坦,道路两边人烟也渐渐稠密,匪人自然就少了。如果我们此行要碰上土匪的话,那么就是在这里了。大家吃过饭后好好休息一下,尔后打起精神,过函谷关大沟。”

    商队进入沟底,严裕龙抬起头,两边全是峭壁和树木,一条小径蜿蜒山间,整个山谷深险如函,人们仿佛进入一个大锅的锅底,只能看见头顶上的一片蓝天。拐过一个急转弯,山路变得更加难行,一阵风吹过,一切都已变了样,整个沟中尘土飞扬,连天空都变得昏暗起来,使人不由感到一阵恐惧,人马不由得想加快脚步。

    一声巨大的吼叫声打破寂静的山谷并且在山谷中回荡:“你们这些狗日的河南土匪,竟敢欺我陕西无人,我杨雄飞让你们尝尝陕西刀客的厉害。”人们循声望去,只见前面正在进行一场血腥的厮杀,显然是河南土匪在围攻陕西刀客。虽然为首的那个陕西刀客十分勇猛,那河南贼头也不是等闲之辈,打斗起来也是一招一式,颇有功夫,可他哪是为首的陕西刀客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那为首的陕西刀客躲过河南贼头的大刀片子,一刀将河南贼头砍翻,然后“咔嚓”一声砍下贼头的头,一只手抓着辫子挥动着贼头那血淋淋的头颅乱砸,一边挥舞大刀片子猛杀猛砍,把手中的大刀舞得呼呼生风。一时刀光飞舞,血肉横飞,那血腥的场面,惊得严裕龙和随行的龙尾堡人一个个心惊肉跳,心房跳动得仿佛要裂开胸脯了。马山虎和他手下的镖师,一个个更是兴奋地拔出大刀,准备加入那砍杀的行列。

    陕西刀客虽然个个英勇,可是由于寡不敌众,被那些河南土匪团团围住,渐渐有些体力不支。在这危急时刻,只见马山虎突然变得像一头狂怒的狮子般发出一声怒吼,那吼声是如此巨大,回音在函谷关的山谷中回荡,使所有站在附近的人都被这声音惊得战栗起来。就在众人惊悚之际,只见马山虎已经脱去上衣,在寒冷的冬天露出身上那黝黑结实的一块块肌肉,把脑后的大辫子向脖子上一绕,顺手抄起那三尺长冷森森泛着白光的关中大刀大声吼道:“小老汉,你和裕龙兄及乡亲们守住货物,镖局的弟兄们随我上,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杀我关中刀客的河南蛋砍了。”说完挥舞大刀冲向对方阵中一个挥舞双刀的土匪。

    马山虎的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河南土匪的双刀更是如影随形,俩人杀得难分难解,尽管马山虎的手下小老汉他们个个武功高强,而那些河南土匪也非等闲之辈,一时杀得胜负难分。

    马山虎他们和河南土匪鏖战之时,严裕龙站在邱鹤寿那辆拉运牲口草料的马车上,冷静地观察着眼前和周围的一切,他突然发现旁边的山包上还站着十几个土匪,为首的一个长相凶恶,身材高大,双手各持一把大砍刀,严裕龙明白,这才是真正的贼头。那贼头站在山包上,冷眼看着那血腥的厮杀。由于河南土匪人多势众,打斗中似乎一时占了上风,令贼头十分兴奋,大叫着率领身边的十几个冲下山包,准备一举击败马山虎他们,情况十分危急。贼头挥舞着双刀率领手下直奔马山虎而去,却听到站在马车上的严裕龙突然大吼一声。贼头正在疑惑,看见邱鹤寿已赶着马车向前奔去,站在马车上的严裕龙冲着马山虎他们抱拳作揖道:“山虎兄弟且战,我保护银两先走一步。”贼头和那十几个正要加入打杀的土匪听说严裕龙的车上有银子,纷纷直奔严裕龙的马车而去,此时马车被土匪放置的路障阻挡住动弹不得,严裕龙和邱鹤寿弃车而走,众土匪围了马车去找银子,却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些围着马车的土匪纷纷倒下,原来严裕龙在马车上放了火药。那贼头想不到中了严裕龙的计谋,哇哇大叫着持刀砍向杀回来的严裕龙。面对高大威猛手持双刀的贼头,严裕龙知道比凶斗狠自己不是贼头的对手,于是一边侧身一闪敏捷地躲过土匪的大刀,同时施展功夫缠住他与之周旋。

    马山虎砍倒了和自己打斗的土匪,赶忙过来和严裕龙一起对付贼头,那贼头尽管凶猛,可是在和马山虎打斗中还是露出了破绽,被马山虎瞅准机会一个反手挥刀,那贼头的一条胳膊连同大刀已经掉在了地上,顿时血流如注。可那贼头并不认输,如困兽般大吼大叫,用另一条胳膊挥舞着大刀继续砍杀。马山虎本不想杀他,于是挥刀砍了他的另一条胳膊,想不到那贼头仍不屈服,用那没有胳膊的两个血膀子一头撞向马山虎,被马山虎一刀结果了性命。

    贼头被杀,土匪们立刻胆怯了,陕西刀客一拥而上,一个个挥舞着大刀猛杀猛砍,杀得河南劫匪一个个抱头鼠窜,虽有一部分逃入沟内的树林中,但仍有十几个受伤的或躺着或跪在地上求饶。

    土匪败退后,马山虎和严裕龙清点人数,共杀死劫匪十一人,受伤后跪在地上呻吟求饶的有十几人。严裕龙和马山虎命人挖坑将被杀的劫匪尸体埋葬。面对或躺或跪地求饶的受伤的劫匪,马山虎建议全部杀掉,却见严裕龙叹了一口气说:“唉,穷山恶水出贼寇,饥饿生盗贼,他们虽然作恶,但大部分人也是为生计所迫。我看还是训诫一下放了算了。”听了严裕龙的话,马山虎命人把那些受伤劫匪右手的大拇指全部砍掉,免得他们以后再做土匪。严裕龙命人给那些被砍了大拇指的土匪包扎好伤口,然后给每人再发了一块大洋后放掉。那些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劫匪被严裕龙的仁慈大度感动,一个个跪地感谢不杀之恩。

    再看商队伤亡情况,死二人,重伤二人,轻伤五人。面对死去的弟兄,马山虎和众刀客没有流泪,马山虎单膝跪在死者尸体旁,轻轻地说:“兄弟,镖师就是每天要和死亡打交道的行当,兄弟放心,你的妻儿老小和高堂老母我们一定会安排好,兄弟好走。”然后派两名镖师用一辆马车将尸体及两个重伤的弟兄护送回潼关,等从河南回来后一同回临晋县。杀退了河南土匪,之前和河南土匪鏖战的那个陕西刀客走过来双手抱拳对马山虎和严裕龙施礼说:“在下大荔县人杨雄飞,感谢好汉搭救之恩,若不是好汉及时出手,我等命休矣。”马山虎赶忙抱拳施礼说:“原来是渭北刀客杨雄飞,久仰久仰。在下马山虎,和我的兄长严裕龙去洛阳办货,不想遇上仁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仁兄说感谢就见外了。”“原来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马山虎,在下久仰。”杨雄飞赶忙上前和马山虎、严裕龙握手。原来他也是押镖去洛阳办货,两队人马于是结伴而行,相谈甚欢,都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结为异姓兄弟,严裕龙最大,为兄,其次马山虎,杨雄飞最小,为弟。

    一过函谷关,道路就宽阔了许多。严裕龙、马山虎和杨雄飞并排骑在马上。马山虎说:“山虎今天的确轻敌了,关键时刻多亏裕龙兄用火药炸死了那几个土匪,创敌锐气,如若不然,我等今天命休函谷关。”杨雄飞说:“裕龙兄这招太妙了,比我们这些只知道用刀子争凶斗狠的刀客更高一招,而且让我见识了裕龙兄绝好的轻功。”听了杨雄飞的话,马山虎也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严裕龙说:“是啊,好一个裕龙兄,按说我也算得上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手,相交这么多年,竟没有看出裕龙兄这个文弱书生竟会有武功,特别是轻功,简直是身轻如燕,一定是受过高人指点,裕龙兄到底是师从何人?”严裕龙淡淡一笑说:“山虎弟好眼力,我的师父的确是位高人,他就是龙头寺的立悟和尚。”

    看到马山虎疑惑的神情,严裕龙解释说:“家父当年命我十二岁之前每年一个月在龙头寺做俗家弟子,拜立悟和尚为师,白天诵经修行,晚上习武强身。”马山虎说:“果然是个高人,可是裕龙兄既然有这么高的武功,为何却藏而不露,不肯示人?”严裕龙说:“立悟师父一再告诫我,武术的真谛是训练人的机智果敢,最高境界是精武而不用武,严禁和人争强斗狠。”马山虎问:“那要是遇到非要动武不可的情形时怎么办?”严裕龙说:“那也最好是藏而不露,点到为止,不露声色地让对方明白他斗不过你,让他知难而退,达到以武止斗的目的。”

    听了严裕龙的话,马山虎叹了一口气说:“裕龙兄真乃高人啊,其实那次在给龙尾堡打井时我就看出,那假刀客牛二是被裕龙兄卸了膀子,只不过裕龙兄不点破罢了。”

    也许是马山虎和杨雄飞、严裕龙在函谷关一战杀出了威风,以后的路上,再也没有碰到劫匪歹人,第三天就到了洛阳。严裕龙他们带来的大枣、花生、黄花菜在洛阳市场十分紧俏,当天就被高价抢购一空。看着大把大把的银子,严裕龙高兴地对邱鹤寿说:“龙尾堡人总算可以过个好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